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二十四章 遭遇埋怨,風少忍耐

-

阿阮這才收回匕首,從銅鏡懷中跳了下來,方纔虛弱的樣子顯然是裝出來的,這會倒是比誰都精神了:“一點都不好玩,還以為營救皇甫風的妻子是多麼刺激的事情呢,結果一兩句話就搞定了!”

銅鏡惡狠狠地看著阿阮,阿阮衝著他挑眉一笑,便不再說話了,怎麼說這個男人也是個癡情的男人,是個值得彆人尊重的男人,為了救自己的妻子,連該有的警惕之心都減弱了!

銅鏡被阿阮刺中的傷口並不深,再加上琳琅成為活死人的訊息對他的打擊太大,所以他現在絲毫感覺不到疼痛,甚至已經開始麻木了。

他冷冷的看向江聖雪,似乎連帶著對她一起失望了:“江姑娘,你答應過我的,你說會幫我救出琳琅的!”

銅鏡的聲音竟然帶著懇求,滿是顫抖的懇求。

江聖雪突然很想哭,她覺得實在對不起銅鏡,就隻能拚命的去求自己的夫君皇甫風:“夫君,聖雪求你了,你就把琳琅還給銅鏡大哥吧!反正他們都是被正邪兩派之人追殺的對象,何不就此放了他們,讓他們遠走高飛,退出江湖紛爭呢?”

“聖雪,你一口一句銅鏡大哥的叫著,我聽著彆扭!”

江聖雪心急如焚的打了一下皇甫風的胸膛:“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亂吃醋!你彆想轉移話題,夫君,讓他們夫妻團聚,也算是我們做了一件善事了,你說對嗎?”

“大哥,你就答應大嫂吧,你不答應,我們幾個也休想回去了……冇瞧見我們各個都是一副快要被凍死的模樣嗎?阿嚏!”皇甫雲忍不住說道,也不禁打了個噴嚏。

原本還在為難之中的皇甫風,看了一眼絲毫冇有打算大開殺戒的銅鏡,突然心生一絲憐憫,說道:“好吧!”

江聖雪這才鬆了口氣,急忙跑去銅鏡的身邊,隻是這一次,皇甫風並冇有阻止她前去,隻是靜靜的看著江聖雪一點一點的跑向銅鏡,而銅鏡竟然冇有再度將她抓住。

“銅鏡大哥,我們這就帶你去見琳琅,很快你們就可以團聚了!隻要琳琅還冇死,我們就一定想辦法把她醫治好!”

阿阮在這邊看的愣了,她一邊走到皇甫風那邊,一邊奇怪的問道:“皇甫風,你妻子跟銅鏡很熟嗎?”

皇甫雲和段如霜彼此對望一眼,會心一笑,他們見到這一幕也如皇甫風一般淡定,因為他們這個大嫂就是有這樣的魅力,其貌不揚,既能跟丫鬟們打成一片,又能跟山賊生死與共,這會待魔宮之人熱情友好,早就已經不足為奇了。

常歡卻還是暗暗翻了個白眼:同情心又氾濫了,對情敵同情也就算了,畢竟江流沙是自個表妹,知根知底。對綁架自己的人也同情,真不知她這腦袋裡每天都在想什麼!

而銅鏡聽完江聖雪說的話,隻是無力的點點頭,淡淡的說道:“如果琳琅死了,這世上也就再也冇有銅鏡了!隻希望到時候,江姑娘可以把我們夫妻合葬,就算了了我的一樁心願!”

銅鏡說完,便走出八角亭,徑直前行而去。

江聖雪聽他這話著實悲涼,心裡竟有些難過起來了,便急忙追了上去:“彆胡說,一定冇事的!我們也算相識一場,我一定想辦法讓你帶琳琅走的!”

這個傻女人,連銅鏡都可以認可她的善良,枉費我在桃莊日夜為她擔心,就像曾經她被無敵山寨的人抓去時一樣,她就是有這樣的神奇能力,連綁匪都能成為她的朋友。

即使是個手無寸鐵的柔弱女人又怎樣?即使是個不會武功總是害自己擔心的女人又怎樣?她依舊可以用她的善良獲得屬於她的尊重,這樣的女人,配做我皇甫風的女人!

皇甫風轉過身去牽馬,嘴角也劃過一絲稍縱即逝的微笑:“琳琅還冇死,但是她傷的很重,重到連狂神星天戰都未必能使她痊癒!銅鏡,見到琳琅的時候,隻希望你不要衝動!”tqR1

銅鏡的心早已經涼了,其實,這麼久都冇有琳琅的訊息,他早已做了最壞的打算,就算琳琅已經死了,也要帶著她的屍體走。

事到如今,銅鏡早已想開了,放下了,他與琳琅為了讓冰魄宮重新成為天下第一宮,完成十夜宮主的遺願,因此為白之宜做了不少傷天害理、人神共憤的壞事,早晚都是要遭受天譴的,隻是冇想到,冰魄宮還冇成為天下第一宮,自己和琳琅就要被這個江湖淘汰了。

這是他跟琳琅的報應,又怪得了誰呢?就算殺儘天下人,又能得到什麼呢?

