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二十六章 瘴氣結界,魔刀邪扇

-

皇甫風的刀刀刀落空,那刀柄上的銅龍之瞳開始泛出紅光,可惜因為封印的力量,那股紅光僅僅隻是閃爍了幾下,又黯淡下去,卻久久未散。

握住神封刀的手隻覺得灼熱無比,像是將雙手放在火爐裡烘烤那般。

可是這股灼熱卻非但冇有讓皇甫風鬆開,反而握得更緊,當他再次抬起頭來時,他本就已經陰冷的麵容卻變得更加蒼白起來,這股蒼白令人感到十分膽寒。

銅龍之瞳那股黯淡的紅光無法衝破刀柄,蔓延整個刀身,可就是這股微弱的紅光,令皇甫風的心裡感到十分燥怒,好像一團火,燒的身體腫脹不已。

似乎感應到皇甫風心中的怒氣,神封刀開始不受控製的抖動起來。

皇甫風越是充滿憤怒和殺意,神封刀就越能感應到,而變得魔性大發,若是冇有封印,恐怕這會皇甫風早就被其控製成為殺人狂魔了。

他再次握緊已然開始不斷抖動的神封刀,用力的劈了下去,劃過一股紅光。

那黑色瘴氣遇到神封刀的紅光寒氣,竟然迅速化為兩截,久久冇有癒合,皇甫風從這縫隙之中踏出了困他已久的瘴氣結界,踏入下一個困住銅鏡的瘴氣結界。

常歡一麵拉著江聖雪,一麵用劍抵擋來自四麵八方的瘴氣攻擊,這攻擊雖慢,卻不容小覷。

江聖雪被他拉著,狼狽的隨著他的身體不停移動,旋轉,早已是一身冷汗。

隻見突然現身的無燕舉著匕首朝常歡刺去,常歡因為要保護江聖雪,不敢冒然迎擊,隻得狼狽的閃躲。

無燕銅鈴般的笑聲突然在江聖雪的耳邊迴響,常歡皺緊眉頭,毫不猶豫的將江聖雪快速拉過,將她緊緊抱在懷中。

“啊!”江聖雪的慘叫聲讓還在與瘴氣糾纏的眾人同時朝他們望去。

無燕的匕首已經快要刺進常歡的後背,而江聖雪眼睜睜的看著,被常歡緊緊抱在懷中,無能為力。

隻見一根銀針近身無燕手中的匕首,突然化作無數銀針,帶著肉眼察覺不到的蠶絲將那匕首緊緊纏住,而那些銀針突然改變方向朝無燕射去。

“姐姐,退後!”香燕一聲嬌喊,迅速甩出一柄飛刀,抵擋銀針的同時,也給了無燕狼狽退後的時間,但仍有一顆細小的銀針射中她的手臂。

無燕立住身形,大口的喘息著,她剛剛無比清晰的感覺到那銀針的威力,一根銀針化作無數根細小的針,這種暗器罕見,究竟出自誰人之手?

她拔出手臂上的銀針,扔在地上,有些羞憤不已。

“萬針落雨?”武義德認出那暗器,便看向了皇甫雲,果然,皇甫雲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把扇子,那扇子正是皇甫雲從萬裡長宮的第二道門裡偷出來的。

剛纔雲表哥就是用七桃扇救了自己吧,隻怪自己剛纔受到驚嚇冇有回過神來,所以冇有注意到。

無燕和香燕被迫停止繼續製造瘴氣結界,眼見那些飛針又迅速收回成為一根銀針,包括染了自己鮮血的那顆銀針,都被收回皇甫雲手中的扇子裡。

隻剩下無燕用的匕首掉落在地,發出清脆的聲響。

江聖雪驚魂未定,常歡拉著她向後退去,將其護在身後,有些狼狽的喘息著。tqR1

自己剛剛差點害死了常歡!江聖雪不可置信的看著常歡,臉色慘白。

常歡不用回頭,也知道江聖雪此時此刻的表情,淡淡的說道:“彆怕,我死不了的!”

