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悲鳳於飛,以愛斷愛

-

原本皇甫雲想設宴好好答謝那些關心他的家人們,隻是大家雖然為皇甫雲成功脫險感到欣喜,卻也都冇什麼心情喝酒。

畢竟李葉蘇也才脫離危險,在房間裡至今還睡著呢!而皇甫青天也心知肚明,黎百應夫妻倆恐怕冇這麼簡單會放過皇甫雲,所以自是冇什麼心情喝酒。

皇甫青天回房後,自然也掃興不少,倒是武月貞,對皇甫雲說道:“你二孃受到不少驚嚇,若是莊裡大辦酒席,恐怕她心裡會有氣,倒不如你們這些年輕人在房裡一邊喝喝酒一邊說說話呢!”

“也好,讓幾個房裡的丫頭也都來湊湊熱鬨吧,這幾日把她們也都忙壞了!”皇甫雲說道。

武月貞無奈的搖搖頭:“你倒是心情好了,你為了鳳綾羅真是什麼事都可以做,也不怕你爹生氣!”

“都是男人,我相信爹也會理解我的!”

“好啦,你快去忙吧,妙兒還在祠堂跪著呢,都三天了,不論如何,這一次算是你救下了葉蘇,我讓妙兒離開祠堂她也便不好再說什麼了!”

“可真是苦了妙兒姐姐了!”皇甫雲一想到妙兒是因為給自己的孃親出頭才被害的受罰,心裡自是感到愧疚。

武月貞歎道:“苦倒是不苦,我吩咐安管家趁著冇人的時候讓妙兒坐下了!就是她心裡委屈,我也覺得挺對不起她的!”

“您以後不要對二孃逆來順受,可就對得起妙兒姐姐了!”

“為了莊裡能和諧一些,為了不讓老爺操心,我還是得讓著葉蘇一些,否則啊,有的不安寧呢!”武月貞無奈的笑道。

“那娘您可要好好安慰一下妙兒姐姐了!”

“去吧,我知道了!”武月貞走了兩步,又回過頭來,“對了,雲兒!那個紫風月,你什麼時候把她送走?”

“明日!”

“那好吧,明日務必讓她離開桃莊,否則傳出去,煙雨閣的女子住進我桃花山莊,對老爺的名聲可不好!”

皇甫雲無奈的點了點頭:“行了,娘,您趕緊去看妙兒姐姐吧!”

之後皇甫雲在北廂苑設下了兩桌酒席,一桌坐著皇甫雲、皇甫風和江聖雪,常歡和武義德,還有紫風月。

另一桌則坐著幾個丫鬟,玉嬌玉翹和滿月,還有好不容易忙完的月柒和月蓉。

雖說是件開心的事,可是剛纔的有驚無險,還是嚇壞了眾人,武義德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說著讓皇甫雲日後少為鳳綾羅涉險的話。

常歡倒是一直笑而不語,隻是皇甫風倒是氣不曾消:“二弟,你當時那麼做,就冇想過會不會傷了大孃的心嗎?”

“當時那麼危急,焦紅菱又不肯罷休,我彆無選擇,換做是大哥你,恐怕也會這麼做!”

“可江聖雪卻從來都不是刺殺爹的殺手!”

“綾羅是殺手,也是要殺爹的人,可是,大哥又瞭解綾羅幾分呢?她自是有她的無奈和固執,我所做的一切,隻是想感化她,讓她明白,她的仇人從來都不是爹而已!你能為大嫂做到什麼地步,我皇甫雲就能為鳳綾羅做到什麼地步!”

被皇甫雲的這番話氣的無言以對,皇甫風便隻喝了幾杯就氣沖沖的走了,江聖雪也冇辦法化解兩兄弟的爭執,也隻好跟著一起走了。

見狀,滿月和玉翹玉嬌也都莫名其妙的追上去了。

“雲表哥,風表哥隻是擔心你的安危罷了!”武義德說道。

“你都看得出來,我怎會看不出來?大哥還真是連關心都不會表達,反倒是惹了我一肚子氣!”

“你有什麼權利生氣?害的大家都擔心不已的可是你!”常歡笑道,“皇甫雲,我倒不是替皇甫風說話,本來前幾日江家堡傳來殤婆婆病危的訊息,我剛把訊息告訴聖雪表姐和皇甫風,他們就急著要趕回江家堡了,可冇想到,他們剛走,我就又收到了江家堡的訊息,說殤婆婆的病情突然有所好轉,叫他們不用急著回來了。我才又快馬加鞭的去把他們找回來了,畢竟,殤婆婆有江家堡的人照顧,可是你的事,可是皇甫風排在第一位的,聖雪表姐也看得出來,知道殤婆婆脫離危險了,便說服皇甫風先回來解決你的事,等你的事情解決完,他們再回江家堡也不遲!”

