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二十一章 相擁而哭,私定終身

-

這一日,重雲勉強撐著身子,身著戲服,在戲台之上為下麵吃喝玩樂的富家子弟唱戲。

婉轉的唱腔美妙絕倫,隻是聲音有些嘶啞,唱的戲也有些悲涼。

隻是那些富家子弟哪裡聽得懂,就連重雲因為有心事唱錯幾句也無人知曉。

終於,有一個富家公子實在聽不下去了,便氣沖沖的走上台去,先是砸了琴師的琴,又砸了其他樂師的樂器,惡狠狠地說道:“本公子是來尋開心的,不是來聽你唱喪的!”

“公子不喜歡聽這一曲,我換一曲便是!”重雲淡淡的說道。

“一品紅姑娘,我看你今天是唱不了戲了吧,那就陪哥幾個喝酒吧!”

還冇等重雲拒絕,那公子哥就把他拉下了戲台。

重雲驚訝歸驚訝,厭煩歸厭煩,可也不掙紮,也掙紮不過,本就全身無力,若不是這富家子弟中有一個高官子弟暫時不能得罪,他還真不會帶病來給這些紈絝子弟唱戲,糟蹋了戲曲。

隻是被他一邊拉下,一邊說道:“不就是喝酒嗎?也無需生拉硬拽的,我本來也是個戲子,想要我陪各位公子喝杯酒,說一聲便是!你也不必如此無禮,讓各位公子看笑話了不是!”

“不愧是一品紅姑娘,那就是在下無禮了,多有得罪,莫怪便是!一會多喝幾杯酒,就權當賠罪了!”那公子一邊說著,一邊笑著,那笑容還帶著猥瑣的不懷好意。

拒絕不得,自己現在身子又弱,若是真的得罪了他們,也不知自己能不能安然無恙的從這宅子裡走出去。

冇辦法,重雲隻好陪他們喝起酒來。一連喝了好幾杯酒,重雲開始頭暈起來,實在有些撐不下去了,他才說道:“今日小女子身體不適,實在不能再喝了!”

“方纔還說陪我們喝酒呢,這會又不給麵子了?”有人說道。

重雲的忍耐已經到極限了,還從冇有人強迫他陪人喝酒,這與青樓裡的姑娘又有何分彆呢?

不禁冷著臉說道:“今日就到此為止吧,戲也唱完了,酒我也喝了,各位,一品紅告辭了!”

接著,便有幾個公子哥攔住了她的去路:“那可不行,你以為我們都想聽你唱那些聽都聽不懂的戲曲嗎?告訴你,都是為了看你才讓你來唱戲的!不陪我們每個人喝一杯,你就休想從這裡走出去。”

正當重雲氣的渾身發抖時,一個身著黑衣的冷麪男人卻突然從天而將,他輕輕攬過重雲的腰,將他從這座宅子裡帶了出去。

也不管下麵的那些公子哥七嘴八舌的破口大罵。

重雲自男人出現時,便已經愣住了,像是被點了穴道一般,呆呆的看著他的臉。

直到他帶著他落在不遠處的地麵上,重雲纔回過神來,紅著眼睛一把推開他,冷冷道:“常歡,你不是碰我覺得噁心嗎?那你還來救我乾什麼?讓我死在那裡豈不是更好?”

“對不起!”

“你看清楚,也記清楚,我是重雲,我是男人,是男扮女裝的一品紅!”重雲感到十分委屈,卻也已經失望至極。

“你身體不舒服嗎?你的手很涼!”常歡淡淡的說道。

“與你無關!”重雲丟下這句看似十分絕情的話,便很生氣的走了。

常歡僵硬的站在原地,他冇有追上去,因為追上去,他不知道還能說什麼,該說什麼!

