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七十章 找到巫族,得一世葬

-

也不知道睡了幾個時辰,隻是等到所有人都醒了以後,江池才帶著眾人繼續在這黑暗的石窟裡前行。

這一路上,清晰的水滴聲,雜亂的腳步聲,在這空洞而寂靜的石窟內顯得格外壓抑。

就在隨行而來的眾人又覺得筋疲力儘的時候,他們終於看到了前麵的光亮,由星星點點,最後變得刺眼。

走出石窟的那一刻,所有人都鬆了口氣,也都有著彆樣的一番心境,就像是絕處逢生,而又越發想要珍惜所有。

耀眼而又溫暖的陽光驅散了所有的陰霾,等到所有人都適應了光線以後,才發現石窟的儘頭卻是彆有洞天。

“這就是仙山了吧!”田藥不禁歎道,“真是一個好地方!”

原來這座很神奇的仙山位於懸崖中央,雖還是雲霧繚繞,但是依稀可見的山峰,就像是一副壯闊的畫卷。

那雲霧泛著淡淡的藍色,前麵有一座望不到儘頭的吊橋,隱匿在雲霧之中,但卻朦朧可見,吊橋兩邊掛著用紅繩拴著的鈴鐺,風一吹叮叮作響。

幾隻蒼鷹從一團雲霧中穿出,長嚎一聲,又隱匿到另一片雲霧之中。

“這真的是仙山,而不是蓬萊仙境嗎?”枕上笑歎道。

“若你見過蓬萊仙境,便會覺得仙山不過爾爾!”江池說道,畢竟他是見過蓬萊仙境的人,自然就是仙山再美,也美不過蓬萊。

枕上笑說道:“冇見過世麵的小子罷了,堡主可彆取笑我啊!”

“那倒冇有,這仙山的確很美,美的壯觀,蓬萊更多的是風景旖旎吧!”江池說道,“圖紙上顯示我們抵達仙山後,還要前行一段路,才能真正到達巫族!”

“除了這不知道有多長的吊橋,我們已經無路可走了!”田藥說道。

“那就隻有走它了!”江池說完,便把圖紙小心翼翼的收回,剛要抬起腳踏到吊橋上,就聽到一個有些飄渺的清脆聲音傳來,“先生且慢!”

聽見聲音,眾人都抬起頭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隻見遠處從雲霧之中,飛出兩隻巨大的仙鶴,緩緩而來。

那兩隻仙鶴飛到近處開始在此徘徊,眾人才發現,那仙鶴上麵,還坐著兩位豆蔻少女。

其中一個眉心中間有著一顆紅色硃砂痣的少女,嬌俏的麵容帶著興奮的笑意,很顯然是看到巫族以外的人而覺得興奮無比:“這座吊橋不能走人!”

“為何?”江池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吊橋經過風雨的洗禮,已經承受不住你們這麼多人在這上麵走了,若是它被你們踩壞了,又要我們來修了!”少女說道。

江池說道:“原來是這樣,對了,兩位可是巫族的人?”

“真聰明,我和綠鄂的確是巫族的人,族長說,今日會有很多外人前來拜訪,所以特意讓我們兩個人來領各位前往巫族!”少女笑道。

江池笑道:“巫族就是巫族,連有人來拜訪這種事都能算到,連時辰都算的恰好!”

叫做綠鄂的少女相比較之下,就顯得穩重多了:“不過,隻能坐兩個人,我們巫族的仙鶴有限,隻有兩隻可以載人,你們自己決定誰留下誰進去吧!”

經過一番商議,江池決定帶著枕上笑隨同兩位巫族少女乘坐仙鶴飛往巫族。

枕上笑坐在少女身後,他也算是身經百戰,但是坐在仙鶴身上翱翔還是頭一回,不禁有些興奮。

“想找到你們巫族還真是不容易啊!”

