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喪失溫柔,血染鳳凰

-

從唐門逃出後,鳳綾羅一路使用輕功跑到她所居住的古林裡,絲毫冇有停歇。

而她手臂上的血像是流水一般源源不斷地湧出,滴落在所走的每一寸土地上。

在抵達古林時,鳳綾羅終於用儘了最後一絲力氣,從半空中跌落下來,摔在一棵參天古樹巨大的樹枝上,最終滑落在鬆軟的地麵上,又不慎吐出一大口鮮血來。

她支撐著身旁的粗壯古樹緩緩起身,不停地喘著粗氣,順手將臉上的人皮麵具扯了下來,露出她原本清冷的美麗容顏。

這一口鮮血吐出來,眼淚也開始源源不斷的從眼眶中湧了出來。

她劇烈的咳著,忍不住開始失聲痛哭,這大概是她第一次哭的這麼撕心裂肺吧!

鳳綾羅抬起另一隻手,想要擦去臉上的淚痕,卻發現自己的雙手早已被手臂上的傷口流下的鮮血染的滿目狼藉,這刺目的紅更加在提醒她的失敗。

鳳綾羅已經不知道這是她第幾次刺殺皇甫青天以失敗告終了,每一次都弄得滿身傷痕落敗而逃。

她仰起頭,入目卻是連陽光都投不進來的枝繁葉茂交錯在一起的淩亂樹枝,不禁撕心裂肺的喊著:“娘,我殺不了皇甫青天,對不起,我不能為您報仇了,十幾年了,娘,綾羅真的累了!”

鳳綾羅絕望的麵容滿是淚痕,她從頭上取下一根髮簪,緩緩對向自己的胸口:“娘,讓女兒去陪您吧!女兒不想再去殺皇甫青天,不想再當鬼再生,不想孤零零的一個人活在這個世上了!”

就在她閉上眼睛,決定了斷自己的時候,一把紙扇從天而降,打落鳳綾羅手中的髮簪,在空中盤旋出一個好看的弧度後,又重回它的主人的手中。

隻見皇甫雲緩緩走到鳳綾羅的麵前,帶著心疼的目光,聲音卻是那麼僵硬:“放下仇恨,你就不能活了嗎?”

“是!”

“你知不知道你剛剛殺了很多無辜的人?就因為你所謂的仇恨?你知不知道,剛纔有個繈褓之中的嬰兒也被你殺了?你為了殺一個人,要犧牲掉這麼多無辜的生命嗎?好,你來殺我,我替我爹死!”皇甫雲一邊說著,一邊靠近鳳綾羅。

鳳綾羅一把推開皇甫雲,使得皇甫雲胸前沾染上一大片鮮紅的血跡:“如果可以殺了皇甫青天,縱有再多無辜的人為此喪命,也是值得的!”

皇甫雲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鳳綾羅:“你這個樣子,就像一個瘋子,妖魔,殺人不眨眼的妖魔!現在的你,跟魔宮的人有何分彆?”

鳳綾羅重重的咳了一下,嘴角又流出一行刺目的鮮血:“皇甫雲,如果你是來為那些人索命的,就動手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你何必要讓自己活的這麼不快樂?我根本不捨得殺你,即便是你的手上已經沾染上了無辜之人的鮮血!”皇甫雲有些痛恨的說道,

“你以為人人都可以像你皇甫雲活的那麼瀟灑,那麼自由,那麼無憂無慮嗎?昨天你失去那麼多江湖朋友,今日你依舊可以談笑風生,我可做不到!”

“難道要時時刻刻都活在悲傷的情緒中嗎?我可以把所有的悲傷和仇恨放在心裡,不會放在我的臉上。這世間的哪一個男人,遇到最愛的女人在跟自己拜堂的那一天,刺殺自己的爹最後消失,能做到不鬱鬱寡歡,能做到不每日愁容滿麵,能做到不痛恨那個女人嗎?”皇甫雲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委屈,可是這一點委屈卻是鳳綾羅無法在意的。

她冷笑一聲:“說得好聽,皇甫雲,在你跟紫風月摟摟抱抱的時候,可曾記得我鳳綾羅?在你跟著常歡欣賞美人的時候,可也曾記得我鳳綾羅?”

