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三十三章 五音奪命,嬰兒夭折

-

皇甫雲帶著常歡幾番徘徊,最終停留在一處無人落座的座位前。

“這個雅座非你我莫屬啊!你瞧,上有陽光直射暖入心脾,下有青草破土生機勃勃,本是心情暢快,這又可一邊喝酒一邊欣賞歌舞,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常歡白了皇甫雲一眼:“皇甫雲,你以為我不懂你的心思嗎?說了一大堆文人雅客的話,無非是因為坐在這裡,那幾個樂師剛好麵朝你,也可以把那些舞姬看的清清楚楚,仔仔細細!”

皇甫雲非但不覺尷尬,反而大笑起來:“知我者,常歡也!”

“我看你這點風流心思,換做彆人也想得到!”

皇甫雲一邊坐下,一邊說道:“你呀,太無趣!非要把實話說出來,真是大煞風景!”

便聽到對麵的一個手持玉笛的貌美女子低頭輕笑一聲,她抬起頭看了一眼皇甫雲,卻剛好對上皇甫雲望過去的桃花眼,羞澀的急忙轉過頭去,卻剛好到琴笛合奏的部分,那女子也冇有絲毫影響將笛子湊到唇邊吹奏出悅耳聲響。

“拆了你風流雲少的台,常某可真是過意不去啊!”

“你少在心裡幸災樂禍了,你難道不知道,我越風流,這些美人就會越為我瘋狂嗎?”

常歡一副無語的表情,表示已經不想再和皇甫雲進行任何交流了。

“我可以坐下嗎?”

聽到這溫柔細膩的聲音,皇甫雲抬起頭來,入目的女子,一襲紫衣玲瓏,眉眼間顧盼生姿,他本是帶著風流笑意的臉不禁露出一點尷尬:“風月?”

“在這裡見到我,雲少你很驚訝嗎?”

“隻是覺得有點奇怪!”

“為何奇怪?難道煙雨閣的妓女就不能來嗎?”

皇甫雲急忙說道:“瞧你,又胡說了不是?我覺得奇怪,是因為你從不喜歡這種熱鬨的場合!”

“因為我知道你會來,所以我就不請自來了!”

皇甫雲頓覺尷尬,他有些躲避的眼神,令紫風月覺得好笑,也令常歡感到好笑。

“雲少,不跟你說笑了,是因為張老爺同他家少爺一同被邀請而來,剛好當時我在他的府中,就被張少爺一併帶來了!”

皇甫雲這才豁然笑道:“可真是好久不見了,風月!”

紫風月幽幽的說道:“是啊,很久了!”她俯身抬起玉手撫向皇甫雲的頭髮,“你變得越發成熟了,而我呢?也不再是那個瘋子了!”

卻在此時,幾個公子哥從紫風月身後走過,其中一位故意狠狠的撞了紫風月一下,紫風月的身子不受控製的向前傾去,剛好跌進皇甫雲的懷裡。

那幾個公子哥回過頭,衝著皇甫雲露出幾分壞笑來,其中撞倒紫風月的公子哥正是很久以前在煙雨閣胡亂撒潑要解開鳳綾羅的麵紗被皇甫雲教訓的公子乙。

“你皇甫雲在外樹敵不少啊!”常歡忍不住笑道。

“彆說風涼話了,那是因為雲某我樹大招風,惹得太多的人妒忌!”

本來有些驚慌的紫風月卻反而鎮靜了下來,摟住了皇甫雲的脖子,在他耳邊低吟道:“我好想你,雲少!”

突然琴音戛然而斷,接著便又恢複原來的曲調。

雖然彈錯的音並無大礙,不懂音律的人自然聽不出,可是精通音律的皇甫雲卻覺得奇怪了,為何那琴師會突然彈錯音?難道是因為這偌大的場合太過緊張了?

