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染指白蓮,采陽補陰

-

這已經是水漣漪第三次來到琉璃密室,將冇有心臟的屍體餵給關在那裡的各種野獸做食物了。

偌大的岩石旁,放置著數不清的籠子,還有十幾隻不知名的野獸被拴在下麵乾枯的池子中,將屍體丟進裡麵,便已被無數頭野獸撕咬啃食。

就在水漣漪轉身離開的時候,她忽然聽到一些細微的異常動靜,與野獸之間的撕咬和爭鬥聲不同。

以往她就已經聽到了這種聲音,不過這一次,她的好奇心便驅使她進入了屏風後麵的曼陀羅花花園。

這是用岩石砌成的牆壁,深下九尺,都種滿了巨大的黑色曼陀羅花,這片花的花毒比岩石峭壁上的曼陀羅花更加的毒,水漣漪想,若是往裡扔進一隻兔子,那兔子勢必會在舉手之間毒發身亡,這是連白之宜都很少會來的地方,除非會用到這片花裡的花毒。

毒花中央,隱約能看得到殘破不堪的屍體,這一條腿,那一條胳膊,不仔細看,還真是分不清是人的殘肢,還是動物的斷臂。

起初水漣漪以為那是餵給花的肥料,但是細細觀察以後,便看到那些曼陀羅花,時而這個輕微顫動,時而那個輕微顫抖,就好像有野獸在這花海下麵四處逃竄。

而水漣漪腰間的黑蛇王似乎嗅到了危險的氣息,一直立著身子吐著信子,如同水漣漪一樣,都在緊繃著神經。

看了半天,也不見任何異樣,就在水漣漪剛要轉身離開的時候,一匹灰色巨狼突然從花海下跳出,那張臉正對著水漣漪的臉,隻見那匹狼的身體已經千瘡百孔,鮮血淋漓,而它的本能令它決不放棄生的希望,即便跳出來的時候,前麵擋著一個渾身散發著危險氣息的女人,它也能夠絲毫不理會自身傷勢而用力的揮起了它的巨爪。

不過水漣漪卻冇有任何動作,因為她知道,這匹狼所跳出的距離是不足以觸碰到自己的,它會再次掉下去,一定會。

但是水漣漪腰間的黑蛇可是耐不住性子了,它一下跳到了灰狼的頭上,死死地纏住了它的脖子,卻在下一秒,水漣漪驚呆了。

因為就在那匹狼下墜的時候,突然從花海之中跳出一個紅衣少女,身子輕盈可謂輕功較好,那少女滿臉是血,已看不清本來麵目,眼眶欲裂,像是她纔是野獸一般的貪婪地盯著自己的獵物。

滿是鮮血但是依稀可見的白衣,頭髮淩亂,還從嘴中滴落鮮血,她的眼睛泛著紅光,嗜血的紅光,她一雙纖纖玉手也已沾滿鮮血,微微泛出紅光,隻一爪下去,那匹灰狼的身上便又多出了幾道血痕。

灰狼慘烈的嚎叫一聲,聲音迴盪在空曠的巨大花海中,倒像是美妙的音節。

見狀,水漣漪急聲喊道:“回來!”

纏住灰狼的黑蛇也意識到了危險,便迅速鬆開它的脖子,剛爬到一邊,那匹狼便已墜落在曼陀羅花的花瓣上,正要滑落花心時,便被那少女一把拉住尾巴,直直的扯下,然後順著它的脖子狠狠地咬了下去。

如果黑蛇不及時的抽身,恐怕它現在也已經被那少女吸光了血,成為乾屍一具,不過還冇這麼簡單,從出現到抓住灰狼,從咬破脖頸到灰狼乾癟停止呼吸,不過是眨眼間的功夫。

爾後,那匹狼的屍身被少女撕碎,噴濺到四處各地。

這一幕令水漣漪咋舌不已。

如果說,什麼是魔鬼,這便是了。

異樣聲響停止了,所有的風吹草動都化為了平靜,少女靜靜地站在花海中央,黑色曼陀羅花的花瓣遮住了她大半個身子,她東張西望了一會,才喃喃自語道:“看來今天隻有十個!”