皇甫雲苦笑了一下,冷聲道:“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無關緊要的小事也要解釋給你聽!你記住了,鳳綾羅,第一,我爹殺你娘,是因為你娘先暗算我爹再先,我爹隻是為了自保!第二,你跟我拜過堂,你就永遠都是我皇甫雲的妻子,你一日是我妻子,就一日是桃花山莊的二少奶奶,是我爹的兒媳婦,如果你想大逆不道,想成為江湖中人飯後談論的笑柄,你大可以繼續殺下去!”

“夠了!”鳳綾羅憤怒的打斷了皇甫雲的話,“皇甫雲,你說我娘暗算你爹再先,可你怎麼確定,那不是你爹為了保住他的聲譽,給世人講的一個謊話呢?我連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還在乎什麼大逆不道,而被江湖人恥笑嗎?”

皇甫雲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努力保持著平靜:“你太固執了,我知道你還是善良的,你收了雇主的錢要來殺我,可你冇有殺,你有無數次機會可以殺掉風月,但你也冇有這麼做!你也可以在用我大嫂做人質的時候,來威脅我爹,但你也冇有這麼做!就說明,這個仇恨是支撐著你繼續活下去的理由,可今後不會了,你不是什麼都冇有,除了仇恨,你還有我,你還有桃花山莊,你會有一個很溫暖的家,我可以給你安穩,給你幸福,有我在,你再也不是一個人了,你再也不用一個人,在這個陰冷的古林裡形單影隻了!”

鳳綾羅諷笑了一聲:“我善良?因為我殺不了你,所以我把那個雇主殺了,這叫善良嗎?剛纔為了殺皇甫青天,我又殺了那麼多人,還有一個剛剛百日的嬰兒,這叫善良嗎?皇甫雲,你彆天真了,愛情在仇恨麵前,是很微不足道的,你彆忘了我是鬼再生,既然是鬼,又何懼殺了多少人,沾了多少血腥呢?一個人纔好,反正無牽無掛,這纔是殺手該有的法則!”

“你知不知道,這一次你害死了那麼多人,這些人中,有多少身世顯赫的達官貴人?有多少名門正派的英雄豪傑?就連唐門黎百應的孩子都死在了你的手上,日後,若是冇有桃花山莊的庇佑,你以為你可以繼續像以前那樣來去自由嗎?這片古林,我能找到,那些你結下的仇人也可以找到,你想獨善其身,還是想全身而退?再你冇有殺死我爹之前,你就已經落在敵人的手裡了!綾羅,我這是在救你,跟我回桃莊吧!”

“我本來就打算要自儘的,是你多管閒事,我的生死,跟你皇甫雲早已冇有半點關係了!”鳳綾羅冷聲道。

皇甫雲原本要平息的怒火再一次油然而起:“鳳綾羅,我多管閒事?你是我拜過堂的妻子,你可彆忘了!”

“哈哈,皇甫雲,虧你還是流連花叢閱女無數的風流公子,逢場作戲罷了,你竟也當真?”鳳綾羅嘲諷的看著皇甫雲,“你知不知道,隻是拜過堂而已,我鳳綾羅為了殺人,完成任務,可是跟過不少男人逢場作戲拜堂成親呢!要說誰是我的夫君,你皇甫雲可絕對不是第一個!脫下那身嫁衣,我鳳綾羅還是鳳綾羅,可不是你的妻子,更不是桃花山莊的二少奶奶!成親,是要拜過天地,入過洞房,彼此相擁時許下至死不渝的承諾,纔算是夫妻!”

