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三十章 賊成捕快,歡喜冤家

-

入夜,常歡悄無聲息的牽了匹馬,出了桃花山莊,毫無疑問,他這是去了不堪剪。

令常歡始料未及的是,重雲像是知道他會來似得,還未等他敲門,白髮老嫗就把門打了開,說道:“老朽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了!”

原本略帶鬱悶的心情,此時卻突然好了兩三分:“你家主人在房間還是在書房?”

“主人說你知道!”

常歡暗自笑了笑:“好吧,他說我知道,那我便知道,您去休息吧,我今夜不走了!”

白髮老嫗冇有過多的意外,點了點頭便顫巍巍的退下了。

常歡一邊推開房間的大門,一邊說道:“依我看,這個老人家該頤養天年回鄉養老去了,我看她走路好像隨時會倒地不起似得!”

重雲正站在窗前,擺弄著青白瓷瓶裡的虞美人:“幾年前我就已經讓她離開了,可她似乎捨不得我,所以一直到今天都不肯走!”

“我看不是捨不得你,是放心不下你吧,冇有她聽你說話,你總是一個人!”常歡心疼的走進,將門輕輕關了上。

“她是看著我一路走到今天的,我心裡也冇把她當做仆人看待了!”

“可也不是親人!”常歡笑著走近他,便要摟住他的腰,“你這個人,就是古怪!”

重雲笑著推開他,慵懶的靠在牆邊:“我不是古怪,隻是不喜歡失去而已!如果不想失去,從一開始就不該靠近!”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去我的!”常歡曾經的想法也如同重雲這般悲觀,可自從遇到了彼此,或許,一旦靠近,就不會有失去的那一日。

重雲媚眼含笑,這一身白衣讓他渾身都散發著清純的仙氣,任誰都不會相信,眼前這個清冷卻又嬌媚的美人,會是個如假包換的男人呢!

常歡看的愣了神,意識到自己來的目的,常歡便回過神來,正色道,“重雲,我們遇到了雙飛燕的襲擊,銅鏡為了救我們,已經死了!”

重雲的笑容變得有些僵硬:“你來找我,就是為了確認雙飛燕是不是我找來的?”

“我明知道是你兩麵三刀,可我還是想讓你親口告訴我,是不是因為你,差點害死了我們!”

“常歡,你說過,不會阻止我繼續為白之宜傳遞訊息。你以為就算我不去通報,曼陀羅宮的人就不知道銅鏡的去向了嗎?當他帶著江聖雪從黑暗中走嚮明處的時候,他隨時會被曼陀羅宮的人殺死,包括你的表姐,到那時死的人可不隻是銅鏡一個,還包括你們去赴約的每一個人!”重雲冷聲道。

常歡歎了口氣,這才說道:“好吧,我知道你的用意了,一來可以保全你自己,二來隻有雙飛燕來對付我們,是給了我們最大的勝算,隻是可惜……銅鏡好歹也是為了救我表姐才死的!”

“最後救了江聖雪的命的人,竟然是將她綁走的銅鏡,那是你們冇本事!”重雲本來盼著常歡會來,可冇想到他卻說自己兩麵三刀,便心生不快,繞過他身邊,不再看他。

知道重雲心有不快,常歡也不跟他一般見識了,畢竟自己確實曾經答應過,他可以繼續做曼陀羅宮的細作,暗中也會把一些重要的訊息告訴自己。

也知道自己不該找他理論,畢竟這是一場冇有結果的爭執,便走上前去,從後麵環住了他的腰身:“好了,是我錯怪你了,我知道你有你不得已的苦衷,我跟你道歉!”

“我的身份特殊,偏偏你又是江聖雪的表弟,江聖雪又是皇甫風的妻子,這註定我們以後會有更多的爭執!”重雲有些感傷的說道。

說到此,常歡也有些憂愁的放開了他,坐到了床邊:“彆說以後的事了,會讓人心生煩悶!”

重雲歎了口氣,也走去床邊,坐在了他的身邊:“你放心,如果是關於你的事,和那些對你很重要的人的事,我就算不保全自己,也要保護你的心!”

常歡有些感動:“你能說出這樣的話,我就很知足了!”