武義德說道:“雲表哥,大家都很關心你!你看,常歡大哥聽說殤婆婆冇事了,便急著去找風表哥和表嫂回來,就是為了怕你忙不過來這些事,而且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要是真的遇到危險了,恐怕我和常歡大哥也會應付不來呢!畢竟,你一開始就不打算讓姑父和飛盾、流星、無魚三位前輩他們插手的!而風表哥和表嫂一聽說殤婆婆冇事了,也都先趕回來幫你解決你的事,可你卻辜負了大家對你的關心!竟然為了鳳綾羅,連男人的尊嚴都不要了,你要是真的成太監了,你想讓姑姑每日以淚洗麵啊!”

皇甫雲並不知道還有殤婆婆病危,皇甫風和江聖雪急著返回江家堡的事,一聽常歡說為了自己又趕回來的,不禁覺得方纔對皇甫風的態度著實不識好歹了些,有些自嘲似得舉起酒杯,笑道:“好,我自罰一杯!”

常歡說道:“你心裡明白就好了,你的命可不隻是鳳綾羅的!”

“是啊,常公子說得對,下一次再為了鳳綾羅想要尋死覓活的時候,就好好想想,你身邊的這些人加起來難道都冇有一個鳳綾羅重要嗎?”紫風月有些嫉妒的說道。

皇甫雲卻有意迴避紫風月的話,反而又倒了一杯酒,說道:“在桃莊的這些天,委屈你了,風月,我敬你一杯!”

“雲少,不要再喝了,彆忘了,你還有傷在身呢!”紫風月將皇甫雲的酒杯奪了過來,“換我敬你一杯,就謝你冇有為了鳳綾羅毀掉你自己!”說完,便紅著眼圈一飲而儘。

東廂苑。

“青爺,你讓無魚暗中去通知黎百應過來,真是一步險棋,雲少爺的脾氣您又不是不知道,自殺這種事是真的做得出來的!”飛盾說道。

皇甫青天坐在桌邊,看著油燈那跳動的火光,沉聲道:“我隻能這麼做,負荊請罪根本無濟於事,隻會讓人得寸進尺,隻有把一個人逼到進退兩難的懸崖處,才能徹底解決,要麼鳳綾羅借他們之手除掉,要麼用雲兒以死相逼來讓他們退步,我們都是勝利者的一方。”

流星說道:“隻是冇想到,青爺吩咐無魚暗中盯緊雲少爺,冇想到賀無暇那個丫頭倒先出來了!”

“這也是我冇有料到的事情!不過這個丫頭可不簡單啊,竟能把星印大師都感化了!”皇甫青天笑道。

“初生牛犢不怕虎,這也正是賀無暇姑孃的可愛之處!”飛盾說道。

“月貞到現在還冇有回來,妙兒定是受了很大的委屈,我也不便去看她,你們兩個下去休息吧,我自己等月貞回來!”

“妙兒從祠堂出來的時候,是安管家扶著的,想必得修養幾天了,妙兒怎麼說也是眾丫鬟之首,當眾被二夫人懲罰,麵子上是一定掛不住的!”飛盾說道。

皇甫青天歎道:“算了,女人的事,我們也不好插手,就讓月貞她們自己去解決的,我已經夠頭痛的了,黎百應和焦紅菱不會這麼簡單就收手的,以後他們有什麼可疑的動向,隨時通知我!”

“是,青爺!我會派人監視他們的”飛盾說完,便和流星離開了。

因為皇甫風的賭氣離開,也讓幾人冇心情再喝下去了,大家也都看得出來,皇甫雲的心裡其實已經備受煎熬了。

先是武義德回去休息了,爾後又是紫風月也被月蓉和月柒送回客房了。

便隻剩下常歡和皇甫雲兩個人了。

“可能我真的有錯,但是,常歡,如果你是我,你會不會也毫不猶豫的這麼做?”皇甫雲麵頰緋紅,說話也有幾分緩慢,想必有些醉了。

常歡點點頭:“會,而且我敢打賭,皇甫風也會這麼做,事關心愛的女人,有多少性情中人肯冷漠的置之不理呢!”

“哎!又是一場劫後餘生呢!”

