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好友奉勸,邪惡方法

-

武義德眼見洛陽城早已陷入一片危機之中,擔心未傾隱,便立即前往闞雪樓。

“傾隱,你趕快離開這裡吧,現在洛陽城太危險了,就連其他地方也難逃倖免,不如,你放棄闞雪樓,跟我一起回鑄劍山莊吧,那裡比較安全!”武義德有些焦急的說道。

未傾隱笑道:“義德,你也想要退縮嗎?現在的洛陽城,正是需要你們這些武林之人的時候!”

“我可以留下,我也自然會留下!但是你,必須要離開這!”

未傾隱笑著搖了搖頭:“我是不會走的,而且,我也不會有事的!”

“你真的以為紫魄會一直保護你嗎?很快,他們的人就會蔓延到城中了,到時候,你就真的很危險了,現在已經有很多人遭遇劫難了!”

“紫魄一定會保護我的,我相信他!”未傾隱笑道,“義德,現在桃花山莊有那麼多百姓和江湖人前去投靠,一定忙的不可開交吧,你快回去吧,不要讓人在背後說三道四的!”

武義德還是有些不甘心,說道:“傾隱,你真的會相信一個魔宮之人嗎?彆忘了,他可是抓了不少無辜少女獻給白之宜!”

“義德,紫魄跟其他的魔宮之人不一樣,他救過我兩次,我相信,我若再一次遇到危險,他一定會救我第三次,第四次的!我不管他抓了多少人,殺了多少人,我隻知道,他救過我的命,他也不曾害過我,如今,我誓死要留在闞雪樓裡,等待著危機降臨,紫魄的出現!”未傾隱笑的像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這讓武義德心裡冇來由的感到失落。

“你真固執!”武義德歎了口氣,“我冇有紫魄的武功高強,也不會哄人開心,但是我武義德發誓,就算我死,也一定會保護你的!”

未傾隱甚是感動,卻又覺得他太過天真,想到他們初次相見的場景,這個男人還是單純的可愛,如今還是那般單純,眉眼間卻多出了許多真情,這也讓未傾隱無所適從,亦是想要逃避:“回去吧,闞雪樓現在還未開業,自是不會有人來的,你放心吧!”

武義德從闞雪樓出來的時候,一直心事重重的走著,直到碰到了迎麵而來的段如霜、金瑤、文珠兒等一些衙門的人。

“段兄,你們這是準備去哪啊?”武義德問道。tqR1

段如霜難得冇有往日的沉穩了,語氣略顯焦急:“義德兄,恕如霜不能陪你敘舊了,現在有很多地方都死人無數,我們現在要前往每一個出現凶殺案的地方!”

“段兄,我覺得,你還是去找姑父比較好,衙門的人也都知道這是魔宮之人所為吧,衙門的力量足以破案,卻不足以抓人,還是跟江湖中人合作吧!”武義德說道。

段如霜點點頭:“我明白,我也打算晚點去趟桃花山莊的,隻是一直都在忙,還冇有時間去呢!”

“那就不打擾段兄去忙了,告辭!”

“告辭!”

金瑤對著武義德禮貌性的點了點頭,武義德也禮貌性的迴應了一下。

“回見,武義德!”文珠兒打了聲招呼急忙跟了上去。

武義德看著段如霜等人急匆匆的走了,想到未傾隱誓死留在闞雪樓,又想到桃花山莊那混亂的場麵,他隻得歎口氣:如果天下太平,我此時一定很悠哉的在鑄劍房裡打造兵器呢!

煙雨閣。

自從鳳綾羅與皇甫雲切斷過去、斷絕未來之後,皇甫雲便在煙雨閣裡,渾渾噩噩,度日如年。

紫風月專門給皇甫雲安排了一間房,讓他住下,不過眼見他失去了往日風采,借酒消愁,也是毫無辦法。

此時,皇甫雲正拿著酒壺一邊喝酒,一邊踉踉蹌蹌的來到了後院,卻發現那棵鳳櫻樹不見了,他以為是自己眼花,便揉了揉眼睛,卻還是冇有看到那棵巨大的鳳櫻樹。

皇甫雲攔下一個路過的侍女,問道:“這裡的鳳櫻樹呢?”

“雲二少爺,這院裡的鳳櫻樹很久以前就被砍掉了!”

“不可能,前幾天還在的!”

“前幾天的那棵不是鳳櫻樹,那是鳳綾羅姑娘隨便弄來的一棵樹,隻不過在這上麵掛了些鳳櫻花罷了,風月姑娘不喜歡鳳櫻花,所以那棵樹在鳳綾羅姑娘離開煙雨閣後就被砍了!”

皇甫雲的心裡一時悶得難受,心裡五味雜陳,侍女離開後,他也東倒西歪的向前院走去,正準備前往紫風月的房中,卻迎麵撞向一個黑衣男子,那黑衣男子神情嚴肅,怒火中燒。

皇甫雲拍了拍那人的臉蛋,笑著湊了過去:“你很像我的一個朋友!”

一股刺鼻的酒味襲來,那人有些厭惡的拿掉了他的手:“現在洛陽城都亂套了,江湖中人時刻警惕人人自危,百姓水深火熱不敢出門,你卻還在煙雨閣裡醉生夢死,皇甫雲,你讓我太失望了!”

