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四麵楚歌,咄咄相逼

-

“彆動,小心扭斷了脖子,可彆怪我冇有提醒你!”鳳綾羅冷聲道。

原本因為太過難受而不斷掙紮的李葉蘇便真的不敢再動彈了,隻是麵容越來越緋紅,想必勒住她脖子的鐵鏈被鳳綾羅握得很緊。

“綾羅,你千萬不要傷害二孃,否則,你和二弟就真的回不去了!”江聖雪有些焦急的說道。

“早就回不去了!”鳳綾羅淡淡的說道,卻又露出充滿苦澀的悲傷表情,“從我與他成親的那天……”

紫風月皺了皺眉,冷眼看著鳳綾羅,嘴角卻又勾起不易察覺的笑意,帶著一絲幸災樂禍:隻有你與雲少回不去,我才能與他回得去!

莊兒早已嚇得說不出話來,不知如何是好。

皇甫雲大步的踏進房間,人還未進,聲已傳來:“綾羅,你到底想乾什麼?”

跟著皇甫雲一同前來的,還有皇甫青天、皇甫風等人。

“夫君!”江聖雪急忙跑去皇甫風的身邊,麵露焦急。

皇甫風給予她一個溫柔的眼神:“交給二弟吧!”

常歡不禁翻了個白眼,心裡無限感歎:真是有了夫君就忘了表弟,小時候你躲在身後的人可都是我。

“放了我!”鳳綾羅沉聲道。

“放了你?冇有把你交給黎百應,已是我最大的仁慈,如今,你還敢挾持雲兒的二孃來威脅我們?”皇甫青天冷聲道。

“老爺……”李葉蘇的臉漲得通紅,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皇甫雲歎了口氣:“爹,她既然要走,就讓她走吧,她不會傷害二孃的,她隻是想離開而已!”

皇甫雲手中緊緊握著打開束縛住鳳綾羅鐵鎖鏈的鑰匙,他剛往前走了兩步,便聽到鳳綾羅說:“把鑰匙丟給月柒,讓她給我打開!”

冇有辦法,皇甫雲知道他是不能鎖住鳳綾羅一輩子的,他苦澀的笑了笑,把鑰匙給了月柒,月柒早已不知如何是好,聽鳳綾羅讓自己給她打開鐵鎖鏈,倒是嚇了一跳。

“去給她打開吧!”皇甫雲說道。

月柒點點頭,這才走過去小心翼翼的給鳳綾羅打開了鐵鎖鏈。

大家也都知道,鳳綾羅怕如果是皇甫雲來打開,一定會找個時機控製住她,以此解救出李葉蘇的。

鳳綾羅依舊用鐵鎖鏈束縛住李葉蘇的脖子,架著她從床上下來,連鞋子也冇穿,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著:“把我的古琴還給我!”

就見皇甫雲親自去打開裝有鳳綾羅全部行囊的櫃子,取出一把已被琴套包好的古琴,卻牽扯出一塊藍色麵紗,麵紗飄飄蕩蕩的落在地上。

鳳綾羅記得,那是好幾年前,皇甫雲在煙雨閣給自己解圍時,順手將自己的藍色麵紗塞進他的衣襟,冇想到他竟留到了今天。

皇甫雲也來不及將它拾起,便走過去把琴遞給鳳綾羅。

鳳綾羅接過,將它背在了身後,說道:“都讓開,隻要我安然無恙的離開桃花山莊,我保證不會傷害李葉蘇一根頭髮!”

“綾羅,你隻要你的古琴,是嗎?其他的,你都不帶走了?”皇甫雲低聲道。tqR1

“其他都是身外之物,多殺幾個人,自然買的回來,古琴是我娘留給我的遺物,它無時無刻不再提醒我,皇甫青天是殺我孃的仇人!”鳳綾羅冷冷的盯著皇甫青天。

皇甫雲有些悲傷的笑道:“我送你的風櫻花金簪,你也不要了?”

鳳綾羅微微一愣,咬了咬牙,說道:“不要了!”

皇甫雲自嘲的笑了笑,然後側身低聲道:“讓她走!”

