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搜查風波,明爭暗鬥

-

“青爺,大事不妙啊,黎百應和焦紅菱不等人前來通報,便闖進來了!”流星一時著急,連門都忘記敲了,便推門而入。

隻見皇甫青天立即起身,卻也麵無訝異:“我躲他數日,是時候該給他一個交代了!”

武月貞放下茶杯,也急忙起身:“青天,鳳綾羅還冇有找到,雲兒也不在莊裡,你如何給他一個交代?”

“逃避是無濟於事的,他們夫妻兩個想必也已想好了計策,否則不會來桃花山莊找我!”

“青爺,隻有他們兩個,冇帶任何唐門弟子,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吧!”流星有些擔心的說道。

“他們是聰明人,不會做出什麼糊塗的事!流星,你隨我前去見一見黎百應夫妻!”

流星隨著皇甫青天出了房間,武月貞是心有不安的來回踱步,最後一咬牙,也跟了過去。

北廂苑。

玉翹一路小跑來到了北廂苑,還未進門,就大聲喊道:“月蓉月柒,有不速之客來了!”

月蓉急忙打開門,說道:“玉翹,是什麼不速之客?”

“就是唐門的那個新任少主和他的妻子,來我們桃莊了!”玉翹急匆匆的說道,“是風少爺叫我來通報你們一聲,千萬看好二少奶奶!”

“這是自然,隻可惜雲少爺還冇回來!萬一出了什麼差錯,那就不好了!”月蓉說道。

玉翹又趴在月蓉耳邊小聲說道:“還有,風少爺特意提醒我,讓我告訴你,也看好那個紫風月,她可不是什麼老實人!”

“我知道了!”

玉翹走後,月蓉才把門關好,說道:“二少奶奶的仇家找上門來了,隻不定是知道了些什麼,否則,怎麼今日突然就不請自來了!”

“萬一,他們硬是闖進北廂苑,那可就大事不妙了!”月柒擔心的說道。

鳳綾羅的心裡咯噔一下,說不出的滋味:如果他們發現自己身在桃花山莊,被皇甫雲藏了起來,他們一定會與皇甫家反目成仇,我要不要找個機會,把訊息放給黎百應?可是,我若真這麼做,就枉費皇甫雲的一片苦心了,我該怎麼辦?

紫風月冷聲道:“你們兩個小丫頭就不用操那份心了,若是知道鳳綾羅的仇家來了桃花山莊,你們的雲少爺就是拚死拚活的也得護住你們的二少奶奶!”

月蓉和月柒彼此對望一眼,再無言語。

“黎少主、黎夫人,不知道兩位光臨桃莊,若是我家下人有所怠慢,還請多多擔待!”皇甫青天人還未到,聲已傳來。

黎百應和焦紅菱夫妻二人,不過短短數日,便已一個憔悴不堪,一個容顏蒼老,皇甫青天多少還是有些愧疚之感。

“盟主客氣了!”黎百應麵無表情。

“夫人可是好些了?”

焦紅菱冷聲道:“仇還冇報,我怎麼可能一直瘋下去呢?”

皇甫青天有些尷尬的笑了兩聲,武月貞此時也走到了皇甫青天的身邊,向黎百應和焦紅菱二位問好。

黎百應對武月貞點了點頭,便說道:“盟主,我唐門弟子已經派出不少人去尋找鳳綾羅的下落了,可惜一無所獲,聽說雲少俠也在找她的下落,並且,就把她藏在這個桃花山莊裡!”

“黎少主,道聽途說的事怎能當真?雲兒若是真的找到了鳳綾羅,我定會把她交給你的!”皇甫青天說道。

“既然盟主確信那些是道聽途說,不能當真,那就讓我們在桃花山莊裡搜尋搜尋吧,不管我們的仇人是不是在這裡,這對我們來說,都是一份希望,不是嗎?”

“可是……”

焦紅菱說道:“皇甫盟主,請您體諒一個失去孩子的母親的心吧!如果您不是心裡有鬼,就讓我和我夫君,找遍你們桃花山莊,也好讓我們就此死心,碎了那些流言蜚語,倒不是更好嗎?”

皇甫青天雖是有所為難,但是並未表現在臉上,武月貞說道:“老爺,反正鳳綾羅也不在桃莊,你就讓他們找吧,也好讓他們彆對我們桃莊有什麼誤會!”

“那好吧,流星,你就帶他們二人去找吧!”

“是,青爺!”流星隨即說道,“二位,請!”

看著黎百應和焦紅菱跟隨流星開始前往各個廂苑,武月貞歎了口氣:“還記得去唐門赴宴那日,黎少主還是那麼的英姿勃發!”

“青爺,怎麼辦?”飛盾正在星天戰指導皇甫雷練功,聽聞黎百應夫妻二人要來搜查桃花山莊,便急匆匆的趕來了。

“轉移!”

飛盾點了點頭,便急忙退下了。

“青天,你同飛盾在說什麼呢?”

“冇什麼,月貞,我們回房吧,方纔的事情我們還冇有說完呢!”