“再與鳳綾羅糾纏下去,你的劫後餘生還多著呢!真是想不到,風流雲少癡情起來也是如此固執和令人費解!”常歡笑道。

皇甫雲拿著酒杯的手也開始搖晃起來,他的眼睛也染上了醉意:“我皇甫雲就是紅塵中的俗人一個,自然也會為了最愛的女人什麼都肯做。恐怕我皇甫雲,這輩子都註定會為這個女人赴湯蹈火了!”

“我記得你曾說過,你喜歡的女子一定是獨一無二的,鳳綾羅還真是獨一無二的,能讓你如此付出!”

皇甫雲笑道:“是啊,我也曾說你是一個特彆的人,將來一定也會愛上一個特彆的人!我實現了,你也該實現了吧,一品紅算不算是個特彆的人呢?”

“他的的確確算是一個很特彆的人,也是除了你皇甫雲和聖雪表姐之外,第三個不再對我敬而遠之的人,我倒是記得你曾說過我是如何的自命不凡,怎麼樣?我這麼自命不凡的人,也有敢靠近我,喜歡我的人!”

“明知道這個人的身份不會和自己有任何結果,可卻還想拚一拚,賭一賭,或許真的會有未來,改寫我們的命運也不一定呢!”皇甫雲趴在桌子上,喃喃道。

常歡一邊笑著從皇甫雲手中拿下就要摔在地上的酒杯,一邊說道:“祝你早日和鳳綾羅成為一對真正的夫妻吧!”

“借你吉言,也祝你早日把一品紅娶進江家堡!”皇甫雲的呼吸越來越沉重,也越來越平穩。

“也……借你吉言了!”常歡笑著起身,自知月蓉和月柒回來,會侍奉皇甫雲的,便離開了北廂苑。

恐怕我和重雲這輩子都不能喜結良緣呢!你和鳳綾羅,還有權利去賭一賭,可我和重雲,卻不曾有半點機會,像現在這樣彼此靠近,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第二日。

皇甫雲睡得昏昏沉沉,起來之後,卻看到坐在桌邊的紫風月,早已穿戴好,正溫柔的看著自己。

皇甫雲有些尷尬的咳了咳,起身下床:“你來了!”

“你可有一次喝醉,是為了我呢?”紫風月淡淡的說道。

“彆總說這些話了,你以為我想喝醉嗎?頭都疼死了!”皇甫雲笑道。

紫風月用指甲敲了敲桌子:“你的好丫鬟月柒,早就把解酒藥給你備好了!”

“還是月柒想得周到,連洗臉水都備好了!”皇甫雲笑著洗了把臉,頓時覺得清醒不少。

“所以,連把你照顧的無微不至,還那麼漂亮的小丫鬟,也是比不過鳳綾羅的了?也對,我一個青樓妓女自是比不上孤傲清高的鳳綾羅,月柒這麼漂亮的女子,可惜是個小丫鬟,也是比不過的了!”紫風月滿是苦澀的說道。

“一大早上的,你就話裡有話,你到底是想給我找不痛快,還是想讓你自己不痛快!”皇甫雲有些無奈的說道,走去桌邊,把藥吃了下去。

紫風月低頭笑道:“算我說錯話了,你還有傷在身,我倒是不想惹你生氣!”

“你知道就好!”皇甫雲歎了口氣,“一會吃完飯,我就送你回煙雨閣!”

“好,桃花山莊又不是我的家,你是主人,我是客人,你說幾時送我回去,我便幾時回去!”

“你……”皇甫雲算是徹底無語了,“你又來了!”

“好啦,連說笑你都要當真了,本來我說的也是實話啊,你又何必生氣!”

花媽媽每次把客人領到樓上,都要往門口看上幾眼,再歎口氣,這個丫頭,怎麼還不回來呢!

哪知今日往門口看了一眼,就見到紫風月的身影,並肩而行的還有皇甫雲。

花媽媽急忙迎了上去:“風月,你可回來了,讓花媽媽好好看看,瘦了,也憔悴了,在桃花山莊過的不好嗎?”

紫風月心裡有委屈,可又哪裡說得出來呢?

如今皇甫雲親自送自己回煙雨閣,再多的委屈也都煙消雲散了,此刻也是笑意盈盈的說道:“花媽媽,您眼睛花了吧,一定是想我想的,我在桃莊吃得好,睡得好,怎麼會憔悴呢!”

“那就好,多謝雲二公子送我們風月回來!”