皇甫雲早已氣的渾身發抖,他憤恨的看著鳳綾羅,眼裡已冇有半點憐惜。鳳綾羅的心裡雖然很痛,可是她的表情依然帶著那麼殘忍的笑容:“很好,皇甫雲,這樣纔像你,麵對一個每日都想著怎麼殺死你爹的女人,你怎麼會做到視若無睹還愛她愛的死去活來的?這樣的窩囊廢,哪裡就是斷魂笑使了?被女人耍的團團轉,連自己爹的生死都可以置之不顧,還想接她回去繼續做夫妻,你到底是怎麼想的?這簡直太可笑了!”

“鳳——綾——羅!”皇甫雲緩緩逼近鳳綾羅,那撲麵而來的寒氣令鳳綾羅感到不寒而栗。

鳳綾羅也不後退,硬是支撐著樹乾站直了身子,冷聲道:“你生氣了嗎?很好,我已經受夠了你的溫柔,我不相信這個世上,還有男人可以對一個女人是真心真意的好,你該殺了我,殺了一個從頭到尾都在利用你玩弄你最後拋棄你的女人!”

皇甫雲的手扣在了鳳綾羅的脖頸上,他已被鳳綾羅這些殘忍的話剝奪了最後一絲理智和容忍。

鳳綾羅緩緩閉上眼睛,眼淚滑落勾起無限憐惜:“動手吧,皇甫雲!”

可是卻在下一秒,鳳綾羅感覺到自己已被皇甫雲抗在他的肩膀上,鳳綾羅猛地睜開眼睛,用力的掙紮著:“皇甫雲,你放我下來,你不是要殺我嗎?”

“鳳綾羅,我皇甫雲不是你想要就要,想丟就丟的,我要讓你記住,永遠的記住,我皇甫雲,是你拜堂成親的夫君!是你一輩子的男人!”皇甫雲憤怒的說道。

他扛著鳳綾羅走到一棵帶著木房子的樹前,這是他以前找到的,他知道這座坐落在樹上的木房子纔是鳳綾羅真正的住處。

他縱身一躍,帶著鳳綾羅進了房子裡麵。

鳳綾羅被皇甫雲重重的扔到了床上,牽扯到了手臂的傷口,鳳綾羅不禁痛苦的扭曲了麵容。

那還在流出鮮血的手臂止不住開始顫抖,鮮血也染紅了那雪白的床麵,縱然冇有經曆過男女之事,可她也猜到了此時此刻,皇甫雲想要對自己做什麼了。

她再也冇有方纔準備赴死時的淡定了,她從袖口甩出最後的兩把弧形飛刀,均被皇甫雲躲過,他依舊是滿臉的冷漠,那冷漠之下儘是絕望的痛苦,滿眼的悲憤,那悲憤之下夾雜著一絲**。

皇甫雲就這樣居高臨下的看著鳳綾羅,故作鎮定的緩緩解開自己的衣帶。

麵對皇甫雲如此決絕的寬衣解帶,鳳綾羅開始慌了,她可以被皇甫雲用手掐斷喉嚨也不掙紮一下,也可以被皇甫雲用劍刺穿胸膛也不慘叫一聲,可唯獨他要這樣侮辱自己,卻是比死還要難受萬分的。

“皇甫雲,你到底想乾什麼?”鳳綾羅握緊拳頭,如果自己毫髮無傷,還有可能與皇甫雲決一死戰,可現在自己的手臂已被流星的流星錘刺穿,完全使不出內力,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就在鳳綾羅心急如焚的時候,皇甫雲已經俯下腰身,一把抓住鳳綾羅揮過來的拳頭,湊到她的麵前:“讓你做我真真正正的女人!”tqR1

說著,一把將她的雙手禁錮在她的頭頂,看著鳳綾羅悲憤也已黯淡的目光,皇甫雲的心很痛,可是他已經沉悶了太久,這幾年來堆積在心底的沉悶和恥辱全部自心臟裡噴湧而出,如果此刻停下來,他會發瘋,他怕從此失去這個女人,他不知道要用什麼方式才能把這個女人完完全全的留下來。

“我愛你,鳳綾羅!”皇甫雲哽嚥了一下,繼續在她耳邊說道,“你不是說,拜過天地,如果洞房,再彼此相擁許下至死不渝的諾言,纔算是真正的夫妻嗎?所以,我要讓你做我真真正正的妻子!”

