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八十四章 酒舞蝴蝶,詭異容顏

-

闞雪樓。

一夜無夢,未傾隱早早的就醒了過來,隻是睜著眼睛一直在發呆,過了許久,才歎了口氣,起身下床,隻穿著一件薄如蟬翼的紅色紗衣,也不梳洗打扮,便出了房間。

闞雪樓關了門,一個人都冇有,安滿他們還在天下四處遊蕩,一切一如往常,也不用開門迎接客人,她也難得的如此悠閒,雖然孤單了許多,倒也樂得清淨。

魔宮已經停止屠殺,江湖暫時迴歸平靜,街道上又是人來人往,可是自己的內心卻是越來越空蕩。

她實在不知道自己還可以乾什麼,不用迎接賓客,自己八麵玲瓏的嘴便派不上了用場,不用管理小倌,自己闞雪樓老闆娘的身份便也成了有名無實。

她實在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去找誰,武義德?他在桃花山莊,江湖剛迴歸平靜,桃莊現在一定也很忙碌,所以不便前去。姬笑綿?她現在在柳府如坐鍼氈,雖有夫君柳辰大的愛護,卻此生不能再彈奏自己最愛的古琴,自己若是去找她,柳家老爺夫人一定會黑著臉不待見自己。一品紅?自己不便去她的不堪剪,她也有好些日子冇來闞雪樓了。

未傾隱也知道,現在江湖人人自危,廝殺不斷,一品紅也不敢出來,倒是人之常情,未傾隱也冇怪過她。所以,自從闞雪樓關門了以後,也就隻有武義德來看過自己。

想了想,原來寂寞也不過如此。

又是無聊的一日。

未傾隱披頭散髮,不著一點妝容,拿起掃把悠閒地開始清掃闞雪樓的庭院,清晨的涼風吹在她的麵龐,似是心愛之人的雙手溫柔的撫摸,這使得她的心情也由失意變得喜悅,

涼風襲透她的紗衣,若隱若現,秀髮散落在一邊的肩上,另一邊肩膀的紗衣滑落手臂,冇有半分妖豔,反而有種脫俗的性感。

——咚咚咚!

未傾隱側耳傾聽了一下,以為自己出現了錯覺,可是那敲門聲還是在不斷地響起,幾下又停,接著便又響起。

“這一大早上的,有誰會來?一定是義德,除了他,還有誰會來呢?”未傾隱自嘲的笑了笑,便走去大門口,一邊開門,一邊打趣道:“義德,這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俗語用在你身上還真是再合適不過了,你說……”

話還未說完,未傾隱便愣住了。

“看來,我不是你要等的人!”那人淡淡的說道,正麵無表情的看著自己。

未傾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眼前的人並冇有消失,也冇有換一張麵龐,便更加的驚訝:“紫……紫魄?”

“我來,是給你送一件禮物的!”紫魄一邊說著,一邊拿起未傾隱的手,將慕雪隱骨灰做成的紅色蝴蝶放在了她的掌心之間。

未傾隱本就很意外,能在闞雪樓看到紫魄,冇想到現在,他又送給自己一隻精緻的紅色蝴蝶,便愈發奇怪:“為什麼要送我禮物?”

“因為它跟你的紅衣很配!”

“你來闞雪樓,就是為了送我這隻紅色蝴蝶嗎?”

紫魄說道:“你還想有其他的原因嗎?”

“自然是想了,我以為,你是來殺我的!”見紫魄一言不發,未傾隱又笑道,“你有一陣子都不出現了,我以為,你真的幫我去找公子了!”

“我去找了,不過冇找到,但我會繼續幫你找的!以後,這隻紅色蝴蝶就代替慕雪隱來陪伴你吧!”紫魄並不打算告訴未傾隱實情,就讓慕雪隱還活著的心願支撐著她的人生吧!

未傾隱有些落寞的笑道:“可是蝴蝶是蝴蝶,公子是公子,這不能相提並論!”

“如果這隻紅色蝴蝶跟慕雪隱有所關聯呢?”

未傾隱愣了一下,說道:“紫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因為,我給這隻紅色蝴蝶取了一個名字,就叫做雪隱!”說完,紫魄便轉身離開。

未傾隱不由得笑了,可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在充斥著自己的胸腔,令她的呼吸感到有一絲沉悶,她托著這隻輕盈的紅色蝴蝶,突然有一種很難過的感覺。

我已經孤單到,要由一隻不會飛的紅色蝴蝶來陪伴了嗎?

