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最高融解,千楚醒來

-

皇甫雲久久冇有回過神來,手中那一半玉笛就這樣掉落在地麵上的另一半玉笛上,“砰”的一聲響,雙雙碎成粉末。

紫風月回味半晌鳳綾羅的話,再加上方纔的場景,她終於想明白了一切,鳳綾羅居然用這樣的方式,來了斷與皇甫雲的關係。

“綾羅,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為什麼要毀掉我的回憶?”皇甫雲空蕩蕩的目光越發的呆滯,再看到那地麵上已經破損的不能複原的玉笛,竟然心生破鏡不能再重圓的悲哀,頓覺悲痛欲絕,隨後喉頭一甜,竟吐出一口鮮血,身子向前傾去。

“雲少!”紫風月一驚,急忙跑過去扶住皇甫雲,卻險些被他一起拉倒。

紫風月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皇甫雲居然暈過去了,為了一個不要他的女人。

紫風月心疼的把他抱在懷裡,摩挲著他冰涼的臉,眼淚滑落唇角甚是苦澀:“她不要你了,這不是你一直都很清楚的事嗎?她辜負了你那麼多次你都不在乎,為什麼她隻是在還原你們初次相見時卸下了該有的偽裝,你便覺得生不如死了呢?你為了她不惜與唐門結下梁子,結果她卻忘恩負義不領你這個情,如今又把你讓給我,我紫風月不需要她來施捨我,我有的是手段可以得到你,至少我明白,桃花山莊這輩子都不會容下一個時刻想要害死公公的兒媳的!”

雲少,不到最後一刻,你放不下,難道我就放得下了?

曼陀羅宮。

三名頭垂在胸前的江湖人以三角陣勢將白之宜圍坐在寒石床上,三人的頭上都插著一根銀針,封住了死穴,一旦銀針飛出,立即身亡,銀針不除,昏迷不醒。

而白之宜的用意便是讓三人再被自己吸乾內力後可以不喊不叫,無聲無息。

隻見白之宜開始用蠶絲線自三人心臟串聯,再用蠶絲線穿進自己全身各大穴位處,與串聯三人心臟的蠶絲線連接結成死扣,形成千絲萬縷難以用肉眼觀賞的過繼網。

接著,白之宜開始運動,默唸三陽融一的口訣。

藍白的蠶絲線開始轉為血紅色,三名江湖人心臟的血沿著蠶絲線不斷被過繼到白之宜的體內,接著青光繚繞,隨著絲線緩緩流動,從三人的體內進入白之宜體內,煙一陣霧一陣,很快白之宜的皮膚開始變得透明起來,體內的青筋鮮血以肉眼可見的形式流淌顯現,極為詭異。

這便是三陽融一最高的一層融解,已經不再需要靈訣煞的輔助,便可以無限製的吸取外界的內力,不再與自身內力充斥。

三人的內力與心血被吸食乾淨後,牽連住心臟的蠶絲線隨著白之宜身體上的蠶絲線開始顫動,直到白之宜身上所有的蠶絲線猶如紛飛的雪花一般四分五裂,飄飄欲墜,而三人身上的蠶絲線也瞬間斷裂,紛飛,連帶著他們體內的心臟一併四分五裂的迸出,白之宜很快就把那些四分五裂的心臟吸取過來,優雅形同鬼魅的把它們塞進嘴巴,直到吃的一點不剩。

她伸出粉嫩的柔舌舔舐掉了沾在嘴角的鮮血,隨後緩緩閉上眼睛開始緩緩收回內力。

三具黑紫色的屍體最終也成了黑色曼陀羅花的飼料。

“如今三陽融一很順利,或許過不了幾日,我便可以重新嘗試一次第五重紫的突破!”白之宜滿意的大笑幾聲,然後起身下了寒石床。

走到那長滿黑色曼陀羅花的岩石峭壁處,再往裡走去,便看到窩在角落中正撕咬一隻野狼的脖子、大口的吸食著它體內的血液的東方聞思。

滿意的勾了勾嘴角:紫魄,本宮主真想讓你親眼瞧上一瞧,你這麼寵愛的丫頭如今像個野獸一般正在撕咬一頭野狼,修煉讓人自此成為惡獸的踏雪歸來呢!

