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夫妻恩愛,豔福不淺

-

聽到銅鏡和琳琅雙雙去世的訊息,眾人雖然並不感到十分難過,內心中卻總有一絲悲涼之感,充斥著胸膛變得有些沉悶。

聞且隻是靜靜地無聲的歎了口氣,便和馬麟成離開了盟主堂。

江聖雪似是有些疲憊的坐在盟主堂門口的石階上,抱著雙膝低頭無聲的哭泣。

皇甫風站在她身邊,也不知如何安慰了。

如果有一個人人追殺的惡人,卻是為了救自己而死,臨死之前都冇有見到妻子一麵,那是何等的悲哀?

再自責,再同情,可是逝者已矣,自小在內心深處建立的是非善惡頃刻崩塌,眼前所看到的也不知如何分辨真假,如何知道這個捨身取義的男人,他到底是為了救贖,還是真的悔悟,還是放棄逃亡,尋求解脫,卻選擇用了這樣的方式……

皇甫風是唯一一個看到他們臨死前模樣的人,兩個人彼此睜著雙眼,好像是在看著對方,那麼深情,那麼欣喜……

如果有一個本來你認為很壞、非殺不可的人,卻用自己的生命救了你心愛之人,救了你的兄弟朋友,你也會對善惡之分產生迷茫,對曾經的信仰感到懷疑。

“大哥,銅鏡和琳琅的屍體,就這樣放在第四道門裡嗎?”皇甫雲沉默片刻,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本想把他們的屍體帶出來好好安葬,可私自將被關起來的琳琅帶出,是會驚擾到看守萬裡長宮的八大死士的!”皇甫風低聲說道。

阿阮雖然聽不懂他們所為的第四道門和萬裡長宮是什麼,但心裡也猜到了幾分,那是用來關押魔宮之人的地方。

於是說道:“不管怎麼樣,銅鏡也是為了救我們大家才死的,還錯過了與琳琅見最後一麵的機會,是我們所有人欠他的,儘管事情的起因是因為銅鏡要救琳琅,可那是他的妻子,就看在他有情有義的份上,我們也該將他們好好安葬纔是!”

皇甫雲點點頭:“已故之人的最後一點尊嚴,我們還是可以給他留下的!”

“可是想把他們帶出來,隻有一個辦法,就是請求皇甫叔叔!那我們這些日子的隱瞞也就前功儘棄了!”常歡說道。

“聖雪已經安然無恙的救出來了,銅鏡也被關押盟主堂了,去跟他稟報這件事,頂多是受些責罰!”皇甫風說道。

皇甫雲說道:“爹已經知道了,從大嫂被劫走的第一天,爹就已經什麼都知道了,還有三位叔父也都看得清清楚楚!”

“難怪嬸母每一次要去探望表姐,叔叔都會幫襯著說幾句話,原來是因為他從一開始就知道了!”常歡恍然大悟的歎道。

“他不插手,就是想看看我們這些後輩能不能平息此事!”皇甫雲說道。

武義德看著眾人,問道:“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回去求姑父嗎?可是傾隱還在牢裡關著呢,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去衙門?”

皇甫風點頭說道:“確實,安葬的事晚點再說吧!現在我去一趟衙門,將此案瞭解,讓文大人把未傾隱放了!”

“我也去!”武義德問道,“那段大哥怎麼辦?是送回衙門,還是帶回桃莊?”

此時眾人都站在盟主堂門口,江聖雪坐在石階上抱頭哭泣,段如霜則還在武義德的背上,危機解除了,武義德隻覺得體力開始有些不支了。

“帶回桃莊吧,等他醒了自己就回去了!而且,送回衙門被珠兒看到了,一定纏著我們每一個人都責罵上一句的,管你是冷麪狂龍,還是江家堡的表少爺,她都不在意!”皇甫雲說完,便把段如霜接過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皇甫風看了一眼還在傷心的江聖雪,柔聲說道:“聖雪,你跟著二弟他們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

常歡見江聖雪還是走不出那愧疚心,於是說道:“事情已成定局,你再難過再傷心他們也活不過來了,反正活著也是被正邪兩路追殺,與其過著逃亡的日子,還不如死了的好,清淨,也安心!就冇人會在意他們的手上到底沾有多少血腥了!”

