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五十章 反噬再現,另類懲罰

-

走進玄冥殿,便看到巫涅、雙飛燕和小水滴等人已站在大殿中央,而還在昏迷中的東方聞思則在白狐的懷中。

再往地上一瞧,便是渾身是血的皇甫雷。

紫魄箭步的走到白狐的麵前,將東方聞思接過自己的懷中:“丫頭她怎麼了?”

“小宮主隻是暈倒了,並無受傷,紫魄大人放心!”白狐說道。

白之宜緩緩走近,視線從紫魄懷中的東方聞思,轉移到了奄奄一息的皇甫雷身上:“把他丟到地牢裡,晚些本宮主親自把他關進琉璃密室!”

“是!”那幾名大弟子又抬著皇甫雷退出了玄冥殿。

白之宜又看向東方聞思:“本宮主需要一個解釋,曼陀羅宮的小宮主,怎麼會跟桃花山莊的三少爺在一起!”

“宮主,事情是這樣的……”

還未等巫涅說完,便被白之宜打斷了他的話:“讓她自己來解釋!”

說著,白之宜便一下子握住了東方聞思的手腕,加重了力道。

“白之宜,你瘋了!”紫魄一驚,抬起腳便襲向白之宜。

白之宜麵色一變,閃身躲過:“紫魄,你好大的膽子!”

但是未等紫魄反駁,她懷中的東方聞思便已經醒了過來,哪知道,醒過來看到的第一個人,竟然是那個最寵自己的男人,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了一抹微笑:“紫魄哥哥,是你啊!”

隻是滿臉淚痕的她,這時候才感覺到自己手腕間傳來的疼痛,然而她隻是自己握住了自己的手腕,阻止那股疼痛感:“皇甫雷呢?”

“東方聞思,我看你早已經忘記自己是曼陀羅宮的人了吧!”白之宜冷聲喝道。

東方聞思一驚,急忙從紫魄懷中下來,一下子跪到了地上:“娘,千錯萬錯,一切都是我的錯,若我不離開曼陀羅宮,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可是皇甫雷從來冇有傷害過我,他這一次是送我回家的,娘,求求您放了他吧!”

“放肆,皇甫雷他爹是害死一秀的人,你竟還想叫我放了他,你這個不孝女,一秀泉下有知,豈不是傷心至極?”

“白之宜,你該心知肚明,東方一秀是因誰而死的!”紫魄冷聲道。

白之宜有些憤怒的看向紫魄,他們就這樣四目相對,火光四濺,若不是此事無關他們二人,恐怕早已打個你死我活了!

東方聞思左看看右看看,心裡有些慌了:“皇甫雷呢?你們把他帶去哪了?”

在紫魄那裡失了麵子,白之宜自然而然的轉移到了東方聞思的身上,她一巴掌打在了東方聞思的臉上,這一巴掌雖冇有使出全力,可是東方聞思的身體卻被甩出去了好遠,那白皙的臉蛋頓時生出五個鮮紅的手指印,一邊臉也腫了起來,嘴角也緩緩流出了鮮血。

這一舉動,可是嚇壞了眾人,白狐是敢怒不敢言,隻得暗暗握緊拳頭,巫涅、雙飛燕他們一臉的驚呆,冇想到,白之宜竟會對東方聞思下如此狠手。

紫魄見此,眼眶欲裂,他見東方聞思仍舊跪在地上,捂著臉不敢起來,隻能默默的流淚,他的心,一下子像被刀割一般,一時怒火攻心,他猛地回頭與白之宜動起手來。

白之宜絲毫冇有想到紫魄會對自己出手,但也速度極快的躲開他的攻擊,開始與他展開招招攻擊要害的廝殺。

紫魄多少還有一些理智,倒也冇有使出全力,而白之宜防守多於攻擊,她也知道紫魄是一時生氣,等他發泄完了,便也算了事了!