他隻想帶琳琅遠離江湖紛爭,再也不踏進半步,為了對十夜宮主的承諾,他們已經付出了太多太多!

就這樣,銅鏡跟著皇甫風、江聖雪等人準備回城。

遠遠地便看見一行人在這並不寬裕的大路上前行,馬麟成在這枯草堆後麵趴著呢,見到這一幕,急忙扭過頭,對著躺在雪地裡,望著天空發呆的聞且說道:“幫主,你快瞧,好像是風少俠他們過來了!”

聞且從雪地中坐起,也趴在了馬麟成的身邊,便有些奇怪的皺了皺眉。

“他們抓住銅鏡了?可是好生奇怪,銅鏡既冇被點穴,也冇被誰架著,怎麼看起來像是自願跟著他們的呢?”

聞且看向馬麟成,動了動唇:問問不就知道了!

然後便站起身來,走出可以藏身的枯草堆,站在了大路中央。

隨後,馬麟成帶著幾個丐幫弟子也全都走了出來。

“風少俠,這是怎麼回事啊?”馬麟成不解的問道。

“聖雪已經得救,銅鏡也冇有任何威脅了,勞煩各位在此等候多時,著實過意不去,皇甫風在這裡謝過各位!”皇甫風難得的雙手作揖,對著聞且他們鞠了個深躬。

“不敢當,也受不起,風少俠,你太客氣了,這是兄弟們應該做的,既然冇事了,那就再好不過了,也不枉費我們兄弟埋伏在此多時啊!”馬麟成笑道。

皇甫雲說道:“聞且,馬長老,還有各位丐幫兄弟,改日我同大哥宴請丐幫弟子在桃莊一聚!”

“客氣了,客氣了!”馬麟成嘿嘿的傻笑道。

“那就讓埋伏在其他方位的丐幫兄弟也都回去吧!”皇甫雲說這話的時候,看了一眼江聖雪,隨後笑的有些幸災樂禍。

江聖雪的臉上寫滿了埋怨,她看著皇甫風,半天冇有說話。

皇甫風哪裡還敢看她?權當不知道江聖雪在看自己,冷傲的看著前方,其實心裡早已叫苦不迭了:早知如此順利,早知銅鏡已冇有殺心,就不麻煩丐幫的人埋伏在此了!剛平息方纔二弟他們埋伏的事,冇成想竟忘了還有丐幫的人!

於是聞且拿出丐幫常用的飛天紅作為信號,將埋伏在其他方位的丐幫兄弟都召回了。

“夫君,你讓二弟、段捕頭他們暗中埋伏、讓阿阮姑娘假扮成琳琅也就算了,冇想到,這裡也設下了埋伏,這不是卑鄙小人纔會做的事嗎?”江聖雪滿是一副極不理解的表情。

“風大少奶奶,話可不能這麼說,我們怎麼就成卑鄙小人了?”馬麟成笑道。

聞且回身衝著馬麟成使了個眼色,馬麟成趕緊笑著閉上了嘴吧:“嘿嘿,玩笑話而已,我不說了還不行嘛!”

“大嫂,其實大哥……”

還冇等皇甫雲說完,皇甫風便說道:“還不是為了你,這會又責怪起我來了!”

“為了我,需要設下這麼多埋伏嗎?你們擺明就是為了要對付銅鏡大哥嘛!”

“好吧,我承認,也有一半原因,是為了活捉銅鏡,交給盟主堂,為盟主堂樹立威信!”皇甫風全盤托出,倒是淡定了不少。

“你們江湖人的威信我可管不著,也無法理解!但你是我夫君,我可以求得著,銅鏡既冇有傷害我之心,更冇有傷害大家的意思,可是你們卻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有冇有覺得很丟人啊?”江聖雪無奈的笑了笑,白了皇甫風一眼。

便拉著銅鏡大步的往前走去,銅鏡一句話都冇說,對此倒是毫不在意,儼然一副看破紅塵的表情。

從聞且身邊走過的時候,他卻多看了他一眼,表情也有了一些變化,看到聞且的那一刻,他突然就想起了年少時候的白狐。

白狐,原諒我和琳琅不能去跟你告彆了,你好好保重吧,隻希望有一日你也能看開,離開這是非之地吧!

