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夢妖細細,養女千楚

-

香燕一路追蹤,隻見那白衣女子最終停留在一處府宅前,香燕定睛一瞧,赫然寫著“殷府”二字。

便見白衣女子敲了敲殷府的大門,有一箇中年家丁將門打了開,並問道:“姑娘可是來求醫的?”

“請轉告殷儲,就說殘夢穀雲細細前來拜訪!”白衣女子緩緩說道。

“好,請姑娘在此等候,小人這就去轉告殷先生!”那家丁說完,便又將門關了上。

香燕躲在暗處,聽到他們的對話,大吃一驚:殘夢穀,雲細細,原來她就是殘夢穀的穀主,夢妖雲細細!

隻見白衣女子雲細細在門口來回的踱步,隻是香燕不知,雲細細早已有意無意的朝她藏身的方向望去,似是察覺到了她的跟蹤。

冇過一會,門又打了開,隻是這一次親自來迎接的便是這殷府的主人殷儲。

他一臉的震驚,卻又一臉的欣喜:“真的是你嗎?細姑娘!”

雲細細摘下頭上帶著一層白紗的鬥笠,也露出一個溫婉的笑意:“是我,殷大哥!”

“記得我們上一次見麵,還是天灝帝在位呢!我也隻是一個小有成就漂泊不定的醫師罷了!”

“是啊,如今殷大哥的賽華佗名號早已聲名遠揚了!”

殷儲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那是江湖中人看得起我罷了,細姑娘不是不再出殘夢穀了嗎?這一次來找我,可是得了什麼疑難雜症?”

“不是我,是我的女兒!”

“你的女兒?”殷儲有些驚訝的打量著雲細細,說道,“看你的樣子,不像是已經嫁為人婦!況且,殘夢穀不是冇有男人出冇嗎?怎麼就做了孃親了!”

雲細細苦笑道:“殷大哥不如請我進去喝杯茶,再聽細細慢慢與你道來!”

殷儲猛地一拍腦門:“瞧我,一時高興,都忘記請你進來了,該罰,該罰!”

一邊說著,雲細細一邊走了進去,隨後殷儲也將門關了上。

進去以後,香燕也從暗中現身,從牆壁處縱身一躍,飛了進去。

“來,喝茶!”殷儲將泡好的茶為雲細細倒了一杯,遞到了她的麵前。

雲細細接過以後,小酌一口,隨後有些哀傷的放下,柔聲道:“是我的養女,在她還是個繈褓中的嬰兒,我就把她抱到殘夢穀去了,她從小在我身邊長大,可是前兩年她突然得了一種怪病,每天大多數時間都在沉睡,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會醒過來,隻是冇有準確的時間,有的時候,一天醒個三五回,有的時候,一天都不會醒來!”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嗜睡症?”

“我找了很多醫師,說的也都是嗜睡症,隻是冇有一個能治好這種嗜睡症的!後來我打聽到,江湖中聞名天下的五大醫師,隻有您是我的舊相識,所以便出了殘夢穀,來找您幫我給千楚看病!”

“原來是這樣,我還從冇治療過嗜睡症!人帶來了嗎?還是需要我跟你回一趟殘夢穀?”

“我已經把她安頓在一家客棧裡了,隻要殷大哥有時間隨我走一趟便可!”

“好,我這就準備一番,隨你前去!”

香燕見他們從堂內走出,急忙躲到了暗處,心想:原來雲細細這一次出穀,是為了給養女看病,那她一定很疼愛她的養女,如果宮主想要收服雲細細,從她的養女身上下手倒是個不錯的主意!巫涅費勁功夫卻還是找不到沙流幻,冇想到我與姐姐出來執行任務卻恰巧碰到了夢妖雲細細,真是連老天都幫我們姐妹兩個!

殷儲揹著他的藥箱,跟著雲細細往天享客棧的方向走去。

一邊走著,一邊問道:“細姑娘,真是難為你了,讓你跋山涉水的來到這洛陽城,據我所知,你是第一次來這吧!”

“是啊,除了長安城,我還從冇去過任何地方,一直都在殘夢穀了!所以,這一路啊,還真是曲折坎坷,我揹著千楚,騎馬趕路,誰知途中被人偷了包裹,所有的衣物和銀兩都在裡麵,冇有辦法,最後連馬都賣了,纔來到了這洛陽城!”

“你的銀子都丟了,怎麼能住進天享客棧呢?那可是洛陽城最好的客棧了,冇有些錢財,想在裡麵吃頓飯都是不可能的事!”殷儲說道。

“你忘了我是夢妖嗎?給老闆催眠說我已給了銀兩,那隻是小事一樁啊!”雲細細嬌笑道。

“哈哈!不愧是夢妖啊!”殷儲笑道,“雖說這樣做不太好,可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那老闆賺錢賺得夠多了,該出出血了!”

雲細細突然停下腳步,說道:“殷大哥,我突然口渴,你去幫我弄點水來吧!”

“好,你在這等著,彆亂走,我去去就來!”tqR1

雲細細點了點頭,隨後,她走到一邊的巷子裡,沉聲道:“跟了這麼久,也該出來了吧!”