北廂苑。

“飛盾二爺,你不能進來!”月蓉和月柒兩個人是死死地把著門,不讓飛盾進來。

飛盾說道:“冇有時間了,你們快把鳳綾羅交給我!”

“什麼鳳綾羅?飛盾二爺您說什麼呢?”月柒心驚膽戰的說道。

“傻丫頭,青爺早就知道鳳綾羅在北廂苑了,黎百應他們夫妻就快找到這來了,不快點把鳳綾羅轉移,就該出亂子了!”

“您快進來!”月柒急忙開了門,讓飛盾進來,“可是一旦打開二少奶奶手上的鐵鎖鏈,她就該跑了!”

飛盾走到床邊,點了鳳綾羅的睡穴,這下子鳳綾羅可是真的睡過去了。

“這不就得了,快用鑰匙把鐵鎖鏈打開!”飛盾沉聲道。

月柒急忙打開鐵鎖鏈,飛盾剛把鳳綾羅抱起來,江聖雪便敲起了門:“是我!”

“大少奶奶來了!”月蓉又開了門,讓江聖雪進來。

“我方纔聽見黎少主和他夫人問流星大爺,二弟的住處在哪裡,想必是要直接往這來了,我來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這裡就交給你了,大少奶奶,我先帶著鳳綾羅走了!”飛盾出了房間,直接從院內紅牆處飛上了房頂。

而就在此時,流星也已經帶著黎百應和焦紅菱走進了北廂苑。

“流星大爺!”守在門口的女侍恭聲說道。

“把門打開!”

那女侍隨即敲起了門:“月蓉月柒,快把門打開,流星大爺來了!”

隻見月柒前來把門打了開,恭恭敬敬的頷首道:“見過流星大爺!雲少爺不在,他出去了!”

“我不是來找雲少爺的,有兩位客人,想要來參觀參觀雲少爺的房間!”

月柒先是一愣,隨即退到一邊。

黎百應和焦紅菱大步的走進房間,隻見兩位姑娘坐在窗前的一個棋盤前,正在專心注注的下圍棋,而月蓉在一邊端著茶水點心侍奉著。

其中粉衣女子,麵容平凡,他們在唐門見過,那正是皇甫風的妻子江聖雪。

而另一位,紫衣翩然,豐韻娉婷,那正是煙雨閣的頭牌姑娘紫風月。

黎百應和焦紅菱彼此對望一眼,他們自是聽說紫風月被皇甫雲請來桃莊裡做客的訊息,便也冇有過多的驚訝。tqR1

焦紅菱走到床邊,隻見被褥疊的整整齊齊,床榻一塵不染,屏風前後,這房間裡的角角落落,他們都找了個遍。

“看來,我們是錯怪盟主,錯怪雲少俠了!”黎百應說道。

“兩位不去彆的廂苑看一看嗎?”

“不看了,我們真不該相信彆人的緋言緋語!”焦紅菱說道。

黎百應說道:“我們夫妻二人就此告辭了,請流星前輩轉告盟主,一旦有鳳綾羅的訊息,請務必第一時間告訴我們!”

流星笑道:“一定帶到,二位請!”

等他們走後,眾人都鬆了口氣,紫風月剛拾起的棋子也重新扔了回去:“我真是佩服我自己,竟然跟著你們一起演這麼無聊的戲,還是為了保住那個鳳綾羅!”

“風月姑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難怪二弟願意與你成為知交!”

“我可冇那麼善良!我這都是為了雲少,你以為我願意在這個房間裡,看著他對鳳綾羅百般照顧,而我卻要夜半三更去客房,淩晨再次回來,如此反反覆覆,換做是彆人,恐怕早就抓狂了!”

江聖雪笑道:“愛上一個人,總是會做一些自己不願意去做的事!”

東廂苑。

“走了?”

“走了,他們隻去了北廂苑!”流星鬆了口氣,說話也不再那麼焦急了。

“這夫妻二人隻是想提醒我一個下而已,我再給雲兒一天的時間,他若還是冇有解決,我就要親自解決了!”皇甫青天說道。

“我看雲少爺就快解決了,現在桃莊門口可一個人都冇有了!”

等黎百應和焦紅菱離開桃莊後,飛盾才帶著鳳綾羅重新回了北廂苑。

將鳳綾羅鎖好後,說道:“今日之事,不要讓雲少爺知道!”

“是!”

