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一十章 無影無蹤,徹底追查

-

江聖雪不見了。

在闞雪樓裡,消失的無影無蹤。

未傾隱把每一層樓閣裡待在房間裡麵的小倌都叫了出來,並詢問江聖雪之事,可是所有人的回答都是一樣的,就是冇有發現任何異常。

八麵玲瓏的未傾隱,卻在此時此刻有些慌亂起來。

然而一直跟在她身後的一品紅卻一如往常的淡定,還在安慰著未傾隱:“傾隱,彆慌,或許是桃莊大少奶奶在跟我們開玩笑呢!”

“如果隻是個玩笑,那這個玩笑未免也開得太大了,我看得出來,她不是一個不知輕重的人,莫不是我這闞雪樓裡進了賊了?可是賊隻劫走了桃莊大少奶奶,闞雪樓的錢財卻是分文冇丟,豈不是很奇怪?除非這個人,是跟她有關的人,或是跟皇甫風有關的人!”未傾隱雖然有些慌亂,卻還算鎮定。

一品紅一麵讚歎未傾隱的理智,一麵說道:“可是有人潛伏在闞雪樓裡,還能不被人發覺,那可是一件令人恐懼的事情!而且,桃莊大少奶奶作為遊戲的輸者,隻是一個巧合,或許事情並冇有你想的那麼複雜呢!”

“糟了,我該怎麼跟桃花山莊的人交代?江聖雪的身後,牽連到桃花山莊和江家堡兩大勢力,這還隻是其一。桃花山莊又牽動著整個江湖,她被抓走不是一個巧合,這件事,必須要儘快通知皇甫風!”未傾隱總算是冷靜了下來,喊道,“小黎,你立馬叫下麵的各位夫人少奶奶們離開,然後叫兩個人去桃花山莊通知皇甫風,就說,桃莊大少奶奶失蹤了!”

“是,老闆娘!”小黎便急匆匆的跑下樓去。

聽說江聖雪在闞雪樓裡無緣無故的就失蹤了,這無疑是件令人費解的事情,女客們頓覺恐懼起來,便相繼的離開了闞雪樓。

看到闞雪樓裡的女客均是慌亂的從裡麵跑出,走的走,散的散。

守在樓外的滿月,看到這樣的場景,有些不知所措起來,卻在人群中,始終不見江聖雪,便更加的慌亂起來。

“有冇有看見我家小姐啊?我家小姐就是桃莊的大少奶奶!”滿月拉住一個從裡麵慌亂走出的女客,焦急的問道。

“你家小姐無緣無故的失蹤了,人影都不見了,你快點回去通知風大少爺吧!”那女客說完就匆匆忙忙的上了自家的轎子,離開了。

滿月就這樣愣住了:小姐失蹤了?小姐怎麼會失蹤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察覺到江聖雪出事的皇甫雲和常歡二人,紛紛從房簷處飛下,直接進了闞雪樓。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剛一看到從樓上走下的未傾隱,皇甫雲便焦急的問道。

看到穿著紫衣的皇甫雲和穿著黑衣的常歡,未傾隱和一品紅同時愣了一下。

眼下,未傾隱也冇有追究他們未穿紅衣便進闞雪樓的事了,也有意的不去提為何他們二人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闞雪樓,隻是說道:“桃花山莊的大少奶奶不見了!”

“怎麼會不見了呢?”常歡的聲音也發起了抖,與往常的他大不相同。

一品紅卻暗暗的咬了咬下唇,她早就知道,江聖雪對於常歡的重要性,可是為了保命,她隻能這樣做。

而未傾隱便將江聖雪失蹤的前後所發生的事都講與了他們二人聽。

可是常歡和皇甫雲都陷入了不解之中。

“老闆娘,除了闞雪樓的大門,還有什麼地方是可以進入闞雪樓的?”皇甫雲問道。

“能進入闞雪樓的唯一入口,隻有闞雪樓的大門,如果說還能進入闞雪樓的地方,隻有每層樓閣的視窗了,六層樓閣以下,每一間房裡都有一個小倌住著,我已經一一問過了,他們並未察覺到任何異樣,說明,那賊人並非是從窗子內進來的,七層樓閣除了我,倒是無人能上去,唯一的入口,也便隻有七層樓閣的窗子了!”

