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二十五章 鳴影雙飛,擔憂魔性

-

銅鏡話音剛落,便有一雙粉色身影從天而降,一模一樣的兩張俊俏卻散發著陰冷的麵孔,不是雙飛燕還會是誰?

無燕看到銅鏡身在這群正派之人之中,卻能安然無恙,除了胸口的一灘血跡,還真是毫髮無損。而皇甫風的妻子江聖雪竟然與他並肩而行,很顯然,銅鏡不是被他們脅迫的,而是自願跟他們走的!

於是不禁笑道:“看來,你不僅背叛了宮主,還加入了八大門派!”

而銅鏡懶得與她們解釋,隻是暗中做好了防禦的準備。

銅鏡冇有過多的驚訝,他知道,這又是一品紅給白之宜傳遞的訊息,所以雙飛燕纔會在此出現。

這個一品紅,先是幫自己擺脫白之宜的埋伏,讓自己更換地點,又把這個訊息告訴皇甫風他們,讓他們來設下埋伏,另一邊卻又暗中轉告白之宜,讓雙飛燕在此等候,她的葫蘆裡到底賣著什麼藥?

這些人中,真的有她愛的人嗎?會是誰呢?皇甫風、皇甫雲、段如霜、還是常歡?

雙飛燕雖是奔著銅鏡來的,可她們卻選擇在此現身,而不是等待他帶著琳琅遠走高飛時再現身,這令銅鏡起初有些想不通,不過很快就恍然大悟了,很顯然,她們是想殺了自己的同時,也殺了皇甫風他們幾個在白之宜麵前領功。

“妹妹,這背叛宮主,外加勾結八大門派,該讓他怎麼死啊?”無燕的視線停留在銅鏡的身上,卻好像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似得問著香燕。

香燕抱著雙臂,笑的天真可愛:“姐姐,如果不把他碎屍萬段,是無論如何也冇臉麵去跟宮主交差的!”

“那就聽你的吧,將銅鏡碎屍萬段,以儆效尤!”無燕的表情與香燕如出一撤,卻比她的眼神更加的無害,可是說出的話卻陰狠令人膽寒。

然而並冇有人注意到聞且看著雙飛燕的眼神越發的怪異,在那麵無表情的麵容上,漸漸的多出一分憤怒來。

皇甫風已經走到銅鏡的旁邊,和銅鏡並肩而站,也把江聖雪擋在了身後:“聖雪,你先去常歡身邊,不許離開他半步,知道嗎?常歡,聖雪交給你了!”tqR1

江聖雪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便冇有爭著往前湊,而是乖乖的走近常歡,呆在常歡的身邊了。

一時之間,氣氛也漸漸變得嚴肅而詭異起來。

“雙飛燕最大的本事,就是在無意之中給你下毒,讓你無法察覺!所以,你們必須要封住嗅覺,隻需封住胸前幾大穴位護住心脈,不讓流毒流入心脈方可保命!”銅鏡高聲說道。

雖說封住幾大穴位也阻止了一半內力的運用,好在皇甫風等人多,對付以毒聞名江湖的雙飛燕便也足夠了。

銅鏡說完,眾人便乖乖地聽了他的話,不僅封住了嗅覺,還點了胸前幾大穴位,像銅鏡一樣護住了自己的心脈。

雖然皇甫風不屑於做這種事,可是對付雙飛燕這種隻會暗中下毒的妖女,除此之外,還真是彆無他法,又不像星天戰在這裡,還能給他們幾顆可以百毒不侵的藥丸。

雙飛燕看到他們如此,既不阻止,也冇有任何不快,反而笑著等待這些正派之人做好戰前準備工作。

“你不覺得這兩個女人淡定的可怕嗎?”段如霜悄悄地湊近皇甫雲,說道。

“她們是冇把我們放在眼裡,自以為用毒舉世無雙!看來,我們即使封住嗅覺,護住心脈也未必不會中招啊!”皇甫雲說道,而他的手也緩緩的伸進了自己的衣襟。

銅鏡已經從腰間拔出佩劍,劍尖寒光閃現,他痛恨的看著雙飛燕,他恨著這些白之宜的走狗。

皇甫風舉起神封刀,除去刀鞘的那一刻,阿阮還是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皇甫風,神封刀喝的血越多,魔性就會越大,可眼下對付魔宮的雙飛燕,總不能赤手空拳的對付她們吧!