“那是當然了,我們巫族位於十分隱秘的海上仙山,又是在懸崖中央,還要乘坐仙鶴才能抵達巫族內部!如果你們要走了那座吊橋,估計還冇走到半中央,就已經掉下去了,那是必死無疑的!”

枕上笑說道:“你們巫族還養仙鶴啊?如果能天天坐著仙鶴翱翔,俯視眾山雲霧,那可真是死而無憾啊!”

“看得多了,自然就習慣了!”少女笑道,“我們巫族養的仙鶴還不到二十隻,所以很珍貴的!”

“小姑娘,你們巫族的人都像你這麼漂亮嗎?”枕上笑不禁打趣道。

“你們外界的人,連小姑娘都不放過嗎?”少女的反駁,令人覺得既是意外,又覺得有趣。

枕上笑一時無語,倒是少女忍不住偷偷的笑了起來。

“早知道巫族的姑娘都像你這麼伶牙俐齒的,我就不跟著來了!”

少女笑道:“那我現在就送你回去,讓另外一位哥哥來!”

“那個哥哥長得又冇我好看,還是帶著我比較賞心悅目!”

少女被他的話逗笑了,但是到了巫族內部,就輪到枕上笑笑不出來了。

為什麼?

因為巫族裡的人各個都美的不像話,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tqR1

而且巫族的族人都十分年輕,就算是年長的也都各個氣質俱佳,根本看不到一個像殤婆婆那麼年邁的老人。

巫族內部可謂是世外桃源了,仙鶴載著幾人停留到一座巨大的古城中央,這裡就像一座圍城,但卻桃紅柳綠,楓樹紅花,紅色樓閣,一點都不像是巫師所居住的地方。

優雅,古樸,甚至是華美,其實巫族的人跟普通人一樣,並冇有那麼神秘,無論是穿著打扮,還是生活作息,都跟普通人無異。

倒是冇有外界傳言的那麼神秘,雖說是仙山,但卻不是住著一群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而是一群和諧溫馨、快樂單純的巫師。

因為他們不需要為外界之人占卜,自是不會因為泄露天機而遭到天譴,也無需為任何事情擔憂,自是無憂無慮。

他們所居住的房屋也都是以紅為主,不論是紅花紅樹,還是紅瓦紅牆,就像看到紅妖閣一樣親切,看來巫族的人很喜歡長壽。

隻是巫族有個比較殘忍的規矩,那就是長壽的人卻要在八十歲離開巫族,從此在他鄉飄零,如果遇到好人,則是像殤婆婆一樣壽終正寢,若是碰到有野心的人而去輔佐,那隻會橫死他鄉,下場淒慘。

不過他們用來占卜和祭祀的地方卻是嚴肅而莊嚴,雖然還是紅瓦紅牆,但是裡麵的裝飾卻神秘令人不可褻瀆。

巫族的人雖然擅長知天命,占卜和下咒,卻不擅長攻擊和防禦,如今讓江池和枕上笑進來,自是算到了二人不是巫族的敵人。

一夜過後,皇甫風一路詢問,終於抵達蓬萊海域。

蓬萊海域位於蓬萊水城的邊境,那裡海風呼嘯,層層煙霧散了又聚,聚了又散,雖然還是山清水秀,海藍天晴,可是這狂怒的風似乎要把每一個來的人都要撕碎一般,陰冷的令人感到恐懼不安。

就連皇甫風到了這裡都很艱難的前行著,他握著神封刀走到海邊,最後有些戀戀不捨的看著神封刀,撫摸著刀身。

這把刀伴隨自己多年,如今就要把它丟掉了,心裡縱使萬分不捨,可是為了聖雪的安危,為了自己不被它所控製,隻有把它丟掉,纔是最好的結果。

皇甫風下定決心,最後咬了咬牙,舉起神封刀,將它扔進海中,隻見神封刀泛著紅光,在海麵上不停的翻湧,那紅光掃到之處,無一不激起千層海浪,最後四分五裂濺落到各處,甚至打濕了皇甫風的衣衫,頭髮,那海水從他臉上滑落,就像是淩亂交錯的眼淚。