再無感歎,也不忍再多看皇甫雲一眼,昨夜他冇有回來,今日雖然察覺不出異樣,可是他的麵色卻冇有昔日的風采,略有些蒼白,一定受了很重的傷,這讓鳳綾羅狠下心來要離開。

她依舊用鐵鎖鏈勒著李葉蘇的脖子,在皇甫雲絕望的目光下,在江聖雪不捨的目光下,在紫風月得意的目光下,在皇甫青天冷漠的目光下,她走出了房間。

所有會武的仆人,見她用李葉蘇作為人質,都不敢阻攔,不會武的更加不敢靠近了。

然而她一路往外走,皇甫青天等人也全部都跟在了她的後麵,還有莊兒、月柒這些小丫鬟。

終於走到了桃花山莊門口,鳳綾羅瞥了一眼房頂之上,冷聲道:“叫無魚老實點,否則,我讓李葉蘇陪我一起下地獄!”

“你放心,無魚不會插手的,你儘管走,冇人會攔著你!”皇甫青天說道。

“老爺,救我……”李葉蘇艱難的說道。

“鳳綾羅,你這個壞女人,你敢傷害我娘一根頭髮,二哥就是恨我一輩子,我也要把你大卸八塊!”皇甫雷自然也得到了通報,帶著傷就跑出來了,春映和秋映也追了上來,在他踉踉蹌蹌險些摔倒的時候及時扶住了他。

李葉蘇見皇甫雷也跑出來了,知道自己此番已是丟人現眼,所有的計劃都成了虛妄,一時心急,再加上受到驚嚇,哮病竟在這時開始發作了。

看到李葉蘇越發不對勁的表情,皇甫青天凝眉道:“鳳綾羅,你現在可以走了,把葉蘇放了!”

“皇甫青天,你想命令我嗎?你讓我放,我偏不放!”

“綾羅,快放了二孃,彆做傻事,她的哮病發作了,不及時吃藥會有生命危險的!”皇甫雲急聲道。

皇甫雷有些暈厥,但還是大罵道,隻是聲音有些虛弱:“鳳綾羅,我要殺了你!”

然後忍不住吐出一口血,可嚇壞了春映和秋映。

皇甫風走過來,將皇甫雷扶住:“三弟,你該回去了!”

“我不回去,鳳綾羅不放了我娘,我就是死,也不回去!”

“你娘會冇事的,聽大哥的話,你的傷還冇好呢!”

“我孃的哮病發作了,必須要趕緊吃藥!”皇甫雷哭喊道。

皇甫風歎了口氣,皇甫雷平日裡最聽自己的話,可見他是有多擔心李葉蘇,畢竟還是自己的孃親。

“雷少爺!”莊兒看到自己最在乎的兩個人,一個被人挾持病情發作,一個怒火攻心重傷在身,便忍不住小聲哭了起來。

皇甫青天看到皇甫雷這個樣子,自是心疼萬分,又因為鳳綾羅挾持病情發作的李葉蘇,更是憤怒不已:“鳳綾羅,你就是這樣報答你的夫君嗎?他為了救你,已經為你掩蓋出一條血路,拋棄江湖道義,日後他若成為萬人之敵,也是拜你所賜!”

鳳綾羅也感覺到了李葉蘇的異樣,耳邊也聽到了她艱難的喘息聲,本打算就此放了她,可是皇甫青天就在眼前,她的恨意油然升起,若是拿李葉蘇來威脅皇甫青天,不是更好的選擇嗎?

於是冷聲道:“不想李葉蘇死,你就自裁謝罪吧!”

“鳳綾羅,你不要得寸進尺!”飛盾冷聲道。

“鳳綾羅,我們已經信守承諾放你走了,你怎麼反倒言而無信,說話不算話了?”流星說道。

此時桃莊的下人也已經全部湧了過來,紫風月因為一時好奇,也偷偷的混在桃莊的下人中,跟了過去。

隻見皇甫雲皺緊眉頭,一點一點的走近鳳綾羅:“你先殺了我,就不會有人阻止你報仇了!”

雲少你這個傻子!紫風月不禁歎道,又是嫉妒又是傷心。

鳳綾羅一點一點的後退著,她藍色的瞳孔滿是複雜的情緒,她看到皇甫雲的眼眸裡,似乎寫滿了失望和疲倦。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自遠處傳來:“原來鳳綾羅真的在桃花山莊,皇甫盟主,你可否給我們大家一個滿意的解釋呢?”

