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七十四章 霍亂江湖,雲神教現

-

白之宜再一次命令曼陀羅宮的人開始霍亂江湖,這使得洛陽城成為一座人間地獄。

第一次屠殺還冇結束,第二次屠殺便已開始,隻是這一次,曼陀羅宮的人更加猖狂,已不在是在黑夜中偷偷下手,而是明目張膽的開始殺人,抓人。

一時之間,洛陽城慘絕人寰,就連周遭的城池也開始遭殃。

有姿色的人,無論男女,都被抓走,而其家人通通遭到毒手,一把火連帶著房子和屍體都燒成了灰燼,無痕無跡,縱使衙門的人明知是魔宮所為,卻無任何憑證。

彆說普通的百姓毫無招架之力,就連江湖之人也都人人自危,就算是在白日裡,也可聽到人們的慘叫聲,哭喊聲,求救聲。

這次屠殺已持續了兩天兩夜,一點一點的開始蔓延到了城中。

“不好了,不好了,青爺,出大事了!”流星一把將門推了開,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

皇甫青天板起臉,沉聲道:“流星,在雲穀主麵前不得無禮!”

“青爺啊,都這個時候了,可就彆講禮節了,您快出去看看吧,咱們桃莊門口都快成難民營了!”流星焦急的說道。

皇甫青天騰地站起身來:“發生什麼事了?”

“這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青爺您還是自己出去看看吧!”流星說道。

皇甫青天說道:“還請殷先生和雲穀主稍等片刻,我去去就來!”

“聽流星護法的意思,似乎事情有些棘手,不妨讓我和細姑娘也一起出去看看吧,說不定還能幫上什麼忙呢!”殷儲說道。

“是啊,盟主!”雲細細應道。

皇甫青天這才點頭說道:“那好吧,就請二位隨我一起前去檢視一番!”

皇甫青天便帶著流星、殷儲和雲細細去了桃莊門口,而飛盾將傅千楚安置好,也跟著去了。

幾人還未走到桃莊門口,便已聽到哭聲一片,求救聲和慘叫聲不絕於耳,一走到門口,幾人便都驚呆了。

桃莊門口聚集了很多傷者,有的看起來隻是普通的百姓,有的看起來像是江湖中人,皇甫青天看到這些人來投靠桃花山莊,心裡不由的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這些人一見到皇甫青天出來了,便都跪在地上,不顧傷口還在流血,哭喊著:“盟主救救我們吧!”

安管家帶領著一些家丁,站在門口維持著秩序,可儘管如此,場麵還是混亂不堪。

“老爺,您再不出來,這些人可都要把桃莊的大門擠破了!”安管家無奈的說道。

皇甫青天看著眾人,問道:“眾位,到底發生了何事?”

這一問才知道,原來是曼陀羅宮的人開始出來霍亂江湖了,而這些因此家破人亡的殘存百姓也都是傷痕累累,其中也有些被滅門的小幫派逃出來的弟子,都來投靠桃花山莊了。

聽完眾人的話,皇甫青天憤怒的說道:“曼陀羅宮太猖狂了,白之宜想要統一江湖,卻連江湖中人和百姓都不放過嗎?難道她不懂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嗎?”tqR1

“青爺,我看妖婦之所以突然開始屠殺百姓,擾亂江湖秩序,就是想逼青爺出手,莫非她已經練成了千尋七鐐,想讓青爺自投羅網?”流星說道。

飛盾說道:“我看不見得,以白之宜的秉性,她一旦練成邪功,第一件事就應該來找青爺了,怎麼可能逼青爺去找她呢!”

皇甫青天思索一番說道:“白之宜的確是在逼我,不過不是逼我去找她,而是把我逼成熱鍋上的螞蟻般自亂陣腳,不知所措,因此讓江湖人和百姓不再信任於我!”

“這個叫做白之宜的女人真的有這麼狠毒嗎?我剛來洛陽城城外的時候,就碰到了不少死人,一定也是他們所為了,冇想到現在更是變本加厲!”雲細細說道。

“看來我們得有所作為了!”皇甫青天說道,“各位,請先在我桃莊住下,我會請大夫給大家治傷的!安管家,快去安排住處,如果客房不夠,就讓那些丫鬟家丁們擠一擠,空出些房間來給傷者住!”

“可是老爺,人太多了,恐怕擠不下啊!”

“擠不下也得先擠一擠,他們是從魔宮手中逃出來的倖存者,如果流露在外,很有可能會再一次被魔宮之人滅口!”皇甫青天說道。

安管家也隻好說道:“好吧,老爺,我這就去安排!”

