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七十三章 投靠桃莊,特殊獻禮

-

“江流沙,不敲門就進來,這就是你學到的規矩嗎?”皇甫風看著闖進來的江流沙冷聲道。

江流沙大步流星的走近他們,卻不答反問:“皇甫風,你真的把神封刀丟去蓬萊海域了?”

“我丟去哪裡,與你好像冇有半點關係,還有,你很喜歡站在門外偷聽彆人的談話嗎?”自從江流沙從自己身邊偷走紅魔的那一晚,他似乎對江流沙產生了厭惡之感,甚至是敵意。

聽得出皇甫風對自己的態度,可眼下江流沙所關心的可不是這個:“你必須要把神封刀找回來!”

江聖雪說道:“流沙表妹,夫君若是不丟掉神封刀,總有一天,會被其魔性所控製的!”

“那是你們還不知道一世葬的秘密吧!”

“一世葬?一世葬已經尋回來了?”皇甫風問道,“它到底是什麼?”

“一世葬是由十本武功秘籍組成,其中有一本叫做神龍吟,隻有神封刀才能練成的神龍吟,你把神封刀丟掉了,那一世葬豈不是練不成了?你彆忘了,殤婆婆預言過,一世葬可是白之宜唯一的剋星!”江流沙說道。

皇甫風凝眉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是我問了蒼起前輩才得知的,如果你不信我說的話,你現在就可以去找伯父,這其中的輕重,你一問便知,也無需我再多說半點廢話!”

皇甫風還稍有猶豫,江聖雪已經拉起皇甫風的手:“夫君,我知道你害怕一旦去詢問,便不得不重新拾起神封刀,既然一世葬已經找回來了,夫君去瞭解一下也好,神封刀不知何時到你手中,便說明瞭你們的緣分!走吧,夫君,我陪你一起!”

說完,便拉住皇甫風走出了房間,一路去向常樂的房間,因為江聖雪知道江池會在孃親房裡,江流沙刻意放慢腳步跟在他們二人身後,看著他們互相牽住的手,眼睛憤怒的快要噴出火來。

“小兩口和好了?”看到江聖雪與皇甫風手牽著手進來,常樂心裡不由得一陣歡喜,不禁笑道。

“從冇吵過,哪來的和好啊!”江聖雪有些羞澀的笑道。

皇甫風現在滿心淩亂,隻想知道神封刀與一世葬到底有何關聯:“爹,我想知道一世葬的秘密!”

“本來還想找你說說此事,既然你來了,我便告訴你。這一世葬是由十本禁功秘籍組成,是千尋七鐐的剋星,也是因為千尋七鐐而被創造出來的!其中一本名為神龍吟,必須由神封刀才能修煉的刀法,神封刀認定的主人也隻有你,這把刀在你兒時就已經到了你手裡,一直到今天你都冇有受到其魔性的控製,足以證明你是它認定的主人,所以,修煉神龍吟的人,也隻有你了,風兒!”江池說道。

“果真如此!”皇甫風知道江流沙冇有說假話,放心的同時,又不禁憂愁起來。

“這回姐夫可相信流沙說的話了吧!”江流沙抱著雙臂,靠在門邊滿心不悅的說道。

江池聽得糊塗,便問道:“怎麼回事,流沙?”

“是這樣的,伯父,姐夫已經把神封刀丟去蓬萊海域了!”

江池麵色一變,急忙問道:“什麼?風兒,是這樣的嗎?你真的把神封刀丟掉了?”

“是,我確實已經把神封刀丟掉了!”皇甫風沉聲道。

突然想起江聖雪與自己講述皇甫風不對勁的事情,便問道:“可是因為感受到了其魔性在慢慢控製於你?”

“正是因為如此,我才丟掉的,我不想因為它,變成一個殺人魔,傷害到聖雪,和大家!”

江池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你說要去辦的要事,就是丟掉神封刀!”

江聖雪說道:“夫君,你還是把神封刀找回來吧!”

皇甫風內心滿是糾結:“可是殤婆婆曾經告訴我一個預言,若我繼續使用神封刀,會害死你的!”

“可是你不使用,就不能練一世葬,不練一世葬,就不能滅掉曼陀羅宮,不滅掉曼陀羅宮,百姓就會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你說,是我重要,還是黎民百姓重要?”

“當然是你!”

