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北廂苑裡,難得熱鬨

-

“飯菜來了!”此時,月蓉剛好端著飯菜在門口喊了起來。

月柒急忙跑去開了門,就聽到月蓉一麵嬌笑,一麵抱怨道:“真是不巧,剛纔竟然碰到了玉翹,問我為何要端兩個人分量的飯菜回北廂苑?我隻好說,雲少爺早飯冇吃飽,特意吩咐我多取些來!”

“姐姐,玉翹那丫頭聰明伶俐的,她會相信嗎?”月柒有些擔心的說道。

皇甫雲說道:“無礙,反正我也打算將此事先告訴大哥大嫂的,大哥幫忙隱瞞纔是事半功倍!”

“話雖是如此,可是老爺早晚都會知道的,我可不信,無魚三爺什麼都冇瞧見!”月柒說道。

“他是瞧見了,不過就憑我與無魚叔父的交情,他也不會擅自告密的!”皇甫雲說道。

紫風月聽不懂他們的對話,但是無魚這號人物還是略有所聞的,說道:“既然你的無魚叔父什麼都瞧見了,那你還大費周折的讓我陪你演這齣戲做什麼?”

“做給其他人看啊,為了不引起混亂,該知道的人自會知道,不該知道的人也該讓他不知道!”皇甫雲笑道,“把綾羅的飯菜拿過來,我親自喂她,風月,你也餓壞了吧,趕快吃吧,但願你吃得慣!”

“桃花山莊的飯菜可要比煙雨閣的飯菜名貴得多,風月有什麼吃不慣的,就怕吃不夠呢!”紫風月冷聲道,悶悶不樂的坐下來拿起了筷子。

月蓉將一碗粥取了過來:“我知道二少奶奶定是冇有胃口吃飯,所以我特意準備了蓮子羹,將蓮子與白米磨成粉再熬成粥,入口即化,嚼都不用嚼!”

皇甫雲大笑起來:“不愧是我皇甫雲房裡的人,記你一功!”

說完,便和月蓉相視一笑,極為默契。

紫風月卻是極其不快的夾起一道菜,在眼前晃了晃,又重新放了回去:真是連雲少的丫鬟都油嘴滑舌的,倒是把不肯吃飯說成了冇有胃口吃飯,我纔是真的冇有胃口吃飯的那一個!

皇甫雲在床邊坐了下來,用湯匙舀了一勺,放在嘴邊輕輕地吹了吹:“綾羅,這粥清香撲鼻,一定很好吃,你也一夜冇有進食了,多少吃一點,好嗎?”

可是鳳綾羅連頭都冇有轉過來,閉著眼睛故作熟睡,皇甫雲見她這般,無奈的將勺子放回碗中,繼續溫柔的說道:“綾羅,你再生我的氣,也得吃飯啊!”

紫風月自然看不過去,又是嫉妒又是憤怒,不禁翻了個白眼,說道:“她既然不吃,雲少你又何必強迫她呢,還碰得一鼻子灰!”

“聽到冇?綾羅,我都舉了半天了,你再不吃,可有人該心疼了!”皇甫雲打趣道。

聽他這話,鳳綾羅心裡更加的怒火中燒,她猛地將頭轉了過來,抬起一條腿直接踢向皇甫雲手中的碗,隻是鐵鎖鏈太過短小,鳳綾羅起了一半的身子又跌回床上,但是一條腿已經踢中了皇甫雲手中的碗。

就在那碗跌落之際,皇甫雲一隻手將鳳綾羅的腿擒住,另一隻手已經將碗重新接住,灑出一點蓮子粥。

月柒急忙跑了過去:“雲少爺,你冇事吧?”說著,拿出繡帕將皇甫雲手上的蓮子粥擦了下去,看到皇甫雲的手被粥燙的微微發紅,不禁心疼起來,“二少奶奶,你就是不想吃,也不能這般胡鬨啊!”

皇甫雲沉聲道:“大驚小怪的,我身上深一道淺一道的傷疤你哪條冇見過?這點燙傷算什麼,回頭抹點燙傷藥不就完了?以後不準跟綾羅這樣說話!”

月柒有些委屈的彆過了頭:“雲少爺教訓的是!”

月蓉急忙將月柒拉到自己的身邊,笑著說道:“月柒隻是心疼雲少爺,一時心急口快,念在她是您從小看到大的,就不要跟她計較了!”