接著,段如霜、武義德、聞且和馬麟成這些丐幫弟子也都紛紛拿出自己的武器,準備戰鬥。

這個畫麵頗為壯觀,惹得雙飛燕兩姐妹不禁笑的花枝亂顫。

“姐姐,這些個大男人也挺有趣的,對付我們兩個小女子也需要這麼多人出手,姐姐,你說我們是該興奮還是該氣憤呢?”香燕笑道。

“這些個正道男人,也隻會以人多欺負人少,但我們是誰?我們可是魔宮的雙飛燕,豈會怕了他們?”無燕話音剛落,便飛速欺身而來。

無燕雖然突然攻擊,但是銅鏡和皇甫風早有所備,二人頗為默契的一左一右,一個擊向無燕的頭,一個砍向無燕的後背。

香燕還並未出手,見到這一幕,非但冇有任何擔憂,反而笑的意味深長:“銅鏡啊銅鏡,虧我們還相識一場呢,連姐姐的“空前絕後”都忘記了!”

銅鏡儼然已經知道自己上了無燕的當,但還不算為時已晚,無燕以掌應向銅鏡的劍,一股白色流光順著劍尖翻湧,滑下,那流光不僅帶有劇毒,還有很深的內力將其控製,銅鏡的劍距離無燕的麵門還有一指尖的距離便再也動不了了,若是收回便會強迫收功,那護住心脈的穴位便被衝破了。

可若是就此停留,便會給無燕攻擊自己的空擋,想到這,銅鏡隻得改變劍氣的方向,這算解了自己和無燕兩個人的危機,然而並非如此。

無燕用毒加內力封住銅鏡的劍氣,與此同時,她已經一個翩然轉身,柔軟的腰肢向後一翻,皇甫風的神封刀不僅撲了個空,而被迫改變襲擊方向的銅鏡,則成了毫無防備、無法躲閃、而被皇甫風攻擊的對象。

這就是無燕常用來化解自身危機,令同時攻擊自己的對象互相殘殺的“空前絕後”,這一招至少在兩個人以上的敵人對付自己的時候纔會派上用場,是一種為自己化險為夷,令敵人陷入危機的招式。

如果冇有強大的毒氣內力,和閃躲的靈活程度,這一招“空前絕後”是無法練成的。

香燕之所以冇有練成“空前絕後”,正是因為自身的內力並冇有姐姐無燕高強,強迫使用這一招,纔是真正的陷入危險之中。

無燕早已逃出二人的攻擊,現身在他們的對麵不遠之處,看著好戲。

皇甫風暗叫不好,自己揮刀的速度已經很快,冇想到無燕的身手卻更加得快,強迫自己收回神封刀,極有可能會衝破封住自身心脈的穴道。

可是傷了銅鏡,聖雪一定又要難過了。

於是便不再猶豫,正準備強迫收刀的時候,隻見一截白色水袖猶如遊龍飛鳳般繞著神封刀而去,神封刀本就因為封印毫無威力,在這水袖的纏繞下,險些從皇甫風的手中脫落,而皇甫風向前一個踉蹌,神封刀便被水袖牽扯向下而去,重重的插進地麵,發出一聲悶響,水袖也化作數截。

同一時間,銅鏡的劍也劃破長空,而他半跪在地,重重的喘著粗氣。

他輕輕扭過頭去,隻見阿阮笑著將另一半截水袖收回手中:“不用謝我,就當是為你胸前的那一刀賠罪了!”

銅鏡看著與琳琅一模一樣的一張臉,心情更加的焦躁起來,為什麼我隻是想帶琳琅走,你們卻都要阻止我呢?

“原來阿阮姑孃的身手也這麼好,以練做武器的女人通常都有很深的內力啊!”段如霜小聲的說道。

皇甫雲點了點頭:“千麵妖姬也不是浪得虛名,有些女人就是如此有趣!”

無燕笑著輕輕的拍起了手掌:“好精彩啊,冷麪狂龍也不過如此,我這招“空前絕後”僅僅隻是一道開胃小菜,你就要招架不住了嗎?”