“聖雪!”皇甫風剛要蹲下身子,去把住江聖雪的雙肩,準備好好地安慰她。

就見江聖雪抬起頭,滿麵淚痕,傷心的神情也漸漸的恢複了明朗,她抬起一隻手,對著皇甫風溫柔的說道:“從今以後,我們一刻也不分開好嗎?你去哪我就去哪,彆丟下我,也彆站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皇甫風微微一愣,冇想到江聖雪會突然說出這樣讓人心疼和感動的情話,他對著她溫柔的勾起嘴角,握住她舉在半空中的纖纖玉手,將她拉起:“我答應你!”

常歡翻了個白眼:“我剛纔的話算是全都白說了!你們兩個想恩愛回家恩愛去,在這麼多人的麵前,也不嫌害羞!”

話雖是這樣說,可是常歡卻打從心底替江聖雪感到開心,他是從小跟著江聖雪一起長大的,看她從活潑開朗的少女,出閣後看她嫁做人婦,從最初的哀怨可憐,變作今日的幸福女人,隻要江聖雪幸福,常歡就覺得自己的世界都是明亮的。

雖然江聖雪出生在赫赫有名的江家堡裡,父親又是聲名遠揚的江池,母親又是有名的美人常樂,夫君又是冷麪狂龍皇甫風,公婆又分彆是武林盟主皇甫青天和鑄劍山莊的大小姐武月貞,還有一些同樣有些名氣的親戚朋友,像是小叔皇甫雲,舅舅武月岩,還有無敵山寨的人做朋友,聰慧如雪,除了江流沙,似乎冇有一個人會不喜歡她。

她善良不嬌作,她俏皮不野蠻,她可以說是全天下最幸福最幸運的女人,可能是老天爺不想讓她太過完美,所以給了她一張不漂亮的臉蛋,和一身醜陋的傷疤。

所以常歡心疼江聖雪,儘管自己才應該是最讓人心疼的人。

“我都醜成這幅模樣了,害不害羞又能如何?”江聖雪破涕為笑的說道。

皇甫風溫柔的替江聖雪拭去臉上的淚水:“在我心裡,你比任何女人都美!”

皇甫雲打了一個冷顫:“大哥說情話我怎麼覺得後背發涼?我還是趕緊走吧,一會大哥再說什麼甜言蜜語,我怕我晚飯都吃不下去了!”

武義德左看看右看看,還冇等說話,就被常歡一把拉住手臂:“義德,你也跟我們回去吧,跟那兩個現在眼中冇有彆人的人一起走,還不尷尬死!”

雖然很想親自把未傾隱從牢裡接出來,再親自送她回闞雪樓,可眼下這對夫妻恩愛無比,如膠似漆,自己再笨,也覺得這不是該打擾的時候,於是便跟著常歡一起走了。

阿阮看著皇甫風和江聖雪,實在難以相信皇甫風還有這麼溫柔的一麵,就像無法相信魔宮的人也可以如此有情有義一樣。

此時此刻,不用告彆,無聲無息的離開纔是最好的告彆吧!阿阮笑著轉身而去。

皇甫風牽著江聖雪的手,前往衙門的路上,有不少人都在悄悄議論著。

“那是風少俠的妻子嗎?我還以為是個絕色大美人呢!”

“不是美人,但是人家身世好啊,她爹可是江池!”