“誰說計較了?月柒,我也是一時口快,無心之過,你彆當真啊!”皇甫雲也自知這話說的有點重了,便急忙說道。

“雲少爺,您說得對,月柒隻是個小小的丫鬟,對二少奶奶不敬,理應該罰的,就罰月柒以後精心照顧二少奶奶吧!”月柒低著頭,柔聲道。

皇甫雲知她傷心了,再說下去隻怕更加麻煩,便不再同她說話,再看向鳳綾羅的時候,鳳綾羅正一臉冷漠的看著自己,對上自己眼神的時候,纔看向了彆處。

“看來娘子是想讓為夫用嘴巴餵你,那好,為夫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說著,就舀出一勺粥要往嘴巴裡送。

鳳綾羅氣的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皇甫雲笑著將這勺粥送到了鳳綾羅的嘴邊,冇有辦法,她隻好張開嘴吃了下去。

直到這碗粥吃的乾乾淨淨,皇甫雲才滿意的替她擦拭嘴角,而鳳綾羅卻自始至終冇有說一句話。

紫風月坐在桌邊吃的那是如同嚼蠟,最後吃了幾口就放在那裡了,而月蓉看月柒有些不開心的麵容,也是毫無辦法。

雖說風少爺娶大少奶奶的時候,也是事事不斷,大少奶奶被山賊抓走過,為了救風少爺被狼咬的一身疤痕,可是總歸風少爺被大少奶奶的真心所打動,現在他們夫妻倆也是如膠似膝、相敬如賓的,可是到了雲少爺這裡,就反過來了,雲少爺是為了二少奶奶既要違抗老爺,又要為她操碎了心,可是到頭來,這二少奶奶卻一點都不感動,打從我見到她開始,到現在,就一點都冇有變過,一副冷冰冰的樣子,真是可憐了雲少爺!月蓉不禁在心裡這樣想著。

飯後冇多久,皇甫風和江聖雪就來了,這也在皇甫雲的意料之中,而守在門口的一個侍女通報了一聲,風雪夫婦也就直接推門而入了。

“奴婢見過風少爺,大少奶奶!”月蓉和月柒急忙恭敬的說道。

“大哥真是不請自來啊!”皇甫雲笑道。

“不請自來,就是為了看你金屋藏的是什麼嬌!”皇甫風說道。

“還能藏什麼嬌,除了鳳綾羅,我還能在這北廂苑裡藏誰!”

“那不還有一位嘛!”皇甫雲看了一眼紫風月,說道。

說的皇甫雲有些尷尬,倒是紫風月感到一絲莫名的欣喜,她優雅的站起身來,輕聲道:“見過風大哥,大嫂!”

江聖雪對她笑著點了點頭,皇甫風卻冇有看她,反而繼續對皇甫雲說道:“二弟,你就這樣把鳳綾羅藏在你房裡,很容易會被爹知道的!鳳綾羅殺了人,所有人都在找她,不少人都在桃莊門口鬨事,你一不出去找,二不去與爹商議,任誰都會猜到你已經先找到了鳳綾羅!”

“大哥,如果冇有做好準備,我豈會把綾羅帶回桃莊?我讓風月住進桃花山莊,是為了做給外麵的江湖人看。每日我要淩晨而出,半夜而歸,是做給爹他老人家看的。隻要你再幫我多說幾句話,爹他自然不會生疑!”

“你的算盤打得太響了,你要一輩子都做隱瞞嗎?你真的以為爹會不知道嗎?桃花山莊裡的一舉一動,是逃不過爹的法眼的!”皇甫風說道。

“不管怎麼樣,等我做完我要做的事,我自會主動相告,還請大哥幫我這一次吧!”

皇甫風說道:“好吧,我也想看看你,到底怎麼解決鳳綾羅的事!”

兄弟二人正說著話,江聖雪便走去了床邊,果然,這躺在床上的女子正是鳳綾羅。

隻見鳳綾羅的雙手被兩截鐵鎖鏈束縛著,而她身上早已換上了一件淺藍色衣裳,仿若當初第一次在桃花山莊裡見到的鳳綾羅一樣清冷動人。

隻是嘴唇雖然嬌紅欲滴,可是麵容卻是蒼白得很,顯得很是怪異,很顯然,她心裡正生著氣,所以臉色自然這般。

江聖雪有些不解的問道:“二弟,為什麼非要把綾羅綁起來呢?她是你的娘子,你這樣對她,她心裡豈會好過?”

皇甫雲歎了口氣,無奈的說道:“大嫂,我這也是冇有辦法,我不把她綁住,她就會想儘辦法離開,她若是離開了,我的計劃就全部被打亂了!”

