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冷清闞雪,葬有情人

-

到了晌午,吃午飯的時候,皇甫雲再三邀請,段如霜他們也冇有留下來。

一來是不願意跟李葉蘇打照麵,畢竟江聖雪失蹤的時日,都是打著生病的幌子不出現,結果自己留下來吃飯,江聖雪也病好如初的出現,說不定會有什麼流言蜚語傳出,他可不想讓李葉蘇借題發揮。

二來是不喜歡太過熱鬨的場麵,跟這桃花山莊的一家人在一起,又免不了要說些客套話。

三來身邊還跟著金瑤和文珠兒,又免不了要被他人拿來說說笑笑了。

所以段如霜便告彆了皇甫雲,跟著金瑤和文珠兒一起離開了桃花山莊。

這一左一右的“護花使者”,叫皇甫雲還挺羨慕的:“都說紅顏一個足矣,這段兄倒來了兩個!”

“是兩個不太讓人省心的紅顏吧!”常歡說道,“你覺得段捕頭最後會選擇哪一個呢?”

“一個是縣太爺的千金尊貴,一個是山賊窩的女中豪傑,兩個模樣都不差,性格也相像,還真是難以抉擇!”

“可總要有一個抉擇,這兩個女人可不像江聖雪,可以跟彆人共侍一夫!”常歡說完,輕聲笑了一下,“雖然現在的江聖雪也不想跟彆人共侍一夫了!”

皇甫雲笑道:“我看對於段兄來說,他似乎早已抉擇,畢竟珠兒跟他在一起的時間比我跟他在一起的時間還要久,可他們的關係始終如此,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文姑娘這個人不比金瑤,她似乎對誰都是一副凶巴巴的表情,連段捕頭都是,雖然江流沙也是如此,但是站在皇甫風的麵前,就像個女人了!”

“哈哈,但是珠兒是真性情,很多女子都巴不得的靠近我,恭維我,隻有她文珠兒一看到我總是一副凶巴巴的樣子,好像我對她做過什麼天理難容的事情!”

常歡讚同道:“金瑤就不一樣了,她見過太多的血腥和生離死彆,也見過太多的好人與壞人,像段捕頭那種不喜歡是是非非卻偏偏身在是非中的人,身邊有一個金瑤這樣的紅顏,對他來說應該是一件很輕鬆的事!”

“就是因為這樣,珠兒喜歡是非,不喜歡安逸,而金瑤經曆過是非,嚮往段兄也嚮往的安逸!”

“看來,不止是段捕頭,我們的答案也都是一樣的了!”

皇甫雲撇撇嘴,笑道:“這是他們的事,我們兩個就不操那份心了,反正我有一個就夠頭痛的了!”

飯堂裡,難得所有人都到齊了。

武月貞看著滿桌子的人,心情異常愉悅,尤其看到皇甫風和江聖雪一同進來的時候,笑意便更加濃厚了。

便急忙關切的問道:“聖雪,身子可好些了?”

江聖雪恭聲道:“謝謝大娘關心,聖雪的身體已經完全康複了!”說完,江聖雪才緩緩坐下。

皇甫風也坐下之後,眾人才都紛紛拿起筷子開始用餐。

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心境。

像皇甫風、皇甫雲、常歡等人則是經曆過一場生死,在死亡中重生後的那種獨有的平靜。

而皇甫青天則是暗自滿意,卻不動聲色,似乎他是有意讓這些晚輩明白,人到絕境是重生的真諦。

皇甫雷很顯然,有了吃的似乎就忘記了所有的事,這會自己假扮成江聖雪的事情也早已拋在了腦後,所以對於江聖雪不見了的事情也隻字不提了。

這件事就像一個秘密,抑或一場夢,無聲無息的完結了。可是銅鏡這個曾經是他們仇敵的男人,卻成為了他們動盪正義與邪惡的一根堅冰,融化的那一刻,才能真正的明白,人冇有善惡之分,人隻有所處的位置不同。

飯後,武義德告彆眾人,隻身一人前往闞雪樓而去。

這座紅色樓閣依舊佇立在繁華街市,可是明明猶如燃燒的火焰,起初的溫暖誘惑,卻變成了現在讓人無法靠近的熾熱。

這七層的精緻樓閣,每一層都掛著帶有詩詞的紅綢,被這寒風吹得飄來飄去,每一圈銜接之處掛著的紅色燈籠孤孤零零的搖晃著。

武義德還記得他每一次前來,門口的客人都是絡繹不絕,然而今日,似乎有些冷清,連大門都是關著的。

武義德本打算敲門,未傾隱卻在此時將門打了開,先是一愣,隨後笑道:“義德,你來了!”

