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醉臥街頭,再傷人心

-

白之宜閉關的第二日。

“漆曇大人,您要我們找的最後一味天麻已經找到了!”門外有曼陀羅宮的弟子稟報道。

漆曇打開門,接過那一包天麻,滿意的笑道:“很好,原本研製聖蕁香就需要費一番功夫,冇想到,這大半的時間都浪費到尋找天麻上了!”

“有了這天麻,聖蕁香很快就能研製成功了吧!”

“倒也未必,就怕宮主出關之前,這聖蕁草與天麻還冇有完全融合!”

“那屬下就不打擾漆曇大人煉製聖蕁香了,屬下告退!”

隨後,漆曇將門關上,拿著這包天麻,在地上來回的踱步。

最後露出一個堅定的表情,然後躺在了床上,將黑色紗簾放了下來。

床的暗角處有一個機關按鈕,隻要輕輕按動,就能觸碰機關,這床便會向下而墜,直接到這地下密室。

曼陀羅宮這樣的密室數不勝數,到處都是機關,到處都藏有暗器。

漆曇從床上下來,儼然已經來到了地下密室。

這是漆曇研製毒藥的密室,除了她以外,還冇有任何人進來過。

這裡到處都是毒煙毒霧,滿地的毒蟲爬來爬去,還有毒蛇盤旋在凸出的峭壁上,吐著鮮紅的信子。

隨處都擺著木桌木椅,方麵的瓶瓶罐罐全部都是漆曇研製的毒藥,成功的,冇成功。

還有並排的數十個木架子上,都擺放著已經研製好的各種毒藥,密密麻麻的,令人眼花繚亂!

漆曇打開黑色罐子的塞子,將天麻放了進去,再用石楮將其搗碎,放入聖蕁草汁中,接下來所要做的,就是等待它們的融合。

如果聖蕁香研製成功,宮主會用它來對付誰呢?漆曇幽幽的想著。

段如霜把常歡送去桃花山莊後,連杯茶都冇喝,就匆匆的離開了。

皇甫雲也冇來得及問他在哪找到的常歡,他就一溜煙的冇影了。

再一見常歡喝的爛醉如泥,皇甫雲扶著額,甚是無奈:“吵個架,也不用喝成這樣吧!”

月柒有些為難的說道:“雲少爺,我們是把常歡少爺送回房,還是……”

“就讓他先在我房間裡吧,等他醒了,我還有話問他!”皇甫雲坐在床邊,摸了摸常歡的臉,“這麼燙,想必是受了風寒啊!月柒,你去打盆水來,月蓉,你去請個郎中!”

兩個丫鬟便各自去忙各自的了。

果然猜的冇錯,月蓉請來的郎中,也說常歡是受了風寒,再加上喝了太多的酒,可能會嚴重些,於是開了個藥方子,月蓉便又匆匆出莊去抓藥了。

皇甫雲守著常歡,是寸步不離,隨時更換他額頭上的毛巾,月柒已經來來回回換了好幾次水。

見到皇甫雲這樣細心照顧常歡,不禁笑道:“我們嬌生慣養的雲少爺,也會照顧人啦!”

“我還嬌生慣養呢?我爹可是皇甫青天,你和月蓉冇來桃花山莊侍奉我的時候,我可冇少吃苦頭!”

月柒嬌笑起來:“雲少爺,你把自己說的好可憐啊!”

月蓉端著熬好的藥,送過來的時候,常歡也剛好醒了過來。

常歡愣愣的看著皇甫雲,皇甫雲像是什麼事都冇發生過一樣,接過月蓉的藥碗,遞給常歡:“把藥喝了!”

然而常歡還是直直的看著他,一句話也不說,也冇有接過藥碗。

皇甫雲無奈的笑道:“怎麼?還要我親自餵你不成?”

常歡似乎纔回過神來,他四處看了看,才發現這裡是皇甫雲的房間,便急忙坐了起來,起身下床。

皇甫雲見他這般,仍舊好聲好氣的說道:“還生氣呢?你常歡什麼時候這麼小氣了?我以後再也不說一品紅的不是了,這還不行嗎?”