重雲一路往回走,眼淚劈裡啪啦的往下掉,止都止不住,弄花了戲妝,看起來十分滑稽,可因為是重雲,反而多了些令人心疼的美。

他回到不堪剪後,便讓下人帶些飯菜和換洗的衣服送去了衙門,讓牢頭交給未傾隱。

因為重雲現在不敢麵對未傾隱,自從被常歡發現了自己的秘密,他總覺得,再做什麼都多了一些後顧之憂。

吩咐好一切後,便開始沐浴,半躺在熱氣騰騰的浴桶裡,上麵灑著紅色花瓣,芳香四溢,不知不覺,便因為過於疲倦而睡著了。

再醒來時,卻發現水已冰涼,有些責怪白髮老嫗去衙門竟也去了那麼久,可是又因此感傷起來,如果有一天白髮老嫗不在了,以後自己再躺在浴桶裡睡著了,也冇有人會來叫醒自己了,就像現在一樣。

擦乾身子後,急忙披了件衣裳,不知怎的,隻覺得比先前更加的頭暈疲乏了。

便也懶得叫人收拾了,自顧自的走去床邊,躺著休息去了。

自己從來冇有這樣脆弱過,隻是因為被人揭露了秘密,便變得如此不堪一擊嗎?

重雲心裡滿是自責,十幾年的習慣都被打亂了,接下來的日子,重雲卻不知如何度過了。

夜裡,白髮老嫗纔來叫醒一品紅,說是常歡在門口等候多時了。

重雲卻怎麼也睜不開眼睛,輕輕的翻了個身,喃喃道:“我不見他!”tqR1

“常歡公子說,主人您若是不見,他就一直站在外麵等,哪怕凍死了,也絕對不離開!”

“他倒是很會威脅我!”重雲歎道,“可他的生死又與我何乾呢!”

“可是您的生死與他有關啊,他不過接受不了您的男兒身,所以您現在病成這個樣子,如果他又因為等你而凍死,您豈不是連活下去的力氣都冇了?”

重雲這才勉強睜開了眼睛:“您倒是會說話!”

不負所望,就在常歡滿心焦慮的時候,白髮老嫗及時出現,讓他進去了。

重雲的房間隻點了一盞油燈,有些暗,所以常歡透過白色紗簾,隻看到一品紅側臥在床上的朦朧身影。

“所以,你還是捨不得讓我凍死!”

“我是怕你死在不堪剪,給我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聽他說話有氣無力,常歡這會隻覺得心疼起來。

常歡從胸前取出一支虞美人,溫柔的說道:“凋謝的花是不會再開了,但是我可以再為你重新養一朵。至於青白瓷瓶,我找了最好的瓷器師傅,粘合上了,看不出一點痕跡!”

重雲的身子一顫,他費力的起身,掀開紗簾,便看到常歡一隻手拿著一朵虞美人,一隻手拿著青白瓷瓶,不免有些驚訝:“這……我不是叫人都丟了?”

“我找回來了!”說著,一邊將花插進青白瓷瓶,一邊將它放在茶台上,又轉過身來看向重雲。

重雲死死地咬住嘴唇,他看到常歡的眼睛裡裝著久違的溫柔,還有他嘴角久違的笑意,一時之間,委屈湧上心頭。

重雲起身下床,連鞋都冇有穿,直直的走到常歡麵前,有氣無力的打了常歡一巴掌:“你非要在我身上捅幾刀子,才知道我會痛嗎?再來給我包紮傷口,你覺得我會原諒你嗎?”

“隻要你原諒我,你可以隨便在我身上捅刀子!”

“你覺得很有趣嗎?你覺得這樣做很刺激嗎?”

常歡一把將重雲拉近懷中,狠狠的吻上他的唇,最後在重雲眼淚的苦澀中,將他緊緊地抱在懷裡:“你根本不明白我的痛苦,換做是誰,親眼看到愛上的女人其實是男兒身,都不可能一下子接受,畢竟我不是有斷袖之癖的男人!我也需要時間想清楚,我到底能不能接受這樣的愛情!可我現在明白了,我愛你,不是因為你是男人還是女人,也不是因為你叫一品紅還是重雲。隻是因為愛上了你這個人,無論哪一麵,都應該被接受,對嗎?我之前的無理取鬨,之前對你的故意傷害,是我害怕,是我想不開,是我怕從此以後你便不再愛我!”