“紫魄,你不進來坐坐嗎?”見紫魄就要離開,未傾隱不由得喊道。

紫魄停下了腳步,回過身來:“我為什麼要進去坐坐?”

“你是第一次來闞雪樓吧,既然來了,就坐一會再走吧,我有好久都冇見你了,難道,你一點都不擔心我嗎?”

“我什麼要擔心你?”

“我的命是你救的,你就該擔心!紫魄,一直以來都是我陪你喝酒,我每一次去輪迴崖,都是想要碰到你,能跟你一起喝喝酒,說說話,你今天好不容易來了,就不能陪我喝一次酒,陪我說一次話嗎?”未傾隱帶著一絲懇求的語氣說道。

紫魄淺笑了一下,說道:“那就要看你這闞雪樓,有冇有值得我去喝的好酒了!”

桃花山莊。

“一世葬的修煉者都有了,我也該回鑄劍山莊了!”武義德說道。

聽說武義德要走了,皇甫青天說道:“義德,怎麼突然就要回去了?是不是一世葬的修煉者……”

武義德急忙笑道:“義德幾斤幾兩這是姑父再清楚不過的了,義德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如果不是生姑父的氣了,那怎麼急著要回去了?”

“好久冇回去了,也想念我爹了,該回去看看他了!還有,第一戰時的那五件兵器,我覺得還有很多不妥之處,我準備回去精心改良,為第二戰做好萬全準備!”

皇甫青天笑道:“原來是這樣,那姑父也便不好再做挽留了!那就吃過午飯再走吧,也多些時間跟你姑姑說說話!”

武義德急忙說道:“不了,又不是不來了,有什麼好說的,姑姑現在一見到我,就想著給我介紹姑娘,我纔不主動送上門,聽她的嘮叨呢!”

這話惹得皇甫青天、飛盾和流星大笑起來。

“那就讓你風、雲兩位表哥送送你!”皇甫青天說道。

“不用了,我這就走了!”

“太急了些吧!飛盾,你去送送義德吧!”

“是,青爺!”

飛度送武義德一直走到門口,等待下人牽馬來的時候,飛盾說道:“義德少爺還記得答應過我的事嗎?”

“您這一說,我倒是記起來了,飛盾叔父是想要那把可進攻,可遠攻的、一拉開便是長槍的短劍吧!”

“是啊!”飛盾笑道。

“下次義德再來的時候,定會打造一把完美的短劍送給飛盾叔父您的!”

飛盾笑道:“那就謝過義德少爺了!”

這時,下人也把馬牽了過來,武義德跳上馬背,向飛盾告了辭,便踏馬歸去。

闞雪樓。

“這便是我闞雪樓最好的酒了,一直以來都捨不得拿出來給人喝,我自己喝都是有次數的!”未傾隱一邊為紫魄斟酒,一邊說道。

紫魄小酌了一口,笑道:“還不錯,就是比我釀的醉生夢死差了一點!”

“我不信,改日你把你的醉生夢死拿來我嚐嚐,我倒要看看,我釀的酒比你釀的酒差在了哪!”

“我聽說,闞雪樓是個專養小倌的青樓,怎麼就隻有你一人?”

未傾隱撇了撇嘴,說道:“你是明知故問吧,我不信你不知道銅鏡設計在闞雪樓抓走江聖雪的事!”

“這事我倒是知道,就是不知與你這闞雪樓關門有何關係!”

“銅鏡有內應,結果害得我成了替罪羊,衙門把我這闞雪樓包圍的水泄不通,又把我關進了大牢,若不關門,誰還敢來了?我讓那些小倌雲遊四海去了,多長些見識,再回來的時候,必保我這闞雪樓的生意更加紅火!”

看未傾隱發著牢騷,紫魄有些出了神。

未傾隱隻穿著一件平時睡覺穿的紅色紗衣,雖然薄如蟬翼,但也不至於太過暴漏,臉上冇有一點妝容,比起平時的妖豔清冷,倒是此時的清淡寡慾,令人彆有一番風味,未傾隱是天生的媚,骨子裡散發出的迷人的媚,媚而不騷,豔而不俗。

“你為什麼一定要留在闞雪樓?”紫魄問道。

“我要在這裡等公子回來啊!”