可就在此時,白之宜的防守卻出現了疏忽,紫魄趁機而入,在那充滿殺傷力的掌風襲向白之宜的麵門時,隻見白之宜突然變了臉色,由煞白轉為黑紫,紫魄見狀,迅速停止攻擊。

接著,白之宜裸露在外的皮膚開始迅速蔓延,全部成了黑紫色,她臉上的冷汗開始像水一樣的流下,她捂著心口,看起來呼吸也有些艱難:“漆……漆……”

頓時吐出血來,那血竟然是黑色的,噴濺到地麵上的鮮血,竟開始腐蝕了地麵,令人恐懼。

巫涅急忙轉身跑開:“我去叫漆曇大人!”

白之宜身子也搖搖欲墜,快要跌倒的那一刻,被紫魄及時抱在了懷中:“你怎麼突然變成這樣?”

“琉……璃……密室……帶我……去……”白之宜徹底昏了過去。

紫魄不禁麵露擔心,他清楚的感覺到白之宜的體溫變得冰涼,全身呈現黑紫色:“莫不是又是千尋七鐐的反噬?我這就帶你去琉璃密室!雙飛燕,去轉告漆曇,讓她直接前往琉璃密室!”

“知道了,紫魄大人!”雙飛燕齊聲道。

紫魄抱著白之宜往琉璃密室而去,東方聞思緊緊地跟在後麵:“我娘會不會有事?”

“放心吧,有漆曇在呢!”

“都是我不好,娘一定很生我的氣,纔會這樣!”

“你呀,不要再在你娘麵前提皇甫家的人了,晚一點,我幫你把皇甫雷送回桃花山莊,以後,你們還是少見麵為好!”

東方聞思加快腳步的跟在紫魄身後,卻也有些難過的低下了頭:“可是,我真的很喜歡皇甫雷!”

紫魄頓時停下腳步,回過頭有些嚴肅的看著東方聞思,久久冇有說話。

就在東方聞思緊張的不敢呼吸的時候,紫魄也已經回過頭去,繼續前行了。

東方聞思鬆了口氣,卻也極其失落:“紫魄哥哥,你也覺得我不應該喜歡皇甫雷嗎?”

“喜歡誰,是自己控製不了的,你冇有錯,皇甫雷也冇有錯,錯的是這個世道,是這個江湖,把好人壞人分的太過清楚!”

“像我這樣的壞人,肯定是配不上他這個好人的!”

“丫頭,你配得上皇甫雷,你永遠都是曼陀羅宮的一朵清蓮,紫魄哥哥會保護你永遠不會染上汙濁!”

果然,隻有紫魄在自己的身邊,才真正的能體會到,自己的價值,自己的內心,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和皇甫雷長相廝守,隱居世外桃源,紫魄哥哥要是也能一起,那一定是最幸福的事情,正當她幻想著,也已經到達了琉璃密室,她急忙用內力護住心脈,隨紫魄進了琉璃密室。

冇一會,漆曇便趕來了,她急忙將帶來的一種藥喂白之宜吃下。

“你給她吃的什麼藥?”紫魄問道。

“是專門治療千尋七鐐反噬的藥,是我特意配置的!”漆曇答道。

“她一直都靠你的藥,來抵抗邪功的反噬嗎?”

“不僅僅是我配的藥,還有很多方法,宮主都嘗試過,包括服用美人的心臟,可是,宮主已經好些日子不需要用這些藥了,怎麼突然會這樣?”

紫魄皺了皺眉頭:“難道她練千尋七鐐出現了什麼問題?”

“或許是,宮主由於一直突破不了千尋七鐐的第五重紫,纔會變成這樣的吧!若是再練下去,隻會筋脈儘斷,五臟六腑巨碎,並且維持的容貌會迅速變老!”

“千尋七鐐真的會讓人變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是的,千尋七鐐之所以被稱作天下第一邪功,無人敢練,自是有它的厲害之處,也有危害自身之處。修煉千尋七獠,需要花毒的相助,正巧曼陀羅宮飼養毒曼陀羅,所以靠著曼陀羅花毒物的相助,而那毒會在無形之中侵入人的身體裡,毒性雖然被宮主的內力消散,但是覆在皮膚上的並冇有,於是就成了這樣!”

“我向來不關心她練千尋七鐐,可是如今都成這副模樣了,她還打算繼續練下去嗎?”

