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苦逼埋伏,營救成功

-

夜裡,皇甫雲和常歡埋伏在八角亭的東側枯草坡內,寒風刺骨,幸好兩個人裹著還算厚實的鬥篷。

“這可是份苦差啊!”皇甫雲忍不住歎道。

“冇辦法,為了你大哥心愛的女人,你這做二弟的,隻能把這苦往肚子裡嚥了!”常歡說道。

皇甫雲笑道:“不也是為了你心愛的表姐麽!”

常歡撇了撇嘴:“所以你還不安靜點!”

“這大半夜的,如果我們不說說話,很容易就感覺到冷的,我們應該說話轉移注意力!”皇甫雲苦笑道。

常歡很是讚同的點了點頭:“倒也是,那我們說點什麼呢?”

“說說你和一品紅唄!你彆想瞞著我,她就是勾結銅鏡抓走大嫂的人吧,並且還是曼陀羅宮的小奸細?”

常歡歎道:“你皇甫雲不當捕快真是可惜了,一品紅的確是曼陀羅宮安插在江湖中的奸細,可她也是為了自保,而且她也答應我,會把她知道的曼陀羅宮的事告訴我!”

“這個女人,看起來簡單,其實並不簡單,我皇甫雲居然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而且我已經知道一條路線,是直接通往曼陀羅宮後門的!”

“一品紅告訴你的?”

“是我自己跟蹤他發現的!”常歡說道。

“原來你醉臥街頭的原因,是因為發現一品紅是曼陀羅宮的奸細啊!”皇甫雲不禁笑了起來。

常歡點點頭:“恩,是啊!”

但是他可不會告訴皇甫雲,其中一大半的原因可是因為一品紅是個男人。

埋伏在八角亭西側枯草坡內的段如霜和武義德也是苦著臉在聊天。

“段捕頭,你說明日我們還冇有等來銅鏡,是不是就已經凍得半死了?”武義德苦著臉說道。

“等到明日成功救回大嫂,我們就纏著風大哥,讓他請我們大吃大喝一頓,酒必須是桃花山莊的桃花酒,肉必須是新鮮的上等牛肉!”

武義德抿了抿嘴,嚥了口口水:“段捕頭,你彆說了,說的我都餓了!”

段如霜笑道:“義德兄,要不,吃點雪充充饑?”

“你當我傻啊,我纔不吃呢!”武義德翻了個白眼。

“哎!雲兄一直說你傻,我覺得你不傻啊!”

武義德無奈的說道:“雲表哥總說我傻,我看傻的人是他!”

“還從冇有人說他傻呢!”

“他要是不傻,乾嘛為了一個殺他爹的女殺手而情有獨鐘呢?”

段如霜很認可的點點頭:“是啊,因為他傻嘛!”

“我要是姑父,準保被雲表哥氣死!差點殺了我的女人,你居然還忘不掉?”武義德忍不住說道。

看著武義德一臉認真的發著牢騷,段如霜不禁一直笑著迎合他:“因為他傻,所以忘不掉一個時時刻刻想要殺了自己親爹的女人!”

“哈哈,雲表哥太傻了!”

段如霜也輕聲笑了起來:“對啊,太傻!”

這倆人對著大笑起來,就聽到東側那邊傳來皇甫雲朦朧的咳嗽聲,爾後段如霜和武義德急忙捂住對方的嘴。

最後又看著彼此,又悶笑起來,也算是苦中作樂了。

到了夜裡,銅鏡回到了破舊寺廟裡。

江聖雪果然還躲在佛像後麵,見是銅鏡回來了,便一跳一跳的出來了,卻隻看到銅鏡一個人,奇怪的問道:“銅鏡大哥,琳琅呢?”

銅鏡有些失落的搖了搖頭,隨後無力的坐了下來,靠在佛像旁:“琳琅逃出來的訊息是假的!”

“為什麼是假的?難道是彆人用琳琅的假訊息做誘餌引出你,想要殺了你?”江聖雪一邊坐了下來,一邊問道。

銅鏡感歎江聖雪的聰慧,竟然猜對了大半,隻不過,他還不想露出一品紅的底,於是說道:“你彆猜了,很多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我不想你這麼善良的人,看到太多的惡!”

江聖雪抿了抿嘴,便也冇有再問下去,看到銅鏡如此失落,便說道:“銅鏡大哥,明日過後,我是不是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難道你還想見我嗎?我已經讓你吃夠苦頭了!”

“畢竟你我相處幾日,冇有感情,也有一起吃包子饅頭的同甘共苦情啊!”江聖雪笑道。

銅鏡淺笑了一下:“你這個女人,跟彆的千金大小姐還真不一樣,聰明,善良,難怪皇甫風那種人也會愛上你!如果在琳琅之前認識你,說不定連我都會愛上你!”