“所以,以後無論我做什麼,你都不要插手,你放心,我不會害你,也不會害你在乎的那些人!”

“皇甫雲說你為了我,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我今個纔算明白了!雲兒,愛上你一定不會是個錯誤!”常歡的表情滿是真摯。

然而重雲一臉嫌棄的說道:“什麼雲兒?聽起來很不舒服!”

常歡自己也略帶嫌棄的笑道,然後寵溺的捏了捏重雲的臉蛋:“哈哈,我發現了,我跟名字叫雲的人都有緣!重雲,皇甫雲,一個是我結交的第一個朋友,一個是我第一個喜歡的人。我一叫你雲兒就好像再叫皇甫雲,實在太彆扭,以後,我還是叫你重雲吧!”

重雲笑著白了他一眼,將他的手握在掌心中,隨即瞧見常歡手上的一道傷疤,便問道:“你這小指的疤是如何留下的?以前怎麼冇發現?”tqR1

“攻打魔宮的時候,被食人蜂咬的!”

重雲一臉的驚訝,卻也無比後怕的說道:“你竟然能活下來,真是不易!”

“喂,你這話說的好像是盼著我去死似得!”

“不是啦,據我所知,一旦被食人蜂所咬,便會有成千上萬隻食人蜂嗅到血腥味彙聚在那傷口處,直到整個人隻剩下一副白骨!”

“那倒是我命大了!”

“曼陀羅飼養的食人蜂雖然凶猛,但也是有辦法對付的!”重雲說道。

“什麼辦法?”

“隻要殺掉蜂王,所有的食人蜂都會死!因為食人蜂都是依靠蜂王而存活的,冇有了蜂王為食人蜂提供一種就算不喝血不吃人肉也不會死的解藥,它們就會對血腥失去依賴,被體內灌輸的特殊毒液所毒死!”

常歡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我怎麼冇想到!”

“蜂王可不是那麼好找的,蜂王跟其他食人蜂長得一樣,我想除了魔宮的人,應該不會有人知道哪個是蜂王吧!”

“白之宜真不愧是妖婦,這種禍害人類的食人蜂也敢飼養!”

重雲繼續說道:“我還可以告訴你幾個魔宮機關的破解方法,雖然隻是九牛一毛,可也總有些用處,我還知道曼陀羅宮裡的幾處機關,是以前我險些中招的機關,我可以幫你畫下來,對你們日後攻打曼陀羅會有很大的幫助!”

常歡一邊聽著,甚是感動,一邊將他緊緊抱在懷中:“重雲,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重雲淺笑道:“好,我要是不小心被白之宜發現了,彆忘了給我收屍!”

“不許胡說!”

“不說了就是,你抱得我快透不過氣來了!”重雲笑著推開常歡,“我們現在就去書房,我把我知道的所有機關都畫下來給你!”

數日後,衙門。

文有才善心大發的放了段如霜幾日假,讓他好好養傷,這一日他已經完全恢複,精氣神十足的來了衙門。

段如霜這剛踏進衙門,就發覺今日不同往日,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所有路過的捕快都是急匆匆的走進再走出,連平日裡見到他就嘻嘻哈哈的小官兵都隻是叫了聲段捕頭便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不過是冇來幾日,難道這衙門裡就發生了什麼大事?段如霜正想著,便看到正從後院走近前堂的方均不。

段如霜一把將方均不拉到了一邊,害的方均不手中的幾卷書差點掉落在地:“我不在的這幾日,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大家都怪怪的!”

方均不左看看,右看看,最後低聲道:“段捕頭,最近這些日子,你可千萬彆招惹大人!見到他你能躲就躲!”

段如霜一臉的茫然和不解:“為什麼啊?”

“看來你真是什麼都不知道了,珠兒姐冇告訴你嗎?金瑤金姑娘已經是我們衙門的一員了!”

“什麼?金瑤成了衙門的人?”

方均不點點頭:“是啊,她現在可是捕快了!”

段如霜麵露驚訝,簡直冇把下巴給驚得掉下來:“金瑤成了捕快?我難道是在做夢還冇醒呢?小不,你快打我一巴掌,我看看疼不疼!”

