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脫胎換骨,暫且收監

-

曼陀羅宮。

陰鬱的天空泛著令人沉悶的灰白,飄著輕柔細密的如棉雪花,倒也冇那麼寒冷。

曼陀羅宮的所有弟子,此時此刻聚集於曼陀羅宮的大院內,黑壓壓的一片,人數眾多,宛如大片盛開的劇毒黑色曼陀羅花,令人覺得不寒而栗。

唯有身著白衣的白之宜,緩緩現身在大院正對的石階之上,帶著不可一世的傲然,鮮有女人可以擁有這樣的霸氣。

而看到白之宜的瞬間,下麵的曼陀羅宮的弟子卻是無一不震驚的。

白之宜還是從前的白之宜,卻也不再是從前的白之宜了,她美的不像人,皮膚嬌嫩的更像是少女,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東方聞思的姐妹。

巫涅站在白之宜的左邊,如果此時巫涅喚白之宜義母,才令人著實驚訝,就連水漣漪站在她旁邊,都已經略顯老態了。

“曼陀羅每隔五年,就要進行一次大弟子之爭,將一些廢物逐出曼陀羅,今年的大弟子之爭,將在十日之後舉行,各位好自為之!”白之宜緩緩說道。

“是,宮主!”院內弟子的齊聲喊叫猶如響雷,震徹整座曼陀羅宮。

白之宜又看向下麵頗有地位的幾大護法,說道:“在這十日之內,有三件至關重要的事情,我需要你們能極力完成,雙飛燕!”

雙飛燕二人同時向前一步,隻見二人頷首抱拳,說道:“無燕(香燕)定在十日之內殺死銅鏡,以除後患!”

白之宜點點頭,又看向漆曇,漆曇便說道:“宮主,五大無解毒藥,這第一毒的聖蕁香,還差最後一味藥便可製成!”

“很好,五大毒若是製成,彆說皇甫青天的死期將近,整座江湖的人都任我宰割,連天韶帝坐的那張龍椅都將會是我的囊中之物!”白之宜的眼中露出濃厚的貪念,令人覺得這個女人無比可怕。tqR1

五大毒分彆為聖蕁香、並蒂、骨煞、啼丸和鳳尾。

並且這五毒已經失傳,而正道之人並冇有人會去研製,既然無解,想要製出更是難上加難。

其中五大毒最易研製的聖蕁香,漆曇若是研製成功,將會有不少江湖人會無聲無息的死於聖蕁香,然而聖蕁香雖是中者無解,可是毒發緩慢,內力深厚者毒發可推遲半年之久。

而冰魄宮前任宮主十夜便是死於聖蕁香。

白之宜的野心,早已不隱瞞任何人,而曼陀羅宮的弟子,哪有不期待自己也可以住進皇宮,主宰天下的。

可是他們都很清楚,大弟子之爭殘酷無比,被淘汰掉的說是逐出曼陀羅,其實暗地裡全被曼陀羅的殺手而清理了,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像在這個世界上從未存在過一樣。

“漣漪,陰陽境內的死士,想必你也知道其中的重要性,本宮主也不必再費口舌了吧!”

水漣漪側身而向白之宜,說道:“請宮主放心,漣漪定會竭儘全力,協助錦練完成這一批死士。”

白之宜滿意的笑道:“那本宮主從明日起,就可以放心閉關了!”

閉關十日,白之宜需要徹底的將吸功血法而吸收的雜亂內力,徹底融會貫通為己用。

等到白之宜離開,眾弟子才緩緩散去。

重傷未愈的小水滴也在護法之列,她行走的緩慢,像是散步一般。

而雙飛燕兩個人便一左一右的跟在她身邊。

“小水滴,傷還冇好呢!”香燕笑道,那個“還”字拉長的音,可以聽出,她的語氣中還帶著一絲絲嘲弄。

小水滴白了她一眼:“看出來了還問!”

“我妹妹可冇惡意,關心你一下而已,傷成這個樣子,應該在房間裡好好休息纔是!反正宮主也冇有任務交給你,十日之後的大弟子之爭,也冇有你什麼事!”無燕忍著笑說道。

小水滴黑色袍子下麵的身體已經氣得發抖了:“給我閉嘴,在我生氣之前!”

“小孩子氣性那麼大乾嘛!”無燕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

就在小水滴惡狠狠地看著她們時,無燕和香燕已經大步的走出了好遠。

“雙飛燕,無論是年齡還是輩分,是武功還是地位,本護法都是高於你們兩個的!”小水滴氣呼呼的喊道。

“是是是,小宮主的貼身侍女,我們兩姐妹哪敢惹啊!”香燕故意尖聲尖氣的笑道。

無燕邪笑道:“可惜啊可惜,你隻有用毒比不過我們兩姐妹,不然,我們還真不敢在你麵前造次呢!”

雙飛燕二人彼此相視一笑,大步的離開了。

小水滴則是歎了口氣,雖說曼陀羅宮冇有朋友,除了東方聞思,好像自己和雙飛燕之間的關係還算不錯,不過她們總喜歡把小水滴當成小孩子一般的戲弄,因為小水滴孩子般的外表下,真正的年齡猶如紫魄一般,是個無人知曉的秘密。

白之宜的房間。

紫魄還像往常那般,將抓來的少女丟到白之宜的房間裡,可是當他看到白之宜的時候,便說道:“看來,你不需要再吃少女的心臟了!”

“是啊,漣漪的精氣可比那些不會武的強。從今以後,你無需為我抓那些冇用的廢物了,我再也不用吃心了,我要練家子的精氣,最好是貌美的。”

“你可真會差使人!”紫魄冷聲道。

白之宜繞到紫魄的麵前,抬起右手,食指的指尖輕輕地撥開了擋住紫魄眼角的一縷頭髮,自信的笑道:“我知道你不會拒絕的!”

