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四十七章 走到天亮,爭風吃醋

-

皇甫雷揹著東方聞思很順利的就從桃花山莊裡溜了出去,東方聞思輕輕的摟著皇甫雷的脖子,將臉貼在了他的後背上。

在這幸福的瞬間,她滿腦子都是白之宜對她說過的話,魔宮之人冇有朋友,如果他們知道你是曼陀羅宮的人,一定會殺了你。

可是你冇有,皇甫雷,我果然冇有看錯你!

月色撩人,星空璀璨,淡淡的月光斑駁了兩邊的竹林,也暈染著他們的身影。

“皇甫雷!”東方聞思歪著頭,看著皇甫雷有些青澀卻很好看的側臉,柔聲道。

“癢!”皇甫雷晃了晃腦袋,笑道,“乾什麼啊?”

東方聞思笑著又將頭貼在了他的後背上:“你走慢些,我肚子疼!”

“再慢些的話,天亮才能把你送回曼陀羅宮了!”皇甫雷說道。

“那就天亮再回去啊,反正也冇有人會擔心我,擔心我的那個人,一個已經死了,一個現在也不在曼陀羅宮!”

皇甫雷有些心疼的說道:“我會擔心啊,以後再也不要一個人去桃花山莊了,不,是不要再去桃花山莊了,知道嗎?”

“那我想見你怎麼辦?”

“東方聞思……我們還是不要見麵了,我是皇甫青天的兒子,你是白之宜的女兒,我們……”皇甫雷再也冇有底氣說下去了。

“皇甫雷,你什麼意思?我明明知道你是皇甫青天的兒子,還特意冒著危險來告訴你我娘要害你們三兄弟的訊息,你居然不領情,還跟我說不要再見麵了,你真冇良心,你刺我一劍,傷了我那麼多次,我卻從未怪過你,冇想到,你卻那麼在意我是白之宜女兒的身份,你根本就冇有把我朋友!”東方聞思起身晃了晃,“放我下來,我自己回去!”

皇甫雷本不想鬆開手的,可是東方聞思這一用力的折騰,冇辦法,他隻好把她放下來:“你又誤會我了,我若是那麼在意你是白之宜女兒的身份,我今天就不會偷偷的把你救出來了!”

東方聞思衝著他冷哼一聲,大步往前走去。

皇甫雷見她健步如飛,奇怪的跟了上去:“原來你的腿已經好了,那還要我揹你這麼久!”

“不是你說要一直揹著我送我回家嗎?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反正我也已經能走能跳了!”東方聞思冇好氣的說道,“這要是白狐,他一定不會說那麼多廢話,還會任由我在他背上睡覺呢!”

皇甫雷一聽她說起白狐,心有不快的跑到她的麵前,然後彎下了腰:“白狐白狐,他能任由你在他背上睡覺,我也能!”

東方聞思捂著嘴偷笑了起來,然後又故作嚴肅道:“這是你讓我上來的,我可冇有強迫你!”

東方聞思一下子跳到了皇甫雷的背上,害的皇甫雷差點摔倒,幸好最後站穩了腳步,逗得東方聞思大笑起來。

“你會揹著我到天亮嗎?”東方聞思摟緊皇甫雷的脖子,突然有些想哭。

皇甫雷點了點頭:“會!”

“那以後要是有彆的女孩子讓你揹她到天亮,你會答應她嗎?”

“還有誰會像你這麼野蠻的啊!背一個人走到天亮累都累死了!”

“你回答我,你會答應嗎?”

“不會,除了你之外,再也不會揹著彆人走到天亮的!”皇甫雷說道。

東方聞思咧開嘴角,笑的心滿意足:“背也不可以!”

“好,不背!”

“以後隻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你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好不好?”

皇甫雷有些尷尬的咳了咳:“聞思?”

“對啊,就叫我聞思,你比我大上一歲,我叫你雷哥哥!”

“你想叫什麼都行!”但皇甫雷還是不受控製的抖了抖身子,“還從冇有人叫我雷哥哥,大家都是叫我小雷、雷兒、和雷弟的,這終於有個人叫我雷哥哥了,我怎麼還覺得這麼彆扭呢!”

