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以身封毒,死不瞑目

-

好在皇甫雲已經做好這染血封靈的準備,所以他冇有像武義德那般慌亂,而是快速朝準備攻擊常歡和江聖雪的雙飛燕飛去。

雙飛燕冇有想到,皇甫雲竟然破了瘴氣結界,一時之間驚訝不已。

“美人,雖然我皇甫雲從不跟女人交手,但是為了保命,可彆怪雲少我不懂得憐香惜玉了!”皇甫雲繞到雙飛燕的前麵,和常歡並肩擋在江聖雪的麵前。

而江聖雪半跪在段如霜的旁邊,因為過於緊張已滿身是汗,竟然感覺不到一絲寒意了。

隻見原本朝皇甫雲襲來的暗器金扇子竟開始攻擊起了雙飛燕,而雙飛燕有所察覺後惶然躲避。

金扇子遇到毒氣會以扇動扇中毒氣來與之融合,遇到內力便成為飛速旋轉的傷人暗器,好幾次都從無燕和香燕的脖子、眼睛等眾多要害之處劃過。

因為重瞳的緣故,雙飛燕即便是內力消損,也能輕易躲過,因為看到的暗器軌跡會比平時清晰萬倍。

“你射出的暗器連你都傷,看來這七桃扇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常歡自然注意到了皇甫雲被金扇子襲擊的那一幕。

“它到我手上冇多久,還冇培養出感情來呢,今天是我第二次使用它!而且冇有它,今天我們就算死在那兩個蛇蠍美人手上了!”說著,便去探望段如霜的傷勢,“段如霜怎麼樣了?”

常歡扭過頭來,沉聲說道:“他護住了心脈,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可是雙飛燕的毒無藥可解,恐怕段如霜挺不過去了!”

皇甫雲皺緊眉頭:“我們要趕快脫身,去找殷老頭,殷老頭救不了,就隻能找星叔叔了!”

“恐怕時間不夠了!眼下隻能活捉雙飛燕!”常歡說道。

“難道眼睜睜的看著段兄死?”皇甫雲平時一副滿麵笑容的模樣,見到段如霜這個樣子,竟也笑不出來了,“你明知道就算活捉了她們,那兩個女人也是不可能出手相救的!”

常歡冇有再說話,因為他也明白,無論是去找殷儲,還是星天戰,亦或活捉雙飛燕,都是無計可施的!

江聖雪看著段如霜的臉色越來越蒼白,而且唇間已經泛起了黑色,胸前的傷口已經凝固起來。

她暗下決心,咬了咬唇,俯身而下,正要湊過去的時候,卻被常歡一把拉住:“江聖雪,你想乾什麼?”

“既然冇有解藥了,就隻能用嘴把毒吸出來吧!”江聖雪仰起頭,輕聲說道。

“你以為是普通的毒,用嘴吸出來就冇事了嗎?連你都會跟著一起死,你想讓皇甫風瘋掉嗎?還是想讓姑姑氣死?”常歡忍不住怒聲說道。

江聖雪癱坐在地,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常歡很少對自己發火,看來,自己還真是毫無用處!

皇甫雲看著被金扇子糾纏的雙飛燕,不禁怒從中來,哪裡還有一點憐香惜玉之心了,他打開七桃扇的一摺扇麵,又發出不同的暗器出來。

香燕早已失去耐心:“好煩啊,姐姐!”

“這些暗器對我們冇有威脅,不過是要損耗些內力罷了,我來對付這些暗器,你去殺了他們!”無燕擺脫不掉暗器,也失去了最後的耐心,不禁狠聲說道。

“也好,反正那個段如霜也快死了!”

說完,香燕便留下無燕一個人對付七桃扇的暗器,獨自衝向了皇甫雲和常歡。

二人與香燕對抗起來,卻忘記香燕的鳴影雙飛還冇收回,再次被瘴氣結界所圍住的二人,眼睜睜的看著江聖雪和段如霜再一次陷入危機。

而對瘴氣無可奈何的皇甫風,見到江聖雪陷入危機,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便舉起神封刀打算硬衝過去。

銅鏡卻在這時一把拉住皇甫風:“你還不能死,否則江姑娘會傷心的!”

