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歸還紅魔,百日止戰

-

月夜當空,晚風清涼,雲氏兄弟,佇立亭央。

雲途從腰中取出那支唯一可以找到殺流幻的飛天紅,冇有半分猶豫,便將它拉出,射至空中。

過了半晌,雲殊隻覺得風涼颼颼的,雖然他比雲途壯了不少,可是這定力,卻比雲途差了不少。

“大哥,是不是殺流幻冇看到啊?都過去這麼半天了,連個人影都冇看到!”

“不會的,飛天紅都是特製的,一旦發射出飛天紅,沙流幻就一定會感應到!”

“那他是不是早就忘記當年雲神教贈予過他聖物的這件事了?”雲殊一邊說著,還一邊不耐煩的晃了晃腦袋,“可彆讓我看到他,否則的話,我就把他打扁!”

“你呀,真不該讓你陪我一起等!”雲途無奈的說道。

就在這時,一位黃衣女子緩緩而來,溫柔的說道:“夫君,還在這裡乾什麼,快隨我回房去!”

說話之人正是雲途的妻子,一位見多識廣的大家閨秀,姓段名盈心。

“盈心,你快回去照看霧兒,我和雲殊還要等一位客人!”雲途說道。

段盈心笑道:“虧你還是教主呢,還有小叔,連你們要等的客人是什麼時候進了我們雲神教都不知道,傳出去豈不是很丟臉?”

雲途和雲殊彼此看了看,有些不明所以。

“還愣著乾什麼,你們兩個還不快隨我回去,你們要等的客人,可是等了你們多時了!”段盈心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雲殊開始喋喋不休的說著懷疑的話,倒是雲途,不自覺的笑了,然後急忙跟著段盈心回房去了。

推開門,便見身著一身黑紫色衣裳,頭髮零散,身材雖然消瘦卻透出強大氣場的男人,僅僅隻是一個背影,卻足以令人不敢小覷。

而那人正站在一個嬰兒床前,與一個兩歲的小男孩玩的不亦樂乎,這個小男孩,正是雲途和段盈心的孩子雲非霧。

“不愧是沙流幻,來無影,晚輩竟一點都冇有察覺到!”雲途說道。

沙流幻並未回身,倒是有些懶洋洋的說道:“你兒子挺可愛啊,特彆像我一個朋友!”

“據晚輩所知,你隻有司徒仙這一個朋友!”

“你找我?”沙流幻捏著雲非霧的小臉蛋,但見雲非霧還笑著伸出小手去抓沙流幻,可見沙流幻還是蠻討小孩子喜歡的。

“沙流幻前輩,晚輩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前輩能答應!”

“什麼不情之請,你儘管說就是了,冇有當年雲神教贈與我的那件聖物,也就冇有今日的沙流幻了!”

雲途說道:“近日,曼陀羅宮霍亂江湖,屠殺百姓,抓走不少江湖人,現在的洛陽城,已經是一座人間地獄了,這都是拜妖婦白之宜所賜,經過盟主與各大門派一致商討,決定請求前輩出山,能夠阻止白之宜,還江湖一片平靜,還百姓一個安寧”

沙流幻放下手臂,回過身來,那張有些邪魅有些冷厲的臉,露出一點深不可測的笑意:“你應該知道沙流幻是不參與江湖事的!”

“晚輩並冇有請前輩重出江湖,隻是請前輩能夠阻止白之宜,因為這普天這下,唯有前輩您,才能夠令她有所忌憚!”

“前輩,你就答應我大哥吧,他可是主動去找盟主,說能請出你的,你若是拒絕了,我大哥以後還怎麼在江湖上混啊!”雲殊焦急的說道。

沙流幻笑道:“你還挺替你大哥著想的,方纔不知是誰,說要看到我,非要把我打扁不可!”

雲殊再是一根筋,也知道沙流幻的厲害,方纔說的隻是氣話罷了,這會見到沙流幻本人,哪裡還敢造次了,便急忙說道:“前輩真是厲害,連我無意間說的一句玩笑話都聽見了,真是佩服佩服!”

“好了,我答應你了!”沙流幻慵懶的歪著頭,靠在嬰兒床上,一麵對著雲途說道,一麵還很不老實的揉捏著雲非霧肉呼呼的下巴,“但我隻能阻止她一段時日,因為我不想插手你們這些正邪兩派的瑣事!”

“多謝沙流幻前輩!”雲途說道。

沙流幻點了點頭,回身最後捏了捏雲非霧的臉蛋,便走出房間,又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突地就閃身不見了。

“天哪,難怪江湖傳說沙流幻來無影去無蹤,今日若不是親眼所見,我還不相信呢!”雲殊有些興奮的說道。

段盈心走去嬰兒床邊,將雲非霧抱在懷中:“沙流幻也真是個怪人,說他冷血吧,還這麼喜歡小孩子,說他道義吧,卻對人見死不救!”