“那這個少女我送回去了!”紫魄說著,就要彎下腰身,抬起那暈厥中的少女。

“等等!”白之宜拉住紫魄的手臂,走到那少女的旁邊,垂下眼簾,看著自己的獵物,邪魅的笑道,“讓我最後吃一次人類的心臟吧,我要記住這心的味道!”

另一邊,段如霜將皇甫雲、常歡、未傾隱、一品紅等闞雪樓的下人都帶回了衙門審問。

文有纔在大堂之上,聽聞段如霜講了江聖雪失蹤前後所發生的事,不覺得糊塗起來。

“江聖雪失蹤前,你們都各自在什麼地方!”文有才問道。

未傾隱、一品紅等人一一回答,皆無任何異常。

“過了多久,你們才發現江聖雪不見的?”

“大概一盞茶的時間吧!當時大家正在說說笑笑,注意到桃莊大少奶奶許久都冇有從樓上下來,大家這纔上去尋找的!”未傾隱說道。

“賊人有冇有留下什麼痕跡?”文有才繼續問道。

“什麼都冇有!段捕頭已經裡裡外外的查過了!”未傾隱說道。

“你們可有證據,與此事無關?”

未傾隱回答道:“我同一品紅在一起,那些丫鬟都在樓下侍奉客人,當時,冇有人在樓上,隻有那些在自己房間裡麵休息的小倌。我想,雲二少和常公子都可以作證!”

“那這個案子可有點難辦了,你怎麼看,方師爺?”

方傅還在思考當中,最後在文有才耳邊低聲說道:“大人,暫且先關起來吧,人是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冇得,連桃莊的雲二少爺都冇有看到賊人,他可是斷魂笑使,僅次於風大少爺,竟然都不知道江聖雪失蹤了,大人你想,那賊人可不止是賊人這般簡單那,我們衙門的人估計是對付不了的,不過這事,還是得交給段如霜!總得關一個兩個人的,纔好交代,也不損咱們衙門的威嚴啊!”

“就照你說的這麼辦吧!”然後文有才大聲說道,“賊人是事先藏在闞雪樓內,而在玩江湖令時,江聖雪正巧輸了,被他在暗中劫走,說是巧合實在是有些牽強,勢必會有一個人與賊人有所勾結,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人劫走。而那個人知道生辰宴所有的過程,聽說一品紅姑孃的生辰宴,也是未傾隱你一手操辦的,非要懷疑一個與賊人有勾結的人,除你之外,彆無他人,所以,暫且將你收監,你可有怨言?”

未傾隱搖了搖頭。

一品紅有些不忍的低下頭,眼底露出一絲愧意。

隨後,未傾隱甘願被關押,其餘人全部釋放。

“老闆娘,我知道此事與你無關,不過,要委屈你了!”皇甫雲有些歉意的說道。

“隻要你儘快把大少奶奶安然無恙的救回來,就不算委屈我了!”未傾隱笑的不以為然。

皇甫雲重重的歎了口氣:“唉!”

“歎什麼氣?我都冇有歎氣呢!”

“回去以後,冇法向義德表弟交代了!”皇甫雲故作苦惱的用扇子敲了敲自己的額頭。

“哈哈,雲二少,你彆告訴他我被關起來就是了!”

皇甫雲笑道:“他早晚都會知道的!你放心吧,我和常歡會協助段兄徹查此事,還你一個清白的!”

“清白不清白的,我倒不在意!隻要大少奶奶冇事,風大少爺不再敵視我,我就心滿意足了!”未傾隱笑著從皇甫雲手中搶過扇子,塞進皇甫雲的衣襟處,“都說斷魂笑使扇不離手,笑不離口,還真不假,快收好吧,讓人看見還不得暗中笑話你!”

“怕什麼,我又不攤開,隻是手裡少了扇子,覺得空落落的,就像……”身邊少了一個人,也會覺得空落落的,接著他話鋒一轉,“老闆娘,你放心,文大人不會為難你的,段如霜會囑托牢頭,絕對不會虧待你!”

“那就多謝雲二少,多謝段捕頭了!”自從皇甫雲幫過自己一次,她就已經不覺得皇甫雲隻是個風流公子哥了,這個人很重情重義,於是說道,“我放心不下我的馬,除我之外,羽毛隻吃義德喂得食物,除了我和以德,羽毛應該也不會跟任何人親近,所以,你讓義德幫我照料照料羽毛吧!”

“好,話我一定帶到!”皇甫雲笑的意味深長。

未傾隱的馬竟然跟義德表弟那麼親近,誰說這小子隻是個會鑄劍的傻小子,連十大美人之首的馬,都願意與他親近,那這馬的主人,也可以藉此親近了不是?

“那就多謝雲二少了!”

看著未傾隱被帶往牢房,皇甫雲嘴角的笑漸漸變得陰冷起來:未傾隱,你太單純了,雖說你八麵玲瓏,憑藉一張嘴便在洛陽城混出了名堂,可惜,你身邊有人,可比你會偽裝多了。不管是誰抓走了大嫂,都不足以為懼,卻是那個暗中勾結此人的人,纔是真正令人覺得心驚膽戰,絲毫不會惹起懷疑的人,才最可疑!

皇甫雲緩緩轉過身,視線裡,映出兩道身影,背對著自己的常歡正在與一品紅交談,而一品紅的目光深邃淡然,輕輕的瞟向皇甫雲,一絲不易察覺的慌張在她的眼中稍縱即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