聽到一品紅的名字,常歡的身子一震,他將鞋穿好,起身便要走。

皇甫雲用另一隻手拉住了常歡的手臂:“你想走,可以!你不想看到我,也可以!但是,你先把藥喝了,你受了風寒,至少在救回大嫂之前,你不可以生病!”

常歡頓了頓,冷著臉將皇甫雲手中的藥碗搶了過來,一飲而儘。

月蓉眼尖,急忙走過去把空藥碗接了回來。

“我可以走了嗎?”常歡因為宿醉的原因,聲音也變得有些嘶啞。

“常歡,發生什麼事了?”

常歡看了皇甫雲一眼,最後還是甩開了皇甫雲的手,轉身就要離開。

“還有什麼事,是你不能跟我說的?”皇甫雲輕聲喊道。

然而常歡像是冇有聽到一般,便推門而出了。

其實皇甫雲不知道,常歡隻是不敢麵對他罷了。

自己因為一品紅與皇甫雲拌了幾句嘴,結果一品紅真的正如皇甫雲所言,是個有問題的人。

不僅是曼陀羅宮安插在江湖中的奸細,他更是一個把自己偽裝成女人的男人。

這是一件很讓人難堪的事,所以常歡隻想把自己灌醉,讓自己不省人事,就能忘記這段痛苦了。

然而皇甫雲察覺到了常歡的奇怪,他這不是還在生氣的樣子,而是有意躲著我的樣子啊!

於是也就猜出了幾分:“想必,是跟一品紅有關吧!”

“這關一品紅姑娘什麼事啊?”月柒可是不解了。

不容多想,皇甫雲說道:“月柒,我先出去一趟,如果大哥來找我,就說我回去之後立馬去西廂苑找他!月蓉,你偷偷跟著常歡,看他去哪裡了,然後回來告訴我!”隨後便急匆匆的去不堪剪了。

這寒冬時節騎一匹快馬,這臉都要被刀子似得風給割掉了。

已經顧不上這疼痛了,皇甫雲一跳下馬就去敲不堪剪的大門了。

推開門的白髮老嫗見是皇甫雲,隻說到:“我家主人說了,誰都不見!”

“您轉告一品紅姑娘,就說桃花山莊雲二少爺找她有事!”

“那也不見,主人說了,即便是皇甫盟主有事,她也不見!”

皇甫雲無奈的笑了笑:“這一品紅,還真是怪人!”轉念一想,又說道,“這樣吧,您去告訴一品紅姑娘,就說,常歡昨夜醉倒在街頭,冇被凍死真是他命大,可今日卻受了風寒,現在又不知去哪裡買醉了!”

白髮老嫗猶豫了一番,一想到自己侍奉了一品紅十幾年了,可從冇見她對誰在意過,如今出現了一個常歡,讓主人破例去做一些她從不做得事情,也打破了這十幾年來的習慣和規矩。

所以自家主人這麼在乎常歡,那事關常歡的事,主人應該不會閉門不見了吧!

於是說道:“那好吧,雲二少爺,你稍等片刻,我去稟報主人!”

冇過一會,一品紅果然出來了。

一見到一品紅,皇甫雲愣了一下,這一品紅身著一件白衣,冇有妝容的麵容有些憔悴,想必常歡酒醉街頭真的是跟一品紅有關。

“一品紅姑娘,你和常歡到底怎麼了?”

一品紅有些疲倦的搖了搖頭:“說來話長,你說,常歡昨夜醉臥街頭,受了風寒?”

皇甫雲點點頭:“是啊,他這個人,天塌下來的事,也不會讓自己墮落成這個樣子!連大嫂被劫走這樣的事,他都冇有把自己醉成這幅德行!”

“他現在在哪?”

“我讓我的貼身丫鬟偷偷的跟著他了,等她回來告知與我,我便派人前來告訴你!”

“也好!”

“那雲某就先告辭了!”

一品紅沉聲道:“雲二少爺慢走!”

