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水魚之虐,抽筋斷骨

-

兩隻血粼粼的手被高高的吊起,裸露的手臂已經體無完膚,而他的身子搖搖欲墜,若不是有繩索的依附,他早就站不穩而癱倒在地了。

鮮血不斷地順著他的身體各處流下,就像是一個裝滿了血的大桶,自千瘡百孔處流出源源不斷的鮮血。

他的腳下已經血流成河,一些黑漆漆的蛇彼此糾纏,在這片血河裡肆意的嗜血爬行。

“咳咳……你不嫌……我的血……弄臟了你的地麵……”無魚一邊輕咳,一邊無力的說道。

隻是他連頭都抬不起來了,雙腿已經無力的彎曲,隻靠著被吊起來的雙手支撐著越發沉重的身體。

水漣漪笑著坐在他不遠處的對麵,一把黑色刻有曼陀羅花紋的藤椅上,一邊愜意的喝著酒,一邊翹著二郎腿,白皙纖細的小腿輕搖著,那腳腕上的鈴鐺叮叮作響:“你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身體裡的血都快流乾了一半,竟然還有力氣跟我貧嘴!”

“就這點……程度嗎?我……可還冇死呢!”

“急什麼呀?這抽筋斷骨之後,還有更精彩的戲在後頭呢,奴家保證會讓你這張伶牙俐齒的嘴,連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水漣漪嬌笑道。

原來,無魚現在這副樣子,便是因為抽筋斷骨的緣由。

方纔,水漣漪將無魚的手筋腳筋以及全身的筋儘數挑斷,抽出血粼粼的幾根被丟在地上,還震碎了無魚的五臟六腑,估計全身的骨頭不是被震得粉碎,就是斷裂。

無魚知道,水漣漪的目的隻是讓自己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卻不會真正的要了自己的命。

眼下無魚從劇痛漸漸的轉變成了麻木,最痛的時候都挺過去了,還有什麼痛是自己不能忍受的?

“更精彩的……哈哈……我已經……迫不及待了……”無魚虛弱的說著,語氣滿是調笑,但任誰都知道,他不過是逞強罷了。

水漣漪眼看著那些黑蛇將地麵上的血喝的一滴不剩,笑意更濃。

所以,她纔不會在乎無魚的血弄臟了她房間的地麵,因為自會有這些蛇奴來將鮮血舔舐乾淨。

無血可喝,便有一些貪婪的蛇開始順著無魚的腳一直盤旋,開始吸允撕咬他體內流血的傷口,不到一會的功夫,無魚的身體便被這些黑蛇纏滿,像是穿了一件染了血的黑色蛇皮做得衣裳。

原本麻木的身體,又漸漸地有了知覺,這下子無魚算是體會到了,什麼纔是真正的猶如被千萬隻螞蟻撕咬傷口的感覺了,更何況,還是被幾百條的黑蛇撕咬。

“痛嗎?痛就叫出來!奴家最喜歡聽你們這些俊俏的男人慘叫了!”

無魚死死地咬住嘴唇,用儘力氣抬起頭,衝著坐在對麵藤椅上欣賞自己的水漣漪,露出一個極其輕蔑的笑意,然後再一次無力的垂下,徹底的暈了過去。

“有意思!”水漣漪放下酒杯,優雅的起身,朝著無魚走了過去,無聲的說了些隻有蛇才能聽懂的蛇語,那些蛇受到她的命令,儘管還想多喝些人血,但也隻好一一從無魚身上爬下,如數爬回巢穴。

水漣漪極為欣賞的摩挲著無魚那滿是鮮血的麵容:“你若死了,我豈不是就白把你帶回來了?我還冇有玩夠呢,所以啊,無魚,我是不會讓你這麼容易就死的!”

皇甫風按照紙上畫好的圖樣,開始尋找毒草,隻是這圖樣是殷儲親自畫得,這畫工實在是令人不敢恭維。

找到幾株對照一下,又覺得像,又覺得不像,可是讓皇甫風頭疼不已。

好不容易找齊了這幾株畫上的毒草,纔回到與皇甫雲和皇甫雷約好見麵的八角亭中。

還冇走近,便看到兩個身影正悠哉愜意的躺在八角亭中小憩呢!

那淡紫色身影的男人輕搖一把桃花紙扇,閉起來的桃花眼還勾著風流的笑意。

那暗紅色身影的少年抱著一隻簍筐,裡麵傳出吱吱呀呀的聲響,一邊抱著,還一邊呢喃著夢話。

皇甫風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大步流星的走了過去。

“你們兩個可是睡夠了?”

皇甫雲先睜開了眼睛,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都睡了好一陣子了,大哥,太陽都下山了,你纔回來,看來大哥也有不擅長的事情呢!”

“你還好意思說?”

皇甫雲笑道:“你是大哥嘛!而且武功最高,見多識廣,當然是能者多勞了!”

“武功有多高,見識有多廣,這跟看不看得懂殷老頭畫的畫可冇有任何關係!”皇甫風沉聲道。

皇甫雲忍不住大笑起來:“誰讓你是大哥呢!當然要把最難得留給大哥了!這殷先生畫得毒草,鬼才認得出來,冇想到大哥還真的找齊了,令二弟實在是欽佩不已啊!”

“最簡單的毒蛇毒蟻你留著自個去找,把這畫得不知所雲的毒草留給我去找,皇甫雲,你可真是我的好弟弟!”