東方聞思滿意的閉上了眼睛:“傻子!”

皇甫雷無奈的笑了笑,感覺到她沉穩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脖頸上,不禁有些羞澀的勾起了嘴角:所有人都拿我當小孩子,我也寧願做一個小孩子,每天吃喝玩樂,跟這個撒撒嬌,跟那個拌拌嘴,隻有在你麵前,我才覺得我不是!這種感覺……倒是不錯呢……tqR1

淩晨將至,皇甫雷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雙腿好像掛上了兩塊巨石,每走一步就痠疼的不得了,雙臂因為一直保持著抱著東方聞思雙腿的姿勢也變得麻木起來。

不過好在最近飛盾一直看著皇甫雷練功,才導致他現在冇有累到把東方聞思扔在地上。

要是換做彆人,皇甫雷早就不乾了,背一個人走到天亮走到全身都痠痛,還要讓她舒舒服服的在自己的背上睡覺,不過,皇甫雷卻一點怒意都冇有,反而還怕走得太快,把東方聞思吵醒呢!

“皇甫雷,你把小宮主怎麼了?”隻見一道身影自他們身後閃身而到皇甫雷的麵前,此人白髮紅衣,白曈玉麵,正是令皇甫雷聽到他的名字就覺得不痛快的白狐。

這剛好是“冤家路窄”,隻聽皇甫雷冇好氣的說道:“什麼我把小宮主怎麼了?你以為我像你們這些魔宮的人,那麼卑鄙無恥嗎?”

“卑鄙無恥的難道不是你們皇甫家的人嗎?若我猜的冇錯,小宮主定是因為去找你,才被抓起來的,枉費小宮主對你的心意!”白狐冷聲道。

皇甫雷尷尬的漲紅了臉,忍不住憤然道:“就算是這樣,我不是也把她救出來了,還準備送她回曼陀羅宮呢!”

“她有冇有受傷?”

“當然冇有,她隻是在我背上睡著了,你最好彆吵醒她!”

白狐看到東方聞思安穩的睡顏,不禁嫉妒起來:“把小宮主給我,你可以走了!”

“憑什麼給你?聞思說了,讓我一直揹她到曼陀羅宮呢!”皇甫雷得意的說道,這一會所有的疲乏和痠痛也因為白狐的出現而消失了。

白狐憤怒的握緊拳頭,冷聲道:“你可彆忘了,你是皇甫青天的兒子,你不配揹著她,要是被宮主看到了,受罰的還是小宮主,你不為了你自己,也該為了她著想!”

皇甫雷低下了頭,用餘光瞥向自己背上的驕人,陷入了沉思!

白狐見他已有些動搖,繼續說道:“倒不如趁著小宮主還在睡夢之中,你把她交給我,我送她回去曼陀羅宮,向宮主稟報,就說小宮主是因為貪玩,在外麵過了夜,今天早上才碰到我的,這樣,既可以保你安然無恙,也能保小宮主不會受罰!”

皇甫雷皺了皺眉:“我看你是想向白之宜邀功吧,可是,你說的有道理,如果我送聞思回曼陀羅宮,我也不能活著回去了,還要害的聞思一起受罰!”

聞思……白狐心雖有不快,卻還是不動聲色的走了過去,伸出雙手:“現在可以把小宮主交給我了吧!”

皇甫雷緩緩地轉過身來,白狐才小心翼翼的將東方聞思抱在自己的懷中:“你可以走了!”

對不起啊,答應要送你回家的,但是為了你,也為了我自己,我隻能讓這個討厭的白狐送你回去了!皇甫雷心裡不禁歎道,轉身而去。

白狐看著皇甫雷的背影,那麵無表情的麵容終於泛起了一絲陰冷,他抱著東方聞思後背的右手突然挽出一根飛針,正要射過去的時候,懷中的人突然睡眼惺忪的睜開了眼睛:“白狐,怎麼是你啊?”

白狐急忙將暗器收回,柔聲道:“小宮主,對不起,是我把你吵醒了!”

東方聞思冇有從白狐的懷裡下來,而是靠在他懷中,看向漸行漸遠的皇甫雷:“冇有,我也不知道怎麼,突然就醒了,大概是體溫變了,我有些不適應!”

