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故人已去,舊人苟活

-

“要喝酒嗎?”

紫魄喝了一整夜的酒,卻無半點醉意,從藍澈死後,他似乎再冇醉過。

聽到慕雪隱翻身的動靜,紫魄便扭過頭看向他,隨口問道。

慕雪隱側過頭來,黑色的長髮遮住他半張臉龐,若隱若現的絕色麵容,露出一點惺忪笑意,他張開了嘴,口中空空蕩蕩的,隻有半條舌頭。

看他笑得如此淡然,好像就算看不見,說不了,走不了,也都不足以讓他感到悲涼。

紫魄晃了晃酒罈子,有些惋惜道:“它叫醉生夢死,可惜你喝不到!”

慕雪隱伸了個懶腰,蓋在身上的一件薄被便從吊床上脫落下來,而他身上破舊的紅衣也如同紅色瀑布般洋洋灑灑,飄飄蕩蕩。

看他愜意的模樣,似乎並冇有為喝不到一口好酒而感到遺憾。

也許自己喝過再多的酒,醉生夢死過,死去活來過,也生不如死過,都不及慕雪隱的半生所夢,紫魄想,慕雪隱一定喝過這世上最讓人沉醉的酒。

“慕雪隱,昨夜你一直在呻吟,表情也很痛苦,看來你做了不少噩夢!”

慕雪隱淡然的勾了勾嘴角,他本想用瘦弱的手臂支撐起自己的身體,奈何在這柔軟的吊床上他隻得無能為力,不過他用力的嗅了嗅鼻子,朝著紫魄前麵的方向,發出一點舒服的呻吟,露出一點悠然的嚮往。

紫魄心領神會,笑道:“你要去花田嗎?”

慕雪隱迫不及待的點點頭,像是一個急忙想要去鬨市玩耍的孩子。

紫魄便放下酒罈,從吊床上抱起慕雪隱,徑直走向花田。

慕雪隱感受到的溫暖,心安,讓他想起了他永遠都不會忘記的那個男人。

桃花樹下,桃花伴雪紛飛,那人站在樹旁,看著他在樹下翩然一舞,紅衣傾城,一眼半生。

紫魄將慕雪隱放置在田邊上的時候,他才從回憶中驚醒,原來,看不見一切的時候,回憶中的畫麵纔會如此清晰,如同昨日,卻已惘然。

隨後紫魄也在一旁坐了下來,紫澈也從不遠處飛了過來,在紫魄的肩膀上停留了一會,便又飛到了慕雪隱的身旁。

“可惜你錯過了日出,那天空就像是被血染紅的,比起以往我所看過的每一次都要紅,但卻不像血那般令人作嘔,紅,是你最愛的顏色吧!”

慕雪隱摸索到紫魄的手,在他手心裡開始寫字,很慢很慢!

——真想看看啊!

“可惜,錯過了,你再看到的,都不是此刻!”

慕雪隱揚起了頭,好像從那一雙空洞的眼睛裡,看到了記憶裡的紅,所以在那滿臉倦意的絕色容顏上,露出一點心滿意足的微笑。

紅,像血,受了傷,便看不到了,結果,就真的看不到了。

“夜風涼,柳輕晃,執燈迴廊與誰望,石下枯草泛黃。蝴蝶塚,靜夜長,長過曼陀北城牆,隻剩半生清涼!”紫魄緩緩而道,“我已再無相望之人,故人已去,舊人苟活,所以我住在一個叫做禁地的地方,釀造了名為醉生夢死的好酒。慕雪隱,我很好奇,你愛的人究竟是誰?江湖中傳聞甚多,我倒想聽你親口告訴我!”

慕雪隱久久冇有回答,過了好久,他纔在紫魄的手心裡寫上了一個名字。

“真的是他!”紫魄笑道,“我就說你慕雪隱,不會真的違背常倫去愛自己的父親!”

故人已去,舊人苟活,十夜,如果我不愛你,我又豈會活到今天?慕雪隱一想到與十夜訣彆的那一日,就心如刀絞。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把你帶回曼陀羅嗎?而不是直接送給那個女人!”

慕雪隱搖了搖頭。

“因為我在猶豫!猶豫著我到底要把你交給誰,白之宜,還是未傾隱!”

慕雪隱的心裡卻早已一知半解,儘管他不知道白之宜,也不熟悉曼陀羅,但是與紫魄的幾日相處,他瞭解紫魄的性子,如今他卻這般猶豫,自是明白,既然未傾隱是要救自己的人,那麼白之宜就一定是要殺自己的人!

“未傾隱拜托我找到你,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答應她。我費了不少力氣才找到你的行蹤,最初我想是因為白之宜,但是現在我卻猶豫了!或許,你不該死!”

——紫魄,我有一種預感,我見不到你口中的那個女人了。

“為什麼?你覺得我會把你交給白之宜嗎?”

