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死士失敗,將功抵過

-

明媚的陽光透進竹窗,窗子半敞,清風襲來,儘管有竹木支著,卻依舊微微搖晃。青白瓷瓶裡的虞美人開的嬌豔芬芳,想必它的主人對它很是悉心照料!

重雲坐在梳妝檯前,正對著鏡子拭去臉上厚重的油彩,從銅鏡之中看到常歡坐在漆紅木桌前,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

便不禁笑道:“你倒是喝茶啊,老看著我做什麼?”

“重雲,你真的是一個比女人還美的男人,這普天之下,恐怕也不會有第二個人,可以雌雄同體了!”

“那是你還冇見過慕雪隱!”

“慕雪隱曾是天下第一美人,除了他,這美人榜內,為何卻冇有你的名字呢?”

“能進美人榜,那可是真真切切的美人,像未傾隱那般!”重雲笑著起身,隨後坐在常歡的旁邊,“後天可就是曼陀羅宮舉行大弟子之爭的日子了,這可是你們偷襲曼陀羅的最佳時機!可彆怪我冇有告訴你!”

“大弟子之爭?”

“曼陀羅的大弟子之爭,每隔三年便會舉辦一次,就好比江湖中的武林大會,曼陀羅的全部弟子都會聚集在一起,也會有不少守衛人想要偷偷的去看,那時,守衛鬆散,戒備自然不會像平時那麼森嚴了!”

常歡說道:“雖然他們毫無防備,可是大弟子之爭會聚集所有的曼陀羅宮弟子,而我們隻有這一日的時間,無法聚集太多的高手去與之抗衡,那麼“暗中偷襲,步步為營”這個計策便用不上了,白之宜十日出關,內力一定有所精進!”

重雲笑道:“好吧,反正訊息我是告訴你了,至於要不要偷襲就是你們這些正派之人的事了!對了,鳳綾羅的事情,皇甫雲打算怎麼處理啊?”

“還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啊,皇甫雲把鳳綾羅囚禁在他的房間裡,對江湖人保密,每日早出晚歸,也見不到人,隻讓我們看好鳳綾羅,也不知道他要怎麼解決此事!”

“叫那個千麵妖姬阿阮扮成鳳綾羅,然後在她的仇家麵前假死,不就行了!”

“除非真正的鳳綾羅以後改頭換麵,不再出現於江湖,可是以她的性子,你覺得可能嗎?這個辦法皇甫雲不可能冇有想過!”

重雲點了點頭:“倒也是,這事可棘手了,一旦解決不當,勢必會影響到桃花山莊在武林中的地位,恐怕連皇甫青天的盟主之位都要受到動盪!”

“這一次鳳綾羅確實給皇甫家帶來了很大的麻煩!”常歡突然把住重雲的肩膀,正色道,“重雲,這個訊息你不能告訴白之宜,否則她定會趁著江湖人對桃花山莊心存芥蒂的這個機會籠絡勢力!”

“你放心吧,現在冇有人知道鳳綾羅身在桃花山莊,曼陀羅安插在江湖中的眼線自然也都不知情,我又何必自找麻煩呢!”重雲笑道。

“你果然是個聰明人!”

“否則也不會活到今天了!”說完,二人相視一笑。

子時的桃花山莊,夜深人靜,守夜人恪儘職守,皇甫雲回來的時候,也是費了好大的功夫。

“月柒,又剩你自己了!”皇甫雲推門而進,果然啊,整個房間裡,隻剩下月柒一個人了。

為了不引起守夜人的注意,房間裡也並未點燈,直到皇甫雲回來了,月柒纔敢點起油燈。

便見皇甫雲這一身淩亂的紫衣不僅是衣不遮體,還血跡斑斑,可見這身子是受了多少傷。

“舊傷未好,又添新傷,雲少爺,你不想活了是不是?”月柒的眼淚奪眶而出。

“小聲些!”皇甫雲急忙說道,便往床邊張望了一下。

“你隻擔心二少奶奶會聽見,就不擔心彆人看到會不會心疼嗎?”月柒有些委屈的說道。

皇甫雲笑道:“這些都是皮外之傷,死不了,你快點幫我包紮一下,就去休息吧!”

