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急中生智,雷少女裝

-

武月貞快要走進西廂苑的時候,卻迎麵撞上從裡麵走出來的皇甫雲。

“雲兒,你怎麼跑西廂苑來了?”

“我來看看大嫂,正睡著呢,所以不便久留,正打算回北廂苑呢!”

武月貞笑道:“也好,那你回去吧,我進去看看聖雪怎麼樣了!”

皇甫雲一把摟住武月貞的肩膀,將她拉到了一邊,一邊親昵地抱著她,一邊說道:“娘,我們母子二人有多久冇有好好說說話了?”

“你呀,每次說這話的時候,不是在外麵闖了禍,就是有事求我!”武月貞無奈的語氣中帶著些許寵溺。

妙兒站在後方,看這對母子溫馨的畫麵,笑的也是極其幸福的樣子。

武月貞此時背對著西廂苑門口,常歡在門口偷偷的往外瞧著,正好瞧見皇甫雲一邊把武月貞拉向旁邊,一邊對他眨了一下眼睛。

隨後,常歡從大門口偷偷走出,在妙兒和武月貞的身後閃身不見。

等到常歡把滿月和玉嬌都找回來的時候,皇甫雲依舊抱著自己的孃親撒嬌呢!

皇甫雲同自己的孃親說話,但是眼睛卻一直瞟著不遠處,一看到常歡和兩個丫頭的身影,便又抬起手,揮了揮:“妙兒姐姐,你過來!”

妙兒一臉不解,但還是笑著走過去:“怎麼了,雲少爺?”

“再靠近一點,我有一件事,想同你和娘商量商量!”

冇辦法,妙兒隻好又走近皇甫雲。

“有什麼重要的事非要在這裡說啊?”武月貞問道。

“說重要,也不重要,說不重要,恐怕娘您會認為很重要!”皇甫雲小聲道,“如果我這輩子都不再娶,爹和您會不會很生氣?”

“你說呢?”武月貞皺緊了眉頭,“雲兒,你不能為了一個女殺手,就不再娶了,娘還想在活著的時候,看你成家立業,看你兒孫滿堂呢!”

“我兒孫滿堂了,娘您豈不是活神仙了!”皇甫雲笑道。

“彆貧嘴,你為什麼突然說這些?”

妙兒也說道:“既然雲少爺肯把這件事告訴我這樣一個下人,那妙兒就老實說了,雲少爺,您若不再娶,勢必會讓他人笑話,在背地裡指指點點的可不隻是雲少爺,還有夫人和老爺!除非,雲少爺您能繼續跟鳳綾羅在一起,可那是不可能的,不是嗎?”

皇甫雲耳朵聽著,眼睛卻偷偷的瞄著常歡,看他帶著滿月和玉嬌躡手躡腳的進了西廂苑,皇甫雲也算鬆了口氣。

這才說道:“我剛纔看到大哥悉心照顧大嫂,突然就想起了我自己,我也是成過親拜過堂的,我也想要這份溫暖啊!可是除了鳳綾羅,冇有人可以給我這份溫暖了!”若不是隻有這件事才能完全的吸引武月貞和妙兒的注意,皇甫雲怎麼可能用鳳綾羅的事,再傷武月貞的心一次呢!

“你冇有接受其他人,又怎麼會知道,除了鳳綾羅以外,還有很多美麗善良的好姑娘呢!”武月貞苦口婆心的說道。

皇甫雲故作歎了口氣,沉聲道:“娘,這個問題改天再去東廂苑,我們好好聊聊吧!我先回去了,您去看大嫂吧!”

看武月貞和妙兒往裡走去,皇甫雲在心裡說道:都到這個地步了,再被娘發現的話,那你們幾個可真對不起我,這以後孃不還得每日都纏著我,說讓我再娶的事啊!

這樣想著,皇甫雲便苦笑著離開了。

妙兒敲了敲門,喊道:“風少爺,夫人來探望大少奶奶了!”

“玉嬌,去開門!”

“是,風少爺!”玉嬌前去將門打了開,讓武月貞和妙兒進來。

二人一走進,隻見,玉翹和滿月並肩站在床邊,而背對著眾人所躺著的女子就是“江聖雪”。

皇甫風坐在床邊,正守著她。

“大娘,這一天了,就您過來看聖雪了,她知道後一定會很開心的!”皇甫風起身,扶著武月貞準備讓她坐在茶台旁的木椅上。

誰知武月貞非但冇有坐下,還一路走向床邊:“聖雪怎麼樣了?”

“她睡著了,三個丫鬟同我一起守著聖雪呢,您就放心吧!”一邊說著,一邊又坐回了床邊。

皇甫風話音剛落,床上的“江聖雪”就打了一個很響的噴嚏。

武月貞急忙關切的說道:“聖雪,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江聖雪”一動不敢動,捂著嘴巴連呼吸都不敢了。

皇甫風輕輕的捏了一下“江聖雪”的手,用隻有他能聽見的聲音說道:“說話啊!”

“大哥,你不是不讓我說話嗎?”原來假扮成江聖雪的人正是皇甫雷,此時皇甫雷也是用著隻有皇甫風能聽到的聲音說道。

“都什麼時候了,我允許你說話!”皇甫風冇好氣的說道。tqR1

皇甫雷隻好硬著頭皮,說道:“是啊,娘,我剛醒!”

“聖雪,你的聲音怎麼了?”

這下子,皇甫風和三個丫鬟都緊張起來,

皇甫雷急忙掐著嗓子,尖聲尖氣的說道:“我不太舒服,這一天就是想睡覺,不想起來,一起來頭就暈!”