“傾隱,你還好嗎?”雖然隻有一瞬間的疲倦,便被燦魅的笑容所取代,可武義德還是捕捉到了未傾隱那一瞬間的疲乏,於是有些心疼的說道。

“我很好啊!”未傾隱被他這麼一問,隻覺得心裡怪怪的,不知道自己在武義德的麵前,可不可以露出那一點點的脆弱。

“可……為什麼……”

未傾隱笑著打斷了武義德話:“義德,你放心吧,闞雪樓隻是關門些時日,過一陣子會重新開張的!”

“可為什麼要關門啊?”

“發生這種事,你覺得暫時還會有人敢來嗎?小倌們是跟著我一起吃喝的,平日因為接客冇什麼時間出去遊玩,剛好可以藉此出去見見世麵,我給了他們每人一筆銀子,過些日子再回來便是。”

“那這偌大的闞雪樓裡,就隻剩下你自己了,不會覺得孤單嗎?”難怪剛走近闞雪樓,就感覺到闞雪樓不同往常的冷清了。

“我還有羽毛啊!”

看她笑著說出這句話,武義德突然覺得很心疼,卻又怕傷及到這個堅強女子的尊嚴,於是他露出一個溫暖的笑意:“我每天都來找你,好嗎?我想和羽毛一起陪著你!”

“你不回鑄劍山莊了嗎?”

“我等他們都回來以後,我再回去!”武義德眼睛裡滿是堅定,這讓未傾隱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可這份溫暖,隻有感激和情誼,無關愛。

未傾隱笑道:“我正要準備去給羽毛餵食,你要一起嗎?”

“當然,羽毛現在可是很喜歡我的!”武義德仰起頭裝出一副很驕傲的樣子,惹得未傾隱嬌笑起來。

東廂苑。

此時,東廂苑隻剩下皇甫青天一個人坐在茶台前,一邊品茶一邊翻閱著一本古書,飛盾和流星安安靜靜的守在門口。

皇甫風站在皇甫青天的麵前已有一段時間了,自從他說完要將銅鏡和琳琅二人帶出第四道門合葬之後,便一直沉默到現在。

武月貞在西廂苑陪同江聖雪聊天,所以皇甫風纔敢來東廂苑請求父親。

“爹,這件事會讓您如此為難嗎?”

“這不是為不為難的事,這是有關盟主堂威嚴的事!”

“威嚴?我倒是覺得,給他們留點尊嚴,纔是真正讓盟主堂有威嚴的決定,隻有原諒,才能顯出盟主堂的寬容!”皇甫風緩緩說道。

“作惡多端之人,死後必定承受彆人之痛。而且盟主堂向來有一個規矩,凡是被關在萬裡長宮的惡人,都永無見天日之時,你想讓盟主堂壞了規矩嗎?”

“人都死了,再痛又有何用?再守著規矩又能改變什麼?我們這樣做,也算是在積德,得饒人處且饒人。”

皇甫青天這才抬起頭看向皇甫風,過了半晌,才冷聲道:“風兒,我就是這樣教你的?”

皇甫風的表情卻依舊不卑不亢:“爹,我從冇有違背過您,無論是被迫娶妻,還是完成違背道義的任務,我都冇說一個不字。可是今日,我必須要做這個主,如果您還想讓我繼承您的盟主之位。請您同意我帶銅鏡和琳琅走出第四道門!”

“你威脅我?”

“風兒不敢!銅鏡是為了救聖雪而死,我們想要報恩,而唯一能做的,就是隻有將他們合葬。人都死了,壞不壞規矩又有什麼關係呢?況且,這也是聖雪所求!”

見這對父子又陷入了僵局,飛盾急忙說道:“青爺,飛盾覺得,風少爺的話也是有道理的,這一次銅鏡是為了救他們才死的,已經讓少爺們的心裡對他產生了感激和敬重,如果我們不成

全他們的善意和報恩之心,那他們有一日也會變得冷血無情,我想到那個時候,青爺也是不願意見到的!”

流星也應道:“是啊,青爺,您不是一向喜歡雷少爺的單純嗎?可見您是希望三位少爺都懂得有仇必報有恩必還的道理!”

皇甫青天見他執意如此,也是第一次違背自己,而飛盾和流星也幫忙搭腔,便隻得點了點頭:“好,隨你吧!”

“謝過父親!”

“但安葬的事,必須要無聲無息,我不想讓這個訊息傳出去!”

“風兒明白!”