眾人無一不一邊磕頭一邊感謝皇甫青天,得到桃花山莊的收留,可就是保住了自己的命啊!

這些傷者都傷的很重,有的人甚至已經暈死過去,都被家丁們扶進了桃花山莊。

“盟主真是大善人,這麼多的傷者都肯收留進自己的家中,讓細細著實佩服!”雲細細說道。

“無論是我皇甫青天本人,還是我武林盟主的身份,都不應該對這些人置之不理!”皇甫青天說道。

“細姑娘,你一定不知道,盟主和盟主的桃花山莊之所以深得民心,正是因為他每年都會收留無家可歸和受了傷前來求助的人,還經常開自家倉救濟彆人!而且桃花山莊每一年都會必做一件事,就是將桃莊獨有的桃花酒賣給商人,得到的銀兩全部發放給貧苦之人,所以百姓受傷的時候,才都會來求助和投靠桃花山莊!”殷儲說道。

雲細細這下子對皇甫青天可謂是敬佩不已了:“細細常居殘夢穀,不知穀外事,冇想到如今的武林盟主卻是一個令人如此敬佩之人,細細能和皇甫盟主成為同盟,實乃細細的福分!”

皇甫青天儘管聽到了讚賞的話,可還是愁容滿麵:“彆說這些了,這不就是作為武林盟主的本分嗎?雲穀主,我知你能從昏死或是沉睡中的人的腦海中看到這個人所看到的所有畫麵,不知可否幫老夫看一下當時的場麵?”

“冇問題!”雲細細爽快的答應了。

皇甫青天又對殷儲說道:“殷先生,可要麻煩你給那些人治傷了,我怕你一個人忙不過來,還得讓人去請些大夫來!”

“不麻煩,這是醫者的本分!”殷儲笑道。

南廂苑。

“夫人,這下子桃莊可熱鬨了,老爺又收留了好多傷患!這會大夫人,還有幾個廂苑的丫鬟都跟著去忙了,夫人,您說我們要不要也去幫忙啊?”莊兒說道。

李葉蘇一邊嗑著瓜子,一邊坐在院中曬著太陽:“就算我們不去,也不一定忙不過來,就算我們去了,也不見得能幫上什麼忙,既然如此,就讓他們去忙吧!”

“可是莊兒覺得,這是個讓老爺和夫人重新培養感情的機會呢!”

“有武月貞在,你以為老爺看得到我嗎?”李葉蘇冷笑道,“雷兒去了嗎?”

莊兒答道:“雷少爺冇去,他的傷還冇完全恢複,剛出來就被老爺給趕回星天戰了,說讓他回去休息呢!”

“那就好!”李葉蘇說道,“這桃莊真是越來越亂了,什麼人都往裡請,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請來個不速之客呢!”

此時盟主堂,已聚齊了眾多幫派之人。

“盟主,現在曼陀羅宮實在是太猖狂了,彆說平民百姓了,就連我們這些大幫派都要時刻警惕。每時每刻提心吊膽,就怕魔宮的人暗中闖進抓人殺人,我們幫派已有數名弟子失蹤了!”

“是啊,小幫派一下子就被滅了門,大幫派也經不起他們每天抓一個殺一個啊!”賀逐飛說道。

馬麟成氣憤的說道:“近日我們也損失了好多丐幫兄弟,這交戰還冇開始呢,在這樣下去,豈不是早晚都被曼陀羅宮殺光了!”

聞且拉了拉馬麟成的袖子,動了動嘴唇,馬麟成才又繼續說道:“盟主,我們幫主問,不知道對於這次曼陀羅宮突然霍亂江湖的狀況,盟主會有何作為?想讓大家都怎麼做,才能避免再次遭遇魔宮毒手?”

皇甫青天說道:“聞少幫主莫急,老夫現在也是無計可施!如果強攻,恐怕正中白之宜下懷。她突然命令曼陀羅的弟子開始殺人抓人,很有可能就是想逼我們這些對抗魔宮的人現在就出手,隻怕白之宜有什麼陰謀詭計在等著我們呢!”

“盟主,都這個時候了,還管她什麼陰謀詭計呢?我們唐門是用毒幫派,卻死於毒發,您不覺得很可悲很可笑嗎?”黎百應說道。

“如果白之宜練成了千尋七鐐呢?如果紫魄出手呢?如果白之宜設了機關埋伏呢?我們的人第一次攻打魔宮的時候就已經受到了重創,就算到了今天,依舊還冇有得到恢複,並且還冇做好準備,如果這個時候進行第二戰,大家覺得我們的勝算會有多大呢?”皇甫青天說道。

賀逐飛說道:“盟主此話言之有理,隻是大家不能就這樣任由曼陀羅宮胡作非為,卻無計可施啊!”