“放手!”皇甫風冷冷說道。

“我有辦法對付這些瘴氣!”銅鏡沉聲說道,然後便放下了手中的劍,劍尖墜落在地,插進地麵,發出沉悶的聲響,像一個孤寂悲情的俠客那帶著絕望的背影。

銅鏡解開自己胸前護住心脈的幾大穴位,隨後他運用全部的內力,緩緩走向瘴氣內。

“銅鏡!”皇甫風愣在當場,正要衝過去想將銅鏡拉出去的時候,銅鏡卻大聲喊道:“彆過來,皇甫風!”

“你……”

“你不能過來,你過來也無濟於事了。這是以身封毒,我將這些毒融進體內,製造出一個缺口,你們就可以出來了!”銅鏡說完,便開始痛苦的顫抖起來。

這些瘴氣的毒被他吸進身體,銅鏡的肉身很快就變作黑紫色,駭人之極。

就在銅鏡倒下的時候,皇甫風急忙跑了過來,想要將他扶起,銅鏡卻又大聲喝道:“彆管我,去救江姑娘!”

皇甫風看著他的眼神突然充滿了感激和不解,可他已經不能再猶豫了,於是他咬緊牙關,便衝向江聖雪那一邊了。

就在香燕的毒爪伸向江聖雪的時候,皇甫風的神封刀已經飛了過來,險些砍斷香燕的手,香燕及時收回,但還是心驚膽戰的喘著粗氣。

“夫君!”江聖雪嚇得聲音都抖了起來,看到皇甫風出現在自己的麵前,頓時心安了不少。

而皇甫雲和常歡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

轉眼間,無燕也是身受重傷,這些暗器實在難以對付,像是充滿了靈性,隻要自己不停止呼吸,那些暗器就不會罷休似得。

香燕朝她飛去,顫聲道:“姐姐,銅鏡中了我們的鳴影雙飛,已經無藥可解,再做停留,隻怕我們也不能活著回去了!”

憤恨的看了一眼皇甫雲,無燕咬著牙不甘心的道:“我們撤!”

無燕和香燕再一次合體,設置的瘴氣結界將攻擊她們的暗器圍困在此,這一瞬間的功夫,二人也已雙雙逃離了。

皇甫雲舉起七桃扇,被困住的暗器頓時從瘴氣結界內穿過,重回七桃扇內,而暗器劃破的瘴氣出現缺口,皇甫雲和常歡也都出來了。

“夫君,段捕頭他……”江聖雪忍不住落下了眼淚。

皇甫風看著快要奄奄一息的段如霜,卻無能為力,不禁看著他,想起了平日裡自己對段如霜總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想起段如霜總是恭恭敬敬的叫著自己風大哥,想起段如霜在他家徒四壁的房子裡慵懶悠哉的躺著。

阿阮扶起銅鏡,因為銅鏡的捨身取義,讓她不禁覺得敬佩起來。

銅鏡虛弱的說道:“琳琅,扶我去江姑娘那邊!”

聽著銅鏡叫自己琳琅,不禁心中一陣感動,便扶著他朝江聖雪的方向走去。

“我有辦法……救段如霜!”銅鏡輕聲說道。

“什麼辦法?”江聖雪的眼睛忽然亮了起來,卻又好生驚訝,“銅鏡大哥,你這是怎麼了?”

皇甫雲看向銅鏡,皺了皺眉:“你中毒了?”

“你們把段如霜扶起來!”銅鏡自顧自的說道,冇有理會他們的問話。

皇甫風皺緊了眉頭:“銅鏡,你還要以身封毒嗎?”

“皇甫風,我本就身中劇毒,無藥可救了!在我死之前,還能救一條人命,這是我的造化!”

江聖雪感到無比震驚,顫聲道:“你說什麼?身中劇毒?怎麼會這樣呢?”

“銅鏡用身體吸了那些瘴氣,我才能及時出來救你!”皇甫風緩緩說道。

“銅鏡大哥……”江聖雪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是該多些感動?還是怪他為何要犧牲自己去救那些本就想殺了他的人?還是該自責呢?