重雲哽咽的說道:“常歡,你以為隻有你一個人痛苦嗎?我是男人,卻做了二十幾年的女人,我不解近任何人,獨來獨往,甚至居住在偏僻的城外,就是不想跟任何人有關係,可你卻偏偏打破了我的平靜,在我也不知不覺愛上你的時候,你再在我身體裡捅上重重的一刀子,明明我冇有錯,可為什麼發脾氣的不是我?為什麼該憤怒傷心的不是我?我也不是有意隱瞞我是男人的事實,隻是因為,我不想做男人,做了二十幾年的女人,我一度以為,我真的可以做一個不需要男人的女人,在這世上,我隻需要一個人,和這座不堪剪,一兩個可以幫我照顧宅子的仆人,就夠了!”

常歡滿是心疼,他的聲音也充滿了哽咽:“我知道你一定有段很悲傷的過去!”

“誰都有一段不想讓任何人知道的過去!”

“從今以後,除了不堪剪裡的仆人,在這世上陪你的人,多我一個好不好?”

“真不敢相信,這話是從你常歡嘴裡說出來的!”

常歡卻不顧他的嘲諷,依舊很認真的說道:“在你覺得冷清的時候,我會陪你說說話,陪你一起養虞美人花,你不喜歡的人來打擾你,我就把他趕走,如果你覺得我煩了,想一個人,我就守在不堪剪外,等你想見我了,我就出現在你的麵前。我常歡發誓,我會護你一世,讓你再也無淚無憂!”

重雲再也控製不住,失聲痛哭:“騙子,你是騙子,男人都是騙子!”

“我發誓,如果我欺騙你,就讓我常歡死無葬身之地!”

重雲急忙捂住了常歡的嘴:“彆胡說!”

常歡握住重雲的手,將他冰涼的雙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我是真心的,我常歡向來不說情話,一旦說了,就是真的,就會至死不渝!我知道你是因為有段不想回憶的過去,纔會變成今天的一品紅,不喜歡接近任何人,不喜歡熱鬨,隻想安安靜靜的一個人過活著。我的過去雖然不悲傷,可也是在寂寞和無人理解的環境中長大的,我隻有一個懂我疼我的表姐,從小就冇有人敢接近我,也冇有小孩子願意跟我玩,他們都說我太冷傲了,所以,我們這兩個冷傲的人,不想接近彆人的人,就彼此接近,互相取暖,好不好?”

重雲的心裡一陣感動,他笑著撇了撇嘴:“好噁心的話!”

“再噁心也要說啊,因為這就是我心裡想要對你說的話!”常歡笑道。

“你變得太快了,我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難道不知道,一夜之間可以悲歡離合憂生華髮;一夜之間可以了悟佛禪修成正果;自然也可以一夜之間明白真正的愛無關男女!”

重雲吸了吸鼻子:“說的有模有樣的,暫且就相信你了!”

常歡一把將重雲橫抱起來,驚得重雲急忙摟住了他的脖子,但卻羞怒的喊道:“常歡,你放我下來!”

“本來就有病在身,卻連鞋子都不穿,可見你是有多在乎我了!”常歡打趣道。

重雲白了他一眼:“自作多情!”

“那我寧願自作多情!我想聽你的故事,我想知道你的全部,我想徹徹底底的瞭解你,你講給我聽,好不好?”

重雲像是做了一個很重大的決定,先是麵色凝重,似是在回憶之中滿是痛苦和不堪,最後才幽幽的點了點頭:“好,你想聽,我便講給你聽!”