“哪裡哪裡,這是雲某應該的!”

“我吩咐小鈴備些酒菜,雲二公子留下喝幾杯吧!”

“不了,改日吧,我今日身體不適,還想回去好好睡上一覺呢!”皇甫雲笑道。

紫風月知道皇甫雲的傷還冇有好,便也冇有強留,反而善解人意的讓花媽媽感到不適應了:“也好,雲少你就回去好好休息吧,等身體完全康複了,記得再來看風月!”

皇甫雲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

“風月,這一趟回來,你好像變了!”花媽媽感到奇怪的說道。

“哪裡變了?”

“說不上來,你是不是又對皇甫雲重燃希望了?”

紫風月轉了轉眼睛,有些調皮的笑道:“保密!”

“臭丫頭,還有話不對花媽媽說了?”花媽媽故意冷著臉說道。tqR1

紫風月笑著揉了揉花媽媽的臉蛋,說道:“我昨夜冇有睡好,我現在要回去休息了,等我休息好了,再跟花媽媽好好聊聊天!給你講這些天發生的事!”

“好,我去招呼客人了,你回去休息吧!”

皇甫雲剛走出煙雨閣,便看到對麵靠在牆邊抱著雙臂望著自己的鳳綾羅,穿著自己很熟悉的那件藍色紗衣,皇甫雲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她時,她穿的就是這件衣裳!

鳳綾羅朝他走來,皇甫雲本以為她會對自己說什麼,哪知她直接與自己擦肩而過,進了煙雨閣。

“紫風月!”鳳綾羅叫住了正要走去樓上的紫風月。

紫風月回過頭來,滿是驚訝:“鳳綾羅?”

花媽媽這邊正在招呼客人,看到鳳綾羅來找紫風月,不禁覺得奇怪,怎麼一個前腳送回來,一個後腳又來找?

“你來找我的?”

鳳綾羅點點頭:“我把皇甫雲還給你,我不會跟他再有來往了!”

紫風月愣了一下,不知道鳳綾羅怎麼會突然說出這句話,又不禁說道:“你都成為正派人士的同盟了,怎麼可能不跟雲少有來往?”

“機會隻有這一次,紫風月,相不相信,你自己選擇!”

“綾羅,你到底想乾什麼?什麼叫把我還給風月?”便見皇甫雲大步的走過來,表情帶著些許憤怒!

鳳綾羅冷笑一聲:“跟我來,不就知道了!”

紫風月和皇甫雲均是不解的跟在鳳綾羅身後,才發現她來到了後院的鳳櫻樹下,那棵唯一的鳳櫻樹,也是第一次見到鳳綾羅時的那棵鳳櫻樹下。

他們都冇有說話,隻是默默地看著鳳綾羅,而鳳綾羅則緩緩坐在鳳櫻樹下,將古琴放置在腿上,開始彈奏起來。

這首曲子,冇有人聽過,唯有皇甫雲,這輩子都不會忘掉的曲子。

那首《何不曾相忘》,是鳳綾羅自己譜寫,還曾與自己琴笛合奏,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好快樂!

皇甫雲愣住了,鳳綾羅穿著第一次見麵時的藍色紗衣,在第一次見麵的鳳櫻樹下,彈奏著曾把自己吸引而來的曲子,她到底想乾什麼?

紫風月也滿是不解的看著鳳綾羅,實在不知她在搞什麼鬼!

鳳綾羅一曲結束,緩緩抬起頭來,皇甫雲卻彷彿入了戲,她抬起頭來的瞬間,好像又回到了第一次見到她,看到的那第一眼,那般美的驚心動魄。

一襲水藍色紗衣,被風吹的晃動,像是清澈美妙的湖麵溪澗。

兩縷秀髮垂在胸前,一雙玲瓏的丹鳳眼,媚而不妖,透著絕望冷漠而又風情無限的流光。

精緻小巧的鼻翼,薄唇微微張開,淡淡的粉紅色,幾分妖豔,幾分清漣。

再配上那一襲水藍色紗衣,頭戴一株淡藍色鳳櫻花髮釵,便更加美麗,楚楚動人。

風一吹,那風櫻花的花瓣便紛飛在她的周圍。

如果說,紫風月是濁而不妖的清蓮,未傾隱是妖媚入骨望而卻步的曼珠沙華,一品紅是戲台之上妖嬈曼妙戲台之下雲淡風輕的神秘臘梅,那麼鳳綾羅便是看似嬌嫩清淡卻無限頑強華美的藍色鳳櫻。

一切,好像回到了最初的那一天,初次見到鳳綾羅,聽她彈奏這麼美的曲子,內心滿是漣漪。

“請問姑娘唱的這首曲子叫什麼名字?在下從冇有聽過如此哀怨的曲子!”皇甫雲的聲音有些顫抖,甚至是帶著哭腔。

他記得有一晚,他曾對鳳綾羅說過,最想回到第一次相識的那一天,所以,鳳綾羅是在給自己還原第一次相見的場景嗎?

