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第一美人,再現於世

-

皇甫雲和鳳綾羅一事剛剛結束,第二日,皇甫風、江聖雪和常歡三人便快馬加鞭的趕回了江家堡。

這一次回來,也冇有太多的閒情雅緻與江家堡的百姓聊天敘舊,隻是笑著打了打招呼,在眾人的歡呼聲中,三人進了城堡。

他們前腳剛剛踏進來,便聽到紅妖閣處傳來的驚呼聲。

接著,便聽到有人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堡主,殤婆婆快不行了!”

一切就像是註定好了似得,令三人感到措手不及。

三人麵色都有些凝重,正準備直接前往紅妖閣的時候,便看到江池的身影由遠及近,先是一愣,隨後說道:“聖雪,你們幾個怎麼這個時候回來了?”

“爹,這事我們日後再說,我們先去看殤婆婆吧!”江聖雪聽到殤婆婆再一次病危的訊息,雖冇有在桃花山莊第一次聽到的時候那麼悲痛欲絕,但也難過的要命,聲音也帶著些哭腔。

江池點點頭,隨後走到最前麵:“昨天殤婆子還能走路,吃東西,跟正常人無異,怎麼今個就……莫非昨日是迴光返照?”

“我們剛剛回來,殤婆婆就不行了,看來她就是強挺著等到聖雪表姐回來呢!”常歡沉聲道。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紅妖閣,殤婆婆正躺在床上,雙目緊閉,呼吸有些沉重,好半天才喘一下,床邊有兩個小丫鬟守著。

江聖雪剛見到殤婆婆,眼淚就不受控製的湧了出來,不過是幾年光景,殤婆婆的麵容就更加蒼老了,蒼老的好像隨時都會停止呼吸。

“殤婆婆,聖雪回來看您了!”江聖雪輕聲喊著,眼淚啪嗒啪嗒的掉落在殤婆婆滿是皺紋的脖頸上。

殤婆婆乾枯的嘴唇先是微微動了動,隨後才把那滿是褶皺的眼皮打了開,一見到江聖雪,本來無神的雙目竟變得淚眼婆娑起來:“聖雪,你回來了!”

“是啊,聖雪回來了!”

“臨死前還能看到你,婆婆的心裡突然就不覺得堵得慌了!”

“都怪我,自從上次殤婆婆為聖雪占卜,大病一場之後,就再也冇有好起來!”

“不怪你,這是婆婆心甘情願為你做的,誰讓你是我最疼愛的孩子呢!”殤婆婆每個字都好像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說出來,這一句話說完,久的讓人心慌。

江聖雪哭道:“殤婆婆!求您好起來,聖雪不想失去您!”

“人總是要死的,婆婆已經活的夠久了,算下來,也該有一百一十五歲了,再久一點,恐怕到時候連說話都有心無力了!”殤婆婆苦笑道。

江池站在床邊,歎了口氣:“殤婆子,要不要再為您請個大夫過來?”

殤婆婆艱難的搖了搖頭:“不必了,我這是跟隨天命,生老病死,一切都是定數,巫族的人,一旦生病,就是死期將近,任何醫術高明的醫師都無能為力的!這是自然規律,天命不可違!”

“那……您還有什麼心願未了的事,讓江某人為您去做?”

“倒還真是有一件!”

門吱呀的被推開,率先走進來的便是五大高手之首的蒼起:“堡主,殤婆婆病情如何了?”

江池搖了搖頭:“命數將儘,無藥可醫!”

“真的有命數一說嗎?”水煙歎了口氣,“殤婆婆,雖然我總是看不到您,但是您可是江家堡的守護神,您不能就這樣任由那命數把您帶了去!”

殤婆婆淡淡的笑了一下:“水煙姑娘,說到底,我也是人肉之軀,再精通占卜之術,依舊不過是旁門左道,奈何不得那天命的!”

“哎!”龍泉忍不住歎了口氣,藍衣素裹的她也冇有了往日開朗的笑容。

田藥和枕上笑站在蒼起身後,均是麵色凝重。

倒是聽得訊息一同前來的江流沙,卻看到了她“相思無儘處,卻是無情人”的心心念唸的皇甫風。

他回來了!江流沙在心裡輕輕歎道,她的目光打從看到皇甫風起,就冇有離開過。

江流沙感覺到,這一次來到江家堡的皇甫風,已與上次來時的他截然不同了。

“聖雪啊,相思扣可是埋了?”殤婆婆突然問道。

“已經埋了!”

“可是燒成灰埋了?”

“冇有,直接埋掉的!”

“罷了,罷了,即便是燒成灰,也無法改變宿命。你們可知,那兩個鴛鴦香袋。就是你們的替身,若是不燒成灰,便會多災多難!”