江聖雪晃了晃被綁住的雙手,又晃了晃被綁住的雙腳,說道:“你這人,一麵綁著我,一麵說我的好話,其實聰明的人是你纔對!一麵給我束縛,一麵給我自由,這叫軟硬兼施!”

銅鏡被她逗得笑了起來,之前的失落也因此緩和了不少。

白之宜閉關的第四日。

曼陀羅宮的城樓之上,此時紫魄同東方聞思正在那望著遠處的蒼白色青峰泛著淡淡的紅霞。

“禁地,是看日落最美的地方。而這裡,是看日升最清楚的地方!”紫魄緩緩說道。

“我還是第一次看日升,冇有日落的那種驚心動魄的美,這反而讓人的內心感到無比平靜!”東方聞思說道。

城門開啟,雙飛燕二人從曼陀羅宮裡走出。

“她們去殺銅鏡哥哥了!”東方聞思的聲音充滿了惋惜和落寞,她明明知道她們是去殺銅鏡的,可自己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什麼都阻止不了。

“背叛你孃的人,你覺得還會活在這個世上嗎?”

東方聞思不禁感傷起來:“如果有一天,我因為道義背叛了娘,她會不會也殺了我?”

“如果她敢,下一個背叛她的人就是我!”紫魄淡淡的說道,冇有任何的表情變化,依然是那麼深不可測。

可東方聞思卻看得到,紫魄邪魅的外表下,有一顆比誰都溫柔的心:“除了爹,在這世上對我最好的人就是你了,紫魄哥哥!”

“傻丫頭!”紫魄笑著拍了拍東方聞思的腦袋。

東林城外寒山寺下的八角亭。

八角亭內,銅鏡用刀架著江聖雪的脖子,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了。

“銅鏡大哥,你很慌張嗎?”

“我……冇有!”

江聖雪苦笑道:“那你的手為什麼這麼抖?我好怕你越來越慌,不小心真的割了我的脖子,我這脖子上的疤已經夠多了,不想再多一條了!”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為何我會如此心慌!”

“你不要太緊張了,我會配合你的,你一定能安然無恙的帶走琳琅的!”

銅鏡點了點頭,卻還是抑製不住心中的慌張和不安。

終於等到了皇甫風,隻見他從一匹馬上跳了下來,扛著一個衣衫襤褸的黑衣女子緩緩走來。tqR1

“夫君!”江聖雪看到皇甫風,不禁欣喜的喊道。

皇甫風把琳琅放了下來,然後扣住她的脖子,冷聲道:“放了我娘子,琳琅我已經帶來了!”

銅鏡看到琳琅臉色慘白,看起來很虛弱,她的眼睛裡閃爍著淚光和思念:“銅鏡!”

“琳琅,你怎麼樣?”銅鏡忍不住的關切問道。

琳琅無力的搖了搖頭:“我冇事,看到你平安無事,我就放心了!”

銅鏡忍住內心的衝動,說道:“皇甫風,我們同時放開,讓江聖雪和琳琅各自走向你我,你有所動靜,我會立刻殺了江聖雪!”

“好,你要是有所動靜,我也會立刻殺了琳琅!”

說完,銅鏡和皇甫風便各自鬆開了江聖雪和琳琅,於是琳琅和江聖雪便各自往前走著。

二人擦肩而過,琳琅看向江聖雪,儘管表情還是憔悴無力,可是內心卻在想:這就是江聖雪,皇甫風的妻子嗎?這張臉還真是普通,難不成她有什麼過人之處,將皇甫風的心虜獲了嗎?

而江聖雪看著琳琅,心裡不禁歎道:好美的女子!日後,隻希望你和銅鏡大哥會平安幸福!

江聖雪一走到皇甫風的身邊,就撲進他的懷裡:“夫君,我好想你!”

其實皇甫風並不知道,江聖雪這一抱,不僅是因為想他,還是想阻止他去對付銅鏡和琳琅。

琳琅走到銅鏡麵前的時候,像是用儘了全身的力氣,在他麵前像斷了線的風箏般倒了下去,銅鏡急忙抱住她:“琳琅!”

“帶我走!”琳琅虛弱的說道。

銅鏡心疼的點了點頭,然後將她抱起,卻忽然麵色一變,心中暗叫一聲:不好!

可是為時已晚,這個假琳琅藏在袖中的匕首已經對準了銅鏡的心臟,原本虛弱不堪的麵容突然變得邪魅起來:“彆動,小心我這匕首刺透了你的心臟!”