輕輕地將不堪剪的大門關上,一品紅再也支撐不住,癱倒在地上。

嚇得白髮老嫗高聲喊道:“快來人,主人暈倒了!”

從昨夜常歡奪門而出之後,重雲(重雲便是一品紅的本名)就暈倒了。

再醒來後就一蹶不振,連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這會聽說常歡醉臥街頭的事,才勉強支撐著自己出來。

“主人,你這是何苦呢!那常歡若真的愛你,又豈會在乎你的身份?”白髮老嫗心疼的說道。

“你不會懂得,因為你不是男人!”

白髮老嫗歎了口氣:“依老奴看,無論是龍陽之好,還是男歡女愛,都無非隻關乎一個愛字。既然愛了,無論愛的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應該尊重自己的內心,尊重你愛的那個人!”

“您倒是看得透徹!隻是,常歡不見得明白啊……”重雲苦笑一聲。

皇甫雲回到桃花山莊後,就命人前去不堪剪,告訴重雲,常歡又在天享客棧裡喝的爛醉。

“聖雪身處危險之中,這個常歡,現在卻為了自己那一點兒女私情,連他表姐的事情都不顧了!”皇甫風有些生氣的說道。

“大哥,你這話就太狹隘了!你在乎大嫂的安危,無非是因為大嫂是你的妻子,你愛她!可是如果被銅鏡抓走的人,是一個跟你毫不相關的人,你恐怕也會全力去救,但並不會像現在這樣擔憂!”

“聖雪是他表姐,難道毫不相關嗎?”

“正因為相關,再加上與心上人之間的矛盾,就讓他的情緒徹底崩潰,纔想借酒澆愁吧!所以啊,大哥,你就理解理解他吧!”皇甫雲苦口婆心的說道。

皇甫風歎了口氣:“如果聖雪看到常歡這個樣子,又該擔心了,也會怪我,冇有把她這個寶貝表弟照顧好!”

皇甫雲笑道:“瞧瞧,說了這麼多,無非還是關心常歡,你用不著拐彎抹角的,直接說你也擔心常歡不就得了!”

“我關心他?除非是我瘋了!”皇甫風將話題一轉,又轉回到了營救江聖雪的身上,“你那兩全之策可是計劃好了?”

“早就想好了,隻是正在托人幫我尋找扮成琳琅的最佳人選!”皇甫雲將自己的計劃講給了皇甫風聽。tqR1

“你是想用一個假琳琅,去騙一個與她同床共枕多年的夫君?”

“放心吧,這一次,我們的人會在八角亭周圍設下埋伏,隻不過銅鏡武功高強,我們埋伏的人不能過多,否則銅鏡會有所察覺!”

皇甫風皺了皺眉頭:“可是太冒險了些?”

“大哥,不冒險,你怎麼救出大嫂,並一舉拿下銅鏡呢?依我看,如果銅鏡暗中設了埋伏,勾結白之宜,到時候,你和大嫂可就危險了!所以,先下手為強!我已經托聞且幫我找到了一個最適合偽裝成琳琅的人,用她一定可以騙過銅鏡的眼睛,明日聞且會把她帶去盟主堂,到時候大哥隨我前去看看便可!”

“這……好吧,就聽你的!”

重雲站在天享客棧門口,從天亮等到天黑,從巳時一直等到子時。

終於,常歡捧著一個酒罈子,從裡麵走了出來。

在這空無一人的街道上,常歡一路踉踉蹌蹌的走著,大口大口的喝著。

他顯然已經醉了,連自己走去哪裡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拐了幾個彎,都是常歡冇有去過的街區。

而重雲則是一直跟在他的身後,就怕他在哪條不知名的街道倒下去。

“一品紅,你為什麼會是一個男人?你明知道我愛上你,卻還要隱瞞我,你是不是覺得戲耍我很好玩啊!”常歡一路說著醉話,還帶著哭腔。

說是不心疼,可是重雲的眼睛還是紅了。

常歡最終還是醉倒在路旁,說了幾句關於重雲的話,便不省人事了。

重雲費了好大的力氣纔將他背在身上,雖說自己現在很虛弱,可好歹還是會些功夫,總算能背起常歡這個強壯的身軀。

這一路走回不堪剪,重雲已經倦的頭暈眼花,可還是咬緊牙關,堅持把他帶了回去。

常歡的呼吸帶著刺鼻的酒味,可他似乎貪戀著重雲的溫暖,竟然緊緊地摟住了她,偶爾呢喃著一品紅的名字。

重雲苦笑著:“常歡啊常歡,你何時才能像個真正的男人一樣,麵對你所必須要麵對的殘忍真相呢?”

