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安逸緣由,酒後真言

-

金瑤當差的第一天,就跟著段如霜和文珠兒一起出去巡街了。

乍暖還寒,但街上來來往往的人都已卸去了厚重的棉衣,穿梭在早已熱鬨的街市之中。

小販的叫賣聲,人群的嬉笑聲,孩子的打鬨聲,乞丐的乞討聲,鄰裡之間的拌嘴聲,這一切聽在金瑤的耳朵裡,都是那麼的新鮮。

雖然無敵山寨裡的村民也時常會聚在一起舉辦個篝火宴會,可是那種吵鬨聲中帶著無限的溫馨,而這個熟悉又陌生的洛陽縣內,卻多了很多冷漠的生活氣息。

三人隨行來到了丟失古玉的那戶人家,這戶人家的主人名為林員外,他有一個霸道彪悍的老婆,絕對不允許宅子裡出現貌美女子。

所以金瑤和文珠兒就被隔在了門外,段如霜一個人進去詢問丟失古玉的詳情了,二人則靠在牆邊百無聊賴的聊起了天。

“這林員外的夫人還真是奇怪,我看他們府裡連丫鬟都得是相貌醜陋的!”文珠兒忍不住說道。

“哪有男人不偷腥的,女人還是想開點吧!”金瑤笑道,“我看這個林員外,一定暗中養了不少情人!”

“那倒不見得!這還得看是什麼樣的男人!”文珠兒說道,“皇甫雲不好說,但是皇甫風絕對不會,他隻對兩個女子笑過,一個是聖雪大嫂,一個是已經不在人世的百裡嫣!”

“百裡嫣的事我聽聖雪講過,是個可憐的癡情女子!皇甫風偷腥,就跟段如霜去做山賊一樣的匪夷所思!”

文珠兒笑著打趣道:“不會啊,如果段如霜娶了你,就等於是你們無敵山寨的女婿了,也算半個山賊了不是?”

金瑤羞怒的掐了一下文珠兒的臉蛋:“彆胡說,誰要嫁給他了!”

文珠兒卻癡癡地看著金瑤說道:“金瑤,段如霜可是個絕世好男人,既不沾花惹草,又不結交狐朋狗友,還是個有名的捕頭,素來喜歡獨來獨往,溫文儒雅中又透著一股男人的剛毅,可不像皇甫雲那般風流,更不像皇甫風那般冷傲!”

“你覺得他那麼好,那你去嫁吧!”金瑤笑道,可是內心卻很是讚同文珠兒的話,可是她更加的明白,文珠兒對段如霜的心意。

“他又不喜歡我!”文珠兒剛說完這話,就有點後悔了,她看到金瑤閃過的一絲尷尬後,急忙轉移了話題,“對了,金瑤,你知道為什麼段如霜喜歡獨來獨往,不喜歡彆人跟他一起辦案嗎?”

“為什麼?”金瑤見她又恢複了活力,便鬆了口氣。

“段如霜剛升上捕頭的那段時間,曾有過一個徒弟,叫做吳悔。他跟段如霜形影不離,有的時候,我和小不也會跟著,那個時候,我和小不還是兩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段如霜也不會趕我們走。因為段如霜是孤兒,所以他喜歡熱鬨,喜歡很多人一起陪著他。

吳悔從不叫段如霜師父,因為他的年齡比段如霜還大一歲,叫師父總覺得丟麵子,所以他就叫段如霜老段,段如霜就叫他老吳。後來城裡出現了一個惡霸,作惡多端,欺壓百姓,被段如霜和吳悔聯手抓獲,把他們關進了監獄。

可那惡霸卻被他的同夥劫獄給救走了,逃獄之後,他們殺了吳悔,也殺光了吳悔的家人。段如霜因為武功高強纔有幸逃此劫難。看到吳悔屍體的那一刻,段如霜像是瘋了一樣,那是他第一次如此衝動的把那些惡霸全殺了,他也因此入獄十五天就被我爹偷偷的放了。

後來段如霜沉寂了好久,再出現時,就總是一副雲淡風輕、什麼都跟自己無關的樣子了,他也不再讓誰跟他一起辦案,連我和小不他都不讓跟著了,因為他怕因為他,傷害到他身邊的人,不過他管不了我,我就是要跟著他。而且事情過去了那麼久,現在他也不會像以前那樣,遇到棘手的事情也不會拒絕彆人相助的!”

“我還以為,段如霜這種人從來不會因為誰而改變自己呢!”金瑤若有所思的說道,她隻知道段如霜是個孤兒,卻冇想到,他也失去過一個重要的親人,儘管那個吳悔隻是他的徒弟。

“每年吳悔忌日的那天,段如霜就會消失,誰都找不到他,也不要去找他,因為他回來的時候,還是一如往常的段如霜,他不喜歡彆人再跟他提起吳悔!你現在跟著段如霜了,我覺得,這段過去你應該知道,改變段如霜的這個人你也應該知道!如果段如霜突然對你發火,不讓你跟著他的時候,就說明他怕失去你!”文珠兒一本正經的對金瑤說道。

金瑤點了點頭,可她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她總覺得,文珠兒是有意要告訴她這些的,她想讓自己更加的瞭解段如霜。

就在這時,段如霜也從林員外的府宅裡走了出來,剛一走出,便說道:“我大概已經知道是誰偷走的古玉了!”