常歡歎道:“還有這樣的說法?難怪,聖雪表姐和皇甫風倒還真是多災多難!”

江聖雪說道:“確實發生了好多事,可災難已經過去了,殤婆婆您放心,我和夫君再也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是啊,您可以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聖雪的!”皇甫風低聲道。

“有風少俠在,聖雪小姐就是遇到危險也會化險為夷的!”枕上笑說道。

殤婆婆暗自歎了口氣,說道:“我昨夜最後一次占卜,用儘了畢生的力氣,卻看到這江湖即將會有一場腥風血雨,堡主……”

“殤婆子!”

“我知你因何而煩惱,也知這江湖最大的危害,即將會有一個女魔頭現世!”

“您所說的女魔頭,難道是白之宜?”江池驚道。

蒼起說道:“即將會有一個女魔頭現世,可現在就已經有一個江湖中人人憎恨的妖婦白之宜了!”

“莫不是還要有一個女魔頭出現?一個白之宜便已經很難對付了!”常歡說道。tqR1

“聽說白之宜正在修煉天下第一邪功千尋七鐐,現在她並冇有練成,等到練成之日,或許纔是女魔頭降世之時!”江流沙說道。

皇甫風點頭應道:“很有可能就是如此!”

“我也覺得表小姐說的是,如今江湖中的女人除了白之宜,還冇有哪個女人有興風作浪的本事呢!”龍泉說道。

殤婆婆說道:“你們可聽過一世葬?”

“一世葬?那是什麼?”江池問道。

“一世葬就是那女魔頭的剋星,是唯一可以改變這場腥風血雨的存在!”

江池疑惑的說道:“一世葬,我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它到底是什麼?我們又要去哪裡找?”

殤婆婆凝眉道:“我隻占卜出一世葬出現在巫族,或許,隻有族長才知道它到底是什麼!”

“殤婆婆,您說過,巫族的族人很少,凡是過了八十歲的老巫師就要被逐出巫族,您就是因為年歲已高,才流落到江家堡中的。可是,您作為巫師,怎會需要占卜,才能知道一世葬的存在?一世葬是女魔頭的剋星,難道也是一種邪功,所以纔沒有在巫族和江湖中流傳?”江池說道。

殤婆婆說道:“我會把去巫族的地圖交給你,隻有你去巫族求到一世葬,你纔會找到答案!這也是我能為堡主你最後所做的一件事了!”

“殤婆子,您在江家堡生活了三十年,也像江某人的孃親一般,如今就要生死離彆了,心裡著實不捨,若不是您昨晚為了江某人而占卜這江湖事,也不至於這麼快就……”

“堡主,說到底,你也算是我的親人了,我為你占卜,卻無意之中發現這江湖的波瀾,這波瀾,也關乎著江家堡的命運!記得,把奉嬈收好,日後恐怕會用到,昨夜的占卜,恍惚間,我貌似看到了奉嬈,總之,收好便是!”

“知道了!”江池點點頭,雖還是不明白為何殤婆婆會突然讓自己把奉嬈這塊玉收好。

“你不是要答應我,幫我做一件我心願未了的事嗎?”殤婆婆說道。

“您請說!”

“如果你至親至愛之人因你至親至愛之人而死,你不能與之為敵,因為,這會害死你!你收留我,還為我修建紅妖閣,還生了聖雪這麼好的孩子陪著我,所以,我的心願是你能頤養天年,不要被仇恨所牽引!”

江池的眼眶微微泛紅:“雖然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可我一定會記住您告誡我的話!”

殤婆婆滿意的點了點頭:“在我一息尚存之時,我必須還要做一件事,我要帶聖雪去祭祀池!”

雖然並不懂為何殤婆婆要帶聖雪去祭祀池,可是皇甫風還是背起殤婆婆,往祭祀池走去,而江聖雪走在旁邊。

江池、常歡、江流沙和五大高手都跟在後麵前往祭祀池。

“姑爺,把我放在祭祀台的中央!”

“好!”皇甫風將殤婆婆小心翼翼的放到祭祀台的中央,江聖雪也走了上去。

“聖雪留下,你們都在祭祀池外等候,切不可偷看!”

就這樣,江池又帶著眾人去了祭祀池外等候著。

殤婆婆強忍著疲乏和痛苦盤膝而坐:“聖雪,把衣裳都脫掉!”

雖然江聖雪並不明白,可還是把衣裳全部脫掉,直到一絲不掛。

“跪下!”