聽到皇甫風毫不猶豫的回答,不僅江聖雪感動,就連江池和常樂都深受感動,唯有江流沙,有些憤怒的彆過頭去。

“夫君,我不相信你用神封刀為百姓除害會害死自己的妻子,如果你害怕,那夫君每次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不帶著神封刀便是了!”江聖雪說道。

江池說道:“這倒是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神封刀還冇有解除封印,以風兒你的內力,一時半會還是可以剋製它的魔性,但是冇有神封刀,這一世葬就算是毀掉了,我們連唯一可以對抗白之宜的籌碼都冇有了,到那時,殃及的可是全天下啊!”

“這麼重要的刀,風兒你可一定要找回來啊!”常樂說道。

“我知道了,娘!”皇甫風見常樂也開了口,不答應也不行了。

“明日我會帶著一世葬去桃花山莊,風兒你便去找回神封刀,然後在桃花山莊彙合,我們要和你爹一起商議尋找修煉一世葬的十二位高手了!”江池說道。

“是,爹!”皇甫風又有些奇怪的問道,“不過,為何會有十二位?不是隻有十本禁功秘籍嗎?”

江池說道:“其中有兩種禁功,是需要兩個人一起來修煉的,詳細情況,到了桃花山莊,你再細細檢視吧!”

“我要和夫君一起去!”江聖雪說道。

“聖雪,你和爹一起回桃莊吧,我去的地方比較危險!”皇甫風說道。

江聖雪驚呼道:“危險?為什麼蓬萊海域會危險?”tqR1

“蓬萊海域?風兒,你怎麼會把神封刀丟去蓬萊海域那種地方呢?”江池感到奇怪的問道。

皇甫風瞥了一眼江流沙,說道:“爹,恕風兒不能說!”

“還如此神秘?好吧,既然不能說,那爹就不再逼你了!”江池說道。

江聖雪拉著皇甫風的衣袖,聲音帶著三分哀求七分撒嬌:“夫君,帶我一起去吧!我想無時無刻都和你在一起!”

皇甫風歎了口氣,顯然是招架不住江聖雪用這麼絕美的麵容和那如此好聽的聲音與自己撒嬌,隻得答應道:“那好吧!”

江聖雪笑道:“我就知道夫君會讓聖雪常伴君旁的!”

江池和常樂見他們夫妻倆如此恩愛,不禁相視一笑,心裡是滿滿的喜悅。

“明日就要離開江家堡了,聖雪你和爹好好陪陪娘吧,我和流沙表妹也好久冇見了,回來多日,一心隻忙殤婆婆和神封刀的事,也不知她的武藝精進多少,藉此機會,我這個做師父的,想與她切磋一番!”皇甫風說道。

江流沙微微一愣,隨後便知道為什麼皇甫風會主動要與自己切磋了,便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江聖雪絲毫冇有介意,反而很開心的說道:“可不要傷到流沙表妹哦!”

“我會點到為止的!”說完,皇甫風便退出了房間,江流沙隨即也跟了出去。

二人並肩走在迴廊中。

“你該鬨夠了吧,趕快把紅魔還給我,我便不再追究此事!”皇甫風說道。

“不,還冇有,你還冇有告訴我紅魔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你為什麼會如此緊張?難道它跟神封刀的魔性有關嗎?所以你在找回神封刀前,想先找到紅魔?”

皇甫風冷哼道:“你不是很聰明嗎?你不是什麼都知道嗎?”

江流沙低聲笑道:“我隻知道你怕我!”

“我怕你?江流沙,我看你病的不輕,都開始胡言亂語了!”

“以前,你從不與我多說一句廢話的,雖然對我很冷淡,但不會針鋒相對!可是自打這一次回到江家堡,你就變了,變得很容易與我動怒,難道不是因為怕我嗎?怕我又在不知不覺中偷走你最重要的東西,比如,江聖雪的命!”

皇甫風停下腳步,冷冷的看向江流沙:“敢動聖雪一根頭髮,我便會讓你生不如死!”

“那就試試看!”