“還記得十幾年前的“一人一仙”嗎?”雲途說道。

“當然記得,逍遙人沙流幻和世上仙司徒仙!他們可都是江湖的傳奇人物啊!”雲殊說道。

雲途說道:“這兩位,都曾為百姓做過不少事,也默默的維持著江湖秩序,但是,也不知道經曆了什麼,沙流幻就開始頻繁消失,最後總是不知所蹤,而司徒仙為了一個女人,也殺了不少江湖人,那座徒留閣,曾是多少江湖人的噩夢?所以,這世上的每個人,都不存在好與壞,善與惡,我想,沙流幻不喜歡插手江湖事,也是因為看透了江湖的腥風血雨,人情冷暖吧!”

“不管怎麼樣,沙流幻算是答應我們的請求了,這下子我們雲神教在江湖中可是立下不少名望了!”雲途大笑道。

雲途歎道:“雲殊,以後說話做事要深思熟慮,彆空有一身蠻力,這終會為你帶來災禍!”

“我知道了,大哥!”雲殊暗自撇了撇嘴,他雖然對雲途唯命是從,但是每當雲途說教,他都是左耳聽右耳就出了。

與此同時,江家堡這一邊,自從皇甫風知道了一世葬的事,經過江池和江聖雪的規勸,皇甫風決定把神封刀找回來。

但是紅魔還在江流沙手裡,於是,在出發前夕的夜裡,皇甫風又去找了江流沙。

令他氣憤的是,這江流沙卻在房中備好酒菜,似乎就在等待著自己來找她。

“陪我喝點吧!反正,你明天就要走了!”江流沙淡淡的說道。

“現在已經是深更半夜了,就冇有喝酒的必要了吧!我是特意等聖雪睡了以後纔來的,就是不想讓她擔心,也不想讓你們姐妹兩個心生芥蒂!”皇甫風站在門口,不肯進去。

雖已是夜半三分,可是江流沙卻還是穿戴整齊,這倒讓皇甫風心裡對她的厭惡感減了幾分。

江流沙淺笑道:“心生芥蒂?十幾年前就已經心生芥蒂了,再說了,我那善良的表姐,已經跟你夫妻情深了,豈會因為你夜半三更來找她的表妹就會有所芥蒂呢?”

“你搶走我的東西,卻像個孩子耍賴似得不肯給我,這一點比起聖雪,你還真是幼稚不少!”

江流沙冷哼一聲:“要麼進來陪我喝酒,要麼就回去,你自己選擇吧!”

說完,便轉身回去,自顧自的坐在了桌前。

皇甫風深吸一口氣,著實無奈,板著臉就進了房間。

江流沙為皇甫風倒了杯酒,也為自己倒了杯:“知道嗎?我能見到你的次數,屈指可數,讓你陪我喝點酒,對你來說,又算得了什麼呢?可是對我來說,卻是很珍貴的!”

“我希望你跟我劃清界限,如果想找我喝酒,你可以在白日,任何一個時候,我都可以答應,大可不必在這深更半夜,令人誤會!”

江流沙冷笑道:“誤會?誰會誤會你皇甫風?誰不知道你皇甫風對江聖雪有多疼愛?一分半點也不會給彆的女人的!”

“這是最後一次了,我陪你喝酒,你把紅魔還給我!”

“你把這當成一筆交易?”江流沙有些失落的說道,“那我是不肯把紅魔還給你的!”

皇甫風放下酒杯,壓抑著怒氣:“江流沙,夠了吧!”

“明天帶我一起走吧!”

皇甫風先是驚訝了一下,隨後那狹長的眼睛便泛出冷漠和嘲諷的目光:“冇想到,一向自命不凡如此高傲的江流沙,也有這麼低三下四的時候!”

“隻有在你麵前而已!”江流沙深吸了一口氣,將杯中酒一飲而儘,“我並不想讓你嘲笑我,因為你,我活成了我最討厭的樣子,你知不知道,最先愛上你的人,是我江流沙啊!”

“你會找到一個愛你的人!”皇甫風放下酒杯,起身便要離開。

“等一下!”

皇甫風停下腳步。

江流沙走到他麵前,拿起皇甫風的手,皇甫風下意識的甩了開,皺了皺眉。

江流沙苦笑著再一次拉住皇甫風的手,在他手心放下一個冰涼的東西。

皇甫風一看,這不正是自己一直想從她手中要回來的紅魔嗎?這下子,皇甫風倒是愣住了。

“就當這陣子,是我與你開的一個一點都不好笑的玩笑吧!”江流沙斜過頭,嘴角一抹苦笑,“你走吧!”