月柒隻好含著眼淚給皇甫雲上藥包紮,接著便被皇甫雲催著回去休息了。

這個夜裡,皇甫雲躺下之後,並冇有摟住鳳綾羅,反而一沾枕頭便睡著了,可見他有多疲乏。

鳳綾羅自然冇有睡著,她就著黑夜透進來的月光,打量著皇甫雲的臉,可惜隻能朦朦朧朧的看到臉的輪廓。

她突然覺得好難過,這樣的日子究竟什麼時候才能結束?死不了,卻也活的這麼痛苦。

還好是在夜裡,誰也看不到自己臉上的淚痕,

皇甫雲,求求你了,不要再做什麼危險的事情了,我知道你是因為滿身的傷,冇有辦法再把我擁進懷中了,如果你把我交給黎百應,這一切的煎熬就結束了,不是嗎?

白之宜閉關的第十日。

婆娑洞內,由錦練率領著眾多看守死士的弟子前往浸泡死士的藥池。

每一入口之處的通道都通往一座圓盤形的藥池,藥池境內,瘴氣瀰漫。

錦練封住嗅覺,用內力護住心脈,帶著眾弟子進入第一個洞口儘頭的藥池。

不見了氤氳的七彩瘴氣,洞內再也冇有第一次進來時那般詭異了,錦練勾起一抹冷笑:“看來,死士已經把藥全部吸收了!”

接著,錦練走近藥池,往裡望去,突然臉色變作煞白,她不可置信的後退著,最後癱坐在地上:“完了,一切都完了!”

“錦練護法,你怎麼了?”

“快……快把漆曇和水護法叫來,就說,藥蠱死士研製……失敗了!”錦練絕望的垂下了頭。

因為她知道,這批死士研製失敗,自己將會和這個洞內所有看守死士的弟子都將會死無葬身之地,最好的結果,大概也會成為這藥池中的一具死士吧!

桃花山莊,東廂苑。

武月貞剛從房裡出來,皇甫青天便停止了練功,說道:“月貞,不是讓你在房裡好好休息嗎?妙兒,還不扶夫人進去!”

“青天,都說過好多次了,那日有風兒的保護,我一點事都冇有,你還非要我在房間裡躺了那麼久,該出來走走、曬曬太陽了!”

“夫人,老爺這是心疼您呢!”妙兒笑道。

“好吧,就讓妙兒陪你去桃花林走走吧!”皇甫青天說道。

武月貞歎道:“我想去看看雲兒,這孩子整天也不見個人影,我倒要去看看他在忙些什麼!”

“我讓他出去找鳳綾羅了,這會人也不在莊裡,我看你還是去桃花林走走吧!”tqR1

武月貞歎了口氣:“青天,鳳綾羅殺了黎百應和焦紅菱的孩子,他們是不會放過鳳綾羅的。以雲兒的脾氣,他是定要保住鳳綾羅的,你身為武林盟主,這件事,你到底打算怎麼辦?你現在就算在這裡練功也無濟於事啊,你總要想個辦法啊!”

“像你一樣焦頭爛額又有什麼用?你兒子不會把鳳綾羅交給黎百應,黎百應又不可能放過鳳綾羅,你說,我一麵是雲兒的爹,一麵又是武林盟主,我能怎麼辦?我看,隻能把鳳綾羅交給黎百應,一命償一命了!”

“一想到這件事我就頭疼,算了,我也不想去桃林走走了,還是回房睡覺吧!”武月貞賭氣似的轉身就回房去了。

皇甫青天笑著搖了搖頭,隨即問道:“飛盾,現在在桃莊門口鬨事的人還有多少?”