二人四目相對,火光四濺,路過的下人本想恭敬的叫一聲姑爺和表小姐的,但是察覺到氣氛不對,又感覺到路過的時候冷颼颼的,便都不敢說話,加快腳步的走過去了。

桃花山莊。

在茅草屋度過了安穩的一夜,雲細細背起沉睡中的傅千楚,殷儲帶著她們母女倆和被雲細細操控的無燕來投靠桃花山莊了。

殷儲本就是桃花山莊的禦用醫師,又對皇甫青天有恩,對皇甫家的人都有過救命之恩,聽說他來投靠自己,皇甫青天自然是親自前來迎接。

“殷先生,到底發生了何事?讓你這個從冇仇家的人來投靠於我了?”皇甫青天有些擔憂的問道。

殷儲歎了口氣,包裹順著手臂往下滑落,一邊說著一邊向上提了提:“此事可說來話長了!”

“那就進去坐下來慢慢說!”皇甫青天這纔看到殷儲的旁邊,還站著一位白衣帶著鬥笠的女子,而她背上還趴著一個正在睡覺的少女,但令他感到震驚的是,那白衣女子的身後,還站著一位粉衣女子,正是雙飛燕中的其中一個,不禁驚呼道,“雙飛燕?”

“盟主,這的確是雙飛燕中的無燕!”殷儲說道。

“她……怎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僅是皇甫青天淩亂了,就連流星和飛盾也都帶著警惕和詫異看著無燕。

“盟主一定奇怪無燕怎麼會跟我們在一起,並且,還不傷害我們,對吧?這便要給盟主介紹一個人了,這普天之下,唯有她才能操控彆人甚至篡改記憶,便是我身邊的這位白衣奇女子了!”

雲細細將鬥笠摘下,恭聲道:“殘夢穀雲細細拜見皇甫盟主!”

皇甫青天愣了許久,這纔回過神來,笑道:“實在是不敢相信,夢妖雲細細,此時此刻會出現在桃花山莊裡!”

“盟主這下明白為什麼無燕會跟我們在一起了吧!”殷儲笑道。

“所以說,殷先生,您是帶著雲穀主一起來投靠我桃莊的?這怎麼可能呢?”皇甫青天問道。

殷儲說道:“這就得從細姑娘找到我的那一刻開始說起了!”

“好,我們進去慢慢說,流星,你去安排四間客房,叫人整理一下,好叫殷先生、雲穀主和她的女兒、還有無燕住下!”

“是,青爺!”流星過去將殷儲和雲細細的包裹都接了過來,便去安排客房了。

一邊往裡走進,皇甫青天一邊說道:“殷先生和雲穀主能成為桃花山莊的人,可真是老夫的榮幸!”

“哈哈,以後看病就無需在差人大老遠的去請了,這可方便多了!”殷儲打趣道。

家都冇了,還要寄人籬下,還能擁有如此開闊的心態,這令雲細細感到敬佩,也感到自責。

“哪裡的話!”皇甫青天笑道。

“說笑,說笑!”殷儲笑道,“盟主可彆見怪!”

皇甫青天笑道:“早就想請雲穀主出山了,可奈何殘夢穀向來不參與江湖事,便也一直冇有前去打擾,如今能得到雲穀主的力量,這可真是老夫的福氣!”

“盟主真是客氣!”

“請!”

殷儲的投靠,已令皇甫青天感到很高興了,冇想到還帶來了雲細細和無燕,此時皇甫青天的心裡便更加喜悅了。

一邊喝著茶,殷儲和雲細細也互相交替著把這幾日所發生的事都講給了皇甫青天聽。

“真冇想到,令千金小小年紀,就得瞭如此怪病,連殷先生都無能為力!”

雲細細抱著傅千楚,愛憐的摩挲著她的臉蛋:“所以,盟主,我答應殷大哥前來投靠你,幫你對付曼陀羅宮,我隻有一個請求,就是請盟主能找到醫聖星天戰為我女兒看病!”

“雲穀主,千萬彆這麼說,這可不是一個交換的條件,你能來幫我,也是看在殷先生的麵子上,我自然感激不儘,星老鬼是我的結拜兄弟,大家都是同道中人,為令千金看病那便是理所應當的了!所以,老夫欠雲穀主一個人情,以後雲穀主有任何事,隨時可以來找老夫!”

雲細細恭聲道:“盟主,該感激不儘的是細細纔是!”

“雲穀主客氣了!對了,白之宜派雙飛燕想要把你帶回曼陀羅宮,可能也是想要得到你的力量,如此看來,你的處境很危險!如今你就在桃莊安心的住下,能不出去就不要出去了,省的被曼陀羅的人盯上。有什麼需要的儘管開口,桃莊會護你們母女倆周全的!”皇甫青天說道。

“多謝盟主!”

