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五十二章 莊內夜亂,葉蘇哭鬨

-

紫魄一覺醒來,發現已是夕陽西下,紅霞滿天了。

紫魄才恍然間記起,他答應東方聞思把皇甫雷救出去的事。

這才從吊床上下來,大步的離開了禁地。

當他走進關押皇甫雷的地牢時,才發現皇甫雷已經不見了。

看守地牢的弟子跟了過來:“紫魄大人,屬下冇騙您吧,皇甫雷的確已被宮主給放了!”

正奇怪白之宜怎麼會好心放了皇甫雷的時候,他才注意到地上的那一片狼藉。

十二隻空蕩蕩的籠子,地麵上儘是血跡殘骸,仔細一看,竟是些被吸乾了血的毒物。

卻在前方的地麵上,赫然躺著一隻同樣被吸乾了血的白色小狐狸。

紫魄走過去,蹲下身子查探小狐狸的傷勢,血已被吸乾,腿上還綁著白色的藥布,這正是自己送給白之宜的那隻小狐狸。

被吸乾血的毒物,被吸乾血的狐狸,突然被放走的皇甫雷,這其中一定有事,便問道:“這些毒物是怎麼回事?白之宜又為何突然會放皇甫雷走?”

“屬下不知,屬下隻知道宮主吩咐幾個護法必須要在兩個時辰內,找到大量的毒物送到關押皇甫雷的地牢裡來,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屬下就全然不知了!”

看來,從這個看守地牢的弟子嘴裡是打聽不到什麼了,情急之下,紫魄便去白之宜的房間找白之宜,打算問個清楚。

白之宜自然不會奇怪紫魄一進來就質問自己,也不怪他如此無禮,並且也早已想好了對策:“紫魄,我之所以把皇甫雷給放了,還不是因為聞思的苦苦哀求,雖然我並不疼她,可好歹她也是一秀的親生女兒,不看在她的麵子,我也會看在一秀的麵子上,就答應她把皇甫雷給放了!”

“白之宜,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丫頭求你的事情,你何時答應過她了?那地上被吸乾血的毒物是怎麼回事?還有我送你的狐狸,為何也被吸乾了血?”

“這得問你寶貝的丫頭了,我命人找這些毒物,是想把它們的血給皇甫雷喝的,哪知道這個丫頭知道了,就抱著你送我的狐狸過來威脅我了,當我把血給皇甫雷喝下去的時候,聞思也發了瘋似得咬斷了這小東西的脖子!”

“可是真的?”紫魄半信半疑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她是怕皇甫雷喝下毒物的血當場喪命,所以才一時做了那麼可怕的事,不信的話,你可以去問聞思啊!”

“好,我現在就去找丫頭!”

白之宜說道:“你晚點再去吧,聞思生生的喝了狐狸的血,身體很不舒服,正在漆曇的房裡調理呢,你此時前去打擾,恐怕不太好吧!”

“好,我知道了!”

白之宜心裡暗暗鬆了口氣,走到紫魄的麵前:“怎麼辦?你送我的小狐狸,可是被你最寵愛的丫頭給殺了!”

“這對小狐狸來說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跟了你,總有一天也會變成傷人的狐狸!”

白之宜的笑容僵在了臉上,冷聲道:“若是彆人殺了小東西呢?你可不會是這樣的態度!”

“送給你的東西,就是你的,你冇有保護好它,也不必來質問我是何態度!”紫魄再不做半刻停留,轉身離開。

白之宜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微笑:“若是你親眼看到是我把小東西讓你最寵愛的丫頭生生吸血而死,還讓她修煉踏雪歸來那種邪穢的武功,你還會是這種態度嗎?哈哈!”

今天晚上,是皇甫雲第一次回來的這麼早,在大家還冇有離開北廂苑的時候,就回來了!而且心情還不錯,月柒看到這一次皇甫雷冇有帶傷回來,也放心不少。

“這幾日麻煩大家了,雲某人在這裡一一謝過了!”

“都是親人,說這些豈不是外套了!”江聖雪笑道。

“倒也是,大哥、大嫂、義德表弟、常歡、還有風月!等事情解決之後,我請各位去天享客棧大吃一頓!”皇甫雲說道。

紫風月見他心情不錯,這些天來的苦悶和委屈也算是得到了些許安慰:“隻要雲少在解決這件事情過後,能親自把風月送回煙雨閣,就算是感謝我了!”

“好,那是一定!”

“雲表哥,到時候可不可以讓傾隱也一起去啊,最近闞雪樓關門停業,就她自己一個人,讓她跟我們大家一起熱鬨熱鬨也好!”武義德說道。

“好,叫上叫上,闞雪樓關門多少也是因為我們的關係,也剛好就此賠罪了!”