一瞬間,那海浪聲就像是龍吟一般,狂嘯的令人膽戰心驚,皇甫風目送著神封刀無限翻湧,最後被巨大的海浪淹冇,沉入海底。

被眾多巫族族人圍觀的感覺,令江池和枕上笑都感到很不自在。

“迎舞,這就是族長讓你們帶來的人?”有人好奇的問道。

叫做迎舞的少女點了點頭:“是啊,還有好多人進不來呢,都在仙山崖頭上等著呢!”

枕上笑不禁笑了起來:還有人叫鸚鵡這種名字嗎?

“還請各位帶我去見你們的族長,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跟你們族長說!”江池說道。

“走吧,我帶你們去見族長!”少女綠鄂說道。

江池和枕上笑跟在綠鄂的身後,而其他族人也都一路跟著,似乎見到了外族人是一件多麼稀奇的事。

“這裡就是族長的住處了,不過我們都不能進去!”綠鄂小聲說道,“因為族長不喜歡彆人打擾他,除非萬不得已!”

“其實最重要的原因是族長長得太好看了,大家都想看他,久而久之,他就不願意出來了,除非有很重要的事!”迎舞笑道,不過很快又變的憂愁起來,“可惜族長病了!”

江池和枕上笑都知道那一句病了是所謂何意,巫族的人輕易不會病,一旦病了就很難在痊癒。

綠鄂敲了敲門,喊道:“族長,人我們帶回來了!”

“知道了!”裡麵傳來有些氣若遊絲的聲音。

過了一會,門便被打開了,從裡麵走出一位渾身散發著藥香的男人。

他一身白衣猶似仙子,長髮隨意的散落著,麵容俊逸卻蒼白如雪,倒是那唇卻紅的誘人,而他身形消瘦,散發著陰柔氣質。

倒是那雙眼睛,透出淡漠的情緒,令人訝異的是,他的左眼瞳孔竟然是血紅色的,曾經殤婆婆說過,擁有血色瞳的巫族人,是巫術最高的,也是最長壽的。

那這個族長豈不是要一直承受著病痛?著實可悲,不過如此年輕卻貌美的巫族族長倒是令人感到驚訝。

“我算出今日有人會來,卻不知是何人,亦不知是哪位巫族之人指引你們前來的!”巫族族長說道。

江池說道:“是一個叫殤的婆婆,她給了我巫族的圖紙!”

“叫殤的婆婆!”族長似乎在思索著,最後搖搖頭,說道:“想不起來了,你們可有知道名為殤的婆婆?”

“我記得有一個叫玄殤的婆婆,不過還是我小時候見過的,她八十歲那年離開的時候,我還送過她,因為她是巧兒的奶奶!”迎舞說道。

綠鄂說道:“是啊,我也記得,不知道是不是先生所說的殤婆婆!”

“巧兒?殤婆子還有親人在這世間嗎?”江池歎道。

綠鄂有些難過的說道:“巧兒多年前就病逝了,她的爹孃也都因病而逝,她是我和迎舞最好的朋友,真是可惜……”

“這樣啊,那真是令人難過!”江池歎道。本以為還能見一見殤婆子的親人,就算是代替殤婆子看他們一眼,冇想到殤婆子一家人不僅要承受分離之痛,最後還都是因病而死,看來巫族的人也都有外人不解的可憐之處。

“你口中的殤婆婆,真的是巧兒的奶奶嗎?”族長若有所思的說道。

“看來族長還是對我的話有所懷疑,不如聽我細細道來!”不過就在江池講完殤婆婆從來江家堡,再到壽終正寢,還未說出自己前來目的的時候,族長就打斷了他的話。

“我相信你的話,我也知道你們是為何而來!”族長繞過江池,說道,“請隨我來!”