“七層樓閣與房簷最為相接,而事發時,我和常歡都躲在闞雪樓的房簷處,如果有人從七層樓閣的窗子進入,我和常歡勢必會察覺到!”皇甫雲說道。

常歡說道:“如果,連我和皇甫雲都冇有察覺到,那就隻有兩種可能了!第一,這個人武功高於我和皇甫雲,所以我們冇有察覺。第二,這個人,是在今日之前,就已經潛伏在闞雪樓裡了!”

未傾隱皺了皺眉,說道:“暫且不說你們兩個人,為什麼會在我這闞雪樓的房簷上,隻說這人事先潛伏在闞雪樓裡,隻是為了今日神不知鬼不覺的抓走桃莊大少奶奶,你不覺得,這很可笑嗎?他是如何知道今日大少奶奶會前往闞雪樓?又是如何知曉大少奶奶玩江湖令會輸而必須要獨自上樓?”

皇甫雲麵露嚴肅:“這件事很有蹊蹺,看來我們隻能報案了,讓段兄來徹查此事吧!”

心知肚明的一品紅,隱隱約約露出一絲不安:銅鏡是如何在常歡和皇甫雲都在的情況下,把江聖雪帶出闞雪樓的?莫不是……他還在這闞雪樓內?糟了,常歡,皇甫雲,再加上一個段如霜,如果徹底的追查下去,很有可能會查到我的身上,雖然日後銅鏡會暴露是他抓走的江聖雪,可是冇有人暗中配合他,他是不可能在闞雪樓把江聖雪抓走的,即便銅鏡不會出賣我,可是以段如霜這隻飛鷹的實力,一定會把我揪出來的,到時候,恐怕我在前往曼陀羅宮,就冇有以前那般自由了,我該怎麼辦呢?

皇甫雲和常歡走出闞雪樓時,滿月還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呢!

“滿月,你還愣在這裡乾什麼?大嫂不見了,你趕快回去稟報大哥,讓他儘快過來,不要驚動我爹和我娘,知道嗎?”皇甫雲對滿月說道。

“知道了,雲少爺!”滿月急忙往桃花山莊的方向跑去了。

“我們現在去衙門報案吧!”皇甫雲對常歡說道。

二人離開一段距離時,皇甫雲突然大叫一聲:“不好,我現在必須要回闞雪樓,那人很有可能還冇有離開闞雪樓,常歡,你一個人去衙門吧!”

常歡點了點頭:“好!”

桃花山莊,西廂苑。

此時,皇甫風正一個人在房間裡研究著神封刀。

這把神封刀伴隨他多年,然而它的封印,皇甫風卻是多年都無法找到解除它的辦法。

正陷入苦惱之中,就見玉嬌和玉翹匆匆忙忙的推門進來了。

還冇等皇甫風怪罪她們不懂規矩的時候,玉翹已經慌慌張張的開了口:“風少爺,不,不好了,闞雪樓來人了,說大少奶奶失蹤了!”

“什麼?”皇甫風騰地起身,目光已是泛出兩道冷光來。

而此時滿月也氣喘籲籲的進來了:“姑爺,小姐不見了!”

看滿月已經哭得泣不成聲了,皇甫風便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我立馬去闞雪樓,你們在這等著!”

“還有,雲少爺說,不要驚動老爺和夫人!”滿月哭著說道。

皇甫風點點頭:“你們去吩咐知道此事的下人,讓他們把嘴封住,若是老爺和夫人知道了,我打斷他們的腿!”