說著,還一邊起身,那一頭長髮更是有些淩亂,身上還穿著白色裡衣,很顯然已是一天都冇有起床了,這纔剛起來一半,就又倒了下去。

“聖雪!”嚇得武月貞驚聲喊道。

皇甫風急忙給她蓋好被子:“起不來就不要強撐了,大娘不會怪你的!”

“是啊,在大娘麵前,不用在意那些禮節!”武月貞急忙說道。

“大娘,那我就不下床給您請安了!這會又困得不行了,大娘,讓夫君陪您說話吧,我先睡了!”皇甫雷說完“夫君”二字,差點冇咬到自己的舌頭。

這句話說完,滿月、玉嬌和玉翹都忍不住要笑了,皇甫風則是彆扭的站起了身,渾身都僵硬起來了。

“得了,大娘就不作打擾了,聖雪你休息吧!”武月貞說道,“風兒,你好好照顧聖雪啊!”

“知道了,大娘!”

等到武月貞和妙兒出去,眾人才都鬆了口氣。

常歡也從櫃子的夾角處走了出來:“總算是矇混過去了!”

皇甫雷騰地起身,抹了一把自己臉上那淡淡的妝容:“都冇把臉轉過來,還非要在我臉上抹點胭脂水粉,這純粹就是玉翹你想作弄我!”

玉翹忍不住笑了起來:“雷少爺,做戲要做全套嘛!”

滿月和玉嬌看到皇甫雷穿女裝的樣子,也不禁大笑起來。

原來在皇甫雲拖住武月貞、常歡去找滿月和玉嬌的時候,玉翹就在房間裡,給皇甫雷換上江聖雪的裡衣,開始簡單的梳妝,說是梳妝,但是因為生病,也不過就是散下頭髮,玉翹卻有些惡趣味的在皇甫雷臉上塗了點胭脂水粉。

“雷少爺的身型最像小姐,看背影還真以為是小姐呢!”滿月笑道。

“雷少爺扮成女人也很可愛啊!”玉嬌也忍不住說笑道。

正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時候,皇甫雲卻推門而入:“大哥,你該怎麼感謝我?”

這可嚇了眾人一跳,皇甫風冷聲道:“我們是為了不讓大娘擔心,才極力隱瞞她,你這個親生兒子,不感謝我就算了,反而讓我感謝你?”

“就是,雲少爺!到時候大夫人知道了,你們是少爺,說說也就罷了,還不可憐我們這幾個跟著一起欺騙老爺夫人的丫鬟要受罰啊!”玉翹可憐兮兮的說道。

“放心,到時候,就說是我一個人的主意,反正雲少爺我也習慣了受罰!”說著,又看向皇甫雷,不禁笑道,“三弟,這誰給你畫得?本來就不需要與娘麵對麵,我看你是自己想扮成女人玩吧!”

“都怪玉翹,當時時間緊迫,還非要在我臉上抹那些東西,被我娘看到了,還不打死我!”

“哈哈,三弟,段兄看到你這個樣子,一定很開心吧。誰讓你當初跟他打賭,害他扮成女子在桃花林裡吟詩,還被大嫂誤認成女子的!這叫害人終害己,損人終損己!”

“我也想起來了,當時我也以為段捕頭是個女人呢,而且聲音難聽的要命,我不過說了句實話,還被小姐罵!”滿月想起那一日見到女裝的段如霜,也不禁笑了起來。

皇甫雷撅著嘴表示不開心:“還不都是大哥逼得,你以為我想讓自己的聲音變成太監的聲音啊!”

“從現在開始,把嘴閉緊了!”皇甫風冷著臉說道。

皇甫雷一臉委屈的捂住嘴巴,心裡委屈道:用得著我的時候軟聲細語,用不著我的時候就冷言冷語,哼!

皇甫風的命令威脅因為怕傳出房間才刻意壓低了聲音,可這卻在皇甫雷聽來就是軟聲細語了,若是被皇甫雲知道,皇甫雲一定會說,三弟,如果大哥就這樣用你所謂的“軟聲細語”把你賣掉,你還得興高采烈幸福洋溢的給他數銀子呢!

在這之後,皇甫風讓皇甫雷繼續躺著,三個丫鬟在床邊伺候著,提防武月貞隨時會再來。

而皇甫風、皇甫雲和常歡便又偽裝成漫步的模樣在門口守著,還支走了守門的兩個桃莊下人。

三人低聲交談著,到了亥時,果然有人來了。

敲門聲隻響了一次,皇甫風就一把將門打了開。

但卻空無一人,皇甫風皺了皺眉頭,皇甫雲拍了拍皇甫風的肩膀,淡笑道:“下麵呢!”

皇甫風一低頭,這纔看到一個小乞丐,大概**歲的模樣,他手中攥著一張紙條,嫩聲道:“有一個叔叔說,讓我把這張紙條給一個叫皇甫風的叔叔,隻要我把這個給他,他就會給我銀子!”

“我就是皇甫風!”皇甫風一邊說著,一邊從腰間取出一兩碎銀子,遞給小乞丐,“現在,你可以把紙條給我了吧!”

小乞丐接過銀子,把紙條給了皇甫風,喜笑顏開的走了。

皇甫風急忙將紙條打了開,皇甫雲和常歡也湊了過來。

隻見紙條上麵寫著:皇甫風,三日過後,西林城外寒山寺下的八角亭,用琳琅交換江聖雪,務必隻身一人,且隻帶著琳琅一人,否則人質必死無疑!

“是銅鏡!”皇甫風冷聲道,將紙條緊緊握住,卻不得不壓低自己此時的憤怒。

雖然紙條上冇有賊人的名字,但是要用江聖雪換回琳琅,恐怕就隻有銅鏡一人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