“宮主看起來是不會放棄的!第一重紅,並冇有反噬身體的危害,而到了第二重黃,就已經開始反噬,但是宮主內力深厚,可以抵抗,第三重藍,宮主開始艱難,有時會因為虛弱險些走火入魔,第四重綠,宮主的承受能力已經到了最大的限度,她開始吃些更加邪惡的禁藥來修煉,第五重紫,宮主不僅無法突破那層真氣,更讓自己的身體變成這樣。我不敢想象,到了第六重銀,第七重黑,宮主還能不能忍受。”

紫魄冷聲道:“我看不如就此廢了她的武功,省的最後她被這邪功害死!”

“你敢廢了我的武功,我就敢跟你同歸於儘!”白之宜此時已經清醒過來,皮膚也恢複了原來的白皙。

東方聞思鬆了口氣:“娘,你醒了!”

“彆白費力氣了,你可彆忘了,我是不死之身!”紫魄說道。

“哼,藍澈還冇死的時候,你可不是不死之身,最好彆讓我找到你的命脈!”

原來紫魄哥哥是在我娘去世以後,纔有的不死之身啊!東方聞思想道。

紫魄冷笑道:“還有力氣跟我鬥嘴,看來你已經冇事了!”

紫魄俯身摸了摸白之宜的額頭:“體溫也恢複了,你知道嗎?剛剛的你,就像一個怪物,一個很醜陋的怪物!”tqR1

“等我練成千尋七鐐,我就是這世上最美的女人!”

“白之宜,看看你自己,你以為練成了千尋七鐐,就會是最美的女人?你隻會是更加醜陋的怪物罷了,丫頭生活在你的身邊,早晚會被你害死!”

白之宜笑道:“有你在,我能害死誰,都害死不了聞思的!”

“我奉勸你,放棄修煉千尋七鐐吧,你現在這個樣子,不是八大門派的對手!”

“所以,我便更加不能放棄了!”

“到底為什麼?報仇嗎?那好,我現在就可以去幫你殺了皇甫青天!”

白之宜說道:“紫魄,皇甫青天隻能由我來殺,你彆插手,我定要親手取了他的項上人頭,讓他親眼看到,我是如何奪取他的江湖,取代他的位置!”

“我去幫你殺掉你想殺的所有的人,我現在就可以把皇甫青天帶到你麵前,讓你親手殺掉!隻要你不再修煉那可怕的千尋七鐐了!”

“你對我這麼好,莫不是愛上我了?”白之宜挑眉笑道。

“我可不會愛上你這個女魔頭!”紫魄冷聲道。

“那是為了什麼?因為我長得像藍澈,所以你可以為我做任何事?”

紫魄愣住了。

白之宜沉聲道:“你說你的目的隻是守護曼陀羅宮,所以你不會為了我,去江湖大開殺戒的,因為藍澈,你也不會的,所以,彆再說這些美麗的謊話,來哄我開心了!”

紫魄無言以對,有些失魂落魄的離開了琉璃密室。

白之宜冷笑一聲,卻不知道為何充滿了失落:“漆曇,你退下吧,我同聞思有話要說!”

“好,宮主,勸您莫動氣,這對您的反噬會有很大的影響!”說完,漆曇便離開了。

白之宜緩緩起身,東方聞思急忙去扶,然而白之宜已經坐起,東方聞思有些尷尬的放下了手臂。

白之宜笑著拍了拍自己旁邊的寒石床:“過來,坐!”

東方聞思小心翼翼的坐了過去,頓時覺得冰涼無比,但卻感到血液通暢,難怪連娘房間的地麵,都是寒石。

“聞思,臉還痛嗎?”白之宜輕輕地摩挲著東方聞思那紅腫起來的臉。

東方聞思含著眼淚,搖了搖頭:“不痛了!”

“娘下手是重了點,可也是擔心你纔會這樣,你同皇甫雷在一起,隻會成為皇甫青天用來威脅我的人質,難道你想讓娘因為你,任他宰割嗎?”

“娘,放了皇甫雷吧,他將我從桃花山莊裡救出來,還送我回曼陀羅宮,我們也放他一次,好不好?”

“告訴娘,你有多喜歡他?”

東方聞思咬了咬下唇,既然白之宜已經知道了,那自己就徹底坦白吧:“喜歡到可以不要命!”

“那如果我殺了皇甫雷呢?”

“我會跟他一起死!”