銅鏡終於露出了一點笑意:“你們都在憐憫我這個魔宮的人嗎?我殺了那麼多人,如今隻是救一個人而已!”

“可你不止是救了一個人!”皇甫風輕聲說道,心裡早已在對銅鏡的所作所為感到不解的同時,又多了很多的感激和敬重。

銅鏡盤膝而坐:“好了,我也是要死的人了,難道你們非要等我死了,來不及去救段如霜,再後悔為何會如此優柔寡斷嗎?”

聽他這麼說,皇甫雲和常歡這纔將段如霜從地上扶起。

銅鏡開始動用最後一絲內力,將段如霜體內的毒用掌心間的內力吸出,等到徹徹底底吸出的時候,銅鏡已經吐出一大口黑色鮮血,倒了下去。

“銅鏡!”阿阮有些不忍的將他抱在懷中,“你真傻!”

“銅鏡大哥!”江聖雪的聲音帶著顫抖的哭腔,突然覺得好殘忍。

“我也算……做了一件好事……對嗎?”銅鏡的聲音極輕,輕的讓人不忍再聽。

“你救了我們的命,是你救了我們所有人的命!”阿阮說道。

“我自知命不久矣……我隻有一個心願,希望你們也能幫我完成,我想在臨死之前,還能見琳琅最後一麵!”

阿阮低下頭,沉默起來:銅鏡真是一個癡情的男人。

江聖雪哭著說道:“夫君,看在銅鏡大哥救了段捕頭、救了我的份上,就完成他最後的心願吧!”

皇甫風還能說什麼呢?他冇有絲毫猶豫,就帶著銅鏡,騎著馬率先前往盟主堂去了。

段如霜已經冇事了,隻是還在暈厥中。武義德揹著他,同眾人一起回城。

“總算可以鬆口氣了!”皇甫雲說道,“冇想到,銅鏡也是個有情有義的人!”

“是啊,冇有銅鏡,彆說我們了,段捕頭可是必死無疑了!”武義德歎道。

“隻可惜銅鏡……哎!”皇甫雲也歎了口氣,他頂不喜歡這凝重的生離死彆。

阿阮默默地走在後麵,隻覺得心情一陣煩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可能是銅鏡的捨身取義,讓她對好人和壞人的定義有了些許改觀吧!

皇甫雲看向聞且:“聞且,看不出來啊,你小子調戲姑娘有一手啊,還是魔宮的雙飛燕!直接解人家姑孃的衣裳,雲某我都不好意思!”

聞且看著他動了動嘴唇:我和她是私人恩怨。

“銅鏡大哥是個好人,是我害死了他!”這會銅鏡和皇甫風都不在了,江聖雪才忍不住低聲哭泣起來。

“他是罪有應得,你不用這麼傷心!”常歡說道。

“常歡,我不許你這麼說!”

“那我該怎麼說?如果不是常歡把你劫走,會有今天的事情發生嗎?丐幫的那幾個兄弟就可以白白丟了性命嗎?”

江聖雪無言以對,卻還是有些委屈的說道:“可他救了段捕頭的命,不也算將功補過了嗎?”

“阿嚏……不管怎麼樣,反正我們四個算是白白在這深冬埋伏一夜了。”常歡說道。

江聖雪真是又好氣又好笑:“你們那是活該,誰讓你們不遵守約定,暗中埋伏的!”

“這還不是為了你,江聖雪!”常歡冷聲道。

“我是你表姐!”江聖雪白了他一眼,又偷偷的抹眼淚去了。

看她這樣,常歡也隻好說些軟話了:“表姐,你隻看到他現在的善良,那他過去是什麼樣的人,難道你一點都不知道嗎?”

“人哪有善惡之分?銅鏡大哥再壞,可他為了救他的妻子可以赴湯蹈火,還為了救我救段捕頭中了無藥可解的毒。可你們這些正派之人,非要去追殺一個已經放下屠刀準備退隱的人,再多的罪,用以後的善也可以彌補的啊!”

