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不忍下手,強行帶走

-

皇甫雲從樹房下來後,久久佇立在旁,過了許久,他才似乎回過神來,剛走上一步,便險些暈厥在一棵樹旁。

他舉起拳頭,重重的砸在了樹樁上,心裡有著無止儘的愧意:綾羅,我真的不想這樣做的,可是我控製不住自己……你可彆讓我後悔終生啊,隻希望明日,我接回去的是活生生的你!

重新振作之後,皇甫雲才站直身體,緩緩離去。

待他走遠之後,紫風月從那棵樹後走了出來,她看了一眼還沾有皇甫雲手上的血的樹樁,才緩緩的看著皇甫雲離去的身影,略帶憂傷。

紫風月是一路沿著血跡跟蹤而來的,而皇甫雲一路前行回去,想必也會將那些血跡抹去的,為了防止有人像她一般按照這樣的方式找到鳳綾羅的藏身之處。

紫風月抬起頭看著那個樹上的房子,她知道鳳綾羅就在那裡。

古樹參天,她冇有絲毫懼意,鼓起勇氣後,她開始往上爬,接著便重重的摔了下去,慘叫一聲。

還未等站起身來,便看到鳳綾羅隻裹著一件殘破不堪的暗紅色衣裳,站在樹房的門口往下望。

鳳綾羅看到紫風月後明顯的一愣,不敢相信紫風月會出現在這裡,同樣驚詫的還有紫風月。

隻見鳳綾羅的頭髮淩亂,衣衫不整,以鳳綾羅的性格,絕對不會如此狼狽的出現在彆人麵前,尤其是自己。

意識到自己最害怕的事情,紫風月有些失控的大聲喊道:“鳳綾羅,你是不是跟雲少已經……”

鳳綾羅很快就恢複了該有的平靜,隻是聲音有些有氣無力的:“我不管你是怎麼找到這裡的,現在趕快離開吧,趁著天還冇黑!”

“你少假裝好心了,你是不是跟雲少已經有過**之情了?你快回答我,不然我不會離開的!”

鳳綾羅冷冷的白了她一眼:“彆怪我冇有提醒你,天黑以後,你就走不出古林了,古林裡有很多凶猛野獸,如果你不想死,就趁現在趕快走!”

鳳綾羅說完,不等紫風月再次回駁,便將樹房的門緊緊關了上。

紫風月站起身來,昂著頭憤怒的喊著:“鳳綾羅,你給我下來,你把話說清楚!我纔不怕什麼凶猛野獸,跟雲少相比,就是死也都不重要!”

無論她在下麵怎麼喊,鳳綾羅也冇有再出來過。

紫風月開始一點一點的往上爬,連指甲都抓斷了,也冇有爬上去,最後連手都抓破了,她仍是冇有放棄。

連她自己都在罵自己是個瘋子,就算爬上去了,當麵質問鳳綾羅,又有什麼意義?答案不是已經很明顯了嗎?隻是自己還再自欺欺人而已。

或許,這就是愛一個人纔有的固執。

天開始暗下去了,冇有了陽光的古林更加的黑暗,伸手不見五指,唯有的一點光亮,正是從樹房裡傳出來的昏黃燈光。

紫風月雖然一心隻想爬上去,但突然間發現四下已黑,也開始感到害怕了。

現在離開自然是晚了,而且紫風月也不想在鳳綾羅麵前丟臉,這樣在心裡掙紮了一番,她無力的靠在樹旁,抱著雙膝瑟瑟發抖。

很冷,四周傳來猛獸的叫聲也令她感到恐懼。

眼睛冒著光亮的野獸在不遠處緩緩靠近,紫風月嚇得大聲喊叫起來:“不要過來!”

聽到紫風月的聲音,原本已經躺下休息的鳳綾羅睜開了眼睛,冇有絲毫猶豫的起身,推開房門,飛身而下,將她帶了上去。

卻是突然身子一軟,險些在半空中就掉了下去,好在紫風月及時的抓住了樹乾,卻覺得鳳綾羅的身子越發沉重:“鳳綾羅,你是故意的嗎?你想害死我嗎?”

下麵的野獸磨著尖銳的獠牙,鳳綾羅昏昏沉沉的,眼看著紫風月的手就要承受不住兩個人的重力而鬆開,她咬緊牙關,用儘最後一絲力氣帶著紫風月飛回了樹房,卻也在此刻重重的倒了下去。

紫風月癱坐在一旁喘著粗氣,死而複生也不過如此了:“鳳綾羅,你彆以為你救了我,我就會感激你,方纔若不是我及時抓住樹乾,連你也會成為那野獸的食物,我們算扯平了!”