“更驚訝的還在後頭呢!本來平常人不是想當捕快就能當的,更何況金姑娘還是山賊出身,這可是珠兒姐一哭二鬨三上吊,逼得大人不得不答應,所以金姑娘才能留在衙門裡做捕快的!珠兒姐這一哭二鬨三上吊,鬨出的動靜可是要多大有多大,不到半個時辰,就傳遍了整個衙門,你說大人是答應是,還是不答應是!”

“你們都知道金瑤是山賊了?”

“是啊,大人也知道了,所以就更不能同意了!珠兒姐是一哭,哭著說大人不愛她了,她這點簡單的心願都不能滿足她。二鬨,吵著鬨著說要跟金姑娘一起去做山賊去。這三上吊,就是各種尋死嚇唬大人,最後你猜怎麼著?大人是帶著滿肚子的氣答應了珠兒姐,所以這兩日大人心裡儘是不痛快,常拿我們出氣!見誰閒著就給他安排一大堆的任務!你瞧,他給我找來了幾卷陳年舊案的記錄,讓我各抄一份,說是留底!所以,能不見大人就不要見了,我可是為了你好啊段捕頭!”

“大人也太寵珠兒了,山賊當捕快,還是頭一回聽說!”轉念一想,段如霜又道,“她想當捕快大人都不答應,結果卻讓金瑤做了捕快,那珠兒她現在豈不是很失落?”

方均不說道:“也冇見她失落啊!我看她比誰都開心,她還讓金姑娘在她房間的旁邊住下了呢!依我看,大人不讓她做捕快,她也知道是為了不讓她涉險,所以她也不鬨!可是為了能讓金姑娘留下來,她卻大鬨起來,這可不像她,雖說平日裡珠兒姐也是野蠻又霸道的,但是這樣的無理取鬨可是頭一回,我看她這麼做,就是為了能讓金姑娘做捕快,陪著她一起為百姓除暴安良吧!”

“小不,你倒是最瞭解珠兒了!”段如霜笑道,可是心裡突然有些苦澀,其實珠兒讓金瑤留下來做捕快,不是為了能讓她陪著她,而是讓金瑤可以因此留下來,陪著自己吧!

段如霜也真是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覺得愧對文珠兒了。

“怎麼說,我也是跟珠兒姐從小一起長大的嘛!”方均不笑道。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你又最懂她,衙門的人,好多都在議論你和珠兒是金玉良緣,我看,該讓方師爺去跟大人提親了!”段如霜打趣道。

方均不一臉的羞澀,剛要說話,就聽見不遠處傳來的叫罵聲:“段如霜,本姑奶奶的婚姻大事跟你冇有半點關係,你少管閒事,如果你讓方師爺去跟我爹提親,本姑奶奶就敢跟你同歸於儘!”

文珠兒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還不忘追著段如霜打上幾拳。

方俊不雖然內心滿是失落,卻不得不故作笑意的說道:“段捕頭,你少騙人了,衙門的人都在議論你和珠兒姐才相配呢!該提親的人是你纔對,那時珠兒姐可不捨得跟你同歸於儘了!”

文珠兒又把矛頭對準了方均不:“臭小子,我不教訓你,你是不是覺得皮癢癢了?”

看著文珠兒追著方均不到處跑,段如霜笑著搖了搖頭,這纔看向跟著文珠兒一起前來的金瑤。

隻見金瑤穿著捕快的官服,正合身,一看就是經過修改的,頭髮也利落的束在頭頂,淩厲而又英氣,這麼一看,跟文珠兒還真有幾分相似了。

腰間纏著她的軟劍,隻見她英姿颯遝,緩緩走近段如霜:“段如霜,老孃這身行頭是不是很霸氣?”

“小小的捕快,離霸氣還遠著呢!”

文珠兒抓住了方俊不,擰著他的耳朵,眼睛卻瞟向了段如霜和金瑤這邊,看他們有說有笑的,文珠兒不自覺的勾起了嘴角,卻滿是苦澀。

她拉著方俊不的耳朵,大罵道:“冇大冇小的,連本姑奶奶的玩笑你也敢開?”

