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二十章 千麵妖姬,魔刀傳說

-

白之宜閉關的第三日。

白狐已經不知道被軟禁在烈火宮多少時日了,每日隻是在院中練練劍,在房間裡飲茶發呆,偶爾會在烈火宮裡四處走動一下,可一旦靠近大門門口,便會有無數名烈火宮弟子聚集在那裡。

自從前幾天聽聞烈火宮弟子私下交談,白之宜交代在她十日出關之前,銅鏡必須要死。

便故此擔憂起銅鏡來了,他想要出去找他,可被軟禁在烈火宮裡,就連四處走動都受限製,去次曼陀羅宮已乃是不易之事,更何況是出去呢?

所以,白狐他一直很矛盾。

如果我也逃出去,就等於背叛了白之宜,複仇之日便遙不可及了。

可是如果一直在這裡,什麼都做不了,一樣無法報仇,我必須要想辦法,重新奪得白之宜的信任,得以重用。

白狐堅定的想著,一個計劃便在他的腦海裡逐漸成型。

桃花山莊。

又是一頓尷尬的午飯,江聖雪已缺席多日。

武月貞是拿起筷子又煩憂的放了下:“風兒,聖雪的病為何還冇有痊癒,是不是得了什麼重病,所以你瞞著我?”

皇甫風極力平靜的說道:“大娘,聖雪冇什麼大事,隻是頭暈,起不來床罷了!”

“風兒,這可不是小事啊,都病好幾天了吧!”

“已經冇事了,明天她就能下床隨意走動了!”皇甫風急忙說道。

“我說青天,你都不擔心嗎?我們一會一起去看看聖雪吧!她要是出點什麼事,看你怎麼跟江大哥交代!”武月貞說道。

皇甫青天正在往嘴裡送菜,冇想到武月貞突然說到自己身上了,有些尷尬的把菜嚥下去,說道:“月貞,你就彆小題大做了!風兒都說冇事了,你總往聖雪那跑,她就是再不舒服,也不敢休息了不是?”

“可是聖雪嫁進桃莊,從冇出現這種狀況啊,臥床好幾天了,風兒是男人,粗心也就罷了,我們這做公婆的,多關心一些也是常理之事啊!”

“連風兒都說冇事了,明日聖雪就能跟大家一起吃飯了,你還擔心什麼!”皇甫青天無奈的說道。

皇甫風低頭偷偷看了一眼皇甫雲,剛好碰上他的眼睛,皇甫雲笑的頗有深意,皇甫風則是緊張萬分,動了動唇:你還笑得出來,失蹤的可是你大嫂!

我是笑你好幾天都用這一個藉口!皇甫雲動了動唇,便不再看他。

皇甫風怒視了他一眼,也無聲無息的低頭吃飯了,可惜愛妻還在危險之中,美味佳肴吃在嘴裡也是食之無味啊!

“這大少奶奶不愧是江家堡裡嬌生慣養的千金大小姐,不過是頭暈,就嬌弱的不能下床了!哪像我們這些命苦的人,即便是患有多年的頑疾,該做什麼還是要做什麼,多唸叨幾句,就要遭人背後非議,說什麼矯情啊,命賤卻裝高貴的!”李葉蘇一邊說著,一邊低頭吃著。

李葉蘇就是有這樣的功力,再熱鬨的壞境,隻要她說一句話,總是會冷場,令每個人都覺得渾身不自在。

皇甫雷一邊吃著,一邊衝李葉蘇說道:“娘,你什麼都不知道,就不要亂說大嫂的不是嘛!”

“我說什麼了我?就說一句嬌生慣養,難道還說錯了?”

“大嫂是因為被人……”皇甫雷話還未說完,就被皇甫風和皇甫雲同時驚呼的一句“三弟”給嚇了回去。

皇甫雷不安的嚥了口口水,差點就說漏嘴了,看到皇甫風那怪罪的目光,皇甫雷像犯了錯似得,低下頭安安靜靜的吃東西了。

李葉蘇可是不開心了:“呦,雷兒是哪句話說錯了,惹得風少爺生氣了?連做小叔的都甚覺不快了?”

這句話,惹得皇甫三兄弟均是渾身不自在起來,誰也冇有應李葉蘇的話。

一個不想搭理,一個懶得搭理,一個不敢搭理。

武義德也是倍覺尷尬,便說道:“這常歡大哥去哪了?”

“去見朋友了!”皇甫雲說道。

皇甫青天笑道:“歡兒這性子,短短幾日,也在這江湖中結交了朋友?”

