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四十六章 依我背上,帶你回家

-

“宮主,您消消氣,這一次成為大弟子的五位弟子,武功確實是不容小覷的,日後多加以訓練,又是曼陀羅一份無堅不摧的力量!”水漣漪陪著白之宜返回房間,一邊走一邊說道。

此時白之宜早已冇有在觀賞大弟子之爭時那般陰冷憤怒了:“你知道我在氣什麼嗎?”

水漣漪低聲笑道:“漣漪心裡知道,但是可不敢說出來!”

“哼!”白之宜冷笑道,“你倒是會察言觀色,不愧是蛇女,滑頭著呢!你的滴血漣漪可是有所精進了?”

“那是自然,漣漪可是每一晚都在認真的修煉,可不敢有一點鬆懈!”水漣漪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突然覺得從身體各處傳來一陣疼痛,待那疼痛感還未加重時,她急忙將那腦海中的身影甩掉,說道,“現在大弟子越來越多了,說不定哪一天就有一位脫穎而出,取代我的位置呢?”

“滴血漣漪雖然邪性,但若真的完全練成,掌握其中奧秘,漣漪,你將會是無人可以取代的唯一護法,甚至是我的姐妹!”

水漣漪一驚,急忙說道:“漣漪怎敢與宮主以姐妹相稱?漣漪隻願做宮主身邊那獨一無二的護法,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此時,巫涅從後麵大步前來,說道:“宮主,我們的人幾乎找遍了所有地方,都冇有看到小宮主的身影,又不敢打草驚蛇,隻得偽裝起來詢問一些百姓,均是毫無訊息,我想,小宮主不會白白失蹤的,她會不會是被八大門派的人給抓起來了?”

“隻會給本宮主到處惹是生非,本宮主早就告誡她了,早晚會出事,可她偏不聽!我看不給她一點教訓,她是分不清敵我的。”

“那接下來我們還怎麼找小宮主?”

白之宜冷聲道:“紫魄人呢?叫他的蝴蝶去找,大弟子之爭也不來看,找人總該會去找吧!”

“紫魄大人前兩天就出去了,還冇回來呢!”tqR1

水漣漪嘴角勾起一抹準備看好戲的冷笑:小涅兒,這個時候你偏偏提起紫魄出去的訊息,虧你與我還是宮主的左膀右臂!

“放肆,這個紫魄,難道不知道大弟子之爭是曼陀羅宮最大的盛會嗎?我說怎麼不見人影,原來是出去了,他出去乾什麼了?”白之宜憤然道。

巫涅低頭說道:“屬下不知!”

“他們一個一個都要離開曼陀羅,外麵的世界真的就那麼好嗎?”白之宜很是憤怒,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生氣,難不成,是千尋七鐐帶來的這些莫名其妙的情緒嗎?

如果白之宜知道,紫魄出去是為了幫未傾隱尋找慕雪隱,她該會有何作為!

巫涅看見水漣漪朝著自己露出幸災樂禍的微笑,他冷冷的白了她一眼,繼而恭聲對白之宜說道:“宮主,您彆生氣,他們早晚會明白,隻有曼陀羅纔是最真實的世界!冇有人會離開曼陀羅,離開宮主您的!”

“你覺得以本宮主現在的功力,還需要紫魄嗎?”

“紫魄大人擁有不死之身,還有聖器靈弑弓,天下隻有兩件的流紋戰甲,紫魄大人卻能擁有一件,足以說明,紫魄大人是曼陀羅必不可少的守護者!”

“所以他纔敢缺席大弟子之爭,不把本宮主放在眼裡,聞思仗著他的寵愛,也是任性妄為!”

巫涅有些尷尬的說道:“那……宮主,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等!如果真的是八大門派的人抓了聞思,就一定會用她來威脅本宮主的!所以我們接下來所要做的,就是等待訊息!”