白之宜從琉璃密室出來,走廊的儘頭處,水漣漪站在那裡已經恭候多時。

“宮主,如今宮中每名弟子所抓捕的人數都記錄於此冊之中,請宮主過目!”

白之宜將冊子拿在手中,翻閱起來。

隻見上麵寫道:

巫涅,抓捕供煉死士者已九人,抓捕供煉三陽融一者已六人。

小水滴,抓捕供煉死士者已八人,抓捕供煉三陽融一者已三人。

雙飛燕,抓捕供煉死士者已十二人,抓捕供煉三陽融一者已五人。

水漣漪,抓捕供煉死士者已十九人,抓捕供煉三陽融一者已十人。

……

其他護法、大弟子和普通弟子的抓人數目也都清清楚楚的被記錄在了上麵。

白之宜點頭笑道:“冇想到短短幾日,已有如此功績,本宮主很是滿意,漣漪,憑藉你一人之力,比雙飛燕二人之力抓來的人還要多,你果然冇有讓本宮主失望!”

水漣漪笑道:“這是屬下應該做的!”

“我要這洛陽城過不了幾日,就形同地獄,要他皇甫青天惶恐終日,要他八大門派能奈我何,作報當年之仇!”白之宜冷聲道,眼中滿是憤恨。

“宮主,您這麼做,隻是為了激怒皇甫青天嗎?如今您的大功尚未練成,他們若是重新招兵買馬,集結天下英雄,真的攻打而來,我們眾多護法恐怕也無法阻擋!第一次他們攻打我們就已經滅掉了一個冰魄宮!”水漣漪說道。

“不是還有一個烈火宮嗎?即便我的千尋七鐐還未練成他們便第二次攻打,這一次我要犧牲烈火宮,讓他們來個有去無回!”

水漣漪聰慧如雪,自是明白白之宜的意思,便恭聲笑道:“那屬下可要吩咐烈火宮的人,加緊在烈火宮做手腳了!”

白之宜點點頭:“去吧!”

看著水漣漪消失的背影,白之宜的嘴角漸漸勾起一個邪惡的弧度,她的瞳孔散發著越發駭人的戾氣。

整個江湖的人都是我的敵人,整個天下都曾拋棄過我,朝廷曾讓我家破人亡,江湖曾讓我走投無路,隻有東方一秀,隻有曼陀羅宮讓我重獲新生,當日天下人將我趕儘殺絕,如今我白之宜就要負天下,滅蒼生。

殷儲從殷府裡出來,揹著自己的小藥箱,饒了兩條路,去了另一個府裡,半晌後又回自個府裡了。

冇過多久,殷儲又揹著小藥箱去了一個老宅子,爾後又三拐兩拐的去了一個藥房。

香燕和無燕一直暗中跟蹤殷儲,隻當成是殷儲挨家挨戶給人探病,卻不成想他早已知道了她們的存在。儘管香燕距離殷儲的位置已經很遠了。

然而殷儲卻對這個味道極其敏感,心裡暗叫不好:這香味一直都在,看來,是雙飛燕在跟蹤我了,她們一定是想借我的手找到細姑娘。

天享客棧。

雲細細坐在傅千楚的床邊,拇指與食指正捏著一顆透明的玻璃珠子放在眼前,看得出神。

“娘,你又在看那顆玻璃珠子了!”一個好聽卻又無比稚嫩的聲音傳進了雲細細的耳朵裡。

她一時欣喜,急忙將洛傾炎送給自己的玻璃珠子重新塞回腰間,握住傅千楚的手:“千楚,你醒了!”

“是啊,我睡了很久嗎?”

“很久了,已經快五天了!”雲細細溫柔的說道。

傅千楚咧開嘴笑的明媚可愛:“我都不知道自己這一次睡了這麼久!難怪這一次醒來全身都覺得好痠痛!”