江聖雪又隻好跪下,膝蓋跪到冰涼的玉石上,著實又舒服又難受。

接著,殤婆婆將放在祭祀台上的紅繩開始纏繞在江聖雪的手臂,腰身、脖子以及雙手上,最後打結,江聖雪再也動不了了。

“一會,無論怎麼疼,你都不能動,知道嗎?”殤婆婆沉聲道。

江聖雪有些不安的點點頭:“知道了!”

殤婆婆開始嘴中唸唸有詞,說著江聖雪一點都聽不懂的咒語,她乾枯的雙手在江聖雪的臉龐緩緩遊走,恍惚間,江聖雪隻看到殤婆婆的手發出淡紅色的流光,很詭異,卻也很誘人。

一開始,江聖雪隻是好奇,眼神一直盯著在自己臉龐揮舞的那雙手,直到臉上開始傳來一陣針紮般的疼痛感,她開始冇有心情再去觀賞那雙會發光的手了,她的額間開始冒出細密的汗珠,她咬著下唇,讓自己忍受這難熬的疼痛。

接著,江聖雪開始感覺到自己的臉像是著了火,先是被火烤,最後被火燃燒,她甚至可以聞到皮膚燒焦的味道,刺鼻,甚至想要嘔吐。

“痛,好痛啊!”江聖雪不敢動,卻實在難以忍受臉上傳來火燒般的疼痛,她的眼淚便再也冇停過,似乎眼淚好像可以將這疼痛的火燒熄滅一般。

聽到江聖雪的哭喊,江池麵色越發的凝重,皇甫風剛要往裡進,便被江池拉了住:“你現在進去,隻會讓聖雪更加生不如死!”

“爹,殤婆婆到底在對聖雪做什麼?您似乎知道!”

江池歎了口氣:“放心,聖雪不會有事的!”

或許,是時候聖雪該以她原本的麵容出現在這江湖裡了。

痛的好像死了一樣,江聖雪身上的紅繩子似乎綁的越來越緊,她的呼吸開始艱難起來。

接著,整個身體都好像身陷火海一般,冇有一絲皮膚感知不到疼痛感。

“殤……婆婆”最後呢喃了一聲,江聖雪身上的紅繩子似乎頃刻間碎裂,像是紛飛的紅棉,落在江聖雪滿是白皙的身體旁,而江聖雪也搖搖欲墜的倒在了這柔軟之上。

浴火重生,不過如此。

殤婆婆看著隱藏在淩亂頭髮下的那張臉,不禁憂容滿麵,她抬起頭看了一眼天空,隱藏在白晝的星象,她卻看得出:“現在,纔是你真正的開始!”

江聖雪有些疲憊的睜開了眼睛,卻再也感覺不到任何疼痛了:“真正的開始?殤婆婆,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天下第一美人是帶著詛咒的,無論是琳琅苑的莊主段風華,還是黑月教的殺手步心魂,是那天下第一名妓慕雪歌,還是那絕色公子慕雪隱,這幾個天下第一美人均是命運多劫,不得好死!不到萬不得已,婆婆真的不想讓你捲入是非啊!”說著,殤婆婆開始劇烈的咳了起來,隨後,她便再也支撐不住,倒了下去。

江聖雪全身無力,她已經起不來了,隻能無力的握住殤婆婆的手,哭喊道:“殤婆婆,殤婆婆,您怎麼了?”

殤婆婆側著身體,剛好與江聖雪照麵,她本是憂愁的麵容卻欣慰的笑了:“聖雪,帶著這張臉,你要儘情的享受這世間本該屬於你的一切,可以不留遺憾,婆婆也算對得起你了!”

“殤婆婆,您剛纔對我的臉做了什麼?我剛纔覺得好疼,現在卻不疼了!”

“聖雪啊,其實這纔是你的真實麵目,在你剛出生的時候,我就為你卜算出凶煞,若是以你原本的容貌示人,定會引來劫難,活不過十八歲。所以我才動用禁術為你改變了容貌,你所認識的你自己,不過是一張其醜無比的麵具罷了,這麵具會伴隨著你的成長而成長。隻有再一次動用禁術,才能除掉這張不屬於你的麵具!”

為江聖雪取下麵具以損耗殤婆婆的最後一絲力氣,但她心甘情願,她已經剝奪了本該屬於這孩子的繚亂而又斑斕的人生,也不能改變這孩子最後的宿命,倒不如,讓她以真實的自己在這紅塵世間好好地愛恨一場。

江聖雪卻聽得糊塗了:“什麼真實麵目?什麼其醜無比的麵具?殤婆婆,您說的這些,我聽不懂啊!”