隻見,黎百應為首,身邊跟著雖然精神時而恍惚,卻也有所好轉的焦紅菱,而他們帶著大量的唐門弟子聚集到了桃花山莊的門口。

場麵頓時混亂起來,包括皇甫青天在內,都不禁頭痛起來。

就連鳳綾羅都覺得意外:怎麼黎百應此時會來?難道桃花山莊有內應?

原本文有才帶著方傅和方均不已經來到了桃花山莊,卻看到一大堆的武林中人聚集在桃花山莊的大門口,還有一個藍衣女子挾持了桃花山莊的二夫人,這麼混亂的一幕,自然是嚇壞了文有才。

“看來,江湖不太平,百姓不太平,連皇甫盟主家也不太平啊!”文有才歎道。

方傅說道:“大人,我們要不要改日再來拜訪啊?”

“先看看情況再說!”

皇甫青天高聲道:“黎少主,近日可好?”

“好得很,尤其是看到了殺死我孩子的仇人!”黎百應冷聲道。

“夫君,廢什麼話,還不快殺了鳳綾羅?”焦紅菱看到鳳綾羅,立刻紅了眼,舉劍就要衝過去。

鳳綾羅架著李葉蘇往後麵退了幾步:“皇甫雲,你二孃的命可就在你手上了!”

“夫人,我二孃的命還在鳳綾羅的手裡,你不能亂來!”皇甫雲伸出手攔住了焦紅菱的去路。

“讓開,再不讓開,彆怪我無禮了!”焦紅菱見皇甫雲仍舊冇有要讓開的意思,拔出劍便揮向皇甫雲的手。

就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焦紅菱突然悶哼一聲,手中的劍也掉落在地,黎百應急忙過去扶住焦紅菱:“娘子,你冇事吧?”

焦紅菱搖搖頭:“冇事,有人暗算我!”

“一顆小石子而已,傷不了你吧!”隻見站在皇甫青天身後的常歡,淡淡的說道。

原來是常歡撿起一顆石子打掉了焦紅菱襲向皇甫雲的劍。

黎百應說道:“看來,有二夫人在鳳綾羅的手裡,我們是手刃不了她了,我們可以等到鳳綾羅的手裡再也冇有人質的時候,在索取她的項上人頭!”

“綾羅,原本事情的結果不是現在這樣的,你毀掉了我這些天所做的一切!”皇甫雲沉聲道。

鳳綾羅架著李葉蘇往桃花山莊外退去:“我的事,我自己來解決!”

武月貞此時也跑了過來,她不過是小憩了一會,桃莊就大亂起來,眼前的場麵讓她有些難以置信:“老爺,這到底是怎麼了?”

“你怎麼出來了?這裡冇你的事,妙兒,還不扶夫人回去?”

妙兒有些為難的看了看皇甫青天,又看了看武月貞,她瞭解武月貞,現在這種情況,她怎麼可能回去!

“難道鳳綾羅是想用葉蘇做人質而自保嗎?”武月貞驚呼道,“怎麼唐門的人也都來了?”

李葉蘇越發艱難的喘息著,鳳綾羅也有意的將鐵鎖鏈鬆了鬆,她不敢走得太快,隻得用李葉蘇作為人質,一直往前走,冇有任何時機可以把李葉蘇推開,自己逃之夭夭。

因為,現在她的身後,跟著皇甫青天、飛盾、皇甫雲等桃花山莊的人,四周也都被唐門的人包圍的水泄不通,確實難以脫身。

就這樣,直到鳳綾羅走到以往開武林大會的地方,才發現,她是真正的被包圍了。

原來這裡早已有人在此等候了,各大幫派的人都聚集在此,很是熱鬨。

前有唐門,後有桃花山莊,南有其他仇家,北有其他看熱鬨的各大幫派,他們似乎都是收到了黎百應的通知才聚集於此的。

黎百應高聲道:“鳳綾羅,你冇有退路了!各大幫派的掌門都是我叫來的,我就是想讓大家看看,盟主會不會把鳳綾羅交給我!”

鳳綾羅自知無路可走,於是說道:“隻要皇甫青天把他的命給我,我就把我的命給你!”

黎百應挑眉道:“鳳綾羅,你以為你逃得掉嗎?”

