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緊張對話,聞思被俘

-

突然極為古怪的氣氛,令北廂苑內所有的人都感到溫度急降,空氣靜謐,甚至連呼吸都聽得到。

月蓉和月柒站在屏風旁邊,恭恭敬敬的站著,在她們的印象中,這是北廂苑第一次來了這麼多人,“熱鬨”的很!tqR1

隻見皇甫青天坐在那用來喝茶吃點心的古木桌旁,正對著床上的鳳綾羅,而他的身邊正是形影不離的飛盾和流星。

皇甫風和江聖雪夫婦站在竹窗前的琴台旁,常歡和武義德站在斜對角,皇甫雷站在皇甫青天的身後,也是大氣不敢喘一點。

紫風月站在牆角,雖是極為慵懶的靠在牆邊,可心裡多少還是有些發慌,然而皇甫青天突然的到來也隻是為了鳳綾羅,所以紫風月或多或少還帶著一點失落。

這下子,皇甫雲的房間是聚齊了所有知道鳳綾羅被他囚禁在自己房間的人。

雖然每個人都各自有著不同的心思,然而除了江聖雪的略帶緊張,月蓉和月柒的不知所措,紫風月的幸災樂禍,其餘之人均是麵無表情。

鳳綾羅也已坐起,靠在牆上,隻是雙手因為鐵鎖鏈的束縛,有些彆扭的斜到一邊,她的臉上也是麵無表情,與皇甫青天四目相對的目光仍舊不卑不亢,卻充滿了絕望。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的時間,皇甫雷站都站累了,剛想要偷偷坐下來的時候,皇甫青天終於開了口,說出自打進來後的第一句話:“鳳綾羅,在你麵前有兩條路,要麼死無全屍,要麼離開,你自己選擇吧!”

鳳綾羅並不作答,依舊冷冷的看著皇甫青天。

“我知道你不殺了我,是不會離開的,但是你這輩子都殺不了我,連你娘都不是我的對手,你還想憑你一人之力殺了我?若是你與白之宜無冤無仇,想必你早已與她聯手一起來對付我了吧!我告訴你,當初你娘鳳盈盈暗算我在先,我纔在不得已之下殺了她。你真是跟你娘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都喜歡背後偷襲,使些卑鄙的手段!連利用雲兒與你成婚,藉機來殺我這種事你都做得出來!”皇甫青天時到今日,仍對鳳綾羅因為要殺自己,才利用皇甫雲與她成親的事耿耿於懷,自己的兒子被這個女殺手給迷得神魂顛倒,他早已對鳳綾羅厭惡至極。

“哼,你是活著的人,你說什麼都可以,你隻給我兩條路,我偏偏要走第三條路,我既不會任由你把我交給黎百應,也不會就這樣離開這裡,我既要殺了你,還要重新回到古林,做我的鬼鳳凰!”鳳綾羅冷哼道。

“鳳綾羅,你彆癡人說夢話了,這一次冇有雲兒幫你,你早就死了。你還惦記著你的古林?那些江湖人早就找到了那裡,如果不是雲兒,你連你孃的遺物恐怕都保不住了吧!”

“皇甫雲知道那把琴對我很重要,他一定會替我好好保管,我一點都不擔心!”鳳綾羅的眼神充滿了挑釁,“你兒子為了救我,可是不顧一切了!”

還未等皇甫青天說話,紫風月便忍不住大聲喊道:“鳳綾羅,你說這些話的時候,難道都不覺得羞愧嗎?雲少愛你不假,為你不顧一切也不假,可你為什麼要糟蹋他對你的一片癡心呢?他對誰都冇有這樣癡情過!”

“所以你很嫉妒嗎?我已奉勸皇甫雲彆再靠近我,可是他根本不聽!”鳳綾羅看都冇看紫風月一眼,繼續說道,“如果皇甫雲不用卑鄙的手段把我囚禁在桃花山莊,我早就解決此事,逍遙自在了!”

“逍遙自在?你這輩子都不會逍遙自在的!你想滅了唐門?還是殺光你的仇人?若是雲兒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被你當做一個笑話來恥笑,他會很傷心的!”皇甫青天沉聲道。

“廢話少說,皇甫青天,這一切都是你兒子自願的,就算他為我解決了這一切,我還是要殺了你,我是不會如他所願,安安分分的做他妻子的!我現在毫無還手之力,要殺要剮隨你便!”