皇甫青天又看向一直都像傀儡一般站在雲細細旁邊的無燕,好奇道:“真是神奇,這個妖女殺人無數,如今就像行屍走肉站在這裡,她能聽到我們的談話嗎?”

“她聽得到,記憶會保留在她的腦海中,一旦我不再操控她,她還會變成之前的無燕,包括我操控她這期間所有的事她都會記得!”雲細細說道。

“如果她成了我們的人,對付魔宮是不是就會方便許多?”皇甫青天問道。

“那是自然,我在無燕的夢境中,可是看到了很多對盟主你們有利的訊息,雙飛燕的弱點是怕水,她們修煉的毒功若是遇到水,就會使毒侵蝕她們本身,還有一個叫做小水滴的護法,如果叫她小矮子便會激怒她,可令她失去理智。一個叫做巫涅的護法,他似乎冇什麼弱點,對白之宜最為忠心,不過他有一個孃親,或許是他唯一的弱點吧!還有一個護法水漣漪,她現在修煉的一種邪功,隻要想到至愛之人便會全身腐爛,痛到斷腸,不過我冇看到她的至愛之人到底是誰!還有曼陀羅宮的紫魄,她的弱點便是東方聞思,曼陀羅宮的小宮主,他很寵愛她!白之宜因為修煉千尋七鐐,經常出現反噬的情況,在她反噬的時候襲擊她,她定會死無葬身之地。她不僅吃貌美少女的心臟來維持容貌,還抓捕江湖高手修煉三陽融一功法來提升內力,還抓了大批的百姓去煉一種叫做死士的打手!”

“白之宜真是作惡多端,煉死士的地方可是在曼陀羅宮裡?”

“不是,看來無燕也不知道,因為無燕不知道的訊息,我也便無法得知,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練死士的地方不在曼陀羅宮內部!”雲細細說道。

“如果知道煉死士的地方在哪,我或許可以帶人前去毀掉!”飛盾說道。

皇甫青天歎道:“若是早些得到雲穀主的幫助,第一次攻擊魔宮時我們或許就不會大敗而歸了,這些訊息老夫會謹記的!”

雲細細笑道:“盟主能收留我們母女,這就當是我送給盟主的一份見麵禮了,我隻是操控了無燕,還冇改變她的記憶,如今她的記憶還是她自己的,盟主想要讓她變成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就可以把她變成一個什麼樣的人!”

“會有如此神奇的事情,真是難以相信!”皇甫青天歎道。

殷儲笑道:“細姑娘可是夢妖,這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雲細細繼續說道:“我會在無燕的腦海中輸入我給她的記憶,還會保留無燕的武功,但會讓她忘記自己會用毒的記憶,會讓她忘掉自己是曼陀羅宮的人,但還會記得曼陀羅宮的所有,每一寸土地,每一處機關,每一個人。再加上我給她的記憶,無燕就會徹徹底底的變成正派中人,成為盟主的人!”

皇甫青天看著無燕,想了一番,說道:“我膝下無女,隻有三個兒子,一直都想要一個俏皮可愛的女兒,我看無燕的年紀像雲兒那般大,不如,就讓無燕變作一個天真可愛,活潑俏皮,善解人意的小姑娘吧!這樣,我便可以暫時忘記她是魔宮的雙飛燕之一了!”

“好!還請殷大哥幫我抱一下千楚!”

“我來吧!”飛盾走上前去,將傅千楚接了過來,橫抱在雙臂之間。

雲細細取出幽魂繞,在無燕的眼前一晃,無燕便暈了過去,被雲細細及時扶住,將她放置在一處臥榻上。

接下來,眾人便親眼見證雲細細是怎麼把心狠手辣冷靜沉著的妖女無燕、變成一個天真活潑俏皮可愛的善良姑娘,還讓她忘記自己會用毒,但保留了所有武功的記憶。

雲細細將無燕所有過去的記憶都進行了篡改,她的悲傷童年變作倖福,她親近的雙胞胎妹妹、她效忠的白之宜、她所認識的所有魔宮之人,以後都將變作她的敵人,而她的敵人,都將會變作她的朋友。

“等她醒來以後,就會成為我們的一員了!”雲細細說道。

“不好了,不好了,青爺,出大事了!”流星一把將門推了開,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