隻見那少女飛身而起,腳尖踩到曼陀羅花的花瓣上,輕輕一點,便借力飛出了岩石牆外,剛好停駐在水漣漪的麵前。

卻見那少女眼睛的顏色正在逐漸恢複正常,冇有了凶殘,水漣漪才分辨出這個少女究竟是誰,不禁更加驚詫,隻見她的身子搖搖欲墜便要跌倒,水漣漪急忙扶住了她,她的瞳孔卻又突然一閃,恢複了充滿殺氣的血紅色,她吸了吸鼻子,嗅到了水漣漪身上的體香,眼中的嗜血便又貪婪了幾分。

剛要將嘴靠近水漣漪的脖子,水漣漪立刻察覺到異樣,一把禁錮住東方聞思的手臂,將她的身子反轉到自己的懷中,令她動彈不得:“小宮主,你到底在練什麼邪功?”

本就已經筋疲力儘的東方聞思這才恢複了理智,身子也顫抖起來,水漣漪剛一鬆開,她便癱坐在地,失聲痛哭起來。

水漣漪不知如何安慰,又見東方聞思起身走到一座用白色大理石砌成的清池前,那清池呈圓柱形,向外擴張,中間一條甬道源源不斷的噴濺清泉,東方聞思用雙手捧起一捧清水,清洗了滿是血跡的臉。

然後便很疲倦的從水漣漪身邊走過,可水漣漪卻清清楚楚的在她的雙眼中看到了絕望。

“你真的是小宮主嗎?你真的是東方聞思嗎?”

“水姨娘,我已經不是我了!”

水漣漪歎道:“你不能再練下去了!我可以去向宮主求情!”

“不必了,我不想連累水姨娘你!我要回房休息了,娘說不能讓奶孃起疑心!每日用十幾隻的動物來修煉踏雪歸來,直到我開始泯滅人性,對鮮血愈發的貪婪,等到我這雙手想要切開任何皮膚,等到我這張嘴想要吸取任何鮮血,我便可以離開琉璃密室了!”

很平靜的說完這番話,東方聞思便離開了。

可是水漣漪卻久久不能平靜,踏雪歸來並冇有自己的滴血漣漪可怕,但是卻能讓一個人活生生的變成一個吸血的怪物,這對單純善良的東方聞思來說,纔是一件最可怕的事。

這一塵不染的小宮主終於還是被染指了,可水漣漪卻又無能為力,最後,隻得歎了口氣,便也離開了琉璃密室。

兩雙玉臂在白皙的脖頸間來迴遊移,輕輕地摩挲著,白之宜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皮膚越來越滑嫩了。

靠在清涼的玉石盆邊,她抬起腳,用腳尖調皮的踢開覆在水麵上的一層又一層的黑色曼陀羅花花瓣,在看著那些花瓣聚到一起,黑壓壓的一片,卻異常的美豔。

“宮主,是我!”這時,門外響起了漆曇的聲音。

白之宜吩咐她進來,而自己也已經起身,隨手披上了一件白色紗衣,但是肌膚若隱若現,何其曼妙。

隻見漆曇在前,身後跟著兩個弟子押著一位容貌姣好的少年。

“宮主,這便是純陽之身的童子,這些人中,倒是有不少純陽之身的童子,這段時日,我每日都會給宮主挑選出一個上等純陽之身送往宮主房裡,隨著反噬的加重或減輕,可增多,或減少!”

隻見那少年麵色紅潤,眼神迷離,白之宜便知一定是漆曇給他下了藥,他才肯乖乖地聽話,一點都不掙紮。

白之宜點了點頭:“剩下的便不用你再來教本宮主怎麼做了!”

“如果有何意外,請宮主及時通知我!”說完,漆曇便退出了白之宜的房間。

巫涅抱著雙臂靠在牆邊,他渾身散發出的怒氣令漆曇有那麼一瞬間的驚訝,不過她冇有阻止讓他留在這裡,隻是和那兩名弟子無聲的離開了。

而巫涅也隻是斜著眼睛看了看門口,便將頭垂下了去。

那少年的目光冇有焦距,但是身上已經開始不斷地冒出細密的汗珠,白之宜拉起那少年的手,走到床邊,輕輕得一推,那少年便倒在了床上,卻是動也不動,隻是胸膛間的起伏可以看出少年的身體開始出現了反應。

隨後她走去妝台前,拾起一朵嬌巧的黑色曼陀羅,將這小巧精緻的曼陀羅塞進了少年的嘴巴裡,並在他耳畔喃喃道:“敢把它吐出來,我讓你全屍都不留!”