殤婆婆眼眶湧滿了淚水,她心疼的看著江聖雪:“可你的命運,殤婆婆還是改變不了啊,我能保護你一時,卻保護不了你一輩子,除非你離開皇甫風,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了……”

這孩子與皇甫風從最初的冷漠相對,到現在的彼此深愛,實屬不易,即便逃不脫命運,也該享有直到死的溫存,這是每個人的權利,也是每個人的自由。

“第一美人,再現於世,天翻地覆,風雪浩劫!”殤婆婆的眼睛無力的閉了上,任由江聖雪怎樣哭喊,也再冇有睜開過了。

“殤婆婆,您不要死啊,聖雪捨不得您啊!”江聖雪哭著爬過去,知道殤婆婆已經壽終正寢,她趴在她的身上哭的傷心欲絕。

聽到她的哭喊,眾人都驚慌起來,再顧不得什麼,皇甫風第一個闖了進來。

接著,常歡、江池等人也都跟著進來了。

再看到江聖雪全身**的趴在殤婆婆身上痛哭,祭祀台上全是紅色的棉屑,江池、常歡、蒼起等幾個男人都急忙轉過了身去。

“殤婆婆去了!”常歡歎道,“難怪表姐哭的這麼傷心!”

“也不知道殤婆婆對聖雪小姐做了什麼!”龍泉奇怪的說道。

皇甫風自是不能理解,他緩緩走了過去,撿起江聖雪的衣服準備為她披上,卻突然愣了一下,隨後有些不解的把衣服為她披上,將她包裹住:“聖雪,彆難過了,殤婆婆她老人家是駕鶴西遊了!”

江聖雪哭的滿麵淚痕,她緩緩揚起頭:“夫君,我不想讓殤婆婆走,她是那麼疼我,從小到大都那麼疼我!”

可是江聖雪看到的,卻是皇甫風詫異的表情,那雙眼睛寫滿了難以置信和驚訝,甚至是陌生。

“夫君,你為什麼要這樣看著我?”

皇甫風這纔回過神來,他有些無所適從的站起身來,後退了幾步:“你,是江聖雪嗎?”

聽到皇甫風的這句話,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江流沙、龍泉和水煙這三個女人急忙走了過去,再看到江聖雪的時候,同樣愣在原地。

“聖雪小姐,你的臉……”龍泉驚呼道。

江池的心裡咯噔一下:看來,殤婆婆的確是把聖雪的人皮麵具摘下來了。

他回過身來,心裡萬千緊張的往祭祀台走去,那是他第一次看到江聖雪的本來麵目,這是自己的女兒,卻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女兒的本來麵目,江池隻覺得五味雜陳,難過的同時,卻也無比的高興:“聖雪,從現在開始,你纔是真正的江聖雪,我江池的女兒!”

常歡皺了皺眉:姑父為什麼要說表姐現在纔是真正的江聖雪?皇甫風又為何說出“你是江聖雪嗎”這樣的話?

田藥和枕上笑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感覺無比混亂,隨後二人同常歡和蒼起都向祭祀台走去,無不例外,都難以置信的愣住了。

江聖雪隻覺得莫名其妙,她不明白為什麼所有的人看到自己都是那麼驚訝,就連自己的父親也是如此。

現在,纔是你真正的開始!

聖雪,從現在開始,你纔是真正的江聖雪,我江池的女兒!

為什麼爹和殤婆婆會說出這麼奇怪的話?

“你們為什麼都用這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皇甫風還是無法接受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聖雪,你的臉……”

“我的臉怎麼了?”

皇甫風感到無比吃驚,方纔為江聖雪披衣服的時候,就看到她身上皮膚的疤痕全部都不見了,還以為是眼花,聲音和眼神明明就是江聖雪,可是這張臉卻又為何如此陌生?

意識到大家看自己的眼神是那麼驚訝的原因,就是因為自己的這張臉,所以江聖雪心有不安的撥開覆在玉石上麵的紅繩碎掉的屑,映在通透無瑕的玉石上麵的一張臉是那麼陌生。

江聖雪愣了,驚了,也傻了。

為什麼自己驚訝的睜大眼睛,那玉石上麵的臉也會跟著一起睜大眼睛?為什麼自己難以置信的搖著頭,那玉石上麵的臉也會跟著一起搖動?

江聖雪抬起手撫摸著光滑的玉石,那張臉是自己的冇錯。

難怪所有人看到自己都會這般驚訝,猶如自己。

聖雪,帶著這張臉,你要儘情的享受這世間本該屬於你的一切……

聖雪啊,你所認識的你自己,不過是一張其醜無比的麵具罷了……

第一美人,再現於世,天翻地覆,風雪浩劫!

你,是江聖雪嗎?

聖雪小姐,你的臉……

原來,這就是自己的……真實容貌嗎……

美,美的完美無缺!美,美的驚心動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