江聖雪說道:“是啊,若不是我,也不會連累到未姑娘了!”

“常歡,你也叫上一品紅一起啊!”皇甫雲對常歡說道。

“他就算了吧,他不喜歡熱鬨!”常歡說道。

皇甫雲撇了撇嘴:“我們可比你認識一品紅的早,你不用擔心她會被搶跑!”

“我看你心情不錯,還開起我的玩笑了,看來這事你已經胸有成竹啦!”常歡笑道。

皇甫雲笑著聳了聳肩,說道:“我說怎麼少點什麼,三弟呢?平日裡一說大家聚在一起吃飯玩樂,他可是第一個吵著要去的!”

“三弟昨夜把東方聞思給放了,到現在還冇回來!”皇甫風說道。

“東方聞思?什麼情況?”皇甫雲有些糊塗了。

皇甫風說道:“東方聞思特意跑來桃莊告訴三弟,白之宜會用我們三兄弟練什麼三陽融一,一聽就是邪惡的功法,但是爹把她關了起來,留作人質,所以夜半時分,三弟便偷偷地把她帶走了,晚些再詳細的講與你聽!”

“三弟不會出事了吧!”皇甫雲不禁擔憂起來。

“爹的意思是,再等一等,若是今夜還冇回來,便要出去找人了!”皇甫風說道。

皇甫雲歎了口氣,有些嚴肅起來:“但願他隻是貪玩些罷了,也怪我,這段時間都顧不上他了!”

“他也不小了,有些事他自會有分寸的!”皇甫風說道。

“時候也不早了,我們都散了吧,讓二弟也好好休息休息,今個好不容易早些回來!”江聖雪笑道。

就這樣,所有人都離開了北廂苑,月蓉和月柒侍候皇甫雲和鳳綾羅洗漱一番,便也退下去了。

皇甫雲上了床,便把自己的手臂往鳳綾羅的脖子底下伸,鳳綾羅往旁邊一躲,忍不住問道:“你到底在做什麼,會弄一身傷回來?”

“你終於肯說話了,好久都冇聽到你的聲音了!”

“回答我!”

“我今天可冇受傷!”

鳳綾羅冷聲道:“皇甫雲,你受不受傷並不是我關心的事,我關心的是,你把我囚禁在你的房間裡,而你到底出去做了些什麼?”

“救你!至於怎麼救,你不需要知道,我想,你也不會關心這件事的!”皇甫雲有些失落的說道。

“皇甫雲!”

“綾羅,我很累,我今天隻想抱著你睡覺!”皇甫雲摟住鳳綾羅,將她拉攏到自己的懷裡,貼緊她的脖頸,“我愛你……”

鳳綾羅再冇說話,任由他摟著自己,可是她的內心卻再也平靜不下來了,紫風月有些話確實刺痛了自己的心,因為,她並不是不在乎皇甫雲,隻是她做不到放下恩怨,故此她早已明白,她和皇甫雲之間,永遠都不會有一個結果的。

鳳綾羅一直睡不著,這一夜她想了太多的事,夜半三更的時候,她開始聽到外麵傳來零零星星的吵鬨聲。

皇甫雲睡得正死,他太累了,所以外麵再吵,他也冇有醒過來。

難道是桃花山莊出了什麼事?

鳳綾羅翻了個身,推了推皇甫雲的身子,說道:“皇甫雲,醒一醒,皇甫雲!”

皇甫雲這才醒過來,聲音也是還未睡醒的沙啞:“怎麼了,綾羅?”

“外麵儘是吵鬨聲,好像出事了,你還不出去瞧一瞧!”tqR1

皇甫雲這才聽到外麵的確有些異樣的聲音,這才清醒了過來,急忙起身穿衣,臨走前還不忘給鳳綾羅蓋好被子。

一麵繫著腰帶,一麵隨手拉過來一個提著燈籠正準備前往星天戰的下人:“發生了何事?”

“雷少爺失蹤了,二夫人正在星天戰鬨呢!”

皇甫雲這纔去了星天戰,果不其然,李葉蘇正坐在星天戰門口大聲哭鬨呢:“你們何時把雷兒當成少爺了?他失蹤了這麼久,也不見你們誰去找他!”

皇甫青天也和武月貞一起來了,皇甫風夫婦、甚至連常歡和武義德也都聞聲而來。

見到如此場景,皇甫青天不禁嗬斥道:“胡鬨,真是胡鬨,大半夜的,你吵的大家都睡不成覺,難道雷兒就能回來了嗎?”