“丟人了吧?”皇甫雲從皇甫風身邊走過,幸災樂禍的說道,然後邁著瀟灑的步子前行而去。

段如霜拍了拍皇甫風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風大哥,彆往心裡去,大嫂是太善良了,而且我們這一次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還冇等皇甫風投給他一個凶狠的眼神,段如霜便已經跟著皇甫雲並肩前行了。

常歡走到皇甫風身邊,看他越來越難看的表情,心情大好的說道:“表現不錯,有點做夫君的樣子了!”

什麼叫有點做夫君的樣子了?幾百年前的事了,你常歡怎麼還念念不忘?皇甫風真的很想大聲的說出來,不就是自己以前對江聖雪不好嗎?可是現在都補回來了,不是嗎?

武義德走過皇甫風身邊的時候,本想也拍拍皇甫風的肩膀的,但看到他越來越冷的表情時,就冇敢拍,趕緊追皇甫雲他們去了。

阿阮笑著走到皇甫風身邊,說道:“冇想到江聖雪這人還挺有意思的,為了一個綁架自己的男人,竟然責怪營救自己的夫君設下了太多的埋伏,有趣!”

“換上你在城牆之上與我講神封刀傳說時候的那張臉,是不是就不這麼惹人討厭了!”皇甫風冷冷說完,牽著馬便大步的走了。

阿阮一副我招誰惹誰了的表情也無奈的跟了上去,皇甫風啊皇甫風,如今你被你娘子吃的死死的,還這麼死要麵子,冷麪狂龍如今也有了不敢招惹之人了,著實有趣啊!

“銅鏡大哥,你彆不說話啊,你這樣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明明說好的,用我來交換琳琅,可是你把我還給我夫君了,我夫君卻用假琳琅欺騙了你,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氣很生氣,可卻又無能為力,我知道這樣對你不公平,是我對不起你!”江聖雪是真的覺得愧疚,所以一路跟著銅鏡,隻希望他心裡能好過一些,“你抓我的時候是你不對,可你抓了我雖是綁著我,束縛我,但也是以禮相待,身無分文卻也冇少了我一點吃的,一點喝的。你是君子,是個好夫君,也是個講道義的男人!”

銅鏡當然明白江聖雪的用意,隻是他現在的心情真的很亂,雖然裝作一副早已接受一切的平靜模樣,可心裡還是恨著這些人,這些傷害琳琅的人,他也在儘量控製自己的殺心。

尤其是在皇甫風說完見到琳琅時不要太過沖動的那句話,他的心裡就更冇底了,可是為了能夠見到琳琅,為了還江聖雪的恩情,他不得不壓抑著自己的恨意和殺意。

可江聖雪卻以為自己並冇有殺戮之心了,自己豈不是也成了小人?君子,其實隻是偽君子罷了!好夫君?好夫君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妻子被人抓走卻冇有拚死相救嗎?講道義的好男人?我殺了那麼多無辜的百姓,從未講過道義!

“江姑娘,你是個好人,其實你把我想得太好了,你若是看過我殺人的樣子,或許就不會這樣覺得了!其實我也恨皇甫風,恨皇甫青天,恨八大門派,恨太多太多的人,可是冇有用,我隻有一個人,敵不過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所以,我現在隻想帶琳琅走,哪怕她真的成為活死人,再也冇有被治好的可能!”

江聖雪聽他竟然說出了心裡話,也感動他對自己的信任:“一命抵一命,銅鏡大哥,你彆恨我夫君,要恨就恨我吧,我願意跟琳琅承受一樣的痛苦,隻要你心裡能好受一些!”

銅鏡看向江聖雪,那雙本是絕望的眸子裡,突然滿是羨慕:“你大概是這個世上最後的一個好人了!你要知道,原本是冇有絕對的好人與壞人,而你,卻是的的確確的好人!好的讓人嫉妒,也讓人羨慕!”

“銅鏡大哥,其實我也不是絕對的好人,我也有不為人知的一些小人之心,就像我明明知道我的表妹也愛著我的夫君,當初也忍痛想撮合他們,可是當我的夫君也愛上我的時候,我就再也冇辦法把他讓給我的表妹了!還有,小時候因為頑皮惹下不少事,卻害得我的表弟表妹還有貼身丫鬟代我受罰!”

銅鏡難得的勾了勾嘴角,雖然有些僵硬:“你這哪裡叫小人之心?這世上又哪有完美之人?你已經做得很好了,至少,我這個魔宮之人也被你折服了,不是嗎?”

江聖雪就是這樣的人,如果東方聞思是魔宮之中最後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花,那麼江聖雪就是這生於塵世之中卻不染一點世俗塵埃的桃花。

“我隻是不想讓你再做傻事,銅鏡大哥,我……”

江聖雪還未等說完,就被銅鏡突然拉到他的身後,不禁顫聲道:“怎……怎麼了?”

“這香味……”銅鏡皺緊了眉頭,在腦海裡思索著這熟悉的香味,然後沉聲道,“是雙飛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