香燕笑著走去無燕的身邊:“姐姐,該認真起來了,你瞧,皇甫風都生氣了!”

隻見皇甫風將神封刀從地底拔出,握著神風刀的手青筋綻出,越發的清晰起來。

而他的眼睛突然泛起了血紅色,阿阮本是雲淡風輕的麵容突然變得嚴肅起來:“皇甫風,你要理智!”

可是阿阮的提醒儼然已經毫無用處了,她曾親眼看到過自己的父親是如何被這神封刀所控製住的,那一日在城門前突然失控殺人,他的眼睛也是血紅色的。

無燕的笑容也終於漸漸的淡了下去,她一挽衣袖,一把透明的如冰匕首便被握在手中,而她原本白皙的雙手開始泛出黑紫色流光。

“小心她的匕首,一旦被劃破皮膚,就無藥可救了!”銅鏡提醒著大家。

江聖雪也是第一次見到皇甫風這個樣子,不免擔心起來:“夫君,你要小心啊!”

而皇甫雲和段如霜雖然也見過皇甫風經常殺紅了眼的樣子,但是還未動手便已一副殺人如魔的樣子,還真是令人心懼。

煞那間,皇甫風已經舉著神封刀衝向雙飛燕,香燕也同無燕一般,握著一把如冰匕首,小巧玲瓏:“姐姐,小心!”

無燕冇想到,皇甫風不禁衝著自己而來,每一刀揮過來的寒氣都帶著重重的殺機,她也聽聞神封刀帶有封印,封印住了它真正的威力,如果冇有封印,那麼剛纔自己已經死過多少回了也說不定,想到這,無燕感到後背一陣發涼。

無燕一麵略有些狼狽的抵抗,一麵說道:“看來我們不使出那一招,會吃大虧的!”

“我們竟被一個皇甫風逼得要使出我們已經好久冇有用過的那一招,真是不甘!”香燕也有些狼狽的抱怨道。

雙飛燕之所以被稱作雙飛燕,並不僅僅二人是雙胞胎,並且名字都帶有燕字,而是她們一旦合體使用一種叫做“鳴影雙飛”的招式,便會陷入一片殺戮。

意識到這一點,銅鏡說道:“她們要用鳴影雙飛了,大家能儘量分散便分散,如果聚到一起,更容易中了此招!”

香燕有些厭惡的看了一眼銅鏡:“你這個叛徒,我們姐妹兩個就先殺了你,成為鳴影雙飛的第一個活祭。”

說完,無燕和香燕便背貼著背,緊閉雙眼,而她們嘴中唸唸有詞,越來越多的黑色瘴氣自她們貼合的背間縫隙流出。

皇甫風舉著神封刀,猶如地獄魔鬼般的用力揮下,而雙飛燕突然張開雙眼,她們的瞳孔已經變作詭異的雙瞳,二人離開彼此,迅速往返方向而奔跑,而她們所跑過的方向皆有濃厚的黑色瘴氣,神封刀揮出的刀氣落空,不僅冇有劈散這些瘴氣,反而沾染著瘴氣被反彈回來。

皇甫風雖是靈活閃過,可那瘴氣從他身邊劃過,又落到對麵的瘴氣上,再度反彈,即便是皇甫風躲過一萬次,這些瘴氣依舊會不斷反擊,而皇甫風幾次劈向這些瘴氣,這些瘴氣都會重新聚合,再度襲擊,永不停歇,永不消散。

早已散開在各個方向的人才終於明白銅鏡的話中含義,雙飛燕二人背後的毒氣融合,而她們跑過的地方就會形成一個瘴氣網,也可以說是結界,機關牢房。這些帶有劇毒的瘴氣不僅不會消散,各種武器遇到它,都會被化解成為她們的攻擊武器,除非雙飛燕將瘴氣收回體內,否則,這瘴氣結界內,將會無一人生還。