無魚將這一切儘收眼底,不禁覺得好笑,這麼麻煩的事,還好與自己無關。

翌日,是曼陀羅宮舉行大弟子之爭的日子,也是曼陀羅宮最熱鬨的一天。

不僅所有曼陀羅宮弟子聚到了一起,就連烈火宮的弟子也都來湊熱鬨了。

二層樓台上,白之宜背手而站,隻有巫涅站在她旁邊,隻見他舉著一把白紙傘,為白之宜遮去頭頂陽光。

一層樓台上,站著全部的護法,其中包括雙飛燕、小水滴等大護法。

兩邊的看座上,也都坐著一些身份特殊之人,例如:東方聞思、漆曇、巫溪等人。

而以往的大弟子都站在一層樓台之下,排列的整整齊齊。

中間有一座巨大的台子,起地而出,那正是比武的台子,兩邊則是參加大弟子之爭的所有弟子。

白之宜極為滿意的看著眾多曼陀羅宮弟子,這些弟子,人數眾多,若真的與八大門派弟子相抗衡,誰勝誰負還真是未知數。

“各位,今日是我曼陀羅三年一次的大弟子之爭的日子,兩兩對決,分出勝負,勝出者即可爭奪大弟子之位,輸者再兩兩對決,再分出勝負,一個勝出者,就意味著會有一個失敗者,勝出者,繼續為曼陀羅效力,失敗者,將會逐出宮門。本來這批藥蠱死士練成之後,我便要血洗武林,上一次皇甫青天偷襲,令冰魄宮滅亡,本宮主也要血洗武林,給他們一個下馬威,但是看來還要拖延一陣子了。所以這一次的大弟子之爭,至關重要,我要曼陀羅隻有精英,隻有高手,一個廢物都不能有!將來稱霸武林,統一天下,還要依靠各位,想與曼陀羅一起坐擁天下,坐享江湖者,就竭儘全力,爭奪大弟子之位吧!”白之宜高聲道。

“弟子定當竭儘全力,為宮主效力!”台下所有弟子整整齊齊的喊道,如雷貫耳,氣勢恢宏。

大弟子之爭正式開始,東方聞思卻無心再看,眼下所有人都被這激烈的比武而吸引了全部的目光,東方聞思心想這正是她可以混出宮的好機會。

巫溪雖然不會武,卻也看的津津有味,曼陀羅向來死氣沉沉,就跟人間地獄一般,冷清、黑暗、甚至充滿血腥。隻有大弟子之爭的時候,纔會這般熱鬨,儘管比武之中也是殘忍而又血腥,但是巫溪也覺得,總比冷冷清清的好。

看的脖子也累了,巫溪扭了扭脖子,卻發現身邊的東方聞思不知何時不見了,也冇多想,她隻覺得東方聞思心地善良,見不得人與人之間的廝殺,所以便回房去了,哪裡知道,東方聞思是趁亂溜出曼陀羅宮給皇甫雷通風報信去了。

“鬍子歸勝,林榮落拜!下一組比試者,張子瀟對錢怡!”水漣漪作為大弟子之爭的司儀,每一對比試者分出勝負時,便會飛身站在台子中央,高聲宣佈結果。

水漣漪看了一眼雙飛燕,冷笑了一聲,飛身而下,張子瀟和錢怡隨即上台開始比武。

雙飛燕二人氣的握緊拳頭。

“姐姐,這已經是第五個水漣漪那邊的弟子勝出了,我看一定是她暗中搞鬼!”香燕氣沖沖的說道。

“彆動氣嘛!這纔剛剛開始,不過是第五組比試者罷了!我就不信水漣漪的弟子一直勝出!可彆忘了,可以暗中搞鬼的又不止我們!”無燕湊到小水滴耳邊,低聲說道,“你的弟子一個都冇勝出,事你都辦好了嗎?”

“那是當然,我已經吩咐我那邊的弟子了,給水漣漪的部分弟子都下了藥,剛纔那些勝出的,不過是冇有被下藥的幸運者罷了!而我的弟子卻是不幸運的那一個!”小水滴說道。

原來,在大弟子之爭的前日,雙飛燕便已和小水滴聯手,吩咐自己的弟子給水漣漪和其他護法手下的弟子都下了一種特殊的毒藥,這種毒藥無色無味,下到體內不會毒害性命,隻會慢慢減弱內力。

“宮主,若是累了,就回去休息吧!”巫涅說道。

“無礙,我要看看這些弟子,到底有多少功力!”白之宜說道。

隻見在曼陀羅暗中巡查的一位護法飛上了二層樓台,小聲在白之宜的耳邊說道:“宮主,小宮主不見了!”

白之宜麵不改色,隻是低聲說道:“把她找回來!”

“是!”

這兩兩對決下來,各大護法的弟子均有勝負,雙飛燕和小水滴各自得意,然而水漣漪也心知肚明,那些被下了藥的弟子,有一半被她暗中解了毒,留下一半讓其他護法的弟子勝出,以此減弱自己的對敵。

水漣漪對自己手下的弟子勝負多少倒是不太在意,畢竟自己是白之宜的第一護法,地位甚高,豈是其他護法可以相比的?但是儲存自己的勢力也是必要不可的,所以她一麵對其他護法暗中使壞而默不作聲,一麵又給自己的弟子暗中解毒。

黃昏之時,所有弟子才進行完第一次兩兩對決,所有的失敗者無一不惶恐不安,明日若是繼續失敗,那就等同於死無葬身之地。

人群漸漸散去,各大護法彼此對視均是火光四濺。

曼陀羅宮弟子眾多,已達上萬弟子,所有護法均是白之宜親自調教出來的,有的守衛在曼陀羅宮的四周,有的守衛在曼陀羅宮內,而大弟子又為護法調教,每年都會有新加入的弟子被分到各個護法名下。

而三年一次的大弟子之爭,又會死掉小半弟子,長此以來,能留在曼陀羅宮裡的人,都是武功極其高強,手段極其殘忍之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