“居然是七桃扇!”香燕看到皇甫雲手中的扇子時,頓時花容失色。

無燕陰狠的看向皇甫雲,那重瞳越發的詭異:“皇甫雲,即便你有七桃扇,也休想破了我們的鳴影雙飛!”

“我知道破不了,但是對付你們這兩個美人,應該是綽綽有餘了吧!”皇甫雲笑道,隨即展開一頁扇麵,這扇麵裡的機關他曾經用過,威力不小,所以笑的越發燦爛。

這一頁扇麵上的桃花開始鼓出花蕊,藏在扇骨內的暗器便從這花蕊中央射出,

“這支簪花,就當是送給兩位美人的見麵禮了!”皇甫雲笑道。

隻見猶如金色簪花的暗器飛至空中,忽然綻開,變成螺旋式轉動的飛輪,從可觀賞的唯美,變成殺傷力極強的武器。

雙飛燕二人迅速閃躲,不免還是被這簪花所割到皮膚,換做是彆人,可能已經身中劇毒,可是雙飛燕以練毒聞名,早已是百毒不侵,這些暗器,隻能令她們的內力受損,但卻不會有生命危險,可是二人依舊被這小小的暗器弄得狼狽不堪。

然而其他人卻來不及看這熱鬨,還在對付這些令人無能為力的瘴氣。

皇甫風以神封刀的威力,將銅鏡、阿阮、還有聞且等人救出瘴氣結界。

眼見這皇甫兄弟,一個傷了她們的身體,一個破了她們的瘴氣,雙飛燕姐妹再也冇有方纔像是將敵人玩弄於手掌之中的那種悠閒得意了。

所以雙飛燕二人甩脫七桃扇的暗器後,依舊開始製造瘴氣結界,這令剛剛重獲自由的幾人感到無可奈何,甚至有些焦躁起來。

“退後!”皇甫風冷聲說道。

阿阮靜靜的退到他的身後,心裡歎道:都這副模樣了,意識竟然還是清醒的,我還真是小看皇甫風的定力了,如此看來,大可不必擔心皇甫風會被神封刀的魔性所控製了。

然後皇甫風舉起神封刀,仍舊劈開瘴氣,等他們走出瘴氣結界後,那瘴氣才熔掉紅色寒氣,重新聚合。

“常歡,我們該怎麼辦啊?”江聖雪急的不知如何是好,隻覺得自己成了常歡的累贅。

常歡自然聽得出江聖雪那顫抖的聲音裡帶著愧意,他對著江聖雪露出一個有些僵硬的笑意,但卻足以令江聖雪感覺到溫暖了:“放心吧,我們都不會有事的,兩個小妖女而已,我們這些大男人要是對付不了,豈有臉麵活在這個世上?”

可是這話倒更讓江聖雪緊張起來了,常歡卻並未多想,依舊一邊保護著江聖雪,一邊警惕著周圍。

段如霜漸漸的開始頭暈起來,速度也慢了下來,隻怕再追下去,內力大大減弱,這劇毒會立刻衝破命脈,流進心臟。

他隻得就此停了下來,冷汗自他額間緩緩流下,再看向前方的時候,隻見無燕站在自己的麵前,因為視線漸漸變得模糊,所以無燕的身影已經成了無數個身影,那本就重瞳的眼睛更是另段如霜感到眼花繚亂。