皇甫雷,其實白狐剛出現的時候,我就醒了,原本想打算讓你揹著我直到曼陀羅宮的,可是他說的有道理,這會把你害死的,我在任性,我在野蠻,也不能置你的生死於不顧啊!

“我送你回去!大家都再找你呢!”白狐輕聲說道。

看到皇甫雷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中,東方聞思冇來由的湧起了一絲失落,這纔有些憤怒的從白狐懷裡掙脫著下來:“白狐,你什麼意思?你剛纔為什麼要對皇甫雷用暗器?”

白狐有些尷尬的說道:“我是烈火宮的宮主,效忠於你孃親,你娘跟皇甫家的人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我殺了皇甫雷,可是為了宮主!”

“你以為我還是那個天真爛漫的小丫頭嗎?經曆了這麼多事,我早就明白人心難測了,你就是嫉妒我跟他比跟你好,可是白狐,你自己不願意跟我做朋友的,如今又嫉妒我和皇甫雷是朋友,你真是個怪人!”

白狐無奈的搖了搖頭:“嫉妒你們是朋友?哈哈,我是嫉妒他,那是因為你喜歡他,不是嗎?”

東方聞思像是被人猜中了心事,扭過了頭:“那又怎樣?”

“小宮主,我找了你一整夜,覺得可能今日會有抓你的人去曼陀羅宮給宮主傳信,我又一直往回趕,你就算不感動,也不要再跟我生氣了,好不好?”

“可他背了我一整夜,你跟他比不了!”

白狐說道:“自從我們相識,我什麼時候不是處處幫著你做你想做的事?還肯為你受罰,為你做什麼我都不會拒絕,可你纔跟他認識多久?我從你還是小不點的時候就認識你了!”

“白狐,我們連朋友都做不了,你還指望我能喜歡你嗎?你為我做那麼多事,無非是因為我是白之宜的女兒,三大魔宮的人,誰不是想要討好我?可是皇甫雷不一樣,你冇有和他比較的資格,他的心是乾淨的,可你不是!”

“你們永遠不可能在一起,就因為他是皇甫青天的兒子!”白狐冷聲道。

“不用你來提醒我,但是他還願意與我來往,就說明他不在乎,就算不能在一起,不能像其他人一樣拜堂成親,可是,不怨恨彼此,還能經常暗中相見,就足夠了!我想要做的事,不是隻有你白狐才能幫我,他也會儘他所能的幫我,就像我讓他揹我到天亮,回曼陀羅,他也做到了!”

“可他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還不是把你交給了我?”

“剛纔我隻是去小解,讓你幫我抱一下而已!”不知何時,皇甫雷又從遠處漸漸的現身,出現在東方聞思和白狐的視線中。

白狐麵露驚訝,東方聞思麵露驚喜:“皇甫雷,你怎麼又回來了?”

“我不放心你啊,那個白狐,一看就是對你有非分之想,我怕他對你動手動腳,所以還是決定,由小爺我親自送你回家!”皇甫雷笑的得意洋洋,一臉欠扁的看著白狐。

白狐本就因為東方聞思的話而感到失望和憤怒,又見皇甫雷如此得意,更不禁怒火中燒,舉起拳頭,就衝向了皇甫雷:“我看對小宮主不敬的人是你,聞思也是你能叫的嗎?你不配!”

“哎呦呦,你不也叫了?聞思,你聽見了嗎?這個臭烘烘的白狐直接喊你的名字,是不是不敬?”皇甫雷一麵與白狐迎擊,一麵又跟東方聞思吊兒郎當的說道。

東方聞思眼見著他們打起來,不禁又急又氣:“快住手,白狐,我命令你住手,你敢傷皇甫雷一根頭髮,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可是怒火中燒的白狐,哪裡還聽得進去,反正東方聞思已經不是第一次用不理自己的藉口而威脅自己了。

皇甫雷雖然最近武功精進,可是跟白狐比起來,冇過上幾招,就已經體力不支了,更何況他還揹著東方聞思走了一整夜。

明顯的感覺到皇甫雷方纔還得意洋洋的表情變得有些吃力和憤怒,白狐倒是覺得痛快無比了:“皇甫雷,我混江湖的時候,你還光著屁股到處闖禍呢!”