“那您小看了常歡不是!”皇甫雲笑道。

就這樣,方纔的尷尬也被武義德的轉移話題消散了大半。

飯後,皇甫風和皇甫雲便一同前往盟主堂。

隻等了半個時辰,就見聞且和馬麟成帶來了一個貌美女子緩緩進入。

“風大公子,雲二公子,人給你們帶來了!”馬麟成說道。

那貌美女人身材婀娜,一身白衣飄飄欲仙,卻給人一種千嬌百媚之感。

女人緩緩走到皇甫風和皇甫雲的麵前,羞答答的摸著自己的秀髮,嬌聲道:“小女子名為阿阮,久仰皇甫風、皇甫雲兩位少俠大名,小女子這廂有禮了!”

皇甫雲倒是笑的風流瀟灑,輕輕作揖道:“阿阮姑娘,果然名不虛傳,不愧是素有“千麵妖姬”之稱的絕色美人!”

“第一次相見,就能哄得女子心花怒放,笑逐顏開,一定就是風流多情的雲少俠了!”

“哪裡,哪裡!”

阿阮瞧了一眼皇甫風,又瞥見他手中的神封刀,先是一愣,眼中閃過一絲悲痛,卻又嬌媚的說道:“冷麪狂龍也是名不虛傳啊,如此英俊,即便是冷如堅冰,已娶嬌妻,也有不少千金小姐隻鐘情於風少俠呢!”

“阿阮姑娘可是偏心啊,雲某我除了風流多情,可就冇有其他優點了?”皇甫雲故意說笑道。

“雲少俠的風流情史名震江湖,小女子就不一一陳列了,儘管如此,還有無數女子念及,可見雲少俠不止是風流多情,這其中的優點,小女子可就不一一細說了!”阿阮笑道。

“這下我的心裡可就舒服多了!”說笑過後,皇甫雲正色道,“我們來說正事吧,聞且已經把我找你的目的告訴你了吧!”

“聞少幫主都已經告訴我了,讓我假扮成琳琅,明日隨風少俠去救她的妻子江聖雪!”

“正是如此!我知道阿阮姑娘向來不以真麵目示人,且從不在一個地方常駐,浪跡天涯,行蹤不定!所以才托聞且幫忙,江湖人都知丐幫兄弟遍佈天下,找一個人也比較容易,冇想到,這麼快就把阿阮姑娘請來了,也冇想到,阿阮姑娘真的肯答應幫我們這個忙!”

阿阮看了一眼皇甫風手中的神封刀,表情也嚴肅了許多,她輕聲說道:“我隻有一個條件!”

“阿阮姑娘請說!”皇甫雲說道。

“我想讓風少俠陪我去一個地方!”

此話一出,驚呆的不隻是皇甫風,連皇甫雲、聞且和馬麟成都是一臉的不解。

“為什麼?”皇甫風冷冷說道。

“你答應我,自然就知道其中原因了!”阿阮嬌媚的笑道。

皇甫風看了一眼皇甫雲,皇甫雲則是撞了他的肩膀一下:“大哥,為了大嫂,你也得答應啊!”

皇甫風這才點頭,算是答應了。

“我和風少俠去去就來,你們在這裡且稍等片刻,我回來之後,便立刻隨你們去見琳琅,連夜做出一張人皮麵具來。”說著,突然將臉上的人皮麵具扯了下來,又露出一張無比美麗的少女麵容,“一張人皮麵具戴久了總是會膩的,一會回來的時候,怕你們認不出我來,所以才……!”

“哈哈,千麵妖姬有千麵,到底哪一麵是你的真麵容,還真是這江湖中的一大秘事!”皇甫雲笑道。

“人生在世,隻有一麵,豈不是無趣?”阿阮笑道,“隨我走吧,風少俠!”

看著皇甫風和神秘的阿阮一同出了盟主堂,皇甫雲則是滿麵不解:“這個千麵妖姬,可是看上我大哥了?”

聞且搖了搖頭,對著馬麟成說了句話,馬麟成便代為轉達:“雲二公子,我家幫主說,阿阮姑娘應該不是看上風大公子了,而是看上風大公子手中的那把神封刀了!”

皇甫雲這才恍然大悟:“難怪她看到大哥手中的神封刀時,露出一絲古怪來!”

見阿阮在前麵騎著馬忽然停下,皇甫風也停止前行,看著前麵不遠處的城門,進進出出的人,戒備森嚴的官兵,問道:“你要出城?”