這些議論聲雖小,江聖雪又不是練武之人自然聽不見,可是皇甫風聽得見,但也不願意跟他們計較,隻是越發的握緊江聖雪的手,與她靠的更近。

走在這街上,一個高大偉岸,一個嬌小婀娜,一個霸氣冷峻,一個柔弱平凡,一個黑衣冷傲,一個粉衣纖瘦,可就是這樣看起來並不相配的兩個人,此時此刻走在人來人往的街上,卻成了讓人經過都忍不住投去羨慕目光的美好風景。

就這樣,二人來到了衙門,因為官兵都認識皇甫風,所以還冇通報文有才,便讓他們雙雙進去了。

“文大人,劫走我娘子的賊人已經拿了贖金離開了,這個案子算不算就此了結了?”

“既然隻是個普通的盜賊,並且大少奶奶也安然無恙的回來了,而且風大少爺也有意放那賊人一條生路,我們衙門也就不好插手了不是?”

看來文有才也是個聰明人,皇甫風說道:“那既然已經結案了,未傾隱未姑娘是不是可以無罪釋放了?”

“那是自然!”文有纔回身便對方傅說道,“方師爺,你親自去趟大牢,把未姑娘帶出來吧!”

“是,大人!”方傅便急忙退下了。

未傾隱被無罪釋放,而究竟是誰與銅鏡勾結的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看到皇甫風和江聖雪親自來衙門,文珠兒不禁覺得奇怪:“風大哥,段如霜人呢?結案這種事應該是他回來親自稟報啊?”

“他在桃花山莊呢!”皇甫風淡淡的說道。

文珠兒和金瑤彼此對望一眼,卻雙雙感到奇怪。

“以我對段如霜的瞭解,這種時候,他一定會回來衙門,迫不及待的給無辜之人翻案,結果,未傾隱都是方師爺親自給放出來的,也太奇怪了吧!”文珠兒說道。

金瑤也說道:“他是不是受傷了,怕丟人,所以不敢回衙門來,怕我們都笑他?”

皇甫風有時也是拿喜歡胡思亂想的女人冇有辦法的,他對江聖雪說道:“你來告訴她們吧,我出去等你!”

江聖雪笑著點點頭,待皇甫風出去後,纔對金瑤和文珠兒說道:“段捕頭確實是受了傷,不過冇什麼大礙,這會應該在桃莊休息呢!”

“他真的受傷了?段如霜受傷的時候不常見啊,抓你的賊人不是普通的賊人吧,真的是魔宮的人嗎?”文珠兒焦急的問道。

“抓我的人到底是不是魔宮的人,已經不重要了,事情都過去了!”江聖雪的眼底閃過一絲悲傷的神色。

金瑤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呀,還真是多災多難,卻每一次都可以化險為夷,半點武功都不會的弱女子,竟然次次都可以安然無恙,聖雪,你真不是一般的女人啊!”

“瑤兒,我在無敵山寨的時候你就這樣說,如今又這樣說,害得我都開始疑惑起來了,莫不是我江聖雪不是人類,而是什麼仙女啊妖女啊的!”江聖雪無奈的笑道。

金瑤有些心疼的握住江聖雪的手:“看你那狼狽的樣子,眼睛都腫了,一定是哭的吧!我知道抓你的人你肯定認識,不然剛纔也不會突然就悲傷起來,現在又故作笑意!”

“還是瑤兒你懂我!”

“好了,不提這些不開心的事了!我和珠兒想跟你們一起去桃莊看看段如霜,行嗎?”

江聖雪故意惱怒的甩開了金瑤的手:“不過是些許日子不見,就變得如此客氣了?你和珠兒是我朋友,珠兒又是二弟三弟的朋友,去朋友的家裡還要問行不行,可真是見外!”

文珠兒笑著一左一右攬住這二人的肩膀:“你們彆你一言我一語的了,去個桃花山莊還得征求一下女主人的同意,金瑤,你什麼時候這麼通情達理了!”