“千楚,等殷大哥來了之後,我帶你出去走走!”

“好啊,娘,殷大哥是誰啊?我們又是在哪裡啊?這個房間好像不是我的房間,也不是孃的房間!”傅千楚打量著房間,疑惑的說道。

雲細細說道:“我們現在在洛陽城,這裡是洛陽城第一客棧天享客棧,殷大哥是孃的舊相識,此次娘帶你來找他,就是為了讓他幫你醫治這嗜睡症!”

傅千楚一副很有興趣的樣子:“他長得好看嗎?有你常跟我講的洛小將軍好看嗎?”

雲細細既是無奈又很寵溺的笑了笑:“你呀,每天的小腦袋裡都在想些什麼啊!殷大哥的年紀很大了,是個瘦瘦小小的小老頭,隻不過我們相識的早,我喚他一聲大哥,估計你見到他,得叫爺爺了!”

“娘怎麼跟這樣的人是舊相識?你從冇對我講過!”

“這些都不重要,等你的病好了,你想聽什麼我便給你講什麼!”雲細細溫柔的說道。

“你的殷大哥什麼時候來啊?好想見一見,除了殘夢穀的姐姐和姨娘們,我還冇見過男人長什麼模樣呢!”

雲細細被她逗的既是心酸又覺得好笑,但又感到不安起來:“奇怪,殷大哥今天怎麼到現在還冇來?”

“他是不是半路上遇到仇家了?”

雲細細一聽,恍然大悟,於是給傅千楚講了之前被香燕跟蹤的事,哪知,傅千楚一聽完就說道:“娘,一定是壞人想跟蹤那個叔叔來找你呢!所以他纔沒有來!”

雲細細笑著捏了捏千楚的臉蛋:“不愧是我的女兒,連想法都跟娘一模一樣!”

隨即雲細細又不禁擔心起來:若是真的這樣,殷大哥豈不是有危險了?

桃花山莊。

從南廂苑回到星天戰的路上,皇甫雷一直沉默不語,也因為傷勢的原因,走路也不能像以前那樣莽撞和大步流星了。

這一路上,皇甫雷倒是想了很多,不能把東方聞思帶出魔窟給她一生的照顧和依靠,麵對被人挾持的孃親卻無能為力還無能的險些暈倒,連自己的二哥被人威脅要揮刀自宮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

突然間,皇甫雷覺得自己該強大一些了。

大哥哥曾經說過,如果不好好練功,就冇有辦法保護自己最重要的人。

皇甫雷在心裡默默地發誓,以後,他定會用心練功,因為隻有好好練功,才能保護自己最愛的那些人。

李葉蘇已經脫離危險,皇甫雷這才平靜下來,回到星天戰,也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他需要想,想自己的未來,想自己的過去,想那些對自己最重要的人,想那些已經不在卻一直影響自己的人。

皇甫雷赤身**的站在鏡子前,看著滿身被包紮的藥布,他突然明白了什麼是恥辱。tqR1

“爹,娘,大娘,大哥,二哥,三位叔父,聞思,段大哥,珠兒姐姐,還有常歡哥哥,義德表哥,你們好好看著我,我皇甫雷以後再也不是那個隻會貪玩的少年了,我要長大,我要成為一個像大哥二哥那樣有所作為的男人!”皇甫雷握緊了拳頭,奈何太過用力牽扯到了身體的傷口,又不禁齜牙咧嘴起來,還紅了眼圈。

過去的自己,他隻覺得很可笑,像個不諳世事不懂人情世故隻知道吃喝玩樂的紈絝子弟,如今想一想,不被人看得起自是理所應當。

皇甫雷下定決心要開始改變自己了,隻是他覺得手中空蕩蕩的,好像少了點什麼,這纔想起,苦著臉自言自語道:“連空姐,我把大哥哥送我的天殘劍弄丟了!”

天殘劍是仇化骨的遺物,自己怎麼能讓它落在魔宮之人的手裡呢?

一定要奪回來,不擇一切手段的奪回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