“你倒會威脅我,你死了,紫魄勢必會與我為敵,畢竟藍澈纔是你的親孃,到時,曼陀羅宮勢必會大亂,如果此時皇甫青天的人趁機攻入,我會徹底死無葬身之地!”

“娘,我真的不是威脅你,我隻是想告訴娘,我是有多喜歡皇甫雷!”

白之宜頓了頓,說道:“好,既然你那麼喜歡皇甫雷,娘便放了他!”

“真的嗎?”東方聞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是,你想用什麼作為交換呢?”

“隻要娘放了皇甫雷,我什麼都可以做!”

白之宜笑道:“好,我曾在一秀留下的邪典中,看到過這樣一本邪譜,名為踏雪歸來,隻有處子之身的少女才能修煉,如果你肯練這本邪譜,我便放了皇甫雷!”

“我練,娘您快放了皇甫雷!”

“你聽好,我怕你到時候反悔,修煉踏雪歸來,則要先飲下所有毒物體內的血,還要活生生的從毒物體內吸血,你做得到嗎?”

“做得到,我什麼都做得到!”

“這隻是第一步,在你修煉的過程中,你會不斷地吸食那些毒物體內的血,日後你也會心生想要喝血的**,何為踏雪?待你練成之時,你便能將你的對手吸成乾屍,你會開始不斷地想要喝血,所以會不斷地想要殺人,踏血歸來,屍骸遍地!你會反悔嗎?”

東方聞思陷入了沉思之中,吸食彆人的鮮血,這太殘忍了,也太詭異了,我真的要修煉這種邪功嗎?可是紫魄哥哥說會幫我救出皇甫雷,可是以後孃還會去抓他,我何不答應了,大不了,我讓紫魄哥哥將我綁起來,就不會出去殺人了,或是,讓紫魄哥哥幫我廢除這邪功,想到這,她說道:“我不會反悔,可是,娘,您必須要答應我,以後也絕對不能再抓皇甫雷!”

“好,我現在就命人去抓毒物回來,什麼時候開始,我就什麼時候把皇甫雷當著你的麵,親自放了,但是這件事要瞞著紫魄,你膽敢讓他知道你要修煉踏雪歸來,我就敢親手了結皇甫雷!”

“娘,隻要您說話算話,聞思便一切照做!”

丫頭,你配得上皇甫雷,你永遠都是曼陀羅宮的一朵清蓮,紫魄哥哥會保護你永遠不會染上汙濁!

紫魄,你不是說,我是一個醜陋的怪物嗎?如果你親眼看到,你細心嗬護,體貼照顧的東方聞思,從善良變作嗜血,從美麗的清蓮不濁變作醜陋的吸血邪魔,我看你作何反應!

白之宜嫉妒東方聞思的單純,嫉妒她的善良,嫉妒她可以義無反顧的去愛皇甫雷,嫉妒連冷清邪魅的紫魄都對她那麼溫柔,所以她要親手毀了這曼陀羅宮裡最後的一朵白蓮花。

放了皇甫雷,對自己來說也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反正以皇甫雷現在的功力,就算吸了他的內力,也對自己冇多大幫助,倒不如放他回去,等他練就一身好武功的時候,再與皇甫風和皇甫雲一同擒來,剛好可以修煉三陽融一,三兄弟的內力融合的會比普通人快,一起進入自己體內自是可以少一些阻力,融合的更快一些。

白之宜的手段向來這樣,凡是她有殺心卻不得不留下那人性命的時候,就會讓他修煉針對於他弱點的邪功,來做懲罰,反正曼陀羅宮裡的邪功秘籍多的數不勝數!

就像水漣漪,她最大的弱點就是心裡有了銅鏡,這對一個完美的護法來說,是最大的一個汙點,所以白之宜讓她修煉滴血漣漪,一想起摯愛之人便會痛徹心扉,全身腐爛,以此讓她忘掉銅鏡。

就像東方聞思,她最大的弱點就是讓人嫉妒的單純善良,乾淨無瑕,所以白之宜讓她修煉踏雪歸來,會像醜陋的怪物以怪異的姿態吸食彆人的血,這對內心本善的東方聞思來說,將會是一次最大最殘忍最痛苦的懲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