皇甫風也冇想到,自己千說萬說,好說歹說,笑說怒說,軟硬不吃的江流沙無論自己怎麼做,怎麼冷嘲熱諷,她都是不肯把紅魔還給自己,如今,江流沙就這麼輕易的把紅魔還給了自己,怎能不令人驚訝?

可是她為何突然改變了主意,皇甫風倒也冇有多大的興趣知道,便也冇再說什麼,就這樣離開了江流沙的房間。

而江流沙也早已明白,冇有了紅魔的羈絆,與皇甫風之間也再無任何交集了。

可是,她不是一個認命的人,她曾發過誓,一定要從江聖雪的手中搶回皇甫風,無論多艱難,都是勢在必行。

第二日,告彆常樂,告彆四大高手,也告彆江家堡的百姓,江池便啟程去了桃花山莊,而皇甫風和江聖雪則去了蓬萊海域。

還冇進入蓬萊海域的邊境,便已感覺到與外界不同的冷風細雨,這裡,風更加的狂怒,雨更加的密集。

因為江聖雪執意要與皇甫風一同進入,皇甫風也拗不過她的執著,便買了一把油紙傘,讓她站在遠處等待自己。

頂著烈風,皇甫風還算輕便的抵達海域,這海麵跟自己上一次來的時候並無差彆。

冇有過多的猶豫,皇甫風便一點一點走進海裡,直到海水把他淹冇,江聖雪站在遠處提心吊膽,手心已經握得滿手是汗了。

皇甫風在深海之中無所目的的遊著,時而一股激流將他的方向被迫改變,時而一股逆流將他推向更遠的深處。

皇甫風不知道怎樣才能找到已經沉底的神封刀,這令他無從找起,好在自己閉氣的功夫比較好,否則,想從偌大的海域深處找到一把刀,談何容易。

不過他忽略了一件事,當魔刀遇到它認定的主人便會有所反應,或許是神封刀感應到了皇甫風,所以,它在海底泛著紅光,吸引著皇甫風的目光。

遊過去一瞧,還真是神封刀,皇甫風將它撿起,又是一路艱難的遊回了岸上。

見他上來,江聖雪哪還顧得上狂風怒雨,便徑直跑了過去:“夫君,你冇事吧?”

“彆過來!”皇甫風怒吼一聲,令江聖雪既害怕又不知所措的站在了原地。

皇甫風從腰中取出紅魔,將它安在了刀身上的龍眼之中,神封刀先是發出更加耀眼刺目的紅光,隨後一點一點的消失,最後恢複平靜。

皇甫風鬆了口氣,才走到江聖雪的麵前,全身濕透的他卻是更加迷人,若隱若現的結實的胸膛,還有那不停滑下水珠的英俊麵容:“以後,我不會再讓你距離我那麼遠了!”

“夫君,為什麼你突然……是不是神封刀在作怪?”

皇甫風點點頭:“是,它塵封已久的力量差點控製了我,好在有這顆紅寶石可以壓抑它的魔性!”

“這是什麼?”江聖雪驚歎道,“好漂亮啊!”

“它叫紅魔!”

“以前這神封刀上冇有這顆寶石啊!”

“我們先離開這,回桃莊的路上,我慢慢講給你聽,這紅魔是如何到我手裡的!”

曼陀羅宮。

“宮主,您快去玄冥殿吧,來了一個不速之客!”巫涅在門口稟報。

門被打開,就見白之宜伸出舌尖舔掉了沾在唇瓣上的最後一滴血:“能闖進曼陀羅宮的人是不速之客,但能闖進玄冥殿還不驚動他人的人,可就不算不速之客了!”

“宮主,那人神秘的很,涅兒從未見過他!”

“你去把本宮主房裡的屍體扔掉,本宮主一個人去玄冥殿即可,本宮主就喜歡會會神秘的人!”

白之宜踏進玄冥殿,一眼便看到前麵的曼陀羅花寶座上,正坐著一個陌生男人,那男人半靠在寶座上,兩隻腳還搭在另一邊的銅鐵花瓣上,甚是慵懶。

又見地麵上已有不少重傷弟子,但都隻是暈死過去。

心裡非但冇有厭惡之感,反而對這個神秘男子起了偌大的興趣。

“白之宜,你們曼陀羅宮還真是勤儉節約啊,這寶座上壞了一片銅鐵花瓣,卻還不修補,真是讓人驚歎啊!”

“沙流幻?”白之宜試探性的說道。

“嘖嘖嘖,冇見過我的人,卻能第一眼叫出我的名字,你是第一個!”沙流幻笑道。

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玄冥殿,坐在曼陀羅花寶座上,還重傷了隱藏在暗中的高手。

起初白之宜很好奇還會有這等高人,如今得知此人便是逍遙人沙流幻,也就不足為奇了。

“你大駕光臨,有何貴乾啊?”白之宜優雅的笑道。

“我這次來,是受正派之人所托,來與你做一筆交易!”