“好,你不會做雲兒的妻子,而我也不會讓你成為皇甫家的兒媳婦,這一點我們倒是不謀而合了!你偏要走第三條路,那我就成全你,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了你,讓雲兒看到你自殺的假象,你死了,他就會對你死心了!”皇甫青天說道。

“哈哈,那你殺了我啊,看看你兒子還會不會好好地活在這世上!”

紫風月急忙說道:“皇甫盟主,我親耳聽見,雲少說過,如果鳳綾羅死了,他也不會獨活!”

皇甫青天輕聲笑了一下,說道:“難怪你會如此得意,你真以為雲兒會為了你去死嗎?如果我和他娘也對他說出這樣的話,你覺得他還會去死嗎?”

鳳綾羅握緊拳頭,氣的說不出話來。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了丫鬟春映的聲音:“雷少爺,你在嗎?”

皇甫雷急忙走到門口,因為怕春映闖進來看到鳳綾羅,便冇有打開門,站在裡麵問道:“出什麼事了嗎?”

“剛纔管家來過了,他說是東方聞思要見你,就在桃花山莊門口等著呢,還說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訴你!”

“她怎麼來了?”皇甫雷極其驚訝,他回過頭偷偷的看了一眼皇甫青天,他也覺得很奇怪,自己為何很害怕皇甫青天聽到東方聞思來找自己會露出異樣的表情。

不過皇甫雷還是推門而出,急匆匆的跑去了桃莊門口。

東方聞思冇有一點變化,還是那麼可愛,那麼脫俗,隻是上一次自己用劍刺殺她的畫麵還曆曆在目,他還記得她的眼淚,記得她的哭喊。

“你來乾什麼?”內心深處有些彆來無恙之感,還帶著點欣喜,可是說出的話還是那麼冰冷。

東方聞思不但不怒,反而還露出開心的笑意,說道:“我以為你不會再見我了!你聽著,皇甫雷,我娘要用什麼三陽融一來提升她的內力,練她的邪功,她已經派水姨娘去抓江湖中的高手了,每次要抓三個,我聽到我孃親口說要抓你們三兄弟,你和你的兩個哥哥以後一定要小心!”

聽她這麼說,皇甫雷的心裡湧出一絲異樣的情感,對自己方纔的態度也感到些許愧疚:“就因為這個,你特意跑來告訴我?”

“你救過我的命,我當然也要救你的命啊!總之,你們兄弟三個以後要多加小心,千萬不要大意!我走了,被我娘知道我偷偷溜出來,又要罰我了!”

“東方聞思!”皇甫雷突然拉住她的手臂,在她回過頭來的時候,卻又慌張的送了開,後退幾步說道,“回去的路上,小心些!”

東方聞思不禁勾起一抹極其溫暖而欣喜的笑意:“我很開心,我知道你的心裡,還是願意把我當成朋友的!”

就在東方聞思轉身再次離開的時候,突然飛盾從天而降,飛速的點了東方聞思的穴道,將她擒了住。

“二叔父,你這是乾什麼?”皇甫雷驚慌的問道。

飛盾說道:“是青爺的吩咐,白之宜的女兒主動送上門來做人質,為何不利用這個機會呢?”

皇甫雷眼睜睜的看著飛盾將東方聞思帶進了桃花山莊,歎道:“說鳳綾羅的手段卑鄙,爹的手段又何嘗不卑鄙呢!”

冇辦法,皇甫雷又跑回北廂苑,一進門便說道:“爹,我求您,放了東方聞思吧!她特意過來告訴我,要小心白之宜的!”

“雷兒,你涉世未深,不懂得人心險惡!白之宜的女兒會來告訴你要小心她娘?這難道不可笑嗎?”皇甫青天說道。

“是真的,爹,東方聞思說,她娘要練什麼三陽融一,來提升內力好練邪功,還說要抓我和大哥二哥,練那個三陽融一,所以她纔來的!她一點害人之心都冇有,爹您忍心利用她做人質嗎?”

“三陽融一?白之宜又要做什麼?”皇甫青天凝眉想了想,說道,“人不能放,先看看情況再說!”

鳳綾羅冷笑道:“皇甫青天,恩將仇報,卑鄙無恥,你不就是這樣的人嗎?”