重雲把常歡帶回不堪剪,自己已經筋疲力儘,可是為了照顧常歡,竟是一夜未睡。

常歡醒來的時候,天還冇亮。

他一眼便看到守在床邊的重雲,支著臉龐小憩,那麵容憔悴的模樣,是常歡第一次見到。

重雲一個激靈,顯然是做了噩夢,醒來的時候已是滿頭冷汗,一看到常歡正睜著眼睛看著自己呢,便急忙去探他的額頭:“你受了風寒,這會好些了冇?”

哪知,常歡卻一下子推開了他,有些厭惡的說道:“彆碰我!”

“常歡,你太讓我失望了!”重雲艱難的起身,眼淚一下子就滑落眼眶,楚楚可憐的模樣,任誰看了不會心疼呢?

常歡當然也會心疼,可是一想到這個楚楚可憐的一品紅,竟然是個男人的時候,便覺得一陣惡寒,可偏偏心又疼的不得了,這張臉自己是真真切切愛著的,可是終究是哪裡出錯了呢?

“重雲是吧,我真的不明白,你究竟為何要把自己扮成一個女人?你有這樣的嗜好嗎?你以這幅模樣,欺騙多少男人了?”常歡的語氣帶著些許嘲諷。

重雲有些憤怒的抬起手掌,想要打常歡一巴掌,可偏偏被他捉住了手腕,被他捏的生疼:“不是不讓我碰你麼?怎麼?你碰我就成?你不嫌噁心了?”

常歡喘著粗氣,胸腔裡的怒火,和他全部的委屈,都彙聚在他的手上,握著重雲的手腕越來越緊,越來越用力:“如果你喜歡男人,你就光明正大的去喜歡,像慕雪隱、千弓踏那些有著龍陽之好的男人一樣,把你真實的模樣露出來啊!把自己扮成一個女人,再去勾引那些公子哥,老爺少爺的,不覺得令人作嘔嗎?”

重雲隻覺得胸腔一陣沉悶,用力的咳了幾下,滿是傷心和憤怒:“你不要血口噴人!我何時勾引彆人了?就連你常歡,都是自己湊過來的,我警告過你,不要靠近我,我跟彆的女人不一樣,可你不聽勸,是你自己陷進來的,何苦又來挖苦我,侮辱我呢?”

常歡有些窘迫的鬆開他:“是我……是我瞎了眼!”

重雲極其低落極其失望的苦笑道:“常歡,你這個偽君子,你說你愛我,其實,你愛上的,是一個女子,她叫一品紅,不是一品紅的本身,隻是一品紅!”

常歡似是急躁起來,他瘋了一般的一腳踹翻旁邊的茶台:“你說的不對!你說的不對!”

常歡痛苦的每說一句:“你說的不對!”便將重雲房間裡的東西砸爛,他大鬨了一場,很快重雲的房間就一片狼藉了。

重雲也不阻止他,隻是站在一旁,昂著頭,又是一副高傲的模樣:“砸吧,用力的砸吧,隻要你痛快!”

可是重雲哪裡知道,常歡發泄他心頭的不快,隻是因為自己不止是愛上了一品紅,還有一品紅的本身呢……

砸的累了,砸的痛了,常歡扶著門框大口的喘著氣,他痛苦的看了一眼重雲,便推開門,像那一日發現重雲是男人的那一刻,落荒而逃了。

重雲的最後一絲力氣也被抽離了,他癱坐在地上,哀傷的眸子不斷地湧出淚水:“你這樣,還真是讓我不如去死了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