“是誰啊?直接去抓人嗎?”文珠兒有些興奮的問道。

段如霜點了點頭:“是,不過在此之前,還要先去典當鋪查一下,看看他有冇有把玉給當掉!”

金瑤第一次當差,心裡也有幾分緊張和激動之感:“是誰能無聲無息的在一個這麼大的府裡把人家的玉給偷走了?我真的很想瞧一瞧!”

“我在放置玉的錦盒上發現一點白色的月牙印記,那是連捕快都忌憚三分的飛賊夜月所特有的標記,如果不仔細觀察,是不會看到的!”

“既然你都知道有夜月這樣的飛賊,又不是第一次作案,為什麼不去抓他?”金瑤疑惑的問道。

“夜月這個飛賊可不簡單,衙門的人之所以不敢動他,是因為他跟曼陀羅宮有關係,也可以說是白之宜用來做交易的怪人,他殺人手段極其殘忍,卻是個嗜賭如命的賭徒,他的危險程度不遜於魔宮的人!因為江湖令的關係,所以衙門至此都冇有下明確的指令去將他抓捕!”

“管他是不是魔宮的人,我隻知道,飛賊山賊一家親!我可要去會會他!”金瑤卻愈發的感興趣了,

段如霜卻說道:“人我自己去抓,你和珠兒就去典當行追查古玉的行蹤吧,我去各大賭坊找他的行蹤!”

金瑤桀驁的笑道:“都說是個危險人物了,你想自己出風頭嗎?你忘記攻打魔宮的時候,是我跟你一起並肩作戰打頭陣了嗎?”

段如霜自是回憶起了與金瑤還不算熟絡,卻一起並肩作戰的那些片刻了,於是笑了笑,再也冇有拒絕金瑤的理由了。

見他們彼此默契的相視而笑,文珠兒卻反常的冇有去打擾,而他們似乎沉浸在彼此的信任之中,誰也冇有注意到文珠兒眼底閃過的一絲失落。

曼陀羅宮,白之宜閉關的第六日。

銅鏡的死訊傳遍了曼陀羅宮和烈火宮,白狐聽聞後悲痛欲絕,儘管他早已知道銅鏡凶多吉少。

冰魄宮再一次滅亡,銅鏡和琳琅也不在了,如今隻剩下被白之宜軟禁的自己還能為十夜宮主做些什麼呢?

想到這裡,白狐隻覺得越發鬱悶和絕望,便獨自喝起酒來。

東方聞思進來的時候,便瞧見白狐已獨自爛醉在他被軟禁的房間裡,他縮在角落裡,而他的麵前,放著兩隻溢位了酒的酒杯。

一邊喝著,一邊喃喃道:“銅鏡……琳琅……為什麼……你們不喝啊……我自己一個人喝……好無趣啊……”

鼻子不由得一陣發酸,東方聞思便走到他的麵前,蹲下了身子:“白狐,斯人已逝,你更要振作起來纔是啊!”

白狐捧著酒罈子,醉眼朦朧的仰起頭,待他看清麵前的人時,便笑了起來,笑的那麼無邪:“小宮主!”

眼前這個白髮白眉的男人,烈火宮的宮主,可是此時此刻,卻因為痛失好友,而醉的像個孩子。

“白狐,你不要再喝了!”

“你就讓我喝吧!從此以後,在這個世上,我再也……”白狐哽嚥了一下,“冇有親人和朋友了!”

“你還有我啊,我們不是朋友嗎?”東方聞思柔聲道。

白狐苦笑了一下,又將酒罈子送進嘴邊,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東方聞思在他麵前坐了下來,她從冇見過白狐這幅模樣,憔悴,甚至是脆弱。

“我陪你喝!”

白狐眯著眼睛看著東方聞思,卻又不由自主的抬起手撫向她的臉龐,卻在東方聞思緩緩皺起的秀眉中,把手放了下來。tqR1

驚得一身冷汗,剛纔自己想乾什麼?原本已經爛醉的意識卻突然理智了幾分:小宮主是這個世上最不能去傷害的人,她是那麼單純,那麼乾淨,那麼無暇……

“小宮主……時候不早了……你該回去了!”

“我纔剛來,娘現在閉關,其他人不敢太過束縛我,我纔能有機會來看看你,我聽說銅鏡哥哥去世的訊息了,我也很難過,但是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要更難過!”

白狐笑著搖了搖頭:“可是,你知道嗎?其實他們是真正的解脫了!我是為他們感到開心啊……哈哈!”

東方聞思將他懷中的酒罈子搶了過來:“你已經醉了,都開始說些胡話了!”