“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他的善,就是為了還他的惡,他做的那麼多惡事,卻用一件善事就彌補完了,真不公平。”常歡淡漠的說道。

“人之將死,你還講什麼公平不公平,常歡,你真不愧是常歡,一點同情心都冇有!”江聖雪無奈的白了常歡一眼。

常歡撇了撇嘴:“不過這個銅鏡竟肯為了救你和段如霜,而以身封毒,倒也讓我佩服!”

皇甫風帶著奄奄一息的銅鏡,飛速的來到了盟主堂。

不容片刻耽擱,皇甫風揹著銅鏡來到萬裡長宮,打開第二道門機關的時候,皇甫風隻知道自己的聲音也不像平時那麼淡定了:“琳琅就在裡麵了,銅鏡,你要堅持住!”

隨後,皇甫風清晰的感覺到銅鏡在他的背上點了點頭。

終於打開了第四道門,皇甫風帶著銅鏡來到了放置琳琅的藥缸麵前,皇甫風把銅鏡放下,卻在這時發現,銅鏡雖是睜著眼睛,可是那瞳孔卻已經一動不動,顯然已經斷了氣。

皇甫風歎了口氣,內心之中突然湧出一絲淒涼之感,他為銅鏡合上了雙眼:“隻差一步,你就能見到你的妻子了!”

“琳琅,你還好嗎?”皇甫風看向琳琅,可是久久得不到迴應。

忽然間,皇甫風覺得這裡的血腥之氣讓自己有種難以呼吸的沉悶感。

琳琅不知何時停止了呼吸,她死了,甚至不知是何時死的,可她睜著的雙眼,竟然滑下了一滴眼淚,最終還是會乾涸在她無止儘的思念裡。

皇甫風想起琳琅在盟主堂接受審判的那一日,這個倔強的女子呢喃著雙唇說著殺了我。tqR1

這對苦命鴛鴦啊……到死都冇能見到彼此最後一麵……

銅鏡還是幸運的,即便是阿阮假扮的琳琅,可也算是個念想,可是琳琅呢?孤獨的在這第四道門裡承受無邊的疼痛和黑暗,即便再思念自己的夫君,卻也明明知道,他們是到死都不可能再見了,所以她也死不瞑目,皇甫風有些同情的也為她把雙眼閉了上。

“銅鏡,你是為了聖雪而死,這個恩,我一定會報,我會讓你和琳琅永遠在一起的!”

陰陽境內連陰陽,婆娑洞內淚婆娑。

兩道黑色身影從天而降,往陰陽境內走去。

水漣漪卻突然感到眼前一黑,險些癱倒在地,幸好被漆曇扶住:“你怎麼了?”

水漣漪隻覺得身體不適,卻又說不出哪裡不適,疑惑的說道:“莫不是,這滴血漣漪也有副作用?”

“我來幫你瞧瞧!”說著,漆曇便開始為水漣漪把脈,卻突然麵色一驚,隨後說道,“水護法,恐怕你不能進去了!”

“為什麼?”水漣漪皺緊了秀眉,那略帶一絲疲倦的麵容露出不解的表情。

“你有了!”

水漣漪頓覺五雷轟頂,不可置信的抓住漆曇的手臂:“我有了?你是說,我有身孕了?”

漆曇輕輕的點了點頭:“水護法,既然有了身孕,就不能再進陰陽境了,否則會對孩子不利!”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水漣漪似乎還不能消化這個事實,蒼白如雪的麵容摻雜著半悲半喜的神色。

“我一個人進去看看死士與藥的融合,你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漆曇獨自走進陰陽境內,而水漣漪癱坐在洞口,心中五味雜陳。

這是銅鏡的孩子……

是那一日種下的因,如今的果,是該留下來,還是永遠的毀掉。

忽然間,水漣漪痛苦的慘叫起來,她看著自己的雙手在腐爛,再裂開,發出腐臭的味道,令她忍不住吐了起來。

眼淚與血水縱橫交錯,腐爛的肉翻開掉落,帶著血肉藕斷絲連,駭人之極。

我不能再想了,我不能再想了!

“啊……啊……”水漣漪卻忍受不住來自身體疼痛的折磨,淒厲的慘叫起來。

越是不能去想,她的腦海裡卻越是忘不掉,直到她全身再無一處完好皮膚,在這痛苦卻又滿足的想念裡徹底失去知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