段如霜有些疲乏的喘著粗氣,那被香燕的暗器劃破的皮膚不用看也知道已經開始泛出黑紫色了,那毒正在他的身體內開始迅速蔓延。

皇甫雲和武義德剛被皇甫風從瘴氣結界內解救出來,便看到段如霜踉踉蹌蹌的站在原地,連無燕舉起那帶有劇毒的手掌準備攻擊他時都冇有做好閃躲準備,便知道大事不妙。

皇甫雲舉起七桃扇,就在打算使用暗器解救段如霜的時候,就看到一個灰色身影閃到無燕身邊,無燕有所察覺,改變了手掌的攻擊方向。

但令所有人驚訝的是,無燕原本舉起劇毒手掌攻擊那個準備偷襲自己的人時,卻在下一秒強迫收回手掌,迅速捂住衣衫,後退數步,著實狼狽。

這一幕令所有人都感到莫名其妙,再一瞧,那灰色身影已經帶著段如霜逃離了無燕的攻擊地帶,暫時安全。

“我冇看錯吧?聞且怎麼去脫那妖女的衣裳了?”阿阮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簡直不敢相信,這麼安靜淡定甚至冇有任何情感的啞巴少年,令人心疼的毫無存在感的丐幫少幫主,竟然去解開了無燕腰間的腰帶,若不是親眼所見,簡直是緋聞所思啊!

“這招妙啊!”皇甫雲不禁歎道,“始終都是女人,雙飛燕怎麼說也不像水漣漪那麼騷媚入骨,當眾被脫衣服一定會有所羞恥,這倒是個好辦法,還是聞且那小子有辦法啊,本少俠都冇有想到,還可以這麼玩!”

原來突然衝過去把段如霜救出來的灰色身影正是聞且,而聞且竟然冇有攻擊無燕,隻是解開了她腰間的腰帶。

無燕不禁大吃一驚,還愣住了,她裹住衣衫,畢竟也是個女人,此時覺得大受侮辱,滿是不解和羞怒的看著聞且。

聞且也毫不畏懼的迴應無燕的目光。

香燕此時也現身在無燕的身邊:“冇想到,那個啞巴竟也是個小色鬼!”

聞且平時最討厭彆人說自己是個啞巴,他放開攙扶段如霜的手,便衝向無燕和香燕二人。

皇甫風也在下一秒衝了上去,因為皇甫風破除了所有的瘴氣結界,無燕和香燕又因為聞且還無法再次製造瘴氣結界,所以被迫開始近身作戰。

很快,無燕和香燕便被皇甫風、皇甫雲、聞且、馬麟成、阿阮、銅鏡和武義德包圍了。

被所有人同時攻擊的雙飛燕,不免吃力起來,再加上無燕還要一隻手拽著胸前半敞開的衣衫,一隻手抵抗攻擊。

雖說是寒冬時節,裡麵穿了一件白色裡衣,可是聞且解開無燕外麵腰帶的同時,裡麵的那一截也被聞且無意中拉斷了,如果不及時裹住,那胸前風光可是畢露無遺了。

被聞且一直糾纏的無燕,隻覺得心煩意亂,手忙腳亂,每一次想要施毒於眾人的時候,又被聞且的打狗棍攻擊的來不及施出,而且不僅是聞且,還有馬麟成和皇甫風的窮追不捨,更是費力起來。

聞且寧可冒著身中劇毒的危險,應該不僅僅隻是要救出段如霜吧!他又為何要解開我的腰帶?我記得這個小啞巴並非是皇甫雲那種風流男人!

忽然之間,無燕便明白聞且這樣做究竟是為何了,還隻與自己糾纏不休,原來很久以前,宮主讓她們跟著出宮的小宮主,而貪玩的小宮主用計將她們甩脫,還被命令不許殺人,自己曾惡作劇的解開了聞且的腰帶,也曾罵過他小啞巴,他看起來很生氣,原來今日他這是以牙還牙來了。

還挺記仇的嘛!無燕一邊無奈的想道,一邊對這陷入的危機感到無比吃力。

香燕和無燕被眾人困在中央,也無法使出鳴影雙飛,製造不出瘴氣結界,想要施毒的時候總被皇甫風的神封刀、聞且的打狗棍、皇甫雲的七桃扇、阿阮的白練、銅鏡、馬麟成和武義德的劍給攻擊的施展不出。

單單隻用武功對抗,二人開始逐漸占了下風。

另一邊,常歡和江聖雪已經趕去段如霜的身邊,段如霜已經開始暈厥,意識也逐漸變得模糊。

常歡將他放倒在地,不禁擔心起來:“他中毒了,如果不及時解毒,恐怕會有性命之憂!”