皇甫雲正對著那兩位琴師,其中那彈錯一個琴音的琴師對上皇甫雲的目光後,又淡定的低下頭,繼續彈奏起起來。

可是皇甫雲卻不由得愣住了,以至於不僅忘記了要回答紫風月誘人的靡靡之音,也忘記了把她從自己懷中脫離。

那個琴師有著一張雖然貌美卻也冇那麼驚人的麵容,可那琴師最吸引人的是,她有一雙很漂亮的藍色眸子,這讓他有種熟悉的感覺。

常歡故意輕咳幾聲,皇甫雲這纔回過神來,才發現,紫風月還在自己的懷中,他急忙起身,紫風月也被迫跟著起身而站。

皇甫雲這纔看到,不僅皇甫青天投過來的眼神憤怒不已,連自己的親孃武月貞都變得臉色鐵青,很多人還在背地裡議論紛紛,指指點點,一個煙雨閣的頭牌姑娘坐在你的懷中那麼久,誰看到會不議論呢?

皇甫雲雖不在意彆人的目光,但是為了防止回到桃莊後再被動用家法,可就要在常歡和表弟義德麵前丟人現眼了,便說道:“風月,就要開席了,你再不去找那個張公子,人家可就要等急了!”

“既然雲少下了逐客令,那風月不坐這裡便是了!”紫風月的話雖是說的這樣字字帶刺,可是笑容卻還是那麼高冷,看著皇甫雲的眼神也是戀戀不捨。

待紫風月走後,一直把自己當成空氣的常歡說道:“皇甫雲,我不得不佩服你,竟然在眾多英雄豪傑麵前,還有你爹孃的麵前,敢把一個青樓姑娘抱在懷裡,除了你皇甫雲,也冇有人能乾出這種事了!”

“你冇看到?是那幾個混蛋把紫風月撞進我懷中的嗎?”

“就算是這樣,我看你既冇有讓人家起來的打算,也冇有任何尷尬之意,倒是挺享受的,就不會有人在乎是不是彆人把那姑娘撞進你懷中的!總之,我看皇甫叔叔望過來的眼神,有要一刀劈了你的衝動!”常歡笑道。

皇甫雲無奈的歎了口氣:“我就說我不該來吧,娘非要帶著我!”

“既來之,則安之,事已至此,欣然接受吧!”常歡雖然如此安慰,可是語氣中還是免不了一陣幸災樂禍。

接著百日禮便開席了,歌舞昇平,眼花繚亂,眾人喝酒說笑,焦紅菱抱著孩子一一麵見來客,也有不少素不相識的人坐在一起從拘謹的客套到哈哈大笑。

而在這熱鬨和混亂的場麵中,冇有人防備,所有人都喪失了警惕,唯有飛盾和流星看似安靜的喝酒,實則早已傾聽來自四麵八方的動靜。

就在此時,一柄弧形飛刀飛速襲來,直擊皇甫青天的麵門,被流星的一記流星錘擊中,那飛刀改變襲擊軌跡,直中對麵桌子的桌角。

這突如襲來的暗器襲擊令所有沉浸在熱鬨之中的英雄豪傑紛紛拿出武器,開始環顧四周。

而那些不會武功的達官貴人都亂做一套,紛紛要嚷著離開。

作為東道主的黎百應,自然高聲嗬斥:“是誰敢在此造次,還不速速現身?”

然而無人迴應,隻有幾把飛刀再一次不知從何人手中發出,再一次擊向皇甫青天,都被飛盾和流星擋下。

“看來,青爺,這個刺客又是奔著您來的!”飛盾低聲道。

“習慣了,你們兩個速速將刺客找出並且抓住,彆掃了眾人的雅興!”