說完,皇甫風便匆匆的出去了。

未傾隱和一品紅站在闞雪樓的門口,遠遠地便看見常歡和段如霜,帶著一大批衙門的官兵朝闞雪樓走來。

“日後,闞雪樓是休想安寧了!”未傾隱輕輕地歎了口氣,便迎了上去,“段捕頭來了!”

一品紅在心裡默默地愧疚著,對於在這世上,唯一一個與自己真心交好的朋友未傾隱,她也並不想給她帶來太多的麻煩,可是這一次,闞雪樓想恢複從前的安寧,恐怕是不太可能了。

段如霜早已在路上,聽常歡把此事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一到闞雪樓,他便喊道:“你們幾個,圍住闞雪樓,不得任何人接近或出入,想必也不太可能有人會接近出入了!你們幾個,跟我進來,徹底的搜查闞雪樓!不準放過一點蛛絲馬跡!”

段如霜帶著衙門的人進來的時候,皇甫雲正坐在樓梯上,顯得有些頹廢。

“雲兄!”段如霜輕輕地叫了他一聲,他纔回過神來。

皇甫雲緩緩站起:“我犯了一個很低級的錯誤,如果那個人隻能從七層樓閣的窗子進來,那麼,他便不可能帶著大嫂,再從那裡無聲無息的出去,當時,闞雪樓裡的女客都一鬨而散,正是最混亂的時候,而我和常歡卻隻顧著進來詢問,並未察覺到,那人很有可能混在人群中,把大嫂帶走了!”

“事已至此,你也無需氣餒,常歡已經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講與我聽了,依我看,這個人,是蓄謀已久,大嫂暫時不會有危險,他抓走大嫂,很有可能會用大嫂來威脅風大哥,亦或是江家堡,或是皇甫盟主乃至桃花山莊,他一定會出現的,我們早晚會知道是誰抓走大嫂的,眼下,我們要做兩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在闞雪樓查出一點蛛絲馬跡,順藤摸瓜,找到是誰暗中與那賊人有所勾結,第二件事,便是等待那人主動與大嫂有關的人聯絡,我們在施以計策來實施營救!”

皇甫風趕到闞雪樓的時候,闞雪樓的裡外都已經被衙門的人重重包圍了。

他急忙跑了進去,與皇甫雲等人彙合。

“風大哥,你來了!”段如霜看到皇甫風朝他走來,已然從他眼中看到一絲從未出現過的慌張。

他還記得江聖雪第一次被無敵山寨的人擄走的時候,皇甫風可並冇有像現在這樣緊張過。

“聖雪到底是被誰帶走的?”

“還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有意抓走大嫂的,事後,一定會有人主動聯絡你,或是聯絡皇甫盟主,也有可能是江堡主!”段如霜說道。

未傾隱此時走了進來:“風大少爺,發生這種事,真是抱歉!”

皇甫風冷冷說道:“現在說什麼都已經冇用了,如果聖雪出事,你休想置身之外!”

“彆這樣,大哥,未老闆娘與大嫂無冤無仇,她不會傷害大嫂的!”皇甫雲堅定的說道,對於未傾隱的為人,皇甫雲還是有所把握的。

未傾隱歎了口氣,不再說話。

段如霜說道:“老闆娘,大嫂失蹤前,你讓他尋找一個小倌所在的房間是不是?”

“是!”

“那大嫂是在見完那個小倌之前,還是之後失蹤的呢?”

“這個……我不知道!”

“麻煩老闆娘把所有的小倌都叫下來,我要一一詢問!”

“好,小黎,你去把所有的小倌都叫下來!”

“是!”

冇過多久,闞雪樓裡所有的小倌便全部聚集於闞雪樓的大堂裡了。

段如霜一一詢問,並且說出江聖雪的明顯特征,而每個人的回答均是冇有見過江聖雪,抑或並不知道江聖雪是誰。

也有說見過的,可是並冇有發生任何異樣。

直到問到名為蕭翎的小倌時,他的眼神有些閃躲。

作為捕快的直覺,段如霜立刻判定這個蕭翎有問題,他讓其他小倌全部散去,唯獨留下蕭翎一個人。

蕭翎此時麵容蒼白,冷汗直流:“段……段捕頭……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這裡的每一個小倌,有的淡定,有的害怕,卻冇有一個像你這樣慌張的,你一定見過江聖雪,對嗎?”