阿阮搖搖頭,她跳下馬來,將馬拴在一旁的樹上,說道:“你隨我來!”

皇甫風也不知她到底要乾什麼,隻得縱身一躍,跳下馬來,隨著她一路沉默的前行著。

阿阮飛身而上,坐在了城牆之上,看著下麵進進出出的人群,笑的天真無邪。

不愧是千麵妖姬,方纔還是嫵媚的模樣,現在又像個小女孩一般的單純了。

皇甫風也隻好飛身而起,坐在了阿阮的旁邊:“你不怕被官兵看到,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嗎?”

“我爹就是死在這的!”阿阮自顧自的說道。

“你爹?”

阿阮緩緩說道:“我爹是前朝的一個將軍,當年慕雪隱和玄陽王謀權篡位,我隨著爹孃一路逃亡,躲在這洛陽城內,從此隱姓埋名!直到有一天,我爹突然帶回了一把刀,從此打破了這平靜。我娘問他這是從哪得到的,可我爹像是失憶了一般,並不知如何得到的這把刀。他後來就一直帶著這把刀,像是著魔了一樣!”

皇甫風越聽越覺得奇怪,一把不知如何得到的刀,他不自覺地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神封刀,又繼續聽阿阮講下去。

“後來,我爹說他這把刀因為帶有封印,所以得不到它應有的力量,他便開始研究,如何解開這刀的封印,可是有一天,他碰到了一個苗疆的高人,那高人據說是巫族的長老,他說這刀擁有嗜血的魔性,想要解開封印,隻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

“我爹並冇有告訴我,他也冇有告訴任何人,隻是聽說解除封印的方法極其殘忍,我爹本性善良,即便是被神封刀的魔性所吸引,可還是存有善良之心,所以我爹寧可不解除封印,可又像是與刀融為一體似得,無法丟棄這把魔刀,直到幾年之後,便發生了一件再也無法挽回的慘劇!”

“發生了什麼事?”皇甫風迫切的問道。

“我爹當時帶著他的刀,正準備出城,結果突然像是著了魔一般的開始瘋狂殺人,他控製不住自己的身體,連我都差點死在爹的刀下。最後我爹用這把刀自儘了,可是那個畫麵,就如噩夢一般,從此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那把刀在他的身體裡,開始吸收他的血肉,一點一點的吸食乾淨,最後連骨頭也冇有了,消失的無影無蹤!”

皇甫風隻覺得背後一陣發涼:“這把刀,該不會就是我手中的神封刀吧!”

阿阮笑著點點頭:“正是!”

“阿阮姑娘帶我來這裡,並不隻是想讓我聽你父親的故事吧!”

“風少俠,你是一個好人,儘管你冷漠如冰,可是卻冇有一個百姓說過你一句不好!我隻想勸告你,這神封刀是魔刀,還是趁早毀掉的好,否則會發生很可怕的事,令你後悔終身的事!我知道你武功高強,可以壓製住神封刀的魔性,否則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都冇有被它控製,但並不代表日後你依然可以控製神封刀!”阿阮有些嚴肅的說道。

皇甫風像是明白了什麼,沉聲道:“你說你爹並不知道他是如何得到神封刀的,解不開它的封印也不捨得丟棄這把刀,是因為受了神封刀的控製?難怪,我得到這把魔刀,儘管流言蜚語,我也冇有想過丟棄這把刀,也不曾疑惑過,也冇有覺得哪裡不對,我隻覺得,這把刀就好像天生屬於我一樣。可是你今日一說,我才發覺,我是真的離不開這把刀了!”

“這就是神封刀的魔性之處。我親眼看到我爹被神封刀控製殺人,最後還被它噬儘血肉,實在是太可怕了!所以,我纔想勸解你,風少俠,把它毀掉吧!”

“可是我……”皇甫風緊鎖眉頭,不知怎的,他真的不想毀掉神封刀,這把刀在他冷漠的少年時就已陪伴在他身邊,是他最親近的朋友,如今就這樣毀掉它,怎能捨得,“我現在還能控製它,它也並冇有控製我!”

阿阮低聲笑了一下:“我明白,我想我是勸不了你了,你好自為之吧!但願神封刀是認主人的,或許它真的不會傷害你吧!以你的武功,控製一把魔刀,確實不在話下,可你一定要記住,一旦你覺得有了殺人的**,一定要把它丟掉,否則,你將會不受控製的開始殺人!”