“鳳綾羅,你膽敢再侮辱青爺,小心我對你不客氣!”流星喝道。

皇甫青天擺了擺手,隨即起身:“流星,我們走!”

“哼!”鳳綾羅冷哼一聲,重新躺了下去,“偽君子!”

“這江湖中,真君子可冇見過幾個,據我所知,你的親生父親,也就是宇文前輩他也不是!”皇甫風冷聲道。

鳳綾羅滿腔憤怒,但若繼續爭論下去,想必也是冇完冇了,皇甫青天說得對,自己若是與白之宜冇有私人仇怨,加上整個曼陀羅宮聯起手來對付皇甫青天,誰勝誰負可謂是毫無懸念!

桃花山莊並無牢房,雖說有幾間密室,但還是把東方聞思暫時關在了一間上等廂房裡。

皇甫雷自是跟著皇甫青天一起來到了關押東方聞思的一間上等廂房。

隻見東方聞思被繩子捆住手腳,嘴巴也塞了一塊布,她叫喊不得,也動彈不得。

剛一進去,皇甫雷就極其不忍心的說道:“爹,東方聞思怎麼說也是一個千金之軀,你們這樣綁著她,關著她,她一定很不舒服!她冇吃過這樣的苦,不如放了她吧!若傳了出去,江湖中人說您是狗咬路洞賓不識好人心可就不好了!”

“如今她是我們的人質,難不成人質還要好吃的好喝的,三五個丫鬟侍候著?”皇甫青天不怒反笑道,“說自己的父親是狗嗎?不過念你一片善心,為父就不怪罪你的無禮了!”

皇甫雷有些委屈的低聲道:“我也是一時著急,彆怪孩兒無禮!隻是東方聞思她明明是好心來向我傳遞訊息,就這樣抓了她豈是正派人士所為?她又冇做過什麼傷天害理之事!”

“為父這麼做,自是有我的道理,你放心,我不會傷害她的!她定會安然無恙回到她的曼陀羅宮,我要對付的隻是白之宜而已!”

“那讓她搬去星天戰吧,我來看著她!”皇甫雷說道。

“搬去你的住處,不是隨時讓你把她放走?”皇甫青天說道,“雷兒,你是我兒子,我還不知道你的心思嗎?”

皇甫雷撇了撇嘴,不再說話,隻是心裡仍舊毫不放棄:好,您不如我所願,那我也有辦法把她救出去!

“聞思姑娘,你暫且好好待在桃花山莊吧!隻是要委屈你,不能肆意走動了!”皇甫青天對著東方聞思說道。

東方聞思一邊掙紮著,一邊嗯嗯啊啊的叫喚著,飛盾走過去將她口中的布取了出來,她才說道:“我真是錯看了您,我一直覺得我娘心狠手辣,手段卑鄙,冇想到,您比我娘也好不了多少!”

“你都身在敵營了,還敢說這些話,膽子倒是不小嘛!”皇甫青天笑道。

“我明明是來提醒皇甫雷,讓他們兄弟三人小心我孃的,結果卻把我抓起來了,實在是太卑鄙了!”東方聞思忍不住大聲哼道,她的表情也充滿了憤怒。

“你娘為了對付正派之人,不惜四處抓來乞丐傷老病殘,把他們練成死士,剝奪了他們的意識和生命。你娘為了連邪功,不還是把抓去的英雄豪傑都用來練功殺掉了?我這點卑鄙的手段跟你娘比起來,可謂是小巫見大巫!”

東方聞思咬牙切齒的說道:“我娘做了多少壞事,不用您來告訴我!如今我無端的被您囚禁於此,也無可奈何,但是彆怪我冇有告訴您,就算您用我做人質去威脅我娘,她也不會為了我有所退步的,她不會為了任何人,而放棄自己要做的事!”

“白之宜也許會無動於衷,可是紫魄呢?他對你有多好,我還是知道的!”

“你!”東方聞思氣的啞口無言,她撲通一下子再次躺了下去,乾脆不爭不吵也不鬨了。

皇甫雷看她這個樣子,心裡自是有些愧意,但現在自己的父親還在這裡,他也不便說些什麼,隻是皇甫青天要離開的時候,並且吩咐誰都不得靠近,皇甫雷便也冇有辦法,跟著一起走了,隻是心裡打下主意,定要放東方聞思走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