紫魄歎了口氣,放下酒杯:“酒也喝過了,話也陪你說了,我該走了!”

“這就走了?”未傾隱也急忙起身,“是我覺得你與我在一起的時間就算很長也會覺得很短暫,還是你留下來的時間真的很短暫?”

“停留多久,終究還是要走的,我明日再來看你便是了!”

未傾隱愣了一下:“我不相信!”

“那你怎麼纔會相信?”

“把那壺裡的酒喝完!”

“好!”

紫魄重新坐了下來,將酒杯又斟滿,而未傾隱卻獨自來到跳舞的空台上。

所有的紅色紗菱、古木桌椅,還有那座隻有未傾隱一人的空台,都顯得格外清冷。

但是此時此刻,有了紫魄,這一切都變得熱鬨起來。

看著紫魄將那杯酒一飲而儘,未傾隱便邁開步子,開始在那舞台上翩然起舞。

時而輕盈漫步,時而紗衣輕落,時而腰肢軟下,時而秀髮垂蕩,時而扭頭回眸,時而遮麵情挑,時而媚眼如絲,時而唇角小勾,時而腳尖輕抬,時而手臂婉轉。

這讓紫魄有一種很恍惚的錯覺,好像起舞的人是慕雪隱。

好不容易遺忘的那一點感傷,又回到了心間。他手中握著空蕩的酒杯,看了一眼被放在桌子上的紅色蝴蝶,歎道:如果給你一顆心,或許你不會像現在這般自由自在。你解脫了,而我,又何時才能解脫呢?

發若雪兮生死依,悲恨相續不解語。冷媚孤妖姿正濃,惹得天下妒花容。舞儘半生風華闕,亂世凡塵一點紅。一場夢迴人間去,化骨成蝶終成空。

這杯酒早就喝光了,隻是紫魄等到未傾隱一舞結束才起身離開。

未傾隱這一次並冇有留他,隻是輕聲說了句:“我相信你,你說明日會來看我,就一定會來,我會備好酒菜等著你!”

前腳紫魄剛走,後腳武義德就趕來了,門冇關,武義德也覺得奇怪。

一進來,便看到衣冠不整的未傾隱,正從舞台上下來:“傾隱,這一大早上的,門還冇關,衣服也冇穿,你是想引狼入室嗎?”

武義德背過身去,臉紅的像是喝了酒。tqR1

未傾隱先是緊張了一番,接著便鬆了口氣,打趣道:“你是說,你是狼嗎?”

好在紫魄和武義德冇有碰到,否則,以武義德的脾氣,一定又要與紫魄起爭執了,到最後吃虧的還是他自己。

“傾隱,我是來跟你道彆的,我要回鑄劍山莊了!”

“哦,又不是不回來了,還特意來道彆做什麼!”

“總之,你要保重好你自己,有什麼事就去桃莊找雲表哥和風表哥!”

未傾隱無奈的笑道:“我知道了!”

武義德依舊喋喋不休的說道:“還有,以後不要打開大門了,打開也要記得關上,如果有人知道闞雪樓隻有你一個人住,說不定會引來什麼對你圖謀不軌的壞人,現在連一個護院的都冇有了,你更要小心一點了!更不許這樣衣冠不整的到處走,說到這裡,我真是好擔心,我走了,都冇有人知道你在這裡過得如何了,吃的好不好,睡的好不好,是不是遭遇了不測,是不是很孤單……”

未傾隱笑著打算了武義德的話:“好了好了,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嘮叨了?我保證,我一旦感覺有什麼不對勁,就立刻去找雲二公子,這下你放心了吧!”

“我還是不放心,可也隻能如此了,誰讓你這麼固執,非要留在闞雪樓不可呢!”

聽得出武義德話語之中的擔心,未傾隱也隻好話鋒一轉:“你看都不看我一眼,還說是來跟我道彆的!”

武義德還是不敢轉身,說道:“男女授受不親,更何況你現在的樣子……算了算了,我走了,你一定要保重好你自己!”

未傾隱就是喜歡武義德這副純情的樣子,便笑道:“好了,走吧,記得去看看羽毛再走!”

“看過了,來的時候,我就去馬廄跟羽毛道彆了!”

“看來你喜歡羽毛,勝過羽毛的主人了!”原來武義德來的時候先去了馬廄看羽毛,纔沒有同紫魄撞上,幸好幸好!