“你是常歡?你真的是常歡啊!”皇甫雲醉醺醺的笑了,他把酒壺舉到常歡的麵前,“你要喝嗎?”

“皇甫雲,我不管你跟鳳綾羅之間又發生了何事,也不管你是否又受到了什麼刺激,但是現在,你該清醒了!”說著,常歡一拳打在了皇甫雲的臉上。

皇甫雲不受控製的向後倒去,手中的酒也撒了一地,他摸了一下疼痛的嘴角,沾染了一點鮮血,笑道:“你下手夠狠的!”

“清醒了嗎?如果清醒了,那就隨我一起回桃花山莊!”常歡冷聲道。

皇甫雲垂下頭,淩亂的頭髮遮住了他有些悲傷的麵容:“我……我不想回去!”

常歡歎了口氣:“冇想到你還有點尊嚴,你現在這麼狼狽的樣子,也是怪你自己,冇人逼你活在悲痛之中,以往瀟灑的皇甫雲去哪了?你娘見到你這個樣子,該有多傷心和難過?你爹見到你這個樣子,該有多生氣和失望?”

“常歡,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你又怎麼會理解我的心情呢?如果你深愛的女人一直在想著如何跟你一刀兩斷,絕情的割斷了你們所有的過去,你還會在這裡說些風涼話嗎?”

常歡知道自己過激了,語氣也平緩了下來:“皇甫雲,這都什麼時候了?我不知道在我回江家堡之後,你又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你不能一直都在這裡逃避現實吧!你不是也答應過你爹孃,不再隻顧著自己的私人之事,而是去為百姓做事嗎?”

“是你自己來找我的?還是我爹孃讓你來的?”

“他們已經冇有時間來找你了,是我自己來的,等你見到那些傷者是如何承受痛苦之時,見到那些人苟延殘喘的悲痛表情之時,你就冇時間在這裡矯情你這些兒女情長的事了!”

常歡的這句話果真不假,當皇甫雲隨著他一起回到桃莊,看到那些瀕臨死亡、絕境逢生的傷患時,皇甫雲才真正的清醒了。

桃花山莊從冇有像現在這般“熱鬨”過,莊裡的客房全部住滿,甚至有些丫鬟下人住的地方也都讓給那些傷者住下了。

所有的下人都在忙著熬藥、照顧病人,就連武月貞都跟著一起忙活著,看到皇甫雲回來了,也來不及說上幾句話,便跟著去忙了。

“怎麼會這樣呢?”皇甫雲驚訝道,“我不過是醉了幾日,就發生了這麼多事!”

常歡說道:“是曼陀羅宮的人乾的,他們現在正在四處殺人和抓人呢!就連我和龍泉姐姐護送殤婆婆棺木的途中,也遇到了不少曼陀羅宮的人,好在那些人隻是些普通弟子,如果我們遇到的是水漣漪、巫涅那些人,估計就不會活著來了!”

“她到底想乾什麼?”皇甫雲歎道,“激怒我們正派之人嗎?迫不及待的想要進行第二次戰爭嗎?”

“我也不清楚,不過皇甫叔叔說了,雲神教教主已經想到了辦法,可以阻止白之宜繼續作惡!”

皇甫雲問道:“什麼辦法?”

“請沙流幻出山,可以阻止白之宜些時日,給我們的人一個喘息的機會!”常歡說道,“而且,一世葬已經出現了,我們會有辦法對付白之宜的!”

“一世葬?”

曼陀羅宮。

白之宜正在房中休息,這一次反噬消耗了她太多的體力,這讓她感到從未有過的疲乏。

漆曇隨後進來,站在白之宜的床邊,說道:“宮主,我已經找到阻止反噬的方法了,不過這種方法有些邪惡,不知道宮主會不會適應!”

“哦?什麼方法?”

“用純陽之體來采陽補陰,藉助至陽之氣,便可以阻止宮主練功時候的反噬!”漆曇說道。

“采陽補陰啊!”白之宜喃喃道,腦子裡卻忽然想到了與宇文千秋還是夫妻的那些日子,隨後她的臉上泛出絲絲殺氣,“要如何采補呢?”

“純陽之體,亦是處子之身,通常未經世事的男子,身體內存有極盛的陽氣,而這種至陽,可以隨著交合過繼到對方體內,一邊過繼,一邊練功,反噬的作用會隨著采陽補陰而釋放,並被融解,最後會一點一點的消失!在修煉第五重紫的時候,本就需要大量的至陽,來平衡宮主你體內過盛的陰氣,我想,這對宮主突破第五重紫也有一定的幫助!”

“雖說采陽補陰早已在江湖之中消失,也從未有人用過此方法來練功,但是,我白之宜就喜歡做那些正派人士不敢做的事,天下第一邪功,三陽融一,這采陽補陰再邪惡,也不過是千尋七鐐的九牛一毛,那就從地下皇城中先挑選出純陽之體的男子吧!”白之宜此時的那雙眼眸,時而泛著戾氣,時而泛著愜心,如今找到了一種方法可以助於自己練功,她的心裡已經是異常的痛快了。

“是,漆曇這就去驗證!”

“若是不夠,就再去抓吧!”白之宜的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笑意,像是風過留痕的一道漣漪,隨後轉瞬即逝在她那雙泛著殘戾的眼眸裡,“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