皇甫雲向前走了幾步,停留在鳳綾羅麵前的不遠處,深深地看了她幾眼,纔對黎百應說道:“我爹不能死,鳳綾羅也不能死,我把我的命給你,黎少主,隻要你放過鳳綾羅!”

“雲少俠,此事跟你無關,鳳綾羅纔是殺死我孩子的凶手!”

“怎麼無關?她是我娘子,我是她夫君,我代她死,她也可以保證從此退隱江湖,不再出現!”

鳳綾羅皺了皺眉頭,顫聲道:“皇甫雲,你彆多管閒事!”

“我管的還少嗎?”皇甫雲苦笑道。

“鳳綾羅,你還真是辜負了雲少俠對你的一片苦心啊!”說話之人,正是鳳綾羅的仇家之一,“你知道雲少俠是怎麼為你贖的罪嗎?你知道為什麼我們可以不殺你為死去的親人報仇嗎?”

“不要再說了,這些事是我自願做的,不需要她知道!”皇甫雲說道。

紫風月卻從人群中走出,憤怒的說道:“為什麼不能讓她知道?最應該知道的人不就是她鳳綾羅嗎?這位大哥,您且繼續說下去,如果鳳綾羅還不有所感動,那纔是真正的狼心狗肺,不值得雲少為她去死!”

於是,就聽到這些人陸續說起皇甫雲做了什麼事才讓他們答應他放棄找鳳綾羅報仇的。

原來皇甫雲每天早出晚歸,還帶一身傷回來,就是因為,他暗中去了每一個因為鳳綾羅失去親人的人家,並且說“鳳綾羅不能死,我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她,要麼你殺了我,我來償命,要麼我就為你們做一件你們想要做的事來抵命,我在命人給你們送來你們說出數目的銀子,就此了事”!

那些人一想,既是有皇甫雲阻擋報仇,殺了鳳綾羅也無法令死去的親人活過來,便答應了皇甫雲。

失去兒子的,恨意滿滿,刺了皇甫雲好幾劍好幾刀纔算解恨,收得萬兩黃金也就罷了,誰又敢真的殺了武林盟主的兒子呢?所以也隻能多刺幾刀,刀刀避開要害!

失去相公的,隻是要了銀兩,並且讓皇甫雲去幫她們做了一些她們所需要的事,和一些刻意為難皇甫雲的事,像是去哪些懸崖峭壁采摘什麼稀有的花草,像是為她們的夫君修建靈堂墓碑然後磕頭一百個,直到額頭全是血跡,膝蓋也開始隱隱作痛。

最後一日他受的傷最為嚴重,幫一些人去殺他們的仇家,甚至是滅門,才受了很重的傷。

唯有黎百應不能用這個方法,畢竟他們死的是一個剛剛過百日的兒子,焦紅菱瘋癲,黎百應崩潰,做什麼都是不能求得原諒的,所以纔打算所有人都補償完,最後由皇甫青天出麵,帶著他和鳳綾羅去唐門負荊請罪。

真相大白了,不僅給鳳綾羅一個解釋,也給皇甫青天等人一個解釋,原來皇甫雲就是用這樣的辦法來解決的。

皇甫青天不得不承認,這個計謀雖然表麵上冇有道義,但實際上也算是仁至義儘了。

常歡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為了鳳綾羅,他竟然肯做這些,真是癡情的不像是皇甫雲了!

所以他才每日疲乏,還一身傷痕嗎?皇甫雲,你為什麼這麼傻?誰要你為我去做這些啊?鳳綾羅強忍住眼淚:“那又怎樣?到頭來,你又真的能代替我去死嗎?你忘了,你還有爹孃,還有哥哥弟弟嗎?可惜啊,皇甫雲,我不給你這個機會,我要讓你知道,失去親人的痛苦!要麼皇甫青天去死,要麼,我帶著李葉蘇陪我一起死!”

“雲少,這就是你心愛的鳳綾羅,她的心是鐵做的,你做的再多,也感動不了她的!彆忘了,她可是殺手鬼鳳凰!”紫風月心疼皇甫雲,不禁說道。

皇甫雷被皇甫風扶著一路走來,更是有氣無力的喊著:“鳳綾羅……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放了……我娘……”

說了幾句,又不禁咳出血來,皇甫風拍了拍皇甫雷的後背,心疼道:“三弟,你放心,你娘會冇事的!”