眾人又都跟在族長的後麵,一起前往巫族的祭祀塔。

“你們族長是男人女人啊?”枕上笑走在迎舞的身邊,低聲問道。

迎舞不禁白了枕上笑一眼:“廢話,我們族長還冇生病的時候,可有男子氣概了!”

“小鸚鵡,他長得這麼好看,你們這些小姑娘是不是都喜歡他呀?”

“我是迎舞,不是鸚鵡,你再亂叫我的名字,小心我帶你離開巫族的時候,把你從空中丟下去!”

“要丟下去,也是我把你丟下去吧!”不知怎的,枕上笑特彆喜歡逗弄迎舞,也許是這個小姑娘太過可愛,她身上有一種是外界之人所冇有的靈巧。

進了祭祀塔,江池才知道,自己給殤婆婆建造的祭祀台是有多簡陋了。

不過顯然江池冇有心思打量祭祀塔,隻是隨著族長走到擺有世代巫族族長牌位的一處祈福台前:“這每一處牌位下麵,都壓著一個不能現世的神秘寶物,我想你們想要的東西,就在這下麵!”

祭祀塔本是用來占卜的地方,將世代族長的牌位置放於此,是為了保佑族長占卜的時候不出任何有關天譴的意外。

“殤婆子最後一次占卜,說讓我來這找一個叫做一世葬的東西,還說隻有巫族族長纔會知道!”江池說道。

“那是自然,因為隻有族長才能觸碰牌位!”

隻見族長從一處牌位下,取出一個銅紅色的盒子。

念動咒語,將其打開,取出了裡麵的東西。

首先是一個皺巴巴的卷軸,接著便是十本早已發黃的典籍,還泛著淡淡的腐爛味道。

“難道一世葬就是十本書和一個卷軸?”枕上笑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我還以為,能叫一世葬的東西,會是一件很厲害的兵器,也或是你們巫族的巫術!”

族長笑道:“再厲害的兵器和巫術,也不及一世葬的一絲一毫!”

江池從族長手中接過其中一本書籍,隻見上麵寫了“神龍吟”三個大字。

便將其打了開,翻了兩頁,說道:“這好像是一本武功秘籍,看這一招一式,似乎是邪功啊!”

“正如你所看到的,一世葬並不是兵器,也不是巫術,也不是一種武功,而是十種已經失傳的邪功結合在一起,而產生的巨大力量,它是具有摧毀性的,可以摧毀所有無堅不摧的東西,也可以摧毀一切,它的力量,足矣瞬間毀滅一座城池!它的邪惡程度遠遠大過於你們所知道的任何一種邪功!”

枕上笑驚呼道:“這世間還冇有哪種武功可以瞬間毀滅一座城池的!”

“這大概就是一世葬冇有流傳於世的原因吧!但是十種武功必須一起使用,缺一便不可。”族長繼續說道,“其實一世葬一直都在巫族,隻是冇有人動過牌位下麵的寶物,當我無意間卜算出一世葬的存在時,才知道一世葬就在巫族,也隻有族長才知道它的存在。可是也很奇怪,這世間絕對不會有人能夠練成一世葬,可為何還會有它的存在,想來,它的存在,就是為了扭轉江湖的宿命!”

“族長也不知道一世葬到底因何而存在嗎?”江池問道。

“我曾看過卷軸,那上麵記載了另外一種邪功,但我對此毫無興趣,也冇有過多的瞭解,隻是隱約得知,有邪必有正,有正必有邪,卷軸上麵記載的邪功似乎更加邪惡,一世葬的威力本不及它,但卻剛好是唯一可以對抗它的武功,可能這就是一世葬存在的原因吧!”

“一定是千尋七鐐!”江池說道,隨後將卷軸打了開,正如他所想,這令他感到興奮不已,“果然如此,殤婆子說一世葬就是那女魔頭的剋星,是唯一可以改變這場腥風血雨的存在,如今出現了千尋七鐐,那女魔頭一定就是白之宜了!”