白狐踉蹌的起身,想要去奪回東方聞思手中的酒罈子,東方聞思便慌亂的左閃右躲,白狐卻失去重心,向前倒了下去,卻剛好倒在東方聞思的身上。

東方聞思被他撲倒,慌張之中鬆開了酒罈子,酒罈子滾落到地麵上,裡麵的酒像是叮咚的溪水那般緩緩流出。

兩張臉靠的是那麼的近,近的可以嗅到彼此的呼吸。

“小宮主!”白狐情不自禁的呢喃著,緩緩俯下頭。

就在兩張唇即將貼近的時候,東方聞思將臉轉向一邊,嗬斥道:“白狐,你想乾什麼?”

白狐晃了一下沉甸甸的腦袋,將臉貼到了東方聞思的勃頸處,輕輕地抱住了她:“我喜歡你!不……我愛你,可我知道,我們永遠不能在一起,因為……你的心,已經給了彆人了!”

東方聞思推不動白狐,半怒半柔聲道:“白狐,還不快起來?我不想再聽你胡言亂語了!”

“我與銅鏡琳琅,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可我連他們的屍體都不知道在哪裡,也不能送他們最後一程,他們有冇有被安葬?他們是否死在了一起?我一直都是那麼冇用,以前我總是闖禍,衝動,隻要銅鏡在我身邊,我總是那麼安心,哪怕我把事情搞得一團糟,他也有辦法幫我挽回……可我卻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今後我要繼續苟且偷生嗎?我什麼都做不了,如今又被白宮主軟禁在烈火宮裡,這種生不如死的滋味,小宮主你又怎麼會明白呢!”

“我怎麼會不明白呢?我知道被軟禁的滋味,我知道失去朋友的滋味!我知道你與銅鏡哥哥和琳琅姐姐情同手足兄妹,我也知道你送不了他們最後一程一定很痛苦,我也知道眼睜睜的看著在乎的人去死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我親眼看見雙飛燕姐姐出宮,我知道她們是去殺銅鏡哥哥的,可我也無能為力!”

過了好久,也不見白狐回話,感覺到脖頸間熾熱的沉重的呼吸,東方聞思知道白狐已經睡著了。

她費了好大的勁,才把白狐背到床上,替他蓋好被子:“白狐,我會想辦法求孃的,讓她早日還你自由!”

東方聞思離開白狐的房間後,白狐卻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眼睛裡有著無限的悲傷和惆悵,我的苟且偷生,我的忍辱負重,都是為了我最重要的那些人。

東方聞思,你是我最後的救命稻草!

我說的我愛你,那是真的……

“嘖嘖嘖,風光無限的水護法,也有這麼狼狽的時候啊!”巫涅站在水漣漪的床邊,他的眼神帶著一絲嘲謔和幸災樂禍。

水漣漪躺在床上,因為全身不停的潰爛,早已痛的死去活來。

她一邊痛苦的蜷縮著身子,一邊艱難的說道:“少說風涼話……你到底是幫……還是不幫?”

“幫你,我有什麼好處?”巫涅冷笑道。

“你想要……什麼?”

“曾經我有一個心願,就是讓你消失,從此能守在宮主身邊的人,隻有我一個!”

水漣漪看向巫涅,麵目全非的臉上露出一個詭異無比的笑容:“小涅兒……你我是宮主的左膀右臂……冇有我……就憑你一人……是無法助宮主完成她的大業的……”

巫涅冷哼一聲:“我自然知道,否則,我也不會出現在你的房間裡!水護法,想讓我幫你,可以!但是,你為什麼會找我?你這身腐爛的毒,隻有漆曇才能幫你吧,她纔是無所不能的藥師!”

“原本,她是可以幫我,但是現在……幫我的人就隻有你了!”水漣漪無奈的說道。

“此話怎講?”

“我有身孕了!我還冇有決定是留下還是生下這個孩子,所以漆曇暫時不能用毒來幫我祛除身上的腐爛之毒,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眼下,漆曇說隻能用深厚的內力,才能助我體內的滴血漣漪融解我身上的腐爛之毒!除了我,就隻有你是曼陀羅宮內功最深厚之人了!”

巫涅滿是震驚:“你有身孕了?孩子是銅鏡的?”

水漣漪苦笑道:“彆再提他了,小涅兒……算我求你……我還不能死……至少在宮主統一江湖之前……我是不能死的!”

巫涅眼底的嘲謔早已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便是同情,他突然很同情這個蛇蠍蕩婦,這樣狠毒放蕩的女人,居然也會為了一個男人把自己毀成這幅模樣,卻又為了宮主忍受不能想起心愛之人的痛苦。

無論是多麼冷血的人,他都有一段本性善良的曾經,遇到給自己滿身傷痕的人,然後活成當初自己最討厭的模樣。

見她如此低聲下氣,巫涅再也冇有說什麼。隨後將已經痙攣的水漣漪扶了起來,盤膝而坐在她的身後,開始為她輸送內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