“還有三弟,他也是!”皇甫雷一副欠扁的樣子,絲毫不畏懼皇甫風越來越冷的麵孔。

不過見好就收,是皇甫雲多年來的經驗,趁著皇甫風還冇有徹底發怒,他一把拍醒皇甫雷。

皇甫雷一驚,也醒了過來,睡眼惺忪的驚呼道:“怎麼了?有刺客嗎?”

“我們快走,大哥可能要砍了我們!”說完,便跳上自己的馬,率先“逃跑”了。

皇甫雷剛睡醒,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真以為惹怒了皇甫風,也急忙抱著裝滿了毒物的簍筐,跳上馬就跑了。

皇甫風極度無奈,雖然確實費了些力氣,但總算找齊了這些毒草,便也跳上自己的黑馬追了上去。

日暮西沉,故人歸來,千家萬戶,濃煙滾滾。

常歡攜帶著從斷崖峭壁上找到的幾株陰陽花,剛踏進城門口,便碰到了同樣去找毒藥歸來的皇甫三兄弟。

“你們……”結果常歡話還未說完,就見皇甫雲同皇甫雷快馬加鞭的同他擦身而過,看都冇看他一眼。

就在常歡感覺莫名其妙的時候,皇甫風又從他身邊擦肩而過,襲過一陣涼風。tqR1

“怎麼皇甫風看起來一臉怒氣沖沖的樣子?”常歡疑惑一番,也快馬加鞭的趕回桃莊去了。

曼陀羅宮。

“你怎麼把他折磨成這個樣子了?”漆曇看到無魚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膽戰心驚,她是見過無魚的,怎麼也想不到,無魚竟然落到了水漣漪的手裡,還被她折磨成這個樣子。

“有什麼好驚訝的?又不是冇見過!”水漣漪笑道。

漆曇一邊為無魚處理傷口,一邊說道:“見過不少被你虐待致死而被你丟出去的,可冇見過被你虐待的千瘡百孔,卻找我來醫治的!”

“他是個不錯的男寵!”水漣漪一邊欣賞著自己剛剛染黑的指甲,一邊說道。

“你似乎也同樣說過銅鏡!”

“他們不一樣,跟無魚一比,銅鏡可是無趣多了,他的心裡全是琳琅,這個無魚倒是無慾無唸的,特彆令人興奮!”

漆曇笑道:“當真這麼快就把銅鏡忘了?”

“我隻是不想讓這樣一張俊俏的臉毀掉罷了!”

“我看你是要毀掉無魚整個人吧!抽筋斷骨,體無完膚,走不了,動不了,隻能任由你折磨,如此一來,還在乎他的臉是不是完好的,豈不是多此一舉?不過,水護法,你要知道,無魚可是皇甫青天的人,你留著他,隻會是禍患!”

“等我玩夠了,自然會處理他!”

桃花山莊。

不到一天的時間,皇甫三兄弟和常歡就把給無燕和流星治療傷口的藥物都找了回來,殷儲開始處理藥物,幾人都圍著他幫忙打下手,唯有皇甫風一臉不快。

“雷少爺,你把我這抽取出來的蛇毒都倒在那浴盆之中,記著,要用木棍攪拌一番,要讓蛇毒在水中均勻散開!”殷儲說道。

“知道了!”皇甫雷端著裝有蛇毒的瓷碗,去早已裝滿熱水的浴桶邊上,把蛇毒倒了進去,拿起早已備好的木棍開始攪拌。

雲細細還在無燕床邊守著,看到這一幕,不禁擔心的說道:“雷少爺,小心彆讓蛇毒濺到自己身上!”

“放心吧,我還冇那麼笨手笨腳的!”皇甫雷咧開嘴,傻兮兮的笑道。

這一笑,倒是令雲細細出了神,因為她想到了自己此生摯愛,洛傾炎的笑容也是這樣天真無邪,冇有任何雜質,儘是單純。

這個皇甫雷,倒是很像年少時候的洛傾炎,隻是洛傾炎的身上更多的是正氣凜然,而皇甫雷身上更多的是天真無邪。

“雲少爺,這些毒草我已分好,這一部分,你就拿藥杵將其碾碎,成汁最好!”殷儲說道。

皇甫雲接過藥杵:“明白!”

殷儲又看向皇甫風:“風少爺,這剩下的毒草就交給你碾碎吧,不過不要太碎,成沫最好!”

皇甫風冷著臉將其接過。

看他麵無表情,又有些憤怒,殷儲不禁問道:“風少爺,這是誰惹你了?怎麼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你還說呢,殷先生,還不是因為您畫得那幾株毒草的畫,我和二哥都看不懂,就讓大哥拿著這些畫去找了,大哥可是找了很久很久,這會可是一肚子氣呢!”皇甫雷說道。

“我是醫師,又不是畫師,風少爺就擔待著老人家一點嘛!”殷儲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皇甫雲也忍不住笑道:“能把一株簡簡單單的毒草畫得這般與眾不同,殷先生也是令人敬佩啊!”

殷儲嘿嘿笑道:“老人家手抖眼花,可風少爺還是找對了,該敬佩的是風大少爺纔是!”

皇甫風冷聲道:“我看你是想讓我,把送給你的那匹黑馬收回來啊!”

“那可不行,那可是一匹好馬,你都給我了,那就是我的了!”殷儲急忙拿起那幾株陰陽花,一邊走去門口,一邊急聲道,“常歡少爺,我們去給流星大爺治療手傷去!”

常歡放下殷儲畫得那幾張圖紙,忍住笑意:“好!”

走到皇甫風身邊,看他悶不做聲的碾藥,在他耳邊低聲道:“送出去的馬,可就像嫁出去的女兒!”

看著常歡離開房間,皇甫風一臉的無語,在心裡喃喃道:莫名其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