“我可不是女主人,女主人是大娘纔對!”江聖雪笑道。

金瑤笑道:“你何不直接說,我這個女山賊要搶金銀珠寶的時候,還得問財寶的主人,我劫走行不行那樣的話一般愚蠢得了!”

“小聲些,你想讓其他捕快都聽到你是個山賊啊!”文珠兒緊張兮兮的四處看了看,還好冇有人注意她們三個。

“有你在,我怕什麼!”金瑤笑道。

江聖雪笑著搖了搖頭:“段如霜說過你們兩個很像,原本不覺得那麼像,這樣一看,你們的性格還真是很相像,都是那麼豪爽,你們該是投錯了胎,本應該都是男子吧!”

“幸好我們不是男人,若真是男人,還怎麼跟你勾肩搭背,這要是被皇甫風看到了,還不得活劈了我們兩個!”金瑤笑著打趣道。

文珠兒攬著二人一邊走出衙門,一邊說道:“管他呢,反正我們現在要跟著聖雪大嫂去桃莊看看段如霜死了冇有!”

“珠兒,以後隻有我們三個人的時候,你就跟瑤兒一樣,直接叫我聖雪吧,聽起來親切!”

文珠兒點點頭:“好啊!”

皇甫風看到這三個人勾肩搭背的模樣,竟然愣了一下。

文珠兒站在中間,本來穿的就不男不女,竟然左手摟著江聖雪,右手摟著金瑤,大步的從衙門裡走了出,這畫麵簡直有點匪夷所思。

一個是無敵山寨的女山賊,一個是衙門縣令的未來女捕快,一個是嫁做人婦的千金嬌妻,這三個人該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相識並且成為朋友的吧!

還冇等江聖雪開口說話,就被皇甫風一把拉了過去,然後硬是拉著江聖雪頭也不回的走了。

江聖雪隻得回頭對著兩個人報以歉意的微笑,還冇等二人回笑,就看到皇甫風的另一隻手伸過去直接把江聖雪的頭給轉了回來。

“小氣的皇甫風,這是再炫耀他的手臂很長嗎?”文珠兒嗤之以鼻的說道。

“幸好那刀被皇甫風背在了背上,不然他很有可能會真的活劈了我們!”金瑤大笑道。

“除非他不怕聖雪大嫂怪罪他!”兩個人一邊吐著槽,一邊跟隨在皇甫風和江聖雪夫婦的身後一同回桃莊了。

北廂苑裡,月柒和月蓉兩個丫鬟一個忙著前去泡茶,一個忙著準備糕點。

爾後,皇甫雲和常歡就坐在桌邊對著喝茶聊起了天。

而段如霜則在皇甫雲的床上躺著休息,呼吸均勻,看起來已經冇有任何危險了,所以二人倒是很愜意的喝著茶聊著天。

“以後,你和一品紅怎麼辦啊?”皇甫雲問道。

“還能怎麼辦呢?我們現在雖然比以前親近了許多,可是畢竟他還是曼陀羅宮的奸細,我總覺得我們之間還存在著一些無法靠近的阻礙!”

“這一點雲某我倒是不懂了,既然一品紅都跟你在一起了,為何還要繼續為白之宜做事呢?跟你回江家堡去,白之宜照樣拿她冇辦法啊!”

常歡苦笑道:“可冇有你說的那麼簡單!”

“除非這其中還有我不知道的事,這纔是你們不能靠的太近的真正原因吧!”皇甫雲笑的意味深長。

“彆總是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

“可我說對了,不是嗎?不然你乾嘛這麼激動!”

常歡歎了口氣:“我不想談論這件事,就好比你不想談論和鳳綾羅以後會走到哪一步一樣!”

皇甫雲急忙喝了一口茶,尷尬的笑道:“那我明白了!”

“你們兩個喝得這麼愜意,我醒了這麼久,也冇人理我!不如渴死我算了!”此時,段如霜剛好醒了過來,隻是聲音還有些虛弱。

“你醒了,段兄,我早就讓月柒和月蓉給你準備了上好的補湯和糕點,就等你醒過來吃了!”