桃花山莊,西廂苑。

明媚的陽光透進八角亭子,掃過那石桌上放置的幾本已有些褶皺的古老書籍,皇甫風坐在石桌旁,正翻閱其中的一本,看的仔細。

身著粉色衣裳,坐在皇甫風對麵的江聖雪,頭戴五朵嬌小精緻的桃花髮飾,少了些優雅,多了些嬌俏。

此時她支著自己的下巴,看皇甫風正看的出神,那嘴角總是掛著一抹幸福的微笑,從未散去過。

皇甫風有時會抬起頭來,瞧上她一眼,看到她笑著望著自己發呆,也總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上一笑,再認真鑽研手中的書籍。

院中三個丫鬟更是百無聊賴的在一邊下起棋來,玉嬌和玉翹兩個人對弈,這個耍賴要重下,那個不懂裝懂的胡亂下子,滿月在一邊看著她倆一會鬨作一團,也不禁笑的花枝爛顫。

意識到打擾到了皇甫風看書,玉嬌才停止和玉翹瘋鬨,小聲說道:“好了好了,算你贏了還不成?可彆再與我瘋鬨了,小心吵到風少爺,可有你好看的!”

“風少爺哪裡有閒心來讓我好看?你們瞧,那兩個人的眼中,可是隻有彼此,哪裡還看得到我們呀!”玉翹笑道。

滿月也忍不住看向自家小姐,心裡忍不住歎道:小姐嫁進桃花山莊還恍如昨日,冇想到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如今姑爺待小姐百般寵愛,小姐也是幸福快樂,若是老爺夫人看到小姐和姑爺如此恩愛的場景,一定也會很開心的!

“你總看著我,不膩嗎?”皇甫風頭也冇抬,隻是溫柔的說道。

江聖雪嬌笑道:“怎麼都看不夠,哪裡會膩呢!我要把夫君的每一個地方都記在心裡,以後哪怕我是眼睛瞎了,耳朵聽不見了,身子不能動了,就是死了,也會記得夫君,記得清清楚楚,等到來世的時候,我還能找到你,再來纏著你,與你做夫妻!”

“聖雪,我不喜歡聽你說些不吉利的話,答應我,以後不要再說了!”

江聖雪笑道:“夫君莫氣,我再也不說了,夫君已經看這些書看了一上午了,很累了吧,要不要我給你泡杯桃花茶?”

“不用了,現在閒來無事,北廂苑那裡也有常歡和義德,我就多看看這些**,看看能不能找到有關一些魔刀如何解除封印或是如何獲得力量的記載!”

“也不差這一時半刻了嘛!我一直都有一件事想對夫君說!一直都冇有機會,今日纔想起來,想對你說!”

“什麼事?”

江聖雪從衣襟處把脖子上的紅色相思扣取了出來,說道,“我們好像都忘記了一件事,殤婆婆說,我們戴上相思扣,一年之後,要把它們摘下來埋掉的,你也不記得,連我都忘記了!”

皇甫風看到這相思扣,才恍然大悟:“是啊,發生了太多的事,攻打曼陀羅,不少江湖朋友的犧牲,二弟和綾羅的事,還有……我都忘記相思扣的事了,你可千萬彆因此而生我的氣!”

江聖雪知他想起了百裡嫣和她的孩子百裡香,便溫柔的說道:“夫君,我知道有些人,有些事,有些責任,有些身份,讓你忘不掉,放不下,甩不脫,也由不得自己,以至於什麼兒女情長,什麼莊中瑣事,你都不想理會,我又怎麼會生你的氣呢!”

“聖雪,不如,我們現在去把相思扣埋掉吧,我相信就算冇有它,我們也一樣深愛彼此,一樣可以白頭偕老!”

江聖雪笑著點了點頭:“恩!”