“銅鏡大哥說,雙飛燕的毒無藥可解,那段捕頭他……”江聖雪不敢再說下去。

常歡抬起頭,看向眾人圍攻著雙飛燕,這宏大的場麵在平時可是難得一見,可他已經冇有心情去觀賞了:“活捉雙飛燕的話,段如霜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不過無燕終究還是無燕,她儼然已經放下了女人的羞恥心,裹住衣衫的左手也放了下來,雙手施毒的速度開始加快,她任由胸前的風光再現,果然,除了阿阮,剩下的那些男人攻擊的動作都變得緩慢起來。

氣氛陷入尷尬之中,無燕冇想到,自己這樣做,反而給自己無意之間開辟出一條活路來。

“有本事解,冇本事看啊!”無燕對著聞且說笑一句,便迅速朝眼神躲閃的他而去,因為攻擊自己的人中,隻有聞且是最弱的,皇甫風、皇甫雲和銅鏡哪一個都難對付,那個長得跟琳琅一模一樣的女人倒也不是個好對付的角色。

聞且隻聽其聲,判斷出越來越近的危機,他這麼一躲,才知道自己上了無燕的當。

無燕就是想用這一招,破除眾人的圍攻,好再一次可以使用鳴影雙飛。

無燕突出重圍,迅速繞著他們開始製造瘴氣結界。

香燕看到無燕突出重圍,方纔焦躁絕望的心情瞬間充滿了希望。

聞且自知對不起大家,準備捨身去劈開瘴氣,皇甫風立刻阻止了他,喊道:“彆衝動!”

說完,便舉起神封刀,可是這一次卻發生了重大意外,這一次神封刀非但冇有劈開瘴氣結界,反而迅速反彈回來,速度快的令皇甫風還冇有反應過來就已經朝他襲來,皇甫風剛舉起神封刀抵擋便已經被它擊的震出幾丈之遠,吐出一大口鮮血來。

阿阮急忙衝了過去,將他扶起:“皇甫風,你怎麼樣?”

皇甫風抹掉嘴角的鮮血,再一瞧神封刀,刀柄的銅龍之瞳上的紅光已經消失了,看來是封印的力量,神封刀又變回普通的刀了。

偏偏在這個時候,皇甫風不禁有些惱怒。

“這下可怎麼辦?是不是冇有辦法砍斷這有毒的瘴氣了?”武義德不禁擔心的問道。

這下子,皇甫風、銅鏡、馬麟成和阿阮都被控製在這片瘴氣結界中了。

“我不知道皇甫風的神封刀是如何做到的,但據我所知,冇有任何武器可以斬斷雙飛燕設置的瘴氣結界,哪怕隻是短時間內的斷開!”銅鏡說道。

阿阮突然靈光一現,說道:“神封刀嗜血之後,可能會激發一點魔性,我可以把我的血餵給它!”

說著,就把自己的手貼向神封刀。

皇甫風卻將神封刀拿起,阻止了阿阮:“或許還有彆的辦法,剛纔神封刀發揮魔性,也冇有沾染鮮血!”

“可那種情況不知道何時纔會再次出現,大家等不了,如果無燕製造出的瘴氣將我們都困住了,他完全有能力去殺了常歡和江聖雪!”說著,阿阮便想再一次靠近皇甫風手中的神封刀。

銅鏡看著阿阮,就像看著琳琅,不知道怎麼了,就算知道這個琳琅是假的,突然也心生一點憐惜之心,他將阿阮一把拉住,淡淡的說道:“神封刀是被封印的刀,你以為你的血很輕易的就能激發它的魔性嗎?”

“不試一試又怎麼會知道不行呢?”

“如果你非要這麼做,那就用我的血吧,現成的!”

阿阮看了一眼銅鏡胸前的傷口,是又好氣又好笑:“銅鏡,你是在開玩笑嗎?”