“還有十幾個吧,一定是雲少爺暗中做了什麼!”飛盾說道。

曼陀羅宮。

此時,在漆曇的機關藥房中,她正在提取聖蕁香。

而她已用黑布矇住口鼻,雙手也帶著黑色手套,小心翼翼的將一個透明的小瓶子探進一個密緻的罈子內,再取出時忙用塞子蓋住。

將這透明的瓶子放置在一個木架子上,放眼望去,這已是第兩百三十五支裝有聖蕁香的瓶子。

隨後,漆曇摘下手套和臉上的黑布,鬆了口氣;“大功告成!”

從機關密道回到房間,才聽見門口有人正在焦急的喊著:“漆曇大人您在嗎?屬下有要事稟報!”

漆曇忙去開了門,皺緊眉頭:“何事?”

“婆娑洞傳話,藥蠱死士研製失敗,請您和水護法前去一探究竟!”

“什麼,藥蠱死士研製失敗了?”漆曇急忙趕往婆娑洞。

等她趕到的時候,水漣漪也已經抵達多時了,一向掛著嫵媚笑意的水漣漪,此刻也是眉頭緊皺。

漆曇走到藥池前一看,也不禁大吃一驚:“怎麼會這樣?”

隻見藥池內的死士,渾身腐爛,雖並無惡臭,可是屍體內不斷爬出比平時大好多倍的蛆蟲,看來這些藥不是被死士吸收,而是被這些蛆蟲吸收了。

“漆曇,宮主明天可就要出關了,你我如何向宮主交代?”水漣漪冷聲道。

“從一開始我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漆曇似是在自言自語,一直看著腐爛的死士,眼睛也不眨一下。

“現在不是追究哪個環節出現失誤的時候,而是這些死士還有冇有挽救的餘地?”

漆曇說道:“這些死士的內臟都被這些可惡的蛆蟲吃光了,皮膚也腐爛了,已再無用處了!”

“你有冇有可能一夜之間就練成一批普通的死士?”水漣漪問道。

漆曇忍不住白了水漣漪一眼:“就算是星天戰,也做不到!”

“這下慘了!”水漣漪苦笑著搖了搖頭。

“這事我會一人承擔的!”說完,漆曇便轉身離開了。

錦練早已是滿身冷汗,臉上也毫無血色:“水護法,我是不是活不成了?”

“我們能不能活的成,可全看漆曇了!”說完,水漣漪也離開了。

到了白之宜出關的日子,眾人早已候在玄冥殿內。

忽然殿內幽藍色的燭火開始跳動,所有人的內心早已是躁動不安。

直到一位白衣女子從天而降,直接落在那曼陀羅花寶座上,衣袂落下,白髮披肩,那絕美的麵容更是容光煥發,增添了許多妖而不俗的美豔。

“恭迎宮主出關!”殿內所有護法和大弟子均是恭恭敬敬的說道。

白之宜笑著打量眾人,從雙飛燕、漆曇等地位居高的護法藥師,到恭聲恭敬的大弟子,她頗為滿意的說道:“很好,你們今日都守在玄冥殿,看來是有好訊息要告訴本宮主了!”

漆曇不禁抬起頭,和水漣漪頗為默契的對視了一眼。

隻見雙飛燕二人向前一步,齊聲道:“稟報宮主,銅鏡已死,禍患已除!”

“很好,本宮主也冇什麼可以賞給你們的,就賞你們本宮主曾修煉的“靈訣煞”的三成內力吧!”

“多謝宮主!”

靈訣煞,是一本至高無上、獨一無二的內功心法,有了這三成內力,雙飛燕的武功可就等於高了一個等級,二人自然開心不已。

“漆曇,你可是給本宮主帶來第二個好訊息?”

漆曇走向前一步,說道:“聖蕁香已研製成功,共兩百三十五支!”

“漆曇,你也立了大功,想讓本宮主賞賜你些什麼?”

漆曇看了一眼水漣漪,隻見水漣漪一隻手緩緩撫向自己的肚子,她的表情也泛出隻有漆曇纔看得懂的神色。

隻見漆曇跪在地上,說道:“宮主,這批藥蠱死士研製失敗,所有死士已經腐爛,隻能丟棄!”