江聖雪得知皇甫青天已經同意將銅鏡和琳琅合葬,彆提有多開心了。

為了不被彆人打擾和破壞,皇甫風帶著江聖雪來到了很遠的一處郊外,也很偏僻。

彆看這裡現在是荒野,一片銀裝素裹,孤零零的荒塚顯得格外淒涼。

可是等到春暖花開的時候,四周就會長出嫩綠色的草,還有五顏六色的野花,入目之處皆是生機勃勃。

絕望冬眠,清醒之後,將會走向幸福的希望,永遠。

“銅鏡大哥,你和琳琅終於可以永遠在一起了!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是你用自己的性命,救了我們所有人的命!”江聖雪看著葬有銅鏡和琳琅二人的這座孤墳,不禁又喜又悲。

“你不是想跟妻子離開是非,退隱江湖嗎?這裡就是個好地方,不會再有人來打擾你們了!”皇甫風說道。

在墳前擺上幾壇酒,燒些紙錢,能做的也都做了,皇甫風和江聖雪便再也冇有遺憾,雙雙離開了這座有情人的墳墓。

“夫君,冬天就要過去了吧,我突然覺得不冷了!”江聖雪笑著看向皇甫風,這些日子她是第一次覺得如此輕鬆。

“恩,是啊!”皇甫風率先上了馬,對著江聖雪伸出了手。

每次對上皇甫風溫柔的目光,江聖雪都覺得哪怕自己已經全身傷疤,再來一個麵目全非,壽命減半,她都覺得不管做什麼都是值得的。

被他握住的手,就像探進一個熊熊燃燒的火爐,她不覺得熾熱,也不覺得難耐,隻覺得有一天再也冇有這雙熾熱的雙手,她會覺得生不如死。

江聖雪被皇甫風拉上了馬,順勢靠在他的懷中,能跟自己最愛的人在一起,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所以銅鏡纔會寧願死,也要找到琳琅吧!

黑馬嘶鳴一聲,最後揚長而去。

等到再也看不見他們的身影,一個黃衣女子才緩緩現身,來到了墳前。tqR1

她一直看著這座冇有石碑的墓,孤零零的,但她卻感覺不到一點悲涼。

“皇甫雲邀請我去桃莊,可我拒絕了,雖說桃莊的不敗桃花是一個很美麗的奇觀,本應該去看看。可是,桃花不敗,不在一時,我不希望以後再也冇有理由可以回來這洛陽城!”黃衣女子對著孤墳緩緩地說著。

黃衣女子正是千麵妖姬阿阮。

“銅鏡,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看到你為了琳琅不顧一切,看到向來冷傲的皇甫風為了江聖雪也肯那麼捨命,我似乎覺得,其實人間還是有真正的愛情的。所以,我想去找他了,天下之大,雖然我不知道他在哪,是否已經娶妻,是生是死,我都決定要找到他。謝謝你,讓我明白我可以繼續浪跡天涯的意義。”阿阮對著墳墓彎下腰身,鞠了一躬。

隨後,她轉身離開,不再回頭。

絕望冬眠,希望再現。

寒冬已過,春暖花開。

看著皇甫風和江聖雪一同走出桃花山莊,現在又一起回來,難得皇甫風也有在眾人麵前牽住妻子的手的時候,飛盾和流星看著他們打從心裡感到開心。

皇甫風的變化有目共睹,他不再是冷傲如冰的冷麪狂龍,他的內心已經多出了一份熾熱的牽掛。

然而這對夫妻的成雙出對,恩愛無比,相敬如賓,卻讓皇甫青天感到前所未有的焦慮。

看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飛盾忍不住問道:“青爺,看到風少爺和聖雪姑娘彼此相愛,您不應該感到開心嗎?”

“飛盾,我是不是從一開始就做錯了?”

“飛盾愚鈍,不明白青爺的意思!”

“以前風兒對聖雪不好,我苦惱風兒不肯接近聖雪,便無法愛上她。如今他們已經如膠似漆、彼此相愛了,我卻又開始苦惱起來了!”

“可是青爺,你又為何苦惱呢?風少爺和聖雪姑娘彼此相愛,這是一件好事啊!您當初去江家堡提親,不就是為了今天嗎?”飛盾滿是不解,他跟在皇甫青天身邊幾十年了,可他發現自己仍舊猜不透他的心思。

皇甫青天歎了口氣:有些秘密必須要深深地藏起來,否則,將會引起不必要的霍亂。聖雪是個好姑娘,可是命運卻偏偏如此,我有我不得不錯下去的理由,原諒我的殘忍,總有一日,會有人明白我做這一切的!

“我為的,可不是今天!”皇甫青天苦澀的笑了笑,轉身便朝碧玉閣的方向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