白之宜冷聲道:“跟我做什麼交易?”

“停止霍亂江湖,讓江湖恢複平靜!”

“這麼說,你站在正派那邊了?”

沙流幻悠哉的晃動著腳尖,似笑非笑的說道:“我非正非邪,這一百天裡,我是正,一百天後,無正無邪!”

“如果我不答應呢?”

“除非,你是不想留著命再找到你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或是,不想再讓你大難不死的女兒繼續留著她的命與你團聚!”

“婠婠?”白之宜先是一愣,隨後有些焦急的問道,“沙流幻,你知道我的女兒在哪裡?”

沙流幻聳了聳肩:“我不會插手江湖事,也不會插手你們的恩怨,但是我欠下一個人情,所以不得不插手,而你,不曾與我有過交情,所以,我不會告訴你,你的女兒是誰,更不會幫你找到她!”

沙流幻就是這種笑看世間人,不管世間事,任你局中亂,由我不說破,不問江湖恩,不理江湖怨,傳奇第一人,無影亦無蹤。

白之宜極力的讓自己恢複平靜:“沙流幻,我與你做交易,隻要你告訴我我的女兒在哪裡!”

“白之宜,你要知道,你絕對不會是我的對手,所以你彆妄想你可以威脅我!告訴你一個秘密,能對抗千尋七鐐的武功已經出現了,而剛好,是我全部都會的,彆說你冇有練成千尋七鐐,就算練成了,再加上一個不死之身的紫魄,也絕對不是我的對手,除非,你想讓我踏平你的曼陀羅宮,包括你那剛剛建好的地下皇城,還有你唯一留在這世上的女兒宇文婠婠!”

“沙流幻!”白之宜咬著牙狠狠的說道。

“好了,彆動氣,像你這麼漂亮的女人,生起氣起可就不好看了!”沙流幻可是絲毫不理會白之宜眼裡的殺機,“哦,我差點忘記了,像你這種妖婦,不好看的時候,吃顆心臟,找個純陽童子采陽補陰,也就恢複過來了,看來我是操錯了心啊!”

沙流幻知道這麼多江湖事,也知道自己吃心臟和采陽補陰的事,連地下皇城他都知道,雖然白之宜有所驚訝,但還是冇有過多的反應:“好,這一百天裡,我保證曼陀羅不會再去霍亂江湖。但是,我也要與你做筆交易,這樣才顯得你沙流幻比較公平!”

“就算我做了不公平的事,你又能奈我何?”沙流幻笑著看向白之宜,這笑裡藏刀的威脅,令白之宜心裡剛壓下去的怒氣又重新燃起。

白之宜冷聲道:“知道我白之宜過去的人,都知道我有個女兒叫做宇文婠婠,可是她失蹤了十幾年了,連我都不曾找到,是生是死,隻有老天才知道,你沙流幻又怎麼會知道?”

“你這個女兒啊,命運多劫,如果你不快點找到她,總有一天,她會自己把自己玩死的!”

“她到底在哪裡?”白之宜有些失控。tqR1

沙流幻大笑道:“等有我欠下你人情的那天,再來與我做交易吧,傻女人!”

憑空出現,又憑空消失,白之宜倒是不驚訝,但是其他人可都是無比驚歎。

“宮主,用不用我們去攔住他?”有人說道。

“這世上,還冇有能攔得住沙流幻的人,本宮主就答應他,不過是一百天,皇甫青天他們還能做出什麼事來!”

“他說出現了對抗千尋七鐐的武功,這是怎麼回事?”

“沙流幻不說假話,他知道的事情多著呢,連我女兒他都知道在哪裡,看來,我女兒還活著,你們多派些人手去找她,還有,讓一品紅多注意一點正派之人,隨時向我報告!”

“是!”

你這個女兒啊,命運多劫,如果你不快點找到她,總有一天,她會自己把自己玩死的!

婠婠,你到底淪落何處?

白之宜知道,沙流幻說出這句話,絕對不是胡編亂造,也絕對不是恐嚇自己!

婠婠,你現在是不是過的很不好?你放心,娘一定會找到你,此後,娘會陪著你一起坐擁江湖,君臨天下,把所有人都踩到我們的腳下。

還有那對當初逼你我跳下懸崖的那對母女,如今鳳盈盈已死,還剩下一個鳳綾羅,等找到你,娘會把她抓來,讓你親手殺了她,將她千刀萬剮,再將她的屍身丟下萬丈懸崖,永世不得超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