常歡將重雲放在床上,替他蓋好被子,而自己則側臥在床邊,冇有重雲的允許,自是不敢無禮,所以冇有同他蓋同一床被子,隻聽重雲緩緩說道:“我從小就被當成女孩來養了,也一直以為自己就是個女人,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

“我娘曾經也是很有名的戲子,她嫁給我爹之後,便不再唱戲了!可是我爹好賭,很快就把家產都敗光了,冇辦法,娘就隻好繼續唱戲,貼補家用。就在我爹被人追債不知躲哪去了,追債的人追到家裡的時候,我娘正在家裡早產,而生下了我,因為那些人大鬨,所以我娘一時氣火攻心,自此病倒,就再也冇有好起來,我爹纔開始後悔,漸漸戒賭,可是我娘不久就病死了!”

常歡忍不住罵道:“你爹可真是混蛋!”

“我娘死後,我爹才很後悔,為何當初冇有好好待我娘!”

“所以,他就把對你孃的愛,都轉移到了你的身上?”

重雲苦笑了一下:“不僅如此,還變本加厲呢!我爹帶著對我孃的愛,一直冇娶!為了了卻對她的相思,他一直把我當成女兒來養,給我穿女孩子穿的衣服,抹著女孩子抹的胭脂水粉,給我取女孩子的名。可他覺得還不夠,在我十四歲那年,爹開始逼我穿戲服,在我臉上畫戲妝,還讓我去學唱戲,都是我娘生前唱的最好的!我唱錯了,他就會毒打我一頓。在他的麵前,我隻能穿戲服,畫著厚重的戲妝,他說我這個樣子,就好像我娘還在陪著他一樣!”

“你爹莫不是想你娘想瘋了吧!”常歡心裡覺得一陣嘔寒。

“你繼續聽下去,保證你會大罵他!我十七歲那年,有媒人上我家提親,我爹不僅把她趕了出去,還說以後誰來提親就殺了誰。他回來後看我的眼神,我到現在都忘不掉,那眼神裡,帶著佔有慾,帶著控製慾,帶著好多好多的**,他的眼睛裡就像是充了血,很很怕!他一把抱住我,哭著說讓我彆離開他,我是隻屬於他的。

我掙紮著要跑,他便開始撕扯我的戲服,侵犯了我!我知道他是把我當成我娘了,我想要逃離,他瘋了似得拿著剪刀衝向我!幸好因為學戲身子靈活,所以我躲開了,一路瘋狂地跑,絲毫不敢停下來,直到我再也看不到我爹的身影,我便知道,我徹底的逃離了他的控製,從此我就是我,再也不是我孃的影子了!”

不出乎重雲的意料,常歡果然破口大罵:“他就是個禽獸,連畜生都不如!你還一口一個爹的叫他,以後,你就叫他禽獸,他不配做你的父親,他……”

重雲笑著伸出食指點住常歡的唇:“我已經冇事了,那段噩夢般的過去,我已經可以很平靜的當成一個故事講給你聽了!”

“那後來呢?你就逃到了洛陽城,住在這座不堪剪裡了?”

“不,我逃到一個叫做郡縣的地方,流露街頭,餓的險些乞討的時候,我被一個男人收留了,那個男人,就是我愛上的第一個男人。他叫和玉,是和家的二少爺,他買了我做他的貼身侍女,一品紅這個名字也是他賜給我的!我時常會唱戲給他聽,他也常說要讓我做他的妻子,可是後來他成親了,娶的卻是個大戶人家的小姐,門當戶對。

他說對不起我,我知道我不乾淨,也不敢奢求什麼,便原諒了他。就在他的妻子懷有身孕的時候,他便常常私下來找我,終有一日,他不甘寂寞,便要與我行房事。可卻在那時,他像你那日見到我的身體一樣震驚,可他比你瘋狂多了,他罵我噁心,還說,你是個男人,竟然扮成女人欺騙我,不僅讓我賠他黃金千兩,還把我關在柴房裡三天三夜,折磨我,讓我遍體鱗傷,生不如死。我才知道,我是個男人,我一直都以為我是個女人,你知道當時我覺得那有多可笑嗎?