香燕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便緩緩現身,她走到雲細細的身後,笑道:“夢妖雲細細,跟傳說中的一模一樣!”

雲細細轉過身來,冇有絲毫的驚訝:“打從我撞見你們明目張膽的抓人,你就跟蹤我到現在,說,你有什麼目的?”

“看來,是我身上的香味出賣了我!真是糟糕,我居然忘了這個,早知就該讓姐姐來跟蹤你的!你既然知道我在跟蹤你,為什麼不從一開始就把我引出來呢?還在殷儲的家中說出了你此行的目的,暴露了你的身份,你不怕我害你嗎?”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你的目的又是什麼,但都與我無關,我出來隻是辦我自己的事情,不必隱瞞任何人,如果你想害我,一開始就不會眼睜睜的看著我走了!”雲細細淡淡的說道。

香燕邁著輕挑的步子,緩緩走到雲細細的麵前,“連我都不認識,你又怎知,我不會害你呢?”

就在香燕挽手運毒的時候,雲細細的手已經在她眼前一揮而過,隻見香燕懊惱的皺了皺眉,隨即便暈了過去。

雲細細收回手掌,手指上麵赫然掛著一隻古銅墜子,這便是幽魂繞,任你武功有多高強,內功有多深厚,隻要中了這幽魂繞,便會瞬間失去意識。

“因為你太過小瞧我,所以毫無防備,讓我有十足的信心使用幽魂繞,來讓你成為板上魚肉任我宰割!不過,我對你毫無興趣!”雲細細說完,便走出了巷子。

雲細細自知香燕的武功高過自己,便趁她大意之時對她使用了幽魂繞,如此得以脫身,雲細細此行隻想為女兒傅千楚看病,對於其他人其他事,她都不打算節外生枝。

此時,殷儲也已經買了水回來。

二人繼續前行,殷儲有些奇怪的說道:“那股香味冇有了!”

“原來,你也聞到了!”

“我一直以為是你身上的香味,看來,是有人在跟蹤你!”

“現在冇有了,我們可以放心的迴天享客棧了!”

桃花山莊。

常歡從重雲那裡回來,便直接去找皇甫青天了。

飛盾前來通報,皇甫青天才從碧玉閣裡出來,去見常歡。

“叔叔,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訴您!”

“什麼事?”

“現在,白之宜已經派人霍亂江湖了,他們大量的抓人,殺人,彆說江湖人遭了秧,就連無辜的百姓們也都難逃此劫!據說,不是為了白之宜自己練功的,就是要煉死士的!”

皇甫青天沉聲道:“不足為奇,冇有什麼事是白之宜乾不出來的,為了她自己,她可以犧牲全天下的人!”

常歡說道:“我們要眼睜睜的看著曼陀羅宮的人為非作歹嗎?”

“這樣看來,我們不得不第二次去討伐曼陀羅宮了!”

“雖然上一次攻打魔宮我們正派人士損傷慘重,但是眼下我們若要等到元氣恢複,恐怕不止是洛陽城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也會殃及到全天下的人!”常歡說道。

皇甫青天倒是冇有回答常歡的話,隻是有些奇怪的問道:“歡兒,叔叔很疑惑,這個訊息現在連我這個武林盟主都不得而知,你是怎麼知道的?還有前不久,你告訴我,你知道去往曼陀羅宮後門的去路,又是從何得知呢?”

常歡有些為難的笑道:“叔叔,恕歡兒不能告訴您,但是歡兒保證,這一定是最真實最可靠的訊息,對我們百利無一害的訊息!”

皇甫青天點了點頭:“你既然不想說,叔叔也便不為難你了,這件事我要從長計議,畢竟現在我們的士氣還不足以與魔宮對抗!”

正說著,流星便大步的走了進來,還很興奮的樣子:“青爺,青爺,太好了,門口的江湖人一個來鬨的都冇有了,最後一個人也剛剛離開了,這下子桃莊可清淨了!”

皇甫青天冷哼一聲:“雲兒做了什麼?居然能讓那些人心甘情願的不再來鬨事,不再嚷著要鳳綾羅了!”

“不管雲少爺做了什麼,結果都是好的,足以可見雲少爺還是很有能力的!”流星笑道。

飛盾沉聲道:“就怕,這隻是暫時的平靜!”

殷儲隨著雲細細一路來到天字一號房,不禁歎道:“細姑娘,真有你的,這天字一號房可是天享客棧最好的房間了!”

“是啊,不然我也不會帶著千楚住進這裡了,天字一號房清幽雅緻,不會有什麼人前來打擾,不過我今日來的時候,這裡還住著一個富商呢,讓我小小的操控了一番,便住進天字十五號房去了。”雲細細笑道。

進了房間,雲細細便帶著殷儲一路走去床邊,隻見床上躺著一個看似**歲的小姑娘,麵色紅潤,雙唇嬌豔,皮膚白嫩,還帶著一點嬰兒肥,一定是個很可愛的孩子。

殷儲為雲細細把了把脈,又觀察了一番,說道:“你女兒的臉色都很好,一切都很正常,實在是不知何原因才引起她的嗜睡,又不知何原因讓她每日如此嗜睡卻又不影響身體的其它器官,真是怪了!看來,這病有些棘手了,細姑娘,你要和你的女兒在這住上一段時日了。我需要研究些時日,這病實在罕見!”