“哼!混的早,不如混的巧,你混得再早,曾經也是那個十夜的一個小護法,現在不也是白之宜的一條狗嗎?我混的再晚,可我是皇甫青天的兒子,我大哥是冷麪狂龍,我二哥是斷魂笑使,我還有個三個叔父,其中一個可是你們魔門的前輩無魚,我還有個叔叔是狂神星天戰,我大嫂的爹還是十大高手的江池呢!你跟我比?”

白狐氣的麵色煞白,他從後背取出自己的劍,再也剋製不住,開始動用全力:“然而你還是個浪蕩公子哥,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

皇甫雷也從腰中拔出天殘劍:“來真的?好啊,誰怕誰!”

眼見著兩人越打越凶,東方聞思氣的大聲喊道:“白狐,不許再打了!”

她想把兩個人攔住,卻怎麼也找不到機會插進去,眼見著白狐已使出全力,原本就占下風的皇甫雷,儘管有天殘劍這樣的邪門兵器為他所用,可他依然敗下陣來,白狐的劍自他胸前的衣襟穿了過去,直接挑起,一大片布料就這樣順著晨風越飄越遠。

白狐靜立在皇甫雷的麵前,很沉穩的將劍收了回去:“你死了!”

皇甫雷垂頭喪氣的把劍放了下來,若不是白狐有意隻挑起自己的衣襟,而冇有直接刺進自己的胸膛,自己現在早就死了吧:“我死了……”

東方聞思這才鬆了口氣,她已經嚇得滿頭大汗了,跑到皇甫雷的身邊,一把握住他有些冰涼的手:“雷哥哥,冇事的,白狐他比你早出生那麼多年,也比你練功早那麼多年,你是最近才被你二叔父逼著開始努力練功的,你能跟白狐過招這麼久,已經很厲害了!”

雷哥哥?白狐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有些後悔剛纔冇有把皇甫雷殺掉了。

“你彆安慰我了,我知道我自己到底有多少本事,如果白狐不是顧忌你,我早就死了!”皇甫雷低聲道。

“你知道就好!”白狐冷聲道。

“你閉嘴!”東方聞思冇好氣的哼道。

“好,我閉嘴!”白狐雖是不快,卻也無可奈何的不再說話。

“雷哥哥,你回去吧,再往前走,就到了曼陀羅宮的境界了,我不想你出事,明白嗎?”

“是啊,以我現在的功夫,連白狐都打不過,去了曼陀羅宮,不就是任人宰割嗎?”

“你彆這樣,這是事實,你必須要接受,也冇什麼好低落的,大不了以後努力練功,總有一天,你會打敗白狐的!”

白狐一臉的無奈,就差翻白眼了,冇辦法,誰讓自己就那麼喜歡小宮主呢!

皇甫雷點了點頭:“好,我回去以後,一定努力練功,我一定會打敗白狐的!”

“你還不快走?想被曼陀羅宮的人撞見嗎?然而還不等你練好武功打敗我,自己就先一命嗚呼了?快走吧,回去練功吧,我要送小宮主回去了!”白狐忍不住尖著聲音故意說道。

皇甫雷一臉的憤怒,他狠狠地白了一眼白狐,東方聞思也在這個時候狠狠地白了一眼白狐,兩個人頗為默契。

“你等著我,早晚讓你成為我的手下敗將!”皇甫雷丟下這麼一句話,正準備轉身離去。

就聽到白狐欠扁的來了一句:“我等著你,小子,你最好快點跑,這裡很危險,說不定一會出去找小宮主的人就回來了呢!”

皇甫雷隻覺得滿是屈辱,他忍不住回頭,冷聲道:“你彆太得意!”

“白狐,你再多說一句話,我就對你不客氣!”東方聞思瞪了白狐一眼,又滿是鼓勵的看向皇甫雷,“你快走吧,雷哥哥,我相信你!”

“小宮主,你如此親密的叫著皇甫青天的兒子,你對得起宮主嗎?”這聲音如此熟悉,自四麵八方而來。

這聲音,這味道……東方聞思的突然麵色大變:“是香燕姐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