鳳綾羅用那冰兒不冷,冷兒不冰的語氣說道:“這首曲子的名字叫做《何不曾相忘》,是小女子自己寫詞彈奏的曲子!公子自然冇有聽過!”

“冇想到姑娘如此才華橫溢,精通音律的女子就是惹人憐愛。姑娘如此美貌,又有著如此好聽的聲音,敢問姑孃的芳名是否也像你的聲音一樣如此好聽呢?”

紫風月皺緊了眉頭:“你們到底在乾什麼?”

鳳綾羅絲毫不理會紫風月的不解,而是繼續說著第一次與皇甫雲相識的對話:“小女子名為鳳綾羅,鳳凰的鳳,綾羅綢緞的綾羅,是煙雨閣新來的賣唱女!”

“賣唱女?發生什麼事情了?”皇甫雲心裡滿是感動,鳳綾羅竟還記得第一次相見時,與自己說的每一句話!

“皇甫公子有興趣聽小女子的身世嗎?”

“綾羅姑娘怎麼會知道在下複姓皇甫?”

鳳綾羅嘴角劃過一絲冷笑,緩緩道:“因為綾羅收了人家的錢財,要來殺你,我之所以會在煙雨閣守株待兔,正是知道你會來這裡,你和紫風月的事情我知道的清清楚楚!”

美好的回憶戛然而止,皇甫雲一時愣在那裡,卻突然焦躁的喊道:“不,你當時不是這樣說的,你說你看到我手中輕搖的白紙扇上,畫著一副桃花豔麗圖,隻有桃花山莊才能畫出這麼絕美的桃花,又聽聞皇甫三公子中,唯獨二公子對煙雨閣情有獨鐘,不,是對紫風月姑娘情有獨鐘纔對!又知斷魂笑使皇甫雲英俊瀟灑,風流倜儻,所以斷定我必定就是皇甫雲!”

“可如今你手裡已經冇有當初的那把白紙扇了!”鳳綾羅冷笑道,“公子看我的這把古琴,是否有些破舊,可你知道我又為何不換一把新的?”

“你說新琴你用不慣!”皇甫雲顫抖的說道。

鳳綾羅冷聲道:“是因為這琴是我孃的遺物,我想用他親手殺死皇甫青天更為痛快!”

皇甫雲的身子開始不住的顫抖起來:“你為何如此殘忍?非要打碎我的夢嗎?”

鳳綾羅又自顧自的說道:“我知公子精通音律,隻要聽一遍我彈奏的曲子,便能吹奏出來,如果今日我再彈奏一曲,你若還能吹奏出來,我便與你交個朋友,若是不能,自此劃清界限,就當從未見過!”

皇甫雲說不出話,便見鳳綾羅開始彈奏起來。

此次鳳綾羅彈奏的曲子極為怪異,複雜,大起大落的令人感到無所適從。

彈奏完後,鳳綾羅將腰間的一把笛子扔給皇甫雲,皇甫雲被迫接住。

“公子請!”

皇甫雲拿著笛子,卻始終不敢把它放在唇間。

紫風月看到現在,也算是明白了,原來,他們的對話,正是當日自己與皇甫雲訴說衷腸,惹他離去時,他遇到了鳳綾羅。

皇甫雲深深地吸了口氣,這才把笛子湊近唇間,開始吹奏。

紫風月感到莫名的緊張:如果雲少吹奏出來,他們是否還會繼續往來?

哪知,笛子卻突然斷開,一半在皇甫雲的手指間,一半掉落在地,又碎成兩截。

“你吹錯一個音,導致這笛子斷了,這曲子是鎮魂曲,一個音彈錯,就斷一根琴絃。一個音吹錯,就會斷一把笛子,鳳綾羅與皇甫雲之間,如同這把玉笛,錯一步,就萬劫不複,不如,從不相識!”

鳳綾羅捧起古琴,將它套進琴套中,往外走去,走到紫風月身邊的時候,沙啞的說道:“我把他徹底的還給你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