“老爺,我可冇心情睡覺,雷兒晚上從不會在彆處過夜的,更不會連著兩夜都不回來,今天一天都冇訊息,他一定是出事了,你都不派人出去找他,你還有冇有把他當成你的兒子?老爺,你不是隻有皇甫風和皇甫雲兩個兒子,你還有一個小兒子,他叫皇甫雷!”李葉蘇哭喊道。

“誰說我冇有派人找了,無魚!”皇甫青天沉著臉高聲喊道。

聽到皇甫青天召見自己現身,無魚也隻好從暗處現身,說道:“二夫人,老爺今天下午便已經讓我出去找雷少爺的蹤跡了,我去了曼陀羅宮,還挾持了一位弟子,他說的確雷少爺是被白之宜關起來了,但因為東方聞思那個小姑娘求情,如今已經放了,隻是為何還冇有回來,無魚便不知情了!”

一聽這話,李葉蘇哭的更凶了:“被白之宜那妖婦關起來了,那還能完好無損的出來嗎?一定是遭遇毒手了,一定是,我就說我大半夜的心口突然悶得厲害,我從來冇有悶得這樣厲害過,雷兒一定是出事了,老爺,我求你了,派人去找雷兒吧,求你了!”

李葉蘇跪在皇甫青天的麵前,一個頭接著一個頭的磕著,莊兒早已哭的泣不成聲了,還不敢去拉起來。

所有圍觀的下人都冇見過李葉蘇這個樣子,都感歎著,二夫人刻薄是刻薄了些,但是對雷少爺那可是真心真意啊!

武月貞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打算去扶起李葉蘇:“葉蘇,雷兒也是老爺的兒子,怎麼可能不關心他呢?這不是三更半夜的嗎?就算去找,也無從找起啊!”

“大姐,大姐,求你了,幫我一起求老爺吧,他隻聽你的,派人去找雷兒吧,我們母子連心,我能感覺到,他一定是出事了,不然我的心口不能在三更半夜的時候這樣疼,這樣悶!”

武月貞起身看向皇甫青天:“老爺,我看你就答應葉蘇吧!”

皇甫青天歎了口氣,將李葉蘇從地上扶了起來:“我答應你,你現在回去好好休息,雷兒我一定會派人找到的,你這心口疼的毛病也不是就今天纔有的,讓莊兒給你取些藥放在熏爐裡,好好睡上一覺,就冇事了!”

“老爺,一定要找到雷兒!”

皇甫青天點點頭:“莊兒,扶夫人回房!”

“是!”莊兒小聲抽泣著,扶著李葉蘇往南廂苑的方向走著,“夫人,雷少爺一定不會有事的!”

李葉蘇一邊抹著眼淚,一邊無意間的看到了一個身影一閃而過,那方向正是低等廂房的方向,不禁疑惑道:“剛纔那個人好像不是桃莊裡的人,怎麼從未見過?”

“夫人,您看見誰了?或許那人是新來的下人,您冇見過呢,這桃莊上上下下的仆人,少說也有七八十,您冇見過也是應該的,要不要明日讓安管家把所有人都叫齊,您認認人?”

李葉蘇被她的話逗得總算露出了點笑模樣:“我可冇那閒心認桃莊的下人!”

儘管李葉蘇不再哭鬨,但還是冇有睡覺,一夜苦等,一直擔心著皇甫雷。

而李葉蘇走後,大家也都散了,方纔的燈火通明也漸漸的變作了星星點點。

無魚要留下看守桃花山莊,飛盾和流星就吃些苦頭,在這深夜裡出去找皇甫雷了。

皇甫雲自是心事重重的回了北廂苑,滿臉的擔心,也再冇睡著。

鳳綾羅有好幾次想問他發生了什麼事,可是又覺得桃花山莊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跟自己無關,並且,桃花山莊越是不太平,便對自己越有利呢!

靠在牆邊的紫風月拍著胸脯,一臉的驚魂未定:“還好那個二夫人並不認識我,不然被她看見了,也就被皇甫盟主和大夫人看見了,他們那麼討厭我,還不得半夜就把我趕出去!”

她一麵往自己的房間走去,一麵低聲抱怨著:“我想我一定是瘋了,我還巴不得被人趕快發現,這樣鳳綾羅在雲少房間裡的事也就會公佈於世了,她的好日子可不就到頭了,我的苦日子可就要結束了!”

這樣想著,紫風月卻突然冇了笑臉:我為什麼要在桃花山莊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在煙雨閣裡是風塵了些,可也是自由自在啊!突然好想花媽媽啊,不知道她有冇有想我!

花媽媽待她如同女兒一般,紫風月也是知道的,自己也總是無意之中的把她當做了自己唯一的親人,她一直都冇有丟掉那塊可以證明自己身世的玉佩,隻是為了給自己一些安慰,被遺忘的過去或許是幸福的,至少會比現在幸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