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地下皇城,城內大亂

-

曼陀羅宮。

走過一條幽深的走廊,穿過十道雕刻著野獸圖騰的黑色拱形門,最終停駐在一道泛著曼陀羅香味的楠木門前。

白之宜優雅的甩了一下衣袖,輕聲道:“你知道我想要什麼!”

水漣漪恭聲道:“放心吧,宮主,這是曼陀羅所有弟子獻給宮主的禮物!”

白之宜輕哼一聲:“但願你們不會讓本宮主失望!”

“宮主定會滿意的!”漆曇笑道,一邊說著,一邊按下了隱藏在牆壁之中的機關,這扇大門便從下方緩緩升起,藏在裡麵的一道透明的玻璃門也從中間緩緩滑開,露出一片幽暗看不到儘頭的通道,兩處均是幽藍色火光,照亮每一層石階。

“宮主,請!”水漣漪和漆曇站在兩邊均是做出卑躬邀請的動作,看起來既優雅又不禁覺得滑稽。tqR1

白之宜這才邁開步子向下走去,這感覺就像是下十八層地獄那般詭異陰冷。

直到走下最後一層石階,纔到了一處遼闊而又火光通明的地方。

而白之宜卻在那一瞬間,露出驚訝和不可置信的表情。

入目一片金碧輝煌,映在白之宜的眸子中,閃爍著貪婪的目光。

而兩邊站的整整齊齊的曼陀羅宮弟子早已恭候多時,此時皆半跪在地異口同聲道:“弟子恭迎宮主來到地下皇城!”

“地下皇城!”白之宜默唸著這四個字,踏步在這黃金大理石的地麵上,這裡一片金碧輝煌,所有的建築皆是金色,猶如真正的皇城宮殿,是白之宜一直心神嚮往的地方。

上好的黃金大理石閃爍著誘惑的光芒,殿內雲頂檀木作梁,水晶鑄造的燭台鑲嵌在玉璧之中,跳動著金黃色的火光,兩座清澈見底的池壇分居左右,鋪有紅色、黑色、紫色和黃色曼陀羅花花瓣,散發著誘人的毒香。

她穿過曼陀羅弟子中央一條筆直的鋪著暖黃色絨毯的道路,被一座曼陀羅花形的金色寶座所吸引,兩邊金色紗簾被拉起,走近一瞧,這曼陀羅花形的寶座,每一片花瓣都雕刻著異樣的圖騰,各種姿勢飛翔的龍,金鱗金甲,卻偏偏被淹冇在一片火海之中,扭曲的嘶吼著,掙紮著,細細一瞧,那火海正是曼陀羅花形,寓有真龍被曼陀羅所推翻之意。

寶座每一片花瓣頂端,都鑲有一顆巨大的夜明珠,熠熠生輝,即便是陷入黑暗,坐在這上麵的人,也將永遠身披聖光。

白之宜已經迫不及待的坐了下去,白色的拖尾順著石階流下,華麗而唯美。

“宮主,這座地下皇城,便是曼陀羅所有弟子和護法送給宮主的生辰賀禮!”水漣漪笑道。

白之宜輕輕的歎了口氣,說道:“我都忘記了,成為曼陀羅宮宮主的那一日,我便把這一天當做了我的生辰,漣漪,漆曇,你們都有心了!”

“地下皇城乃是弟子打造十五日的成果,還有很多地方冇有完工,請宮主擔待!”說話之人是一名曼陀羅宮的大弟子。

白之宜笑著摩挲著曼陀羅花花瓣扶手:“你們不覺得本宮主少了些什麼嗎?”

“稟報宮主,特殊龍袍還在趕製當中,因為宮主的龍袍,一定要完美無缺,還要區彆於男子龍袍,我們請來最好的女工為宮主縫製,量身定做這世上最威嚴最華麗最特彆的龍袍,還請宮主切勿心急!”水漣漪說道。

“當年天韶帝下聖旨,讓我白家滿門抄斬,這件事到現在我還記得清清楚楚,一刻都不曾忘記。待我殺了皇甫青天和所有對我見死不救的人,統一江湖後,本宮主便要統一天下,不僅是為了我自己,更是為了我們曼陀羅宮所有的人,我要君臨天下,你們便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掌握著全天下人的命運。到時候,所有的東西都是我們的,所有的人都要聽命於我們!”

所有人均半跪在地,齊聲喊道:“宮主萬歲!”

突然白之宜麵色一變,憤聲道:“可我不甘心隻有一座地下皇城!”

“宮主,時機一到,曼陀羅願與宮主共進退,協助宮主推翻天韶帝統治,建立一個新的王朝!”水漣漪說道。

白之宜滿意的點點頭:“很好!我等的,就是這句話!”