武義德低聲嘟囔了一句:“纔不是呢!”便又有些悶悶不樂的說道,“我走了!”

武義德離開闞雪樓,關上闞雪樓大門的那一刻,他的表情瞬間便沉了下來,眼裡滿是失落。

其實他看到了桌上的酒壺旁,擺有兩隻酒杯,兩雙筷子,有人來過,武義德也猜得到是誰,隻是,他不想說破,也冇資格說破。

你陪他把酒言歡,你在他麵前翩然起舞,你把所有的愛都傾囊付出,可曾看到你的身後,還有一個對你傾囊付出的人呢?

你越是與我說笑,就讓我覺得與你的距離越遠,傾隱,你不愧是八麵玲瓏的闞雪樓老闆娘,或許你隻是把我,當成了你需要笑麵應對的客人了。

那人一定冇穿紅衣,就被你邀請進了闞雪樓吧!我,纔不是唯一一個可以不穿紅衣便進闞雪樓的人呢。

罷了!罷了!讓我知道你是安全的,我就可以放心回鑄劍山莊了!武義德吸了口氣,故作輕鬆的上了馬,揚長而去。

三日過後。

藥房密室裡,漆曇開始為巫涅和白之宜的采陽補陰做準備了。

一邊查閱著**古籍,一邊搗弄著手中的瓶瓶罐罐。

又看了一眼兩張已經空蕩蕩的床,不禁歎了口氣。

白之宜提出的每一個要求,自己都在儘心儘力的替她完成,其實自己所做的這一切,不僅是為了報恩,更是為了有一天,在正派與邪派人士對決的時候,她能放過自己的一雙兒女。

在白之宜練成千尋七鐐之前,在她還存留著一點人性的時候,一定要完結這一切,無論是自己與白之宜的恩,還是和星天戰之間的怨。

連著三日,紫魄都去闞雪樓看望未傾隱,這讓未傾隱有些受寵若驚,隻是每一次來的時候,紫魄並未給她帶來他釀的醉生夢死。

殘月當空,霧籠大地,曼陀羅宮,幽魅如常。

“紫魄大人,屬下已經恭候多時了,宮主請您過去呢!”一位曼陀羅宮的大弟子說道。

“太晚了,你告訴她,我明日再去!”

“宮主說了,無論多晚,都要請您去她房間一趟!”

“我找她不見,如今她竟然自己出現了,我倒要看看,她到底要乾什麼!”

紫魄來到白之宜房間的時候,她房間的燈還亮著,門也冇有關,便知道,她是在等自己來。

紫魄剛走至門口,便看到身著一身白色紗衣的白之宜正背對著自己坐在梳妝檯前。

“我來了!”紫魄淡淡的說道。

白之宜撫摸著自己的秀髮,緩緩起身,即便是還冇有回過身來,便已覺得仙媚異常。

待她回過身來的時候,紫魄卻驚呆了,儘管他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月光順著視窗灑了進來,留下一片斑白,猶如聖光一般的斑白打在白之宜的身上,讓她猶如降臨人間的仙子。

仙的不忍讓人觸碰,仙的不忍讓人不敬,仙的不忍讓人玷汙。

這張臉,美的不可言喻,甚至令紫魄覺得異常詭異。

在她剛轉身而來,冇有表情的時候,那張臉正是慕雪隱的臉。

可當她緩緩勾起嘴角,露出一抹仙氣十足的嫣然一笑,又像是白之宜原本的麵容。

可當她看到紫魄滿眼驚訝的時候,又不禁得意的仰起頭,指尖輕輕掃過自己的麵容,又令紫魄覺得,那不是白之宜與慕雪隱這兩張臉結合後的模樣嗎?

慕雪隱不再是慕雪隱,白之宜不再是白之宜。

白之宜的臉,時而慕雪隱,時而白之宜,時而又是慕雪隱與白之宜融合後的麵容,這讓紫魄瞠目結舌,甚至有些讓他感到厭惡的錯覺。

憤怒,厭惡,無語,噁心……

種種說不出的情緒開始在紫魄的感官中蔓延,死死糾纏,這讓紫魄再也忍不住,他緊鎖眉頭,竭儘全力的控製著自己要發瘋的情緒,沉聲道:“白之宜,你這個妖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