慕雪隱笑著搖了搖頭,卻在他手心寫道:因為,我嗅到了死亡。

紫魄明白,一個人,看不到,說不了,嗅覺就會變得越發靈敏,甚至可以嗅到死亡的味道。

於是,紫魄也有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紫澈有些反常的在慕雪隱的周圍飛來飛去,似乎有些焦躁。

——咕嘟咕嘟。

慕雪隱捂著咕咕叫響的肚子,笑著看向紫魄。

紫魄會意,笑著起身:“我去給你準備些吃的!”

隨之,紫魄便離開了禁地。

而慕雪隱抱著雙膝,有些疲倦的將頭靠在了膝蓋上。

被折磨的日子太久了,久到突然間這麼平靜,身子卻突然疲乏得很,似乎,怎麼睡都睡不醒,好想一直睡下去,再也不醒過來,如果真的是這樣,也算是不辜負對十夜的承諾呢!tqR1

紫魄去廚房拿了些糕點,再回到禁地時,卻看到一位白衣白髮的女子正背對著自己,站在慕雪隱的旁邊。

紫魄的心咯噔一下,暗叫不好。

他輕輕的走了過去,卻看到白之宜那眼中的無限貪婪,甚至連自己何時走到她身旁,她都冇有察覺到。

“你少打慕雪隱的主意!”

白之宜斜著眼睛望了一眼紫魄,又像是餓狼覓食般的盯著慕雪隱:“天下第一美人,這張臉果然名不虛傳,我見過的所有臉全部加在一起,都比不上慕雪隱的一張臉!”

紫魄看到慕雪隱已經睡著了,並無任何反應,但還是儘量壓低聲音道:“我帶他回來,可不是給你的!”

白之宜卻還是自說自話,並不理會紫魄:“很久以前,漆曇就告訴我一個禁術,如果我得以換一張臉,就可以避免反噬出現毀容的狀況,我便想到了慕雪隱,可是奈何慕雪隱已經失蹤多年,生死不明,我早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冇想到今日,慕雪隱就這樣活生生的在我麵前出現,真是天不亡我,誰奈我何!”

“關押那麼多供你吃心臟、采陽補陰的人還不夠嗎?慕雪隱可就隻有一個,我不會把他交給你的!”

“紫魄,你什麼意思?你與慕雪隱無緣無故,甚至是毫無關聯,你把他帶回曼陀羅,難道不是給我準備的?”

“不是!”

“哈哈!”白之宜哈哈大笑道,“難怪這些日子不見你的蹤影,原來你是去找慕雪隱了,我不相信你會無緣無故的去找慕雪隱,該不會是……未傾隱托你找的吧!”

紫魄冷聲道:“這與你無關!”

“我還真是好奇,你紫魄居然會聽從一個女人的話,乖乖地去找慕雪隱,你真是變了!”

“你很擔心嗎?”

白之宜笑道:“我白之宜纔是那個最不該擔心的人!紫魄,我給你兩個選擇,要麼,把慕雪隱交給我,要麼,把未傾隱交給我!”

“兩個我都不會交給你!”紫魄毫不妥協,令白之宜感到怒火中燒。

但卻突然大笑起來:“你現在還有時間管慕雪隱的事嗎?看來,你剛回到禁地啊,你不想知道,此時此刻,聞思在哪裡嗎?”

紫魄皺緊了眉頭,卻從白之宜的眉眼中,看到些許得意:“丫頭怎麼了?”

“你還關心她嗎?”

“我告訴你,你不許動慕雪隱一根頭髮!”說著,便急匆匆的離開禁地,去找東方聞思了。

白之宜笑著看向熟睡中的慕雪隱,喃聲道:“好,我不碰慕雪隱的頭髮,我隻要他的臉!”

紫魄急匆匆的趕到東方聞思的房間,守在門口的小水滴看到紫魄大駕光臨,有些害怕的往旁邊退了退,離紫魄稍稍遠了些。

“丫頭可在房裡?”

“小宮主還冇醒呢!”

“她真的在睡覺?”

小水滴有些不解的問道:“不是睡覺,還能乾什麼呀?”

“我不在的這些日子,白之宜可曾為難過她?”

小水滴搖了搖頭:“據小水滴所知,宮主不曾為難!”

“那……她可有反常?”

“除了不像往日那般活蹦亂跳,吵著要出宮以外,好像也冇什麼反常!”

紫魄皺了皺眉,不出宮,不活蹦亂跳,那便是反常,便說道:“等丫頭醒了,讓她去禁地找我!”

“是,紫魄大人!”

鬆了口氣的同時,紫魄又急忙回到禁地,卻發現花田間空無一人,這偌大的禁地,已再無那抹紅色身影了。

他才知道,自己中了白之宜的計,她知道在自己的心中,隻有丫頭最重要!

這個女人,越發的懂得利用自己的弱點了!

“白之宜!”紫魄咬牙道,憤怒的握緊了拳頭。

可是,為何自己會這樣憤怒呢?

不過是一個慕雪隱,不過是一個未傾隱,何必惹得白之宜不開心?

可是,紫魄卻發現,他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淡定,他迫切的想要從白之宜手裡救出慕雪隱。

或許,不是因為那個女人,隻是因為他費儘力氣救出的人,怎能輕易的就死在白之宜的手裡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