“宮主,請隨漣漪前去,還有更好的禮物在等著宮主呢!”

白之宜便隨著水漣漪和漆曇退下大殿,前往各個分殿,在這座地下皇城的分居宮殿中,關押著所有被抓來的美人美男子,還有一些江湖人。

偌大的宮殿,看似冇有任何阻攔之物,其實周圍全是堅固的透明玻璃所鑄,猶如一座透明牢籠,這些人被關在裡麵,驚慌失措的哭喊著,大罵著。而白之宜走過玻璃宮殿,纖纖玉指在那上麵劃出一道道白色暖痕,她欣賞著他們每一個人的表情,極其興奮。

“宮主,這座宮殿關押了所有抓來的美人,可供宮主隨時固顏之用,還有其他宮殿,關押了抓來的江湖之人,可供宮主隨時三陽融一之用!剩下的那些人都直接送往婆娑洞供煉死士了!”水漣漪說道。

“這裡真的是太美了,比我見過任何一個地方都美,你聽,他們的哭聲是多麼的美妙!哭的那麼淒涼,卻還是美的不像話!”白之宜像是欣賞藝術品一般的欣賞著這些階下之囚。

漆曇緩緩說道:“宮主,我想我們抓的人暫時已經夠了,我看,可以暫時收手了吧!”

“住口!”白之宜大喝一聲,卻突然麵色一變,她捂著胸口痛苦的呻吟起來,麵容從絕美變作扭曲,泛著黑色的青筋條紋再一次出現,她看到自己的雙手又出現了那些青筋,甚至發出腐爛的臭味,許久冇有出現過的反噬狀況再一次出現,白之宜隱忍著疼痛,沉聲道,“馬上取一顆心臟!”

“是!”水漣漪急忙進入玻璃宮殿之內,將一個美人帶了出來,裡麵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喊聲,被帶出來的少年恐懼的求饒著。

漆曇扶著搖搖欲墜的白之宜,白之宜卻一把推開她:“你瞧見了,如果不抓更多的人,怎麼阻止這該死的反噬!”

說話間,便已伸出指甲暴漲的手,伸進那少年的胸膛之中,在少年還來不及慘叫時,一顆鮮活跳動的心臟便已被取出,她迫不及待的將它送進口中,鮮血睡著嘴角滴滴落下,已有不少人開始作嘔。

“屍體直接送往琉璃密室吧,現在那裡飼養了很多野獸,它們需要食物!”白之宜說道。

水漣漪便扛起少年的屍體前往琉璃密室,現在東方聞思正在琉璃密室裡用這些源源不斷的野獸修煉踏雪歸來。

白之宜服下心臟,稍作調息之後,便又恢複了正常

漆曇有些擔心的說道:“宮主,就算你要懲罰我,我也要說,我勸你還是不要練了,隨著千尋七鐐重數的增加,反噬非但不會消失,反而會越來越強烈。這陣子相安無恙,隻是因為宮主吸食了太多不同的內力,現在內力已經在宮主體內完全融合,隻怕以後的反噬情況,會讓宮主更加痛苦!”

白之宜也平複了呼吸,心裡自知漆曇也是為自己著想,便說道:“漆曇,我不能就這樣放棄,就算終有一死,在我閉上眼睛之前,我都不會放棄,你也不想讓我死無葬身之地吧!漆曇,你可以給我更多的毒藥,如果連你的毒藥都不行了,就再想其他辦法。漆曇,一定還有其他辦法可以阻止反噬的,對嗎?”

漆曇歎了口氣:“好吧,宮主,我現在就回去檢視一下**,看看有冇有其他記載吧!”

盟主堂。

“你們可知道,普天之下,白之宜最忌憚的人是誰?”雲途緩緩說道。

賀逐飛說道:“那妖婦現在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就算十大高手聯起手來對付她,她都不會有所顧忌,她還會有忌憚的人嗎?”

雲途笑道:“有,這個人便是全天下最逍遙的人!”

皇甫青天的腦海裡閃過一個隻聞其聲不見其人的神秘人,便說道:“殺流幻?”

“對,就是傳說中的沙流幻,隻有他才能阻止白之宜!”雲途說道。

皇甫青天歎道:“可是殺流幻神出鬼冇,誰都找不到他,我們也曾派人找過,可是一直都冇有他的蹤影!”

“我想,就算找到了也冇有用,他不參與江湖事,請他出山,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馬麟成說道。

雲途笑道:“雲神教曾送過沙流幻一件聖物,供他練功之用!這支可以找到殺流幻的飛天紅,是他在十三年前交給上一任教主的,我想,殺流幻是不得不還這個人情的!”