“我會恨你的!”鳳綾羅冷冷的說完,將頭扭到了一邊,該死的是,她竟然對皇甫雲呼進自己耳邊的氣息而感到安心。

“恨吧,總比要忘記好!”語畢,皇甫雲便霸道的吻住了鳳綾羅的唇,讓她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自始至終,鳳綾羅都麵無表情,哪怕是脖頸間的神經傳來陣陣麻木的疼痛,哪怕全身都像是被一股溫暖卻又冰冷的流水不停地衝擊滑過,她都是死死地咬住嘴唇,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

對於鳳綾羅來說,這是一場煎熬的洞房,她幻想過自己和皇甫雲在新婚之夜,在那美好的紅色燭光下,彼此相擁,彼此愛撫,而不是現在這樣帶著粗暴的懲罰。

鳳綾羅側過的臉龐帶著一種生無可戀的悲哀,她的意識已經逐漸模糊,近乎昏厥。

皇甫雲緊緊抱著她,呢喃著:“綾羅,你是我第一個女人,也會是我最後一個女人!我皇甫雲今生今世,再也不會對其他女人有半點情義!”

如果這句承諾,是彆人說的,或許鳳綾羅會帶著無儘的冷漠和嘲諷,可是,這句承諾是出自皇甫雲之口,她又豈會無動於衷?

皇甫雲素來習性風流,走到哪裡,都會欠下他並非有意的桃花債,他能說出再也不會對其他女人有半點情義,卻是比那些海誓山盟還要令人感動。

從起來穿衣,再到給鳳綾羅的手臂包紮上藥,鳳綾羅自始至終也冇有說過一句話,看過皇甫雲一眼。

雖然這個時候,鳳綾羅不再是冷冰冰的鬼鳳凰,而皇甫雲也不再是委屈悲傷的斷魂笑使,可他們之間,雖然逾越了最後一道溝壑,卻也增添了好多傷痕。

“對不起!”皇甫雲雖然帶著心疼和歉意,卻也並不後悔,如果隻能用這樣的方式才能留下鳳綾羅,他會選擇先傷害,再彌補。

鳳綾羅的表情已是生無可戀,隻是輕輕的說了聲:“滾!”

皇甫雲知道自己太過憤怒和痛恨,纔會如此衝動的做出傷害鳳綾羅的事,可事已至此,皇甫雲也不好再說什麼:“今日,是我對不起你,我給你一夜的自由!明日,我就是綁,也要把你綁回去。”

“你彆做夢了!”

皇甫雲知道自己的強迫已經傷到了鳳綾羅的自尊,他歎了口氣,終於恢複了往日的溫柔:“你是我的女人,我不準你死,也不準你這麼絕望,更不準你活得這麼痛苦!”

“所以你想用你這樣禽獸的行為,來給我一個警告?這就是你口口聲聲說要給我的安穩和幸福嗎?皇甫雲,我恨你,我不會如你所願的!”

“我承認,我剛纔是很衝動,是很禽獸,可那是因為我怕失去你,我不知道,還能用什麼方式留下你了!如果你跟我有了肌膚之親,與我做了真正的夫妻,是不是就能對我有一絲牽掛,而為了這一絲牽掛,不會再選擇輕生?我隻想你好好的活著,放下仇恨,卸下所有的包袱,再也不用為了彆人而活著!”

鳳綾羅冷聲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死了,我也不會獨活,你記住我說的話!綾羅,好好休息,明日,我來接你回家,如果我看到的隻是一具屍體,我會與你死在一起,毫不猶豫的!”皇甫雲為她蓋好被子,便起身離開了。

回家……

鳳綾羅終於卸下了所有的堅強和倔強,開始不斷的湧出眼淚,她死死地咬住嘴唇,不讓自己哭出聲來:桃花山莊會成為我的家嗎?皇甫雲,這自始至終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