“多謝阿阮姑孃的忠告,在下會牢記在心的!”

“風少俠,其實神封刀有一個淒慘的愛情傳說呢,你聽說過嗎?”

皇甫風奇怪的說道:“神封刀還有傳說嗎?我查過所有的古籍,包括邪門兵器,都冇有關於神封刀的記載!”

“那是因為有關神封刀的記載早就被毀掉了,這傳說我是從沙流幻那裡聽說的!”阿阮笑道。

“沙流幻也知道神封刀的事?”

“這天下哪有他沙流幻不知道的事呢?我也是在我爹死後,把神封刀埋掉了,然後一直查神封刀的事,後來有幸遇到“一人一仙”的逍遙人沙流幻,才得知神封刀的傳說!”

皇甫風又是不解的問道:“你把神封刀埋掉了?可它又如何重現江湖的?”

“這就是神封刀的神秘之處了,我也不知!你聽我講完神封刀的傳說,也就明白它為何會有如此魔性了!”

“阿阮姑娘請講!”tqR1

阿阮緩緩道來:“傳說天界有一神龍將軍,他曾是一條深居火嗪山的一條火龍,最後位列仙班,成為神龍將軍。可是他卻跟火族的狐妖相愛了,火狐是火族最美的女妖,他們的愛情觸犯了天規,天帝勃然大怒,說隻要神龍將軍殺了火狐,便不再追究。

可是神龍寧可灰飛煙滅,也不願意親手殺掉至愛之人。於是天帝便把他關進天牢,承受無儘的刑法,可是火狐卻為了能活下來,便放棄了他們的愛情,從此與火龍不相往來。受儘無限痛苦的火龍得知,心中便充滿了仇恨,自此立下詛咒,他詛咒火狐生生世世不得善終,永遠都要死在摯愛人的手中。

可是光是詛咒還不能讓他的恨意消除,他從此墮落為魔,殺進火族的所有生靈,便被天帝親手斬殺,灰飛煙滅!可是因為火龍的怨念極深,他的魂魄便久久不散,覆在誰的身上,誰就開始殺人。覆在水裡,就能讓水變成毒水,覆在飛禽走獸身上,就能肆意噬咬人,天帝也冇有辦法,既不能毀滅,又不能控製,便隻能將其封印。於是,天帝就把神龍將軍封印在他生前用的兵器裡,也就成了這神封刀了,封印神龍的刀。”

聽完神封刀的傳說,皇甫風不禁歎道:“火狐是罪有應得,可惜了這個火龍,本該是天界威武耀眼的神龍將軍,卻因為愛錯了人,成為了魔!”

“是啊,真是淒美的愛情傳說呢!”

“所以,神封刀裡封印著神龍將軍,那麼解開封印,可是跟火狐有關呢?”皇甫風問道。

阿阮笑著搖了搖頭:“誰知道呢,這隻是一個美麗的傳說而已,想要解開神封刀的封印,可真是需要費一番功夫了,可是解開封印,真不敢想象神封刀會有著怎樣的威力!”

“既然神封刀有著不可估量的威力,那我便更加迫切的想要解開神封刀的封印了,或許,隻有它才能對付白之宜呢!”

“原本今日帶你來這,是想勸說你放棄神封刀,冇想到,事與願違,阿阮我還真是哭笑不得了!”阿阮無奈的笑道。

皇甫風說道:“你儘管放心,解不開神封刀的封印,我也不會被它的魔性控製。解開了神封刀的封印,我也隻會用它殺江湖惡人!”

“好吧,但願阿阮行走江湖,身在他鄉時,聽到的也隻是風少俠懲惡揚善的訊息,而不是濫殺無辜!”

“那我們回去吧!二弟和聞少幫主還在盟主堂等著我們呢!”

“好,那我們速速回去,眼下還是救出風少俠的妻子要緊!”

皇甫風本是極其討厭嬌媚多情的女人,可是經過方纔阿阮的好心忠告,和她騎馬的瀟灑英姿,皇甫風對她之前的戒備和厭惡便也消散了,倒是對她多了幾分好感。

不知怎的,見到阿阮英姿颯遝的這一麵,皇甫風又想起了百裡嫣來,想起了百裡嫣,又不由的想起了丟失的百裡香。一陣煩悶之後,又極其想念江聖雪,他皇甫風已經失去了太多重要的人,花碧玉,奶孃,百裡嫣,百裡香。

如今,此生摯愛江聖雪,再不能失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