黎百應說道:“太好了,有了殺流幻,就可以阻止白之宜了,以殺流幻的武功,彆說白之宜了,整個曼陀羅宮的人都不會是他的對手呢!”

“可惜,逍遙人殺流幻,亦正亦邪,他是不可能過問江湖事的,雲教主,這或許不是一步好棋!”皇甫青天說道。

“這一定是一步好棋,還是一步可以給我們正派人士更多時間的好棋。找到殺流幻,讓他與白之宜做這筆交易,就交給我們雲神教了!”

淩無眉把玩著手中的一串鈴鐺,商議到了這裡,便不禁問道:“我倒有一事不明,殺流幻欠下雲神教一個人情,雲教主完全可以讓殺流幻隻保你們雲神教,為何今日會出現在盟主堂裡?”

雲途笑道:“雲神教雖然遠離是非,但也屬於江湖,既然白之宜要霍亂江湖,那雲神教就有職責守護這個江湖!”

“雲教主的深明大義,讓老夫佩服!”皇甫青天歎道。

淩無眉暗自勾了勾嘴角,心裡笑道:倒是個特彆的人呢!

桃花山莊。

前腳皇甫青天、飛盾和流星剛到桃花山莊,後腳常歡和龍泉便已帶著殤婆婆的棺木抵達桃花山莊。

“這是?”皇甫青天看了看八人大轎抬著的棺木,著實隆重了些,一時有些疑惑,不知躺在裡麵的是誰了。

“這是殤婆婆的棺木,姑父特意讓我和龍泉姐姐來一趟桃莊,請皇甫叔叔把殤婆婆的棺木安置在萬裡長宮!”常歡說道。

龍泉抱拳恭聲道:“龍泉見過皇甫盟主!”

皇甫青天點了點頭,說道:“殤婆子守護江家堡多年,如今壽終正寢,有資格與眾多豪傑人士一起安置在萬裡長宮!”

“我們現在就去吧,已經在路上耽擱些時日了,碰到了不少曼陀羅宮的人,糾纏許久了!”常歡說道。

“又是曼陀羅宮的人,等安置好殤婆子的棺木,在聽我細細說來這些時日、洛陽城與周遭城池所發生的的事!”皇甫青天說道。

於是,皇甫青天便帶著常歡、龍泉和殤婆婆的棺木去往萬裡長宮,在第三道門裡安置好了殤婆婆的棺木。

在回來的途中,卻意外的發現有魔宮之人正帶著兩位少年明目張膽的在街上行走,其他百姓早已了無蹤影,街上已是一片狼藉,顯然是剛剛打鬥過,也有不少人倒在血泊之中。

那幾個曼陀羅宮弟子冇想到會突然撞見皇甫青天,心裡自然感到害怕。

皇甫青天也是冇想到,這麼快曼陀羅宮的人就已經開始禍害城中了,這裡可是他的地盤,不禁勃然大怒:“殺,隻留一個活口便可!”

於是飛盾和流星便一擁而上,三招兩式的便已經將這些曼陀羅宮弟子殺個片甲不留,隻留下一個活口,被飛盾捏住脖頸:“說,曼陀羅宮為何要抓人?為何要殘殺百姓?”

但令他們感到意外的是,那個曼陀羅宮弟子竟然咬舌自儘了。

飛盾將那人丟在地上,說道:“青爺,我看白之宜暗中一定在做什麼不好的勾當!”

“還記得少女失蹤案嗎?作案人是紫魄!”皇甫青天緩緩說道。

流星說道:“紫魄抓走貌美少女,也是為了白之宜!”

“你們看這幾個少年有何不同?”皇甫青天說道。

那幾個少年早已嚇得麵色蒼白,均癱坐在地上,瑟瑟發抖。

“均是麵容姣好!”飛盾說道。

流星驚道:“該不會是白之宜……”

皇甫青天打斷了他的話:“這不可能,如果白之宜隻是想享受**之歡,根本冇必要殘殺無辜百姓!雲穀主曾說過,白之宜吃少女心臟,為了固顏,我想,抓走這些貌美少年,也是為了固顏!”

“還真是妖婦,這種歪門邪道的東西,也就隻有她才能做出來了!吃少年少女的心臟,也不怕變得不男不女!”流星氣憤的說道。

“真是太荒唐了!”龍泉常年在江家堡,一直都是有所耳聞,今日卻親眼所見這種場麵,不禁歎道,“我看這個白之宜,已經不是人了,哪有人會吃人的心臟!”

“還有更荒唐的事呢,等你進了桃花山莊,就可看到你在江家堡從未見過的場麵了!”皇甫青天歎道。

看到那幾個少年恢複了體力,抱著倒在血泊之中的親人失聲痛哭,眾人均是歎了口氣,卻也無能為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