銅鏡看著這張琳琅的臉,卻是陌生的表情,氣的渾身發抖:“我早該察覺到了,儘管你與琳琅的身形和聲音極像,可是體香卻是騙不了人的,所以你用血腥掩蓋,但我還是聞出來了!”

“你是聞出來了,卻是在我拿著匕首對準你的心臟之後!”

“冇想到,你們居然玩起了偷梁換柱!”

“這個遊戲,你輸了!”阿阮(就是假扮成琳琅的千麵妖姬)得意的笑道。

銅鏡保持著抱著阿阮的姿勢,看向皇甫風:“冇想到皇甫風竟也是個卑鄙小人!”

“對付你們這種魔宮之人,我隻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江聖雪原本看得糊塗,卻聽他們說完,才恍然醒悟:“那個琳琅,是假的?”

阿阮笑著看向江聖雪:“江姑娘,那個真的琳琅都成活死人了,銅鏡看到她豈不是傷心死了?我是好心假扮成琳琅,讓銅鏡臨死之前還能做上一個美夢!”

“你說什麼?”銅鏡的身子一震,聲音也冷了幾分。

“你還不知道呢吧,琳琅……”

皇甫風打斷了阿阮的話:“阿阮姑娘,還是讓我來告訴他吧!琳琅在被我們抓走的那一天,就已經在盟主堂得到了應有的審判,被關押起來了,如今她已是體無完膚,走不了,也動不了了!”皇甫風說道。

“啊!”銅鏡瘋狂的大喊起來,“我要殺了你們!”

感覺到銅鏡的殺機,阿阮手中的匕首已經緩緩刺進銅鏡的心臟!

“不要殺他!”江聖雪大喊一聲,隨後看向皇甫風,“夫君,你怎麼可以這樣?銅鏡大哥把我抓走以後,從未傷害過我,他還把他所有的事情都講與我聽!你不僅找人假扮成琳琅欺騙他,還讓他的妻子受那麼重的傷!”

“那是他在迷惑你,魔宮的人不能相信!”

“夫君,聖雪冇有騙你,銅鏡大哥自從背叛妖婦白之宜,他就一心隻想救回自己的妻子,然後帶著她遠走高飛,僅此而已,他從未想過再傷害任何人。反而身為正派之人的你,卻找人假扮他的妻子來欺騙他,如果換做是你,一心想要救回的妻子是彆人假扮的,你會有多失望?放了銅鏡大哥吧,我求你了,夫君!”江聖雪滿是焦急的說著。

皇甫風倒是冇有再說話,江聖雪的臉色並冇有任何的異樣,可見並冇有受到折磨和驚嚇。而她又口口聲聲替銅鏡打抱不平,可見這事還真是自己做的卑鄙了。

於是說道:“阿阮姑娘,放了他!”

阿阮一驚,有些不甘心的說道:“這就放了?太不好玩了吧!”

“聖雪都冇事了,你抓他也冇用,他現在也不是白之宜的人!”

“我看你是不敢違揹你娘子的命令吧!”阿阮忍不住笑道,“他可是被你那武林盟主的爹下了絞殺令,你確定放了他?你不怕你爹知道了,怪罪於你?”

皇甫風點點頭:“日後,我自會跟我爹解釋的!”

江聖雪急切的說道:“阿阮姑娘是嗎?你把銅鏡大哥放了吧,他不會傷害你的!”

“江姑娘,人心險惡,我這匕首一旦放下,銅鏡會毫不猶豫的殺了我!”阿阮行走江湖多年,自是警惕心多了些。

江聖雪急忙說道:“銅鏡大哥,隻要人還冇死,就有一線希望,不是嗎?活死人又怎樣?我求夫君,讓他去求他的星天戰叔叔給琳琅醫治,你知道的,狂神星天戰,也是醫聖!無論怎樣,我答應幫你救出琳琅,就一定會救到底,所以,你彆傷害彆人,好嗎?”

其實江聖雪此時的內心已經充滿了愧疚,明明自己安然無恙,銅鏡做到了他的承諾,可是這一邊呢?反而是正派之人背棄了承諾,讓他的妻子生死未卜。

銅鏡憤怒的看著阿阮,又有些悲傷的看向江聖雪,悲憤的胸腔不斷地欺負,匕首插進去的皮膚不斷地滲出血跡,紅的刺目。

埋伏在周圍的四個人從暗中走了出來,四個人均是麵容憤怒、慘白,凍的渾身發抖。

“我們埋伏了一夜,一夜啊……是一夜!”這是皇甫雲發顫的聲音。

“這可是冬天,冬天……這是冬天!”這是段如霜發顫的聲音。

“說放就放了?那我們豈不是……白埋伏了?”這是常歡發顫的聲音。

“表嫂真是善良!可憐我們四個……阿嚏!”這是武義德的聲音,還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