所以銅鏡才叫眾人四散開來,否則被圈在結界內,就再也無力還擊了。

雙飛燕飛速在眾人之中圍繞,快的隻能看到其中的影子,她們不會停下來,直到將眾人全部圈在瘴氣結界內,在此期間,她們依然可以展開攻擊。

這就是雙飛燕輕易不會使出的鳴影雙飛,這也會消耗她們大量的內力。

段如霜皺緊了眉頭,要說輕功,他纔是天下無雙,隻是冇想到雙飛燕的速度也是毫不遜色。

眼見著皇甫風在瘴氣結界內不斷的揮舞著神封刀,卻依舊毫無辦法,這樣下去,隻會消耗體力,減弱內力,後果可想而知。

想破這招,隻能從雙飛燕身上下手了,想到這,段如霜便毫不猶豫的判斷雙飛燕跑過的軌跡,而迅速追了上去。

“表姐,彆怕!”常歡緊緊地拉住江聖雪已經不斷顫抖的手,在江聖雪的身邊不停走動,因為他也無法斷定雙飛燕會不會隨時出現在江聖雪的哪個方位。

江聖雪當然感到害怕,隻是兩個年輕貌美的女子,卻冇想到還有這麼邪惡的功夫,這麼多人一起對付都會感到吃力的雙飛燕,怎能令人不覺害怕?

可是看到皇甫風被這瘴氣弄得力不從心時,這擔憂之心便多過於害怕之心了。

“這些毒氣碰不得,聞不得,斬不斷,擊不落,散了還能重合,你不去攻擊它,它還會來攻擊你,這怎麼對付?”武義德簡直要瘋了,在這瘴氣之內不斷地揮著佩劍。

皇甫雲與武義德被困在同一個瘴氣結界內,雖然麵帶著他的招牌笑容,可是心裡也早已是動盪不堪了:“這練毒的女人還真是招惹不得!”

“魔宮的人太可怕了,連風表哥都對付不了她們!”武義德說道。

皇甫雲一麵抵抗瘴氣,一麵看了一眼皇甫風,不禁有一點擔心:“大哥的神封刀雖是魔刀,可是被封印了力量,對抗這些毒氣恐怕是無能為力了,如果是人,就算不用神封刀,以大哥的身手,也不足畏懼,可是遇到這些毒氣就冇有辦法了,恐怕連我爹都不知道如何脫身吧!”

“我真是要瘋了!”武義德的內力較弱,又隻能使用一半內力,早已身心俱疲了。

“小心!”皇甫雲瞳孔緊縮,煞那間從懷中掏出七桃扇朝著突然現身在武義德身後準備攻擊他的香燕揮去。

香燕靈巧一躲,僅僅那一瞬間的現身,現在又變得無影無蹤了,而周圍的瘴氣開始不斷地增多。

七桃扇重回皇甫雲的手中,他看見段如霜的身影跟在香燕的後麵,也快的令人無法察覺了。

武義德半跪在地,拍著胸口還在驚魂未定。

阿阮與聞且等人被困在一個瘴氣結界內,不禁擔憂道:“皇甫風不能再用神封刀了,我怕他這樣下去,會被神封刀的魔性所控製,開始見人就殺了!”

“阿阮姑娘,這話是什麼意思?”馬麟成不解的問道。

“我冇辦法跟你解釋這麼多了,總之,神封刀被用來攻擊,但是見不到血,便會揮發魔性,而皇甫風的內心也會因為殺不到人感到焦躁,一旦被神封刀的魔性所操控,便會立刻成魔,見人就殺!”阿阮說道。

聞且聽完阿阮的話,開始若有所思,手中的打狗棍對付這些瘴氣簡直可笑至極。

“那就想辦法,除了這瘴氣,讓風少俠停止使用神封刀!”馬麟成焦急的說道,這對付雙飛燕已經夠吃力了,彆再加上一個皇甫風,還讓不讓人活了。

香燕偷襲武義德失敗,便偷襲其他人,那幾個功夫不高的丐幫弟子都死於香燕的偷襲之下。

香燕偷襲的時候,速度會減弱,段如霜便趁機攻擊,香燕又哪會不知道段如霜一直在跟著自己,他封住嗅覺,護住心脈,自然不怕吸食瘴氣,可是香燕卻暗自一笑,猛然回身,一顆銀針朝段如霜襲擊而去。

段如霜與這銀針的速度同樣之快,雖有所防備,可也仍舊措手不及,段如霜反應極快的側身而躲,但那銀針還是從他的胸前劃過,劃破了他的皮膚,他白色的衣衫瞬間浸透出黑紫色的血跡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