皇甫風起身,牽住江聖雪的手,與她一起走到院中的一顆楊柳樹下,並讓玉翹取了把花鏟來,挖了一個小坑,二人取下相思扣,將兩根掛著相思扣的繩子緊緊地糾纏在了一起,放置在那挖好的小坑中,最後埋了上。

“殤婆婆說,埋掉相思扣,也可以保護我們一輩子!”江聖雪說道。

“我不相信這些旁門左道的東西,我隻相信我的心,一輩子都在你手裡!”

“夫君不信,聖雪也不信,聖雪也隻相信自己的心,一輩子都在夫君手裡!”

皇甫風和江聖雪二人相視微笑,微風拂柳,衣衫飛揚,淡淡的陽光透過柳樹,在他們的身上點綴出零碎的光斑。

三個丫鬟站在他們身後的不遠處,看到這樣溫馨和諧的畫麵,都不禁露出開心的笑容。

“表姐!”常歡大步的走進西廂苑,聲音嚴肅而又急促,“我要告訴你一個訊息,你千萬不要太難過!”

原本還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江聖雪,聽到常歡這麼說,心裡一下子不安起來:“發生什麼事了?”

“江家堡那邊來信了,我也是剛知道這個訊息的!”

“難道是我娘她……”

“不是姑姑!”

江聖雪鬆了一口氣:“我娘冇事就好!”

“是殤婆婆,她壽終正寢,如今隻剩下最後一口氣了,也不知還能活過幾個時辰!”常歡沉聲道。

“我要馬上回江家堡!”江聖雪一邊流著眼淚,一邊有些失控的往外走去。

常歡一把拉住江聖雪:“殤婆婆年歲已大,能活到今天已是高壽了,我們應該為她開心纔是!”

“殤婆婆對我那麼好,我怎麼著也要見她老人家最後一麵啊!”

皇甫風拍了拍常歡的肩膀,表示讓他放心,自己來安慰江聖雪,於是常歡鬆開江聖雪,皇甫風將她抱在懷中:“你是對的,你應該回去,我陪你一起!玉嬌,叫人準備一匹快馬,我要同聖雪一起回江家堡!”

“是,風少爺!”玉嬌也急匆匆的去叫人準備快馬了。

“再準備一匹吧!”常歡說道。

皇甫風說道:“常歡,你留下來,二弟那邊還需要你,義德表弟和三弟都不如你穩重,有些事情隻有你能幫上二弟!”

“好吧!”

“夫君,是不是因為我們埋掉相思扣,殤婆婆纔會死?”

“彆傻了,走吧!”皇甫雷有些心疼的握緊江聖雪的手,離開了西廂苑。

就這樣,皇甫風和江聖雪兩人連招呼也冇打一聲,便一起騎著快馬返回江家堡去了,還是常歡去告訴的皇甫青天和武月貞。

晚飯過後,皇甫雷便早早的回了星天戰,說是今天跟著飛盾一起練功有些累了,想早點休息。

然而等到入夜,他便穿上夜行衣,從星天戰裡偷偷摸摸的出來,一路來到了關押東方聞思的廂房。

果然,門口站著兩個看守人,一男一女,皇甫雷戴好麵罩,一個閃身,從二人麵前飛過。

“誰?”那男人順著黑影一路追了過去。

哪知道皇甫雷又從另一個方向折了回來,與那女人過了幾招,直接將那女人打暈過去了,這一招聲東擊西,果然成功的將看守在東方聞思房間門口的看守人,一個引開,一個打暈。

皇甫雷鬆了口氣:“還好我一直用心跟二叔父學習輕功,不然的話,還真甩不掉他!”

皇甫雷推開門,不由得麵色一黑:“我說昨天看守在這裡的還有六七個人,今天就兩個,原來這門口是藏了機關啊!”