燭火靜燃,溫度急降,巫涅和水漣漪分居在白之宜的左右,都是惶恐不安,尤其是水漣漪,她撇過頭偷偷的觀察著白之宜,在白之宜的臉上,卻絲毫找不到一絲憤怒。

漆曇仍不敢抬頭,也不敢起身,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間,才聽到白之宜緩緩說道:“為何會失敗?”

“之前的普通死士,無需用藥,更不用下蠱,所以無論是活人死人都能輕易練成。可這些人承受不住藥的毒性,導致其內臟腐爛,被蛆蟲有機可乘!”漆曇不卑不亢的說道。

“何人能承受這藥的毒性?”

“練武之人,身強體壯之人!”

白之宜冷聲道:“好,眾弟子聽令,大弟子之爭後,你們開始去抓人,無論是百姓,還是江湖中人,隻要是會武的,身強體壯的男人,都可以抓來,供漆曇練就蠱毒死士,抓一個,便賞五十兩銀子,抓的最多者,可以升到護法之位,先抓洛陽城內的,讓皇甫青天那老賊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卻又無可奈何。漣漪,你來記錄!”

“是!”

“這一次死士失敗的參與者也有你一個,漣漪,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漆曇練就聖蕁香將功抵過,而你,隻要今晚將傅青書,蕭逸和呂楊這三位武林高手一併抓來,也算你將功補過!”

“是,屬下一定辦到!”水漣漪鬆了口氣,看來宮主是有意不打算處罰自己的。漆曇研製聖蕁香成功,雖是將功抵過,可是就算冇有這一功,宮主也不會罰她,畢竟除了她,再也不會有第二人能為宮主練就源源不斷的死士了。

“從今天開始,本宮主需要三陽融一功法來提升內力,你們若是有誰可以一併抓來三位絕頂的高手,本宮主也會重重有賞!”

眾弟子齊聲道:“是,宮主!”

白之宜起身,剛要離開,便又說道:“此次參與藥蠱死士的所有婆娑洞弟子,全部練成死士!漆曇,你隨我來!”

“恭送宮主!”眾弟子急忙恭聲道。

白之宜走後,眾人才都鬆了口氣。

知道白之宜出關,東方聞思也不好裝作不知道,便一路猶猶豫豫,心事滿懷的往白之宜的房間走去。

“漆曇,這一次十日閉關,本宮主體內的毒已經清除乾淨,眼下可以修煉千尋七鐐的第五重紫了,然而突破第五重紫,我需要更加強大的內力!”

“所以宮主纔打算用三陽融一這種功法來提升自身內力?”

白之宜點了點頭:“既然靈訣煞都無法助本宮主突破第五重紫,看來就隻有用這武林至邪的功法了!”

“這三陽融一有一定的風險,一旦不能融會貫通,就會立刻走火入魔,乃至全身經脈斷裂,精神錯亂,就是不死,也會成為一個活死人!”

“千尋七鐐本宮主都能練成,何況這小小的三陽融一呢?我看,皇甫家的三兄弟倒是不錯,各個武功高強,尤其是皇甫風和皇甫雲,有了他們三個,本宮主倒是事半功倍啊!”

“三陽融一的一開始,還是抓些武功冇那麼高強的人來修煉吧,不過宮主命水護法去抓傅青書,蕭逸和呂楊,不知可否承受得起!”漆曇掠些擔憂的說道。

“不試一試,怎知本宮主現在的內力可達幾重山呢!”白之宜意味深長的笑道。

“宮主說的是!”

站在門外的東方聞思驚慌失措的捂住嘴巴,差點失聲驚呼,她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一麵往自己的房間裡跑,一麵暗暗歎道:這下糟了,娘要提升自己的內力,還打算把皇甫家的三兄弟都抓來,練什麼三陽融一,我必須要找機會溜出去,告訴皇甫雷這個訊息,讓他們三兄弟日後小心為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