江聖雪也心疼的握住了皇甫雷的手,有些事總是來得太過突然,恐怕連爹都無計可施吧!江聖雪不禁歎道。

皇甫雲自是不理會鳳綾羅的話,繼續對黎百應說道:“黎少主,我隻給你兩條路,第一條路,你想殺了鳳綾羅,就得先殺了我。第二條路,殺了我,我替她償命!”

“雲少俠,你是鐵了心的要替鳳綾羅去死嗎?”黎百應歎道。

“是,你彆無選擇,我雖然貴為盟主之子,必須要講究江湖道義,可她是我妻子,我最愛的女人,我要把我的妻子送給彆人斷命,那我皇甫雲還配做男人嗎?我妻子的罪過,我來彌補!一條命,夠了嗎?”

黎百應自是不忍,可是報仇心切的焦紅菱可冇有絲毫不忍,她冷聲道:“好,鳳綾羅不過就是一隻鬼鳳凰,可你是斷魂笑使,皇甫盟主的兒子,又是鳳綾羅的夫君,你的命,雖然難以平衡我死去的孩子的命,可也值了!”

“雲少,值得嗎?”紫風月哭喊道。

“雲少爺!”月柒也有些淒厲的喊道。

皇甫雲從懷中抽出七桃扇,七桃扇開,以血封靈,就在他要打開七桃扇準備自殺時,武月貞哭喊道:“雲兒,你要為了一個女人,拋棄娘嗎?”

皇甫雲的手在那一瞬間停下了,他不忍去看自己的孃親,也不敢去看,隻是說了句:“對不起!”便打開了七桃扇。

黎百應大喊道:“雲少俠,夠了!你這是在為難我,你明不明白失去自己孩子的心情,是有多麼痛苦!”

“黎少主,失去妻子的痛苦,不比失去孩子的痛苦少!以命換命,夫人可是答應雲某了!”

皇甫青天麵色越來越凝重,背在身後的手也逐漸的握緊:雲兒,你太沖動了!

武月貞哭的近乎昏厥,妙兒扶都扶不住了。

武義德想要衝過去,卻被常歡拉了住:“常歡大哥,你為什麼要攔著我?雲表哥要自殺了!”

“你難道忘了,一直都有一個在暗中看著的人嗎?所以,不必你我插手!”常歡說道。

“無魚前輩?可是他真的在嗎?”

鳳綾羅勒住李葉蘇的手也開始顫抖起來,她的眼淚再也控製不住的掉了下來:“皇甫雲,把你的七桃扇收起來,我會把我的命給他,我也會放了李葉蘇!”

“綾羅啊,你要是死了,我會瘋的,我既然瘋了,就會開始毫不顧忌的殺死那些害死你的人,不想讓我變成殺人的魔鬼,你就要聽我的,我死了以後,退出江湖!”皇甫雲柔聲道。

“你死了,我也會瘋的,我也會拚了命的殺死那些逼死你的人,你知不知道啊?”鳳綾羅忍不住喊道。

皇甫雲愣住了,他冇想到鳳綾羅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焦紅菱此時也理智了許多,皇甫雲的個性定是說到做到,他不像皇甫風,聽從皇甫青天的命令,他更不受拘束一些,鳳綾羅真的死了,他可不會就此罷休,定會以一人之力滅了唐門,斷魂笑使的可怕她雖未親眼見過,卻也曾聽過。

於是沉聲道:“雲少俠,既然你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也便不要你的命,也不要鳳綾羅的命了!”

“是嗎?”皇甫雲麵露驚喜,“那你想要我做什麼?從我身上割下幾片肉做下酒菜,還是想讓我自廢武功?”

“雲少俠,你的肉做了下酒菜我也不敢吃,要你自廢武功,紅菱也覺得可惜!”

“那夫人想要我做什麼?雲某一定做到!”

“我要你揮刀自宮,自此不能生育,讓你體會到我失去孩子的痛苦,就如萬念俱灰,讓你體會到我夫君失去孩子卻不能報仇的悲哀,失去男人該有的尊嚴!”焦紅菱憤恨的說道。

此話一出,震驚四座。

“好!”皇甫雲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此話一出,更是令眾人驚訝不已,目瞪口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