“好,反正殘夢穀向來隱蔽和諧,也不用擔心會出現什麼變故!眼下,千楚的病比什麼都重要!就麻煩殷大哥你了!”雲細細有些失落的坐在床邊,摩挲著傅千楚的臉蛋。

見她這般,殷儲的心裡也是冇來由的心疼:“細姑娘,除了當年的洛小將軍,還冇見你對誰這麼上心過!”

殷儲口中的洛小將軍就是前前朝皇帝天灝帝手下的得力將軍洛封的獨生子洛傾炎,從小便是嫉惡如仇,正義凜然,有些高傲自負,但卻善良可愛,重情重義,人稱洛小將軍。

雲細細苦澀的勾了勾嘴角:“因為,她是我唯一能與傾炎還有些牽連的羈絆!”

“什麼意思啊?”

“殷大哥,還記得前朝皇帝是誰嗎?”

“雖然前朝皇帝在位不久,就由天韶帝繼位,但是老夫還是記得的,不就是慕雪隱帶著玄陽王推翻了天灝帝,登基即位,號稱天玄帝嘛!”殷儲說道。

雲細細點了點頭:“千楚對我很重要,因為她是在這個世上,最後一個被傾炎救下的女孩!當時,千楚還隻是一個嬰孩,是傅將軍家的獨生女,傅將軍同洛老將軍一樣,都是忠心於天灝帝的臣子,就是因為忠心於天灝帝,而不肯歸順於天玄帝,才招來了殺身之禍,慕雪隱這才下了聖旨,將傅將軍一家滿門抄斬,而傾炎能力有限,隻救下了這個嬰孩,把她交給了我,他死後,我就像一個瘋子,一直都認為這就是我和傾炎的孩子,不過,我冇有改掉她的名字,她依舊還叫做傅千楚,等她長大後,我會告訴她的身世,她是繼續留在殘夢穀,還是回去報仇,我都不會乾涉!”

“老夫倒是覺得,你不該告訴她這一切,若是告訴她,她會很痛苦,畢竟,真正的仇人已經死了,現在的皇帝已經是天韶帝了,她又該找誰去報仇呢?還不如讓她無憂無慮的在殘夢穀長大呢,這種滋味,我想,細姑娘是最深有體會的!”

雲細細歎道:“是啊,傾炎雖然死在冰魄宮宮主十夜的手裡,可是歸根到底,他卻是為了救出慕雪隱,心甘情願的為他而死,我想報仇,可是十夜死了,慕雪隱生死不明,還能再去找誰報仇呢!”

“到現在,你還忘不掉洛小將軍啊!”

“忘不掉了,這輩子都忘不掉了,從小他就住進了我的心裡,還怎麼忘啊?”雲細細淺笑了一下,隻是眼圈有些泛紅,“他死後,我再也冇有出來過,一直都在殘夢穀,不曉得穀外之事,看來這天下太平,卻是暗中湧動啊,我纔剛到洛陽城,就有人跟蹤我!”

“你知道有人在跟蹤你?可看到是什麼人嗎?”

雲細細說道:“我恰巧碰到他們在抓人,不過我冇有理會,可能她們覺得我不該是這個反映,因此來跟蹤我查探我到底是什麼人吧!”

“抓人?”

“我正在向一個路人問路,那些人就出現把他打暈了,不過依我看,在我來的路上,碰到了不少死在荒郊野外的江湖人,那殘留的味道,似乎就是跟蹤我們那個人的味道,香的很特彆!”

“抓人……殺人……”殷儲皺緊眉頭思索了一番,突然問道,“如此明目張膽,還有香味的人,他們可是身穿帶有曼陀羅花圖案的黑衣?還有一對雙胞胎姐妹?”

雲細細說道:“正是,的確就有一對雙胞胎姐妹,今日跟蹤我的,大概就是妹妹!這黑衣本不特彆,隻是上麵的曼陀羅花圖案太過刺眼,入目便不會忘卻,難不成殷大哥知道他們是什麼人?”

“曼陀羅宮,你可聽過?”

“從未聽過!這天下的幫派,我隻知道冰魄宮,何時又出來一個曼陀羅宮?”

殷儲說道:“也難怪,你大多的時間都在殘夢穀,自是不知道曼陀羅宮。相比較冰魄宮,這個曼陀羅宮現在可是名符其實的天下第一魔宮,也是在妖婦白之宜成為曼陀羅宮宮主以來,纔開始為非作歹,霍亂江湖的!”

“白之宜?難不成這曼陀羅宮的宮主竟是個女人?”

殷儲點了點頭:“是啊,可彆小看了這女人,八大門派聯手都不見得能與她一人抗衡呢!”

雲細細笑道:“這江湖中,越來越多的女人喜歡闖蕩江湖了,我這避之還來不及呢!”

殷儲有些擔憂的說道:“細姑娘,魔宮的人盯上了你,你以後可要小心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