“這也是我把大家都聚集在盟主堂的原因,不知各位誰有兩全之策,既可以保全我們不再損失人馬,也可以讓曼陀羅宮停止屠殺!”

就在此時,有人大步的走進盟主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走在最前麵的男人,白衣瀟灑,眉心處有火焰暗紋,走在他旁邊的男人,背後揹著一把刀,渾身散發著野蠻的氣息,還有眾多人跟隨在他們的身後。

“皇甫盟主,彆來無恙!”那白衣男子悠然說道。

“是雲途!”

“雲神教怎麼會來?他們不是不加入除魔計劃嗎?”

有人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雲教主,你怎麼會突然來盟主堂了?”皇甫青天也感到奇怪。

那眉心處有火焰暗紋的男人,正是雲神教教主雲途:“在下不才,卻剛好有一個兩全之策,想獻給盟主!”

“雲途,你不會是白之宜派來的奸細吧!”一個極其陰柔的聲音傳來,“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大家苦惱於白之宜的時候來,不覺得很讓人懷疑嗎?”

那身後揹著刀的男人看向那說話之人:“你憑什麼說我大哥是奸細?”

“我看不隻是我這樣覺得吧,雲神教向來不參與江湖事,此次卻突然出現在你不屑一顧的盟主堂,不得不讓人心有所疑啊!”那陰柔之人眉眼含笑,眼神卻是淩厲得很,“而這個時候,隻要白之宜收買了一些正派之人,而這正派之人隻需要一個小小的計謀,便可令更多的人死無葬身之地!”

“真是個自以為是的傢夥,敢侮辱我大哥,我看你是不想要命了,報上名來,我從不殺無名之人!”那男人憤怒的說道,並取下了背後的刀。

“雲殊,不得無禮!”白衣男人沉聲道。

那人卻起身站起,玩弄著手中的一串鈴鐺,長髮垂在腰間,眉眼間也儘是嫵媚,可他卻的的確確是個男人,還是個不容小覷的男人:“在下淩無眉,天音教新任教主,願意領教你們雲神教的武功!”

“不男不女的傢夥,也能當教主,看我不教訓你!”

雲途一把拉住雲殊的手臂:“若是還不聽我的話,休想再讓我帶你出來!”

雲殊這纔有些委屈的把刀重新揹回了背上,卻狠狠的瞪了淩無眉一眼。

“這是,怕了?”淩無眉冷哼道,語氣間滿是嘲諷。

雲途說道:“淩教主,雲殊是衝動了些,還請不要見怪!本來我們雲神教一向與魔宮和眾幫派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如今曼陀羅欺人太甚,不得已,雲神教纔想要同盟主和各大幫派結盟,一起來對付曼陀羅宮,走出這次劫難,在下絕非是白之宜派來的奸細!”

淩無眉笑著重新坐了下來:“無眉誤會雲教主了,不如哪天雲教主來我天音教做客,我定設宴款待,以此賠罪!”

“這倒無妨!”雲途繼續說道,“這一次白之宜平增霍亂,太多的人遭到曼陀羅的毒殺了,顯然已經引起了眾怒!無論是江湖人,還是百姓,恐怕就連朝廷都不會置之不理的!”

“此話怎講?”皇甫青天問道。

雲途說道:“據我所知,很多幫派之所以不願意加入除魔計劃,正是因為懼怕魔宮的實力,如我雲神教一般,並不想與曼陀羅宮為敵,可儘管如此,還是冇有逃過此劫,這個時候,纔是把大家都聚攏到一起的好機會!如果曼陀羅的勢利蔓延到了京城,勢必也會引起朝廷的恐慌,皇上定然不會放任不管,也會與正派人士撚成一股繩,並且會在必要的時候加派人手為我們所用!”

“就算所有幫派都聚到了一起,也得到了朝廷的一臂之力,但是對付曼陀羅宮,恐怕還是以卵擊石吧!”皇甫青天說道,“我這並非是危言聳聽,我與白之宜交過手,卻險些死在她手裡,第一戰眾多幫派一起攻打三大魔宮,卻隻是除掉了一個冰魄宮,就令我們元氣大傷,久久不能恢複。如果白之宜加上不死人紫魄,後果真是不堪設想!”皇甫青天說道。

雲途說道:“所以,我才帶來這個計策,為盟主解憂,為江湖人和百姓取得一些時機,來壯闊我們正派人士的羽翼!”

皇甫青天滿懷期待的說道:“雲教主請說,眾位洗耳恭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