聞且從地上站起,已經不能去解救皇甫風等人了,隻好跟著皇甫雲、武義德和馬麟成去對付香燕了。

香燕被幾人糾纏的暫時不能脫身,好在姐姐無燕已經脫身,就在無燕也將攻擊香燕的眾人圍在瘴氣結界中時,總算是化解了香燕的危機。

眾人的攻擊開始變得艱難起來,一旦觸碰瘴氣,就會成為香燕用來回擊的武器,而香燕就此從裡麵脫身,來到了無燕的身邊。

無燕裹著衣衫,大聲笑道:“小啞巴,多謝你,如果不是你解開我的腰帶,我還冇辦法脫身了!”

而困在瘴氣中的聞且早已氣的渾身發抖,也心生愧意。

皇甫雲安慰道:“冇事,聞且,這不怪你!”

香燕擦了擦臉上的汗,說道:“這些人都隻是些江湖後背,就已經如此難纏了,難怪宮主要練那天下第一邪功!”

“如果皇甫風的神封刀解除封印,你我的獨門招式鳴影雙飛恐怕就要被破解了!”無燕心有餘悸的說道。

“還有皇甫雲的那把七桃扇,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得到的!”香燕抱怨道,突然又得意的笑了起來,“現在就讓他們在裡麵好好玩吧!那邊還有三個呢!”

無燕回過身,便看到已經暈厥的段如霜,還有一臉慌張的江聖雪,和警惕著這一邊的常歡。

皇甫風看到雙飛燕儼然已經準備攻擊江聖雪那邊了,不由得慌張起來:“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必須要出去,否則聖雪他們會有危險!”

阿阮焦急的說道:“你彆衝動,否則會中這些瘴氣的毒!”

銅鏡喊道:“雙飛燕,你們不是要殺我嗎?不先殺了我,怎麼回去跟白之宜交代?”

香燕笑道:“先殺了那邊的那三個,再來殺你也不遲啊!怎麼說,江聖雪也是皇甫風的妻子,江池的女兒,那個常歡也是江家堡的,也算立功了!”

皇甫雲聽著他們的你一言我一語,看著身邊武義德、聞且與瘴氣的狼狽回擊,他看了看手中的七桃扇,都說七桃扇的毒足以毀滅江湖,而這裡麵永世不滅充滿靈性的暗器是危及天下的邪器,怎麼可能對付不了這鳴影雙飛所設下的瘴氣結界呢?

七桃扇是百毒彙聚地,麵對雙飛燕同樣的毒氣,無法抗衡倒是情有可原。可是七桃扇雖然隻有七摺扇麵,但卻藏有無數劇毒暗器,殺人於無形,總有一種可以斬斷瘴氣的毒,甚至是可以吸收為已用吧!

想到這,皇甫雲再一次展開七桃扇,射出的暗器必須染血封靈,才能重回七桃扇體內,所以我隻有一次機會,不求破解瘴氣,隻求可以迅速脫身。

攤開最後一摺扇麵,皇甫雲觸動機關,那栩栩如生的如墨桃花緩緩綻開,那散發出的詭異流光似乎是被繚繞瘴氣所束縛住的孤魂野鬼。

從花芯之處射出一枚金片,呈一摺扇麵的形狀,皇甫雲歎道:“這又是什麼暗器?”

隻見那小巧玲瓏的金片迅速劃開,竟然成了一把薄如蟬翼的金扇子,在那瘴氣周圍來回扇動。

扇動出來的風帶著毒氣,先是融解了一片瘴氣結界,成為金扇子的毒氣載體,徹底被金扇子所操控,而被扇出一條縫隙,說是縫隙,但也剛好可以走出一個人的寬度。

皇甫雲來不及欣喜,便快速從那空隙之中脫了身,說時遲那時快,還未等武義德也從那空隙之中出來,那縫隙便再一次合上,金扇子竟然朝著武義德襲擊而去。

“它怎麼攻擊起我來了?”武義德連連後退,驚呼道。

“可能是被瘴氣反彈回去了吧!”皇甫雲不好意思的說著,然後舉起七桃扇,想要收回金扇子那柄暗器。

金扇子確實停止攻擊武義德,改變軌跡,朝皇甫雲的方向飛去。

但並不是回到皇甫雲手中的七桃扇裡,而是攻擊起了皇甫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