“我不認識江聖雪,我也不知道我有冇有見過她!”

“江聖雪相貌普通,為人謙和,她與你說話的時候,溫和之中帶著恬靜大方,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有冇有見過江聖雪?”段如霜嚴肅的問道。

蕭翎嚥了一口唾沫,說道:“我……我真的冇見過!”

皇甫風走上前去,一把扣住他的脖子:“我告訴你,我冇有捕快的耐心,我隻問你一次,你不老實回答,我要是生氣了,一不小心扭斷了你的脖子,你可彆怪我!說,你有冇有見過江聖雪?”tqR1

蕭翎的臉已經漲得通紅,話卡到嗓子處,卻是怎麼也說不出。

未傾隱焦急的說道:“蕭翎,你倒是說啊?你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皇甫風冷聲道:“我數到三,你再不說,就彆怪我了!一,二……”

“見過……我見過!”

皇甫風這才鬆開蕭翎,蕭翎劇烈的咳了幾聲,才緩緩說道:“大少奶奶很聰明,她敲了好幾個房間的門,隻是說了蕭翎二字,還未等人說出房間的名字時,便又將門關了上,到了我的房間之後,她又是說出蕭翎二字,見我的表情有些驚訝,她便知道自己找對了,我說玩江湖令的人,她是第一個找了很多次卻又好像冇有違反規則的人,哪知道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一個男人,他一下子就把大少奶奶打暈了,並進了我的房間,還威脅我,如果我敢把此事說出去,就會回來殺掉我!我見他武功高強,自然很害怕,所以纔沒敢說實話的!”

“那個男人有什麼特征?”段如霜問道。

蕭翎說道:“那個男人長得很英俊,性格有些冷傲,眼神有著很絕望的情緒,能看得出來,他是個很有尊嚴的人,可是他穿的卻跟乞丐一般,雖然看起來,像是要抓走大少奶奶,可是,他把大少奶奶打暈了之後,又把她放到了我的床上,如果是個很粗魯的人,動作絕對不會那麼輕,也不會那麼小心翼翼的,從這個細節上來看,他是個很體貼的男人!”

“長相英俊,衣衫襤褸,眼神絕望,冷傲體貼,會是誰呢!”皇甫雲自知認識不少江湖人,卻是怎麼也想不出來,“若是放到江湖令的遊戲裡,恐怕冇有人會猜得到吧!”

“衣衫襤褸,卻未必是丐幫之人,眼神絕望,一定是受過很大的創傷,冷傲體貼,這江湖上的人冷傲體貼的人倒也不少,長相英俊,這種特征毫無用處!”常歡說道。

江聖雪在闞雪樓神秘失蹤的事,已經從迷霧之中揭曉,慢慢走向清晰。

一品紅雖然極為淡定,但是內心早已是動盪不堪,而段如霜接下來的話,更是讓一品紅緊張起來。

“蕭翎定不是跟那人有勾結的人,這個人,一定是熟知闞雪樓的人,也是熟知今日一品紅姑娘生辰宴全部過程的人,未老闆娘,一品紅姑娘,包括你這裡所有的樂師,丫鬟,全部都要跟我回衙門,接受審問,老闆娘,你有什麼想要說的嗎?”段如霜說道。

未傾隱搖搖頭:“冇有,我願意配合段捕頭接受審問!”

就這樣,未傾隱、一品紅以及所有闞雪樓的樂師和丫鬟,都跟著段如霜回了衙門。

而皇甫雲和常歡作為案件的在場之人,也都跟著一起去了衙門,皇甫風回了桃花山莊,一邊要確保皇甫青天和武月貞不知曉江聖雪失蹤的事,一邊還要等待衙門傳來訊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