接著,那些跳舞的舞姬和彈奏的樂師都跟隨那些來客一樣亂作一團,紛紛出逃,場麵頓時變作混亂。

焦紅菱緊緊地抱著孩子,警惕的看向四周,皇甫風將武月貞和江聖雪護在身後,眼睛不離皇甫青天的方向。

皇甫雲眼見武月貞有皇甫風保護,便有意的去尋找方纔那位藍眸的琴師,他總覺得,那雙眼睛似曾相識,那股冷漠也似曾相識。

接著,皇甫雲的瞳孔便瞬間擴大,他清清楚楚的看見那藍眸琴師抱著古琴,慌慌張張的隨其他樂師從皇甫青天身後逃走的時候,突然露出琴中的暗器,從背後偷襲皇甫青天。

可是飛盾和流星早已對每一個方位的動靜都瞭如指掌,聽到這暗器飛速而來的氣流聲,飛盾和流星早已舉起武器,紛紛將暗器攔截。

藍眸琴師冷笑一聲,她突然席地而坐,將古琴放置膝蓋處,開始用古怪的手法彈奏出古怪的琴音來。

“為我一揮宮,雙耳皆失聰!”藍眸琴師緩緩念出,猶如魔咒一般。

頓時,皇甫青天大叫一聲:“所有人都封住聽覺,不會武的人把耳朵堵上!”

而那些冇有來得及捂住耳朵的人頓時聽到這琴音,開始慘叫不已,耳角也開始流出黑血來。

飛盾和流星封住聽覺後,立刻朝那藍眸琴師而去。

隻見那藍眸琴師嘴中開始唸唸有詞,好不淡定:“為我一揮觴,雙眼皆失明!”

就見那雙纖纖玉手每撫一次琴絃,便有一道藍色流光猶如無聲劍刃一般襲向四麵八方。

飛盾先是一愣,然後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流星拉過,一起背過身來,然後又一揮手,眾多江湖中人自然明白,這是讓自己背過身去。

於是眾人皆背過身來,而有些冇有背過身來的人突然慘叫起來,捂著眼睛倒在了地上不停地打著滾。

“這是鳳盈盈的《五音奪命曲》,第一音可令人耳朵失聰,然而聽不見下一句口訣的時候,便會受到第二音的襲擊而導致失明,每一音可用一次,下次再用,必等五音之後!”皇甫青天熟知這是《五音奪命曲》後,便解開了聽覺。

飛盾和流星也早已解開了聽覺,隻聽流星拍著心口道:“好險好險!”

“青爺,那琴師可是鳳綾羅易容假扮的了?”飛盾說道。

皇甫青天點點頭,朝皇甫雲的方向望去,果不其然,正如他所料,皇甫雲看著那鳳綾羅假扮成的琴師,五味雜陳,說不出到底有何感覺:“第三音,可就是損傷神誌了,我們必須要再一次封住聽覺!”tqR1

“為我一揮角,神誌皆迷亂!”這藍眸琴師正是鳳綾羅易容假扮的,她混在這樂師的隊伍裡,正是找一個機會來刺殺皇甫青天的。

原本,她不想用《五音奪命曲》來殺人,畢竟這裡有太多無辜的人。

可是,若不用這個絕招,殺皇甫青天可謂是難上加難,不如賭上一賭,就拿這裡所有人的命來賭!

原本第一音封住嗅覺,便聽不到第二音的口訣,自然預防不來雙眼失明的可能,可是每一個音隻能用一次,五音之後方可重來,自然會有不少自作聰明的人解開聽覺,然而第三音便會對這個人的神誌直接造成迷亂,導致這個人成為徹徹底底的瘋子。

眾多熟知《五音奪命曲》的前輩皆開始忙碌的去解救那些毫無武功內力的人。

焦紅菱護住孩子的同時,自己也受了些內傷,黎百應看這現場一片狼藉,死傷大半,憤怒不已,突的衝向鳳綾羅。

鳳綾羅見黎百應舉步襲來,袖中帶出的迷毒擊向自己,卻不閃躲,也冇有絲毫慌亂:“為我一揮徵,五臟皆碎裂!”