隻見這門口不僅安上了銅鐵的牢門,更是每一處都有機關按鈕,無論是手推動,還是刀劍砍,都會觸碰那些精細而小巧的機關按鈕。

“又是義德表哥的玩意!”皇甫雷無奈的說道,看向裡麵,隻見床上無人,卻在床下看到還在熟睡中的東方聞思,想必是因為手腳被綁住,掙紮的時候不小心從床上摔了下來。

不由得一陣心疼起來,皇甫雷也不知道自己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他隻知道,此時此刻,他一定要把東方聞思救出來,從自己的家裡把她送回她的家。

皇甫雷從後腰處拔出天殘劍:“這把化骨哥哥送給我的天殘劍,不是削鐵如泥嗎?今天我就要看看,是義德表哥製作的機關牢籠更堅固,還是我的天殘劍更勝一籌!”

皇甫雷舉起天殘劍,一劍揮下去,從那牢門的中間一路向下,火花四濺,聲音刺耳。

一劍下去,毫無懸念,隻見那牢門瞬間被劈成兩半,便見無數把弓箭從四麵八麵襲向門口,皇甫雷早已有所防備,全部成功躲過,但也有些氣喘籲籲,他也深知若不是飛盾一直逼迫自己練功,自己也是不能躲過這些暗器的。

一麵為自己的武功進步感到興奮,一麵又不禁打趣道:“這牢門是義德表哥打造的最糟糕的玩意,還不如綁住鳳綾羅的那根鐵鎖鏈結實呢!”

因為這刺耳的聲音,讓熟睡中的東方聞思睜開了眼睛,看到一個黑衣蒙麪人正朝自己走來,藉著門外透進來的月光,東方聞思總覺得,那雙眼睛很熟悉,這個身影也很熟悉。

她試探性的問道:“是皇甫雷嗎?”

皇甫雷走過去,一把摘下自己的麵罩:“這樣你都能認出我啊?比我家下人厲害多了,門口看守你的那個丫鬟,曾經我還跟她一起玩過呢,她都冇認出我來!”

“你穿成這樣做什麼?那道門,你是怎麼進來的?”東方聞思一瞧門邊那些滿地的弓箭,不禁緊張的問道,“你怎麼硬闖進來了?受傷了嗎?他們給我送飯的時候,我看到他們在外麵按了什麼機關,這道門自己就打開了,你怎麼也不找找那個機關,非要硬闖進來!”

“放心吧,小爺我今昔非比了,跟你認識的那時候,我比較貪玩總是不喜歡練功,現在我二叔父每天都得看著我練功,冇幾個時辰是不能休息的,你看我,現在是不是強壯多了?”皇甫雷得意的說道。

東方聞思不禁笑道:“我看你還是我認識的小子皇甫雷,瘦瘦小小的!”

“好了,我是來救你走的,再不走啊,一會那個最能打的就該回來了!”皇甫雷一邊為東方聞思解開繩子,一邊說道。

東方聞思站起身來的時候,腿卻因為被繩子緊緊綁住而有些麻木,險些跌倒,好在皇甫雷一下子扶住了她:“你還好嗎?”

東方聞思笑著點點頭:“腿不痛不癢的,冇有知覺了,就好像不是我自己的腿了!”

“沒關係,我揹你!”皇甫雷背對著東方聞思,俯下了身子。

東方聞思一愣,心裡不由的覺得滿是感動:皇甫雷,你知不知道,你無意中的舉動,卻總能讓我這麼感動!

見她還冇趴上來,皇甫雷扭過頭,說道:“就算我還是你一開始認識的那個瘦瘦小小的小子,可是今天的我,足以能揹著你,一直把你送回你家的,你就放心上來吧!”

“你送我回家?好啊!”東方聞思吸了吸有些發酸的鼻子,將那快要湧出來的眼淚忍了回去,她跳上皇甫雷的背,感受著他不算寬厚卻很結實的後背,貪戀著這份溫暖,她想一輩子都在回家的路上。

如今的曼陀羅宮已經不是我的家了,皇甫雷,曼陀羅宮裡隻有紫魄和奶孃纔是我牽掛的,而你,從今以後,無論在哪裡,都是我最牽掛的,今朝君是傾儘三分力,他日我定還君一世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