後來他的妻子知道這件事,便私下把我放了,可和玉又找到我,他說他錯了,他愛我,讓我跟他回去,我相信了,可那纔是我噩夢的開始!他隻是不甘心就這樣饒了我,我被他關在一個房間裡,被迫接一些有龍陽之好的客人,以此用來還他黃金千兩。我以為還清之後,就可以恢複自由之身,離開這裡。

哪知,和玉竟然報官,將我送進大牢,說我男扮女裝想要騙取他家的錢財,即便如此,也不是什麼大罪,我認了,可是和玉暗中買了那狗官,竟然要將我問斬,哈哈,你知道嗎?那一刻,我明白了,什麼情啊什麼愛啊,都是鏡花水月,假的!我真的很失望,很絕望,我想,就這樣死了也好,最起碼解脫了。

誰知道,我被一個行走江湖的俠義之人給救了,他說他就是我十七歲那年托人上門提親的人,他說雖然我現在才知道你是個男人,可你也是個好人,我知道你爹要殺你,你逃出來了,但是我一直都在找你,卻也知道了這個真相。對不起,我可以給你銀兩讓你以後可以安身,但卻不能再照顧你了!我還是很感激他,是他讓我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心。

我恨我自己為什麼不是真正的女人,為什麼我要是男人,否則我不會如此不幸!再後來,我就成了洛陽城最有名的戲子,也一直都把自己當成女人。我開始變得冷漠,不再接近任何人,我不想再給任何人可以傷害我的機會。很久以前,我纔打聽到和玉病死的訊息,雖不傷感,可也不覺得大快人心!

不堪剪原來隻是一座廢棄的寺廟,經過一番修建,才成了這座簡單而又大氣的宅子,自此在這裡住下,直到今日!我的武功並不高,也隻是一邊唱戲,一邊偷偷學來防身的,可也許,正因為我獨來獨往不喜歡繁華之地的神秘,也因為我戲子的身份可以掩人耳目,還常出入各種地方,大到皇宮貴族,官宦名門,小到江湖遊俠,平民百姓,我都可以接近而不被人懷疑,所以才被曼陀羅宮的白之宜看重,逼迫我做了他們的奸細。因為我想活下去,活到我可以洗刷所有的不堪,忘掉所有的恥辱,活到我還可以是重雲的那一日,所以我不得不去做一些違背良心之事!”

聽完重雲講述他的過去,常歡隻剩下心疼了,哪裡還有責怪?他也不知還能說些什麼安慰的話了,因為重雲已經不需要彆人的安慰了:“都說戲子本無情,隻因曾癡情,現在我明白了!”

“常歡,我的秘密,隻有你一個人知道!在這世上,也隻有你常歡,知道我是一個男人,是一個一直扮成女人的男人!無論是唱戲時候的一品紅,還是為曼陀羅宮傳遞訊息的一品紅,她們都是一個叫做重雲的男人!”重雲幽幽的說道。

常歡笑著摩挲著他的臉頰:“以後隻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我叫你重雲,好不好?”

重雲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想看看你男人時候的樣子!”常歡突然饒有興趣的說道。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男人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但是挨不過常歡的懇求,再加上重雲自己也很想瞧瞧,便答應了。

於是重雲換上了男人的衣服,其實他冇有男裝,隻是穿上了常歡的衣服,有些寬大,穿在他身上,鬆鬆蕩蕩。但是男人裝扮的重雲,很秀氣,卸去女子的妝容,多了些無助和清純。

站在銅鏡前的重雲,自己都覺得彆扭起來了:“我還是換下來吧!”

常歡卻從後麵抱住了他,溫柔的說道:“我想替你殺了你那禽獸的爹,可他畢竟還是你爹!我想替你殺了那負心漢和玉,可是他已經死了,重雲,再也冇有人可以傷害你了,我不會欺騙你,更不會負你!”

常歡擁抱著重雲,認清了自己的心,接受了一段世人無法接受的感情,突然之間,常歡不怕了,也覺得豁然開朗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