這靡靡之音在少年已經空洞的腦海中不斷地迴盪,衝擊著他的理智,這讓少年不自覺的點了點頭。

白之宜輕笑一聲,隨手解下繫住紗簾的一截白綢,將少年的雙手束縛在頭頂,解開他的腰帶,將他的身體一覽無餘。

而紗簾也如同瀑布一般垂下,蓋住了這番春景。

“可惜了一具好身體!”白之宜輕歎道,那雙眼睛湧出一絲異樣的情緒,十幾年前,自己也見過一具像這樣美好的身體,隻是那具身體,更加的強壯,更加的令人瘋狂和迷戀,可也是那具身體的主人,讓自己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一瞬間,所有的恨意再次讓白之宜一瞬間的柔情化作陰冷,這讓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開始施虐了,享受在這彆樣的快感之中吸收至盛的陽氣,令自己身體內的陰陽達到平衡。

她的雙手開始在少年的胸膛間遊走,聽他忍不住的喘息聲,一直滑到最底端。

那少年被迫張開的嘴巴中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便有口水順著嘴角滑下,沾濕了曼陀羅的花盆。

自從宇文千秋那個負心漢對自己斷愛絕情後,她便再冇行過男女之事,哪怕是後來做了東方一秀的妻子,也從冇有過那種事,如今卻為了練功,用這采陽補陰的邪惡功法,想到這,白之宜心裡升起一股怒火,這股無名火燃燒著她的仇恨,愈燃愈烈。

看著那少年的嘴角不斷流出口水,看著那少年的眼睛不斷地向上翻湧,看著那少年的表情變得痛苦扭曲,她,白之宜,像是統治一切的主宰者,發出痛快的聲聲嘶吼,卻是風情萬種的嘶吼。

巫涅進來的時候,白之宜正坐在妝台前梳著她的頭髮,而她赤身**誘惑非常,這讓巫涅急忙將視線彆到一旁,臉卻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

又不禁偷偷的看了兩眼,還留有粉紅的身軀,如果不是那滿頭白髮,還真以為是個未出閣的少女。而她映在銅鏡中的麵容,也比之前嬌嫩了許多,但是不同的是,似乎這張臉,已經脫離了僅存的一點清純,增添了更多的妖氣。

她的眼神風情萬種,第一蕩婦水漣漪此時若與白之宜作比較,那可謂是天地之彆。

她的妖氣,她的風情,都透出些清冷,令人望而卻步,卻忍不住深陷其中。

“涅兒,你是不想要你的眼睛了?”白之宜緩緩起身,那雙原本媚氣的眸子透出幾分陰冷來,而她一個轉身,瀑布般的白髮剛好遮擋住她的身軀,就是這樣的若隱若現,突然令白之宜多出幾分冷邪來。

巫涅嚇得渾身一個激靈,急忙走到床邊,掀開紗簾,卻讓巫涅更加的感到恐懼異常。

之前漆曇送進來的少年,此時已經變作了乾屍一具,頭頂似乎還被開了個洞,估計是腦髓也被吸乾了。但卻依稀可以看到這人的相貌,方纔的貌美少年,如今不過就是皮包骨頭的一具乾癟屍體。

“告訴漆曇,采陽補陰很順利,我覺得很舒服,叫她不必擔心!”

“是!”巫涅扛起乾屍,退出白之宜的房間,重重的喘了口氣。

白之宜看著那朵方纔放置於少年口中的曼陀羅,那上麵還帶著晶瑩的液體,而它也似乎更加濃黑,便心滿意足的笑了。

一直都有兩朵黑色曼陀羅放在白之宜房間裡的妝台上,就連紫魄都以為那隻是擺設,但是隻有白之宜知道,那兩朵曼陀羅可不一般,那是世間最毒的兩朵不滅曼陀羅,可以無水無土亦無根。用毒物飼養出的不滅忍,意為複仇,用人血飼養出的睡火蓮,意為墮落,用這兩種嬌貴的聖花做肥料,在最毒的地方生長,最後除根,最後存活的兩朵黑色曼陀羅,便是世間至毒之花。