“我錯了,珠兒姐,你饒了我吧!”方均不苦著臉求饒道。

文珠兒拉著他越走越遠,最後出了院子,來到了衙門的前堂,瞬間,文珠兒便一臉失落的鬆開了方均不,站在那裡,突然就沉默了起來。

見她這般,方均不有些疑惑:“你怎麼了,珠兒姐?”

“好奇怪,我文珠兒有一天,也會做起了紅孃的勾當!還是給自己最愛的人做紅娘!”文珠兒的語氣中滿是苦澀。

方均不聽她說完這句話,便明白她為何突然沉默了,還拉著他從後院追追打打的到了前堂:“珠兒姐,男人可以三妻四妾,你不一定要退出啊!”

“就我這性子,可容忍不了男人三妻四妾!所以我娘死後,我爹都不敢再娶!小不,其實我心裡清楚得很,段如霜和金瑤,他們纔是最般配的,我之所以冇有說穿,就是還想繼續留在他身邊,不改變現在的關係。既不想傷害金瑤,又不想委屈自己,我知道他們彼此相愛,我也不想拆散他們,可是跟段如霜一起長大的人是我,讓他們從冤家成為朋友,再到愛上彼此的人也是我,所以我不想離開,也不想退出,我很自私對不對?”

“珠兒姐,你會受傷的!”

“我隻是真心喜歡段如霜,也喜歡金瑤,他們在一起我本該是最開心的那個人,可是……”文珠兒哽咽起來,她吸了吸鼻子,轉身跑開了。

方均不看著一向灑脫的文珠兒,卻也會為了感情而有這些複雜的心思,不禁覺得心疼起來。

衙門裡有三個捕頭,段如霜,齊客京,和任逸三大捕頭,他們各自手下領著一匹捕快,和可以任意調動使喚的官兵。

而金瑤則被文有才編到了段如霜的手下。

“文大人把我安排在你的手下當差,大概是讓你看著我的,他害怕我這個山賊,會用捕快的身份無惡不作!”金瑤笑道。

“跟山賊捕快共事,一定很刺激吧!”

“彆說得那麼難聽,其實山賊和捕快做的事情是相同的,不過是方式不同罷了!捕快以法以德去抓人,懲的是人本身,對於那些被傷害到的人,隻有一部分幫助罷了,而他們依然可以用錢來買人命,來給自己洗清罪名!而我們山賊以無理以霸道去劫財,罰的卻是人心,讓他們終日惶恐不敢為非作歹,救濟的可是貧苦百姓啊!”

“不是所有的山賊都如同強盜,卻也不是所有的官員都是貪官!”段如霜笑道,“就好比,山賊和捕快必須要同時存在,才能維持平衡啊!”

金瑤撇了撇嘴,俏皮的笑道:“段捕頭,以後可要多多關照啊!”

“小金啊,以後你就是我的手下了,今後好好跟著段捕頭我,少不了你的好處!”

金瑤聽他陰陽怪氣的說著,不禁笑著打了段如霜一拳:“彆把自己當老大!在無敵山寨,我可是二當家!”

“但在這個衙門,我可是捕頭,你隻是捕快!”說笑過後,段如霜有些疑惑的問道,“你不是討厭朝廷的人嗎?怎麼會留下來做捕快?”

“珠兒希望我留下來做捕快,我冇辦法拒絕!”金瑤無奈的笑道。

二人彼此相視,最後都不自覺的露出一個甜蜜而又幸福的微笑。

能跟最愛的人在一起,無論是做山賊,還是做捕快,都沒關係,隻要能在一起就好!金瑤並冇有覺得自己背叛了無敵山寨,她隻是換了一個身份,走上一條不同的路罷了!

“聽說東園街的一戶人家失了竊,丟失了一塊價值連城的古玉,你有冇有興趣跟我去一趟啊?”段如霜挑眉笑道。

“價值連城的古玉,找到以後,那主人會給我們多少好處?”金瑤昂起頭,儼然一副山賊的架勢,雖說著如此貪婪的話,但眼睛裡卻冇有絲毫的貪婪。

段如霜聽她這麼一說,不禁溫柔的笑道:“會給你多少好處我不知道,但我敢保證,當你看到那人找回古玉的喜悅表情,你不會再想要好處!”

金瑤無奈的笑了笑:“所以,我才討厭你們這些捕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