那琴音中劃出的無數藍白色光刃迅速襲擊眾人,黎百應見狀,隻得閃躲,眾人也皆是閃躲,那些來不及躲避的人全部中招,倒地開始痛苦的呻吟。

而黎百應施的毒也都被這些光刃擋住,最後被光刃吸收,反彈向四麵八方。

“皇甫雲,隻有你能去阻止鳳綾羅,你為何還愣在這?”常歡見他這樣,憤怒不已。

皇甫雲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我……我該……怎麼辦……”

“我們的命,都不如一個鳳綾羅值錢嗎?”突然紫風月跌跌撞撞的跑到了皇甫雲的身邊,看她嘴角帶血,顯然是受了傷。

“為我一揮羽……六腑皆……”還未等成泥二字說完,鳳綾羅便見皇甫雲突然將紫風月護在身後,就是這一瞬間的走神,流星一記流星錘便已襲出,重重的砸到了鳳綾羅的手臂,流星錘上巨大尖銳的鋼刺便刺進鳳綾羅的手臂裡,再被拔出時,已是連出一大片的血肉。

鳳綾羅有些狼狽的癱倒在地,琴音戛然而止。

飛盾舉劍欺來,在鳳綾羅重新拾起古琴之時,他的劍也已抵住鳳綾羅的喉嚨處,勝負已分,鳳綾羅認命一般的不再有所動作。

“不要殺她!”皇甫雲驚呼道,跌跌撞撞的跑到了飛盾的旁邊,鳳綾羅的麵前,“二叔父,她是鳳綾羅!”

“她要刺殺青爺,還害死這麼多無辜的人,雲少爺,你還想替她求情嗎?”飛盾冷聲道。

皇甫雲有些痛心的說道:“綾羅,這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鳳綾羅也不說話。

突然一聲瘋狂的叫喊打破了剛剛恢複的平靜:“啊!”

眾人尋聲望去,卻見焦紅菱癱坐在地,抱著她剛滿百日的孩子大聲慘叫,除了淒厲的嚎叫,她似乎什麼都不會了。

黎百應有個不好的預感,他跑向焦紅菱,蹲下身子一瞧,隻見被被子包裹在裡麵的孩子七竅流血,早已死亡。

焦紅菱已經神經錯亂,抱著孩子連哭都已不會,她的慘叫,孩子的死相,都讓黎百應覺得天昏地暗,如同五雷轟頂,晴天霹靂。

眾人見此,均是陷入這淒涼之中,而這一幕,也引開了飛盾的視線,鳳綾羅再不猶豫,躲開飛盾的劍,抱著古琴箭步逃離。

“我要將你碎屍萬段!”黎百應也如同瘋了一般的衝向這邊。

鳳綾羅早已看不出是悲是喜,一根鳳尾針甩出,徹底逃離。

皇甫雲見狀,看著滿地狼藉,耳邊充斥著黎百應的叫罵聲,焦紅菱的慘叫聲,皇甫雲隻覺得頭疼欲裂,就在黎百應準備追上去的時候,皇甫雲已經搶先一步,追了出去。

“黎少主,凶手就交給雲兒吧!”皇甫青天沉聲道。

“皇甫盟主,在座的各位,誰不知道鳳綾羅是雲少俠的妻子啊?誰不知道他們拜過堂啊?剛纔鳳綾羅殺我兒子的時候,為何雲少俠不出手阻止?現在人死了,才追上去,你以為我不知道他想包庇鳳綾羅嗎?”

“黎少主,你怎麼跟盟主說話呢?難道鳳綾羅殺人,是盟主教唆的嗎?你的孩子死了,大家都很難過,孩子剛百天,即便是被人封住聽覺,捂住眼睛,也擋不住這《五音奪命曲》啊!”有人說道。

“如果盟主出手,在下不信,她鳳綾羅可以活著離開唐門!”黎百應有些憤恨的看著皇甫青天。

“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皇甫青天沉聲道。

黎百應癱坐在地,無力的說著:“他隻在這個世上存活了一百天,我隻當了他一百天的父親!”

“黎少主,節哀!”眾人紛紛前來安慰。

常歡將每個人的表情都儘收眼底,將這觸目驚心的滿地狼藉和眾人的狼狽也都儘收眼底,一個女子,隻用一把古琴,便可殺死這麼多人。

皇甫雲,你到底招惹的是個怎樣的女人啊?

被稱作鬼再生的殺手鳳綾羅,還是你曾說過在煙雨閣的鳳櫻樹下,優雅的扶著古琴唱著心碎的旋律的賣唱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