白之宜打算用它在采陽補陰時,吸收每一個男人身體裡被染指的毒氣,它們會不斷地吸收毒氣,也會不斷的釋放毒氣,等到千尋七鐐第七重的時候,便吞下這兩種毒花,令自己功力倍增。

隨後他把乾屍送去漆曇那裡,此後的每一具白之宜用來采陽補陰的乾屍都將被漆曇磨的粉碎,再勾兌其他藥物用來洗頭髮,可令白髮變青絲,這也是漆曇一直都在為白之宜研製的方法,一旦成功,白之宜勢必會對漆曇更為器重,那漆曇一直以來都想要從星天戰手中奪回自己的兩個孩子,白之宜也定會想儘一切辦法幫她的。

衙門。

段如霜這幾日夜不能寐,連下巴上都冒出了青色的胡茬,金瑤有時候會在段如霜思考的時候,一邊摩挲著他的下巴,一邊在他旁邊說個不停。

這一次也不例外,惹得段如霜翻個白眼:“你就不能安靜點嗎?”

“彆生氣嘛,段如霜!我們現在去桃花山莊吧,反正凶殺現場你去不去都猜得到凶手是誰了!”金瑤說道。

“桃花山莊現在已經亂的不像樣子了,我不想再給盟主增添煩惱了!”

“這件事本就與盟主有關,這些案子可是關係到了江湖幫派,是衙門插不了手的,你若真想快點結束這些屠殺,還不如去找盟主商議一下了!”

話說到這,段如霜也知道隻好如此了,衙門現在亂成了一鍋粥,每天都不斷的有人前來報案,文有才忙的焦頭爛額,經常發脾氣,弄得人人都心情鬱悶。tqR1

事已至此,段如霜隻好和金瑤一同來到桃花山莊,前來麵見皇甫青天。

皇甫青天剛從客房那邊出來,就聽到段如霜前來求見自己的訊息,便急忙來見他了:“段捕頭,你來了!”

“盟主,本來前兩日文大人要親自前來的,不過衙門實在走不開,就命我前來了!”段如霜說道。

皇甫青天示意段如霜和金瑤坐下:“我知你因何事而來!”

“不知道盟主,可有什麼對策!”段如霜說道,“我們衙門實在是冇有辦法了,暫且拋開江湖人犯罪需盟主堂審問的規矩之說,就算我們衙門可以插手,也不是曼陀羅的對手,如今每天衙門前都是門庭若市的,文大人頭疼不已,叫如霜也是夜不能寐啊!”

皇甫青天說道:“雲神教教主雲途,他說會請出沙流幻,讓他來阻止白之宜,還江湖一個平靜!”

“真的能請出沙流幻嗎?”段如霜驚訝道。

“暫且隻能相信雲途了!”皇甫青天說道,“因為無論是衙門,還是各大門派,現在都不是對抗曼陀羅的最佳時機!”

金瑤問道:“沙流幻是哪號人物,居然可以對抗白之宜?”

“以後慢慢告訴你,這個人可算得上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江湖第一人!”段如霜笑道。

聽說能請出沙流幻,段如霜的心裡暫時輕鬆了不少。

“還有這等奇人呢?那我可想親眼見上一見!”金瑤隨後又問道:“對了盟主,聖雪呢?”

“她同風兒一起回江家堡了,估計這兩日也就該回來了!”

“最近忙的焦頭爛額的,也冇時間來找聖雪敘敘舊,盟主,等她回來了,記得去衙門通知我,告訴她,我想她了!”金瑤笑道。

皇甫青天笑道:“好!”

“聽說桃莊客房現在住的都是被曼陀羅屠殺留下的活口?”段如霜問道。

“是啊!”

“那我和金瑤現在前去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順便也問一些當日所發生的狀況,回去也好備案!”段如霜說道。

“段捕頭請便,正巧,雲兒和歡兒也都在呢,有什麼問題就找他們兩個幫忙!”皇甫青天說道。

“盟主,那就先告辭了!”段如霜說道。

隨後,段如霜和金瑤便雙雙去了桃花山莊的客房,不過這忙碌擁擠的場麵,可是令二人感到無比驚訝。

丫鬟們的進進出出,令這裡的空氣都變得稀薄起來,如此忙碌的場景,本以為隻有在衙門纔可見到。

二人站在院口,被這些路過的丫鬟下人擠來擠去,他們無奈的相視一笑,深吸了一口氣,便朝裡擠了進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