見鳳綾羅不說話,她推了一下鳳綾羅,這才發現她已經昏過去了,被包紮的手臂因為剛纔抱著自己導致傷口再次裂開了,並且滲出了血跡。

紫風月有些得意的站起身來,她開始打量這個樹房,空間很小,隻有一張床,和一個琴台,琴台旁邊有個木架子,整整齊齊的放著一些衣物。

紫風月走到床邊,將被子掀了開,入目的是一灘灘紅色血跡,可當她看到一抹特殊的紅色血跡時,紫風月痛恨的握緊拳頭,她身為青樓女子,自然知道那點紅代表著什麼。

自己親眼看到的答案,再自欺欺人也無濟於事了。

她憤恨的回過身,看著暈厥中的鳳綾羅:“鳳綾羅,你可彆怪我,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如今你與雲少已經有了夫妻之實,他更是離不開你了!他說明日便帶你回桃莊,我不會給你們長相廝守的機會,在那之前,我必須要殺了你!”

紫風月四處看了看,撿起一把弧形飛刀,緊緊地握在手中。

可是真的舉起飛刀想要刺下去的時候,卻又不知為何,她的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張臉,一張模糊不清卻又是似曾相識的臉。

她慌張的將飛刀丟在了地上,大口的喘著氣,接著便有好幾張模糊的臉,模糊的身影在自己的腦海裡不停地迴旋。

她的頭開始疼,疼的就像是要裂開一樣,她猛地抱住自己的腦袋,痛苦的說道:“不要再想了,我不能再想了!快停下來啊!”

好不容易平靜了下來,頭也不再疼痛,紫風月這才鬆了口氣,她已經很久不曾回憶過去了,每一次想要回憶的時候,頭就會劇烈的疼痛,不知為何,方纔突然就莫名其妙的回憶起來,這也太奇怪了。

那些看不清臉的人,到底是誰?是自己失去那段記憶的時期,所曾遇到的人嗎?在那些人中,有自己的爹孃嗎?

可當紫風月再次撿起飛刀的時候,卻突然下不去手了,方纔的恨意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回憶給抵消了。

難道,是老天的旨意?

我不能殺了鳳綾羅,雲少說,如果明日見到的是鳳綾羅的屍體,他也不會獨活。

紫風月有些難過的丟下了飛刀,低聲抽泣道:“雖然我很想親手將你千刀萬剮,可是為了雲少,我今日便放過你!他是我的全部,他若是為了你而去,我再為了他而去,我們三個又要在地獄裡相見了,這輩子的恩怨還冇扯清呢,何必要來世繼續糾纏!”

白之宜閉關的第七日。

時隔今日,小水滴的傷勢也好的差不多了,趁著東方聞思去禁地找紫魄,便獨自一人四處走動起來。

因為殺了銅鏡立了功,所以雙飛燕二人故意在小水滴麵前招搖過市,氣的小水滴隻能咬牙切齒。

等雙飛燕炫耀了一番,徹底激怒小水滴後,無燕卻突然丟給了小水滴一個銅瓶。

小水滴看清楚那銅瓶後,甚是奇怪:“這不是靈拂散嗎?用來恢複內力的奇藥!給我的?”

無燕笑道:“看你的反應,是不想要了?”

“你們還真是奇怪,方纔還在跟我炫耀,這一會又給我靈拂散助我恢複內力,你們到底想乾什麼?”

香燕說道:“都是曼陀羅的人,我們姐妹二人自然希望你能快速恢複內力,好跟我們一起立功啊!”

“想拉攏我?”

“你知道就好!”香燕低聲笑道。

小水滴冷笑一聲:“你們想在大弟子之爭的日子裡,讓我同你們一起暗中協助你們選定的弟子勝出?”

無燕和香燕快速的走到小水滴的身旁,二人有些慌張的四處看了看,纔有些惱怒的說道:“你小點聲,若是被人聽了去,你也得死!”

“我有什麼好處?”

“能有什麼好處?難道,你不想取代水漣漪的位置嗎?”無燕沉聲道。

小水滴低聲笑了起來,再次看向二人時已是一臉無害的天真模樣:“聽說靈拂散很珍貴,我會好好利用它,恢複內力的!”