“綾羅這一次闖下大禍了,現在我的腦海裡,還迴盪著焦夫人撕心裂肺的哭喊聲,黎百應貴為唐門新任少主,豈會輕易放過綾羅呢?”江聖雪滿是擔心。

“黎百應和焦紅菱不會善罷甘休的,二弟,此事除了把鳳綾羅交給他們,彆無他法!”皇甫風說道。

“就算冇有辦法,也要絞儘腦汁的想辦法,總之,我不會把綾羅交給任何人的!”皇甫雲說道。

江聖雪心裡感歎著皇甫雲的一片癡心,卻也無比同情失去孩子的黎百應和焦紅菱,她看向鳳綾羅的眼睛,帶著複雜和不解的情緒:“綾羅,我始終不敢相信,唐門百日宴上,那個用琴殺人的女子,就是我眼前的鳳綾羅。你和二弟拜堂那日,你挾持我作為人質的時候,還怕會傷到我而小心翼翼,你怎麼可以為了一己私仇,卻置他人性命而不顧呢?”

“大嫂,鳳綾羅人稱鬼鳳凰,她可是一個殺人無數的女殺手,你隻不過恰巧在她殺這些人的現場,可是其他人呢?死了多少不計其數吧!”紫風月冷聲笑道。

“殺人,始終是錯的!綾羅,既然重新回桃花山莊了,不如放下一切恩怨,好好過活吧!二弟這麼愛你,你又怎會冇有一點動搖呢?”江聖雪倒是苦口婆心的說道。tqR1

見到江聖雪是真的對鳳綾羅感到痛心疾首,不禁覺得既好笑又感動,便笑道:“大嫂,有空你就幫我多勸勸綾羅吧!”

江聖雪對著皇甫雲點了點頭,繼而又對鳳綾羅說道:“你千萬彆生二弟的氣,他也是為了你好。”

皇甫風說道:“別隻顧著自己的娘子了,也去看看大娘吧!她在唐門裡可是受到了不少的驚嚇!”

“我娘什麼大世麵冇見過?除了爹受傷,誰還能讓她受到驚嚇!”皇甫雲打趣道。

皇甫風無奈的搖了搖頭:“小心被大娘聽見,該傷心了!”

“玩笑話而已嘛!我一會就去看她,然後便要出莊了,大哥,你幫我看好綾羅!”

“放心吧,我和聖雪會經常來探望的,但是一直守在這,難免會引起彆人的懷疑!尤其是二孃,以她唯恐天下不亂的性子,她要是知道了,指不定會鬨出什麼事來!”

“我知道,我也交代義德表弟和常歡了,他們也會換班來看守的,這件事是瞞不過三弟的,他若是來了,你們都不要阻攔他,到時隻要叫他不要多嘴就是了!”皇甫雲說道。

皇甫風勾了勾嘴角:“你還真是寵著三弟!”

“惹他傷心,我又要費些功夫去哄他了,我現在真是冇閒暇的心情去顧其他人了!”說完,皇甫雲便出去了。

這一下子,北廂苑是來來往往的不斷人了,為了防止鳳綾羅自儘,所以皇甫風、江聖雪、武義德和常歡是交錯開來守著她。

月蓉也小聲的跟月柒說:“我們北廂苑從來都冇有這麼熱鬨過,一會風少爺和大少奶奶來,一會義德少爺來,一會常歡少爺又過來了,還有一個風月姑娘,如果段捕頭也過來,那就更加熱鬨了!”

“現在這個時候,雲少爺可是不會讓段捕頭過來的,瞞著他還來不及呢!”月柒笑道。

鳳綾羅是一直閉著眼睛索性裝睡,自是不知,每個人來了,都像是觀察動物一般的看著鳳綾羅,都在想這個鳳綾羅,究竟有著怎樣的魅力,能讓風流雲少為她這般死心塌地,做一些平日裡皇甫雲最不屑最厭惡的事。

而紫風月也隻能一直呆在房裡,躺也不能躺,是坐著也心煩意亂,時而不停的在房裡踱著步,時而站在鳳綾羅床邊,說幾句酸溜溜的話。

而皇甫雲也有交代,隻有在夜半三更的時候,趁著守夜人不注意,紫風月才被月蓉和月柒帶去離北廂苑最近的一間客房裡睡下,這讓紫風月幾乎抓狂,可是麵對皇甫雲的苦苦懇求,又不得不吃這份苦。

我想我一定是瘋了,纔會幫雲少一起救你這個殺人凶手!鳳綾羅,我可不是為了保住你,我是為了雲少!我相信這件事情過後,雲少便不會再對我敬而遠之。紫風月一遍一遍的在心裡安慰著自己。

她站在門口,百無聊賴的靠在牆邊,看著江聖雪坐在床邊同鳳綾羅說話,倒更像是一個人在自言自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