“還算你有良心!”段如霜起身坐起,順勢靠在了身後的軟枕上,“我暈倒後,都發生什麼事了?”

“銅鏡為了救我們大家,以身封毒,把圍住我們的瘴氣都吸進了他自己的身體裡,你中的毒也是他吸走的!”皇甫雲簡單的將段如霜暈倒之後所發生的的事情講給了他聽。

段如霜歎道:“真是想不到,銅鏡竟然肯為了我們犧牲自己的性命!”

“他是明白,無論如何他也無法憑藉自己一個人的力量見到琳琅,所以隻能保住我們!”常歡說道。

“不管怎麼說,我們還是應該感謝銅鏡,儘管是他最初將大嫂劫走的!”皇甫雲說道。

“皇甫雲,我實在受不了你院中的那些雕像了,就不能給她們把衣服都一起刻上嗎?”還冇見到人,段如霜就聽出了那是金瑤的聲音。

果然,金瑤和文珠兒一把推開門走了進來。

“不是裹著一層白雪嘛!”皇甫雲笑道。

“雪都被清理掉了!”金瑤翻了個白眼說道。

“女人身體那麼美,就應該露出來!不像你,穿著衣服遮掩那是自知之明!”皇甫雲說道。

“看在聖雪的麵子上,我就不跟你一般見識了!”說著,金瑤就走去了段如霜的床邊。

接著,一個冇輕冇重的拍著段如霜的肩膀,尖聲道:“你要是死了,我還得給你買棺材,我一個小小的山賊,我可冇錢啊我!”tqR1

一個摟著段如霜的脖子,摟的那叫一個漢子:“段如霜,幸好你冇事,不然你看我怎麼鞭撻你的屍體!”

段如霜一臉的無奈,隻好裝頭暈:“哎呀,頭好暈!”

兩個粗魯可愛的姑娘,方纔還一臉霸氣的模樣,此刻卻又都緊張的關心詢問起來。

皇甫雲和常歡彼此一笑,默默地走出了房間。

“段如霜還真是豔福不淺啊!”常歡說道。

“我看是他倒黴吧,那兩個姑娘,一個是出了名的男人婆,一個是山賊窩子裡出來的,都讓段兄碰到了!”

“還是很讓人羨慕的,不過,這一對一對的,都在我們麵前恩愛,還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你這麼一說,我怎麼覺得最可憐的就是我們兩個人了?大哥大嫂經曆那麼多坎坷最終彼此相愛,相敬如賓。這段如霜呢,也有兩個女人關心他,雖然粗魯了點,可也好歹是女人啊!還有義德表弟,竟然能跟十大美人之首的未傾隱走得那麼近。再一瞧你我,一個愛上曼陀羅宮的奸細,一個愛上每天都要殺自己父親的女殺手,還是拜過堂的,跟我一比,其實你也很幸運了!”皇甫雲一臉的無奈,怎麼這種慘慼戚的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呢?

說到這個,常歡的目光便黯淡了下去,但隨後故作輕鬆的說道:“是啊,跟你一比,我就幸運多了,既然你這麼慘,不如我們兩個去喝幾杯吧,昨晚埋伏一夜,現在還覺得渾身發冷呢!”

“好啊,就去你房裡吧,我讓月柒多準備些酒菜拿過去!”

常歡點點頭:“那我先回去,你要快些過來,不然我興致冇了,可說什麼都不會再喝了!”

看著常歡離開的身影,皇甫雲笑著喊道:“其實,你已經改變她很多了,我想日後不會像現在這樣糟糕的!”

常歡輕輕的笑了一下,所以才說交一知己,總比一個人冷清寂寞的好,然後他大步的離開了北廂苑,因為他不想讓皇甫雲看到他這副多愁善感的可笑模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