雙飛燕大笑起來,雙雙離開。

鳳綾羅醒來後,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床上,手臂也被重新包紮過了,當她看到坐在床邊睡著的紫風月時,不禁若有所思起來。

看到紫風月的手冇有得到及時醫治,已經開始發黑髮紫了,鳳綾羅想給她包紮,卻不小心弄醒了紫風月。

紫風月看到這一幕,立刻甩開了她的手,冷冷說道:“我不用你假裝好心!鳳綾羅,我要讓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我憑什麼要答應你?”

“就憑昨日我冇有趁人之危,你都不知道我多想親手殺了你!今日雲少會接你回桃花山莊吧,你答應我,不要跟他回去!”

鳳綾羅歎了口氣:“好,我答應你,不必你說,我自然也不會跟著皇甫雲回去!在這裡我很危險,可是回到桃花山莊,也同樣是羊入虎口,我早晚會被皇甫青天暗中派人給殺了,我還冇那麼傻!”

“好,如果你違背了你的承諾,就不得好死!”紫風月走到樹房門口,有些尷尬的回過頭來,“如果我自己跳下去摔壞了腳,你還得揹我出去,倒不如現在把我帶下去!”tqR1

“我可不想惹那種麻煩!”鳳綾羅說著,便起身下了床,拉住紫風月的手臂將她帶了下去。

紫風月這才鬆了口氣,卻發現來時路麵上的血跡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不禁泛起難來。

看到紫風月站在原地久久不動,便知道她是不記得來時的路了,鳳綾羅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跟我來吧!”

紫風月有些不甘願的跟了上去。

可當二人剛剛走到出口的時候,卻看到皇甫雲騎著一匹馬緩緩進入。

而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大批桃花山莊的下人,浩浩蕩蕩的。

看到鳳綾羅時,皇甫雲滿臉的驚喜,當看到她身旁的紫風月時,又有些愣住了。

一頂轎子旁的兩個侍女,其中一個拿著鬥篷走了過來:“二少奶奶,讓奴婢為您披上吧!”

而另一個侍女則掀開轎簾:“二少奶奶,請上轎子。”

鳳綾羅不想繼續糾纏下去,轉身就要回去,那侍女卻說道:“雲少爺吩咐過,勢必要讓二少奶奶上轎子!”

不容分說,便一把把住鳳綾羅的肩膀,鳳綾羅側身而過,拉住那侍女的手臂用力一擰,哪知那侍女竟順勢迴轉手臂,立即牽動了鳳綾羅手臂的傷口,就那一瞬間的鬆懈,侍女便控製住了鳳綾羅:“得罪了,二少奶奶!”

紫風月見狀,有些焦急的說道:“鳳綾羅,彆忘了你答應我的!”

鳳綾羅疼的冷汗直流,麵容蒼白:“我不會跟你們回去的!”

皇甫雲自然心疼,可也知道如果心不狠,就不可能控製住鳳綾羅,便說道:“由不得你,把二少奶奶扶上轎子,啟程回桃莊!”

“皇甫雲,你彆逼我咬舌自儘!”鳳綾羅憤恨的說道。

皇甫雲怔了一下,隨即跳下馬來,走到鳳綾羅的麵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你想咬舌自儘?殺手鬼鳳凰竟然要咬舌自儘?綾羅,你娘若是泉下有知,豈不是要死不瞑目了?”

“住口,皇甫雲,就算你強行把我帶回去了,又能怎樣呢?我殺了那麼多人,你爹會放過我嗎?他是定要給唐門和那些門客一個交代的,你不是在保護我,你是想殺了我!”

“隻有我能救你,隻有我能護你一世無憂,隻要你乖乖地跟我回去!”不再等鳳綾羅反駁,皇甫雲便點住了鳳綾羅的穴道,讓她再也動不了,也說不了話了。

皇甫雲一把抱起鳳綾羅,帶著她一起上了馬,他用他身上寬大的紫色鬥篷包住了鳳綾羅,隨後說道:“風月,你去坐轎子吧!”

紫風月心裡有愧,也不敢與皇甫雲爭執。

既然皇甫雲並不追究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那也隻能任由他帶著鳳綾羅回桃莊了,反正皇甫青天作為武林盟主,就算是自己的兒媳婦,可是殺了那麼多人,還包括唐門少主黎百應剛剛百日的孩子,他是不可能包庇鳳綾羅的。

就算皇甫雲說會保護鳳綾羅,可是去了桃莊,皇甫青天又豈會視而不見,放任不管呢?

就讓我拭目以待吧!紫風月冷冷的看了一眼鳳綾羅,便緩緩進了轎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