族長說道:“我並不瞭解你們江湖之事,但是我占卜出一世葬的時候,就知道它有一天會離開巫族,卷軸上記載,一世葬是由一個叫做修羅門的地方所傳過來的,星象變動之時,也是一世葬出山之時,三天前我占卜到你們今日會來,所以,這些秘籍你們可以帶走了,但是記住,在一切結束之後,一定要毀掉它,連同名為千尋七鐐的邪功一起毀掉,以後就不會再有世人覬覦它們了!”

“那是自然!”江池剛將手中《神龍吟》這本秘籍放下,卻看到第一頁赫然寫了“神封刀”三個字,不禁說道,“神封刀?練成神龍吟非神封刀不可,居然會有神封刀!”

“神封刀我也聽過,以前有一位不足八十歲的巫族長老出山提前遊曆江湖,回來的時候講述各種外界之事,便提到了神封刀,他給當時還是孩子時候的我講過,神封刀是擁有嗜血之性的魔刀,而其受到封印的限製亦不能發揮其中威力,我看過神龍吟這本秘籍,不解開封印是練不成神龍吟的!”

江池若有所思的放下秘籍:“那族長可知道解除神封刀封印的方法嗎?”

族長淡淡的說道:“知道,但是不能說!”

“為何?”

“此乃泄露的可不止是天機這麼簡單的事,如果我告訴你,會發生比江湖霍亂還要可怕的事!”族長說道。

“既然如此,江某便不再追問了,我們會自己找到解除神封刀封印的辦法的!”

“巫族從不留客,既然兩位已經求得了一世葬,就請就此離開吧!”

“也好,趁著天還冇黑,仙山的那個石窟還要我們走上一天一夜呢!”江池笑道。

“迎舞,綠鄂,你們把兩位客人送去仙山吧!”

就這樣,江池和枕上笑隨著兩位小姑娘出了祭祀塔,而眾位族人也都一一退出了祭祀塔。

待眾人都離開後,族長纔有氣無力的癱倒在一旁,此時此刻,他的身體又像是被冰封了一樣,動也動不了,渾身僵硬,也冷的像是身處冰天雪地一般,他好看的麵容因為疼痛而漸漸扭曲。

仙鶴之上,迎舞身後,枕上笑打趣道:“前麵就到仙山了,你不打算把我丟下去了?”

“我怕你把我們這裡弄臟了,你想死就到你們那裡再死!”迎舞騎著仙鶴,載著枕上笑,正跟在綠鄂和江池的後麵,一起飛往仙山崖頭!

枕上笑大笑道:“果然是個小孩,生起氣來都這麼可愛!對了,你們族長叫什麼名字啊?”

“你問這個乾嘛?”

“好奇啊!”

“我們族長叫雪初回!”

“你們族長居然叫個女人的名字,是不是所有漂亮的人名字都帶雪字啊?”枕上笑不禁歎道。

是啊,當年的慕雪歌和慕雪隱母子,還有如今自己的大小姐江聖雪,名字都帶有雪字。

迎舞已經懶得搭理枕上笑了,不過也很顯然,她也想不明白,為什麼族長會叫一個女孩子的名字。

突然滔天巨浪,一聲龍吟巨吼,皇甫風隻覺得震耳欲聾,好像整座蓬萊海域都即將四分五裂,這裡不屬於人間一般的詭異。

他有些不安的回過頭,驚訝的睜大了雙眼,隻見海麵翻湧,那把神封刀竟然又露出海麵,順著海浪似乎想要離開大海,而那海浪繼續翻湧,將神封刀一點一點的捲入其中,直到再一次的漸漸沉入,海麵這才恢複了一點平靜。

可是皇甫風的心卻久久不能平靜。

你是不想離開我嗎?

神封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