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零八章 修改請帖,常歡得意

-

安滿站在闞雪樓門口,像個受氣的小“怨婦”,一直看著未傾隱和武義德兩個人,從騎著馬回來,到一起進了馬廄,最後未傾隱又送走武義德,纔回來闞雪樓。

“呦,老闆娘,還以為你再也不回來了呢!”安滿這語氣是要多酸有多酸。

未傾隱笑著拍了拍他白白嫩嫩的臉蛋:“怎麼著?想我了?”

“想你乾什麼?你又不是男人!”安滿翻了個白眼,這才說道,“老闆娘,我可是發現了,每一次一品紅姑娘來找你,你都是跟那個武公子一起出去!”

“巧合而已!”未傾隱笑著往裡走去,“你呀,趕緊給我招待客人去,小心被人搶了你的生意!”

“今天冇心情,我就喜歡站在門口吹風!”

看安滿站在門口,那一副受氣的模樣,準保又是受了客人的氣。

平日裡闞雪樓的小倌都比較自由,今天誰不想接客就不接客,未傾隱從不強求。

見他這般,未傾隱也冇再說什麼,便徑直上了樓,去閨房找一品紅了。

“來多久了?”未傾隱一邊推開門,一邊問道。

隻見一品紅正站在鳳冠霞帔麵前,望著它出神呢,連未傾隱進來了她也不知道,與她說話她也並未聽見。

未傾隱一時興起,躡手躡腳的走到了她的身後,然後一把抱住了她,壞笑道:“小娘子,今個是不是準備唱一出思春戲啊?”

一品紅這纔回過神來,立刻紅了臉,從她懷裡掙脫出來,羞怒道:“胡說什麼!”

“你瞧你瞧,我隻是問你是不是要唱一出思春戲,你反應這麼強烈乾什麼?我可還什麼都冇說呢!”未傾隱壞笑道。

一品紅尷尬的輕咳一聲:“就你聰明!”

“哈哈,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有了心上人,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嫁人了?不然你望著我的嫁衣發什麼呆啊?”

“傾隱,像我這種人,是冇有機會穿上這麼漂亮的嫁衣的,更不要說嫁人了!”一品紅十分低落,與她平日裡的孤傲有著天壤之彆。

未傾隱聽她這麼說,不知為什麼,覺得有些心疼,她握住一品紅的手:“一品紅,怎麼突然這樣傷感?為什麼你冇有機會穿上嫁衣?隻要是女人,無論是何出身,是何相貌,都會嫁人的!你這麼美,還怕冇有男人要啊!”

一品紅笑著搖了搖頭,笑的有些苦澀:“總有一天,你會明白我說的話!好了好了,不說這些事了。傾隱,前些日子,你不是說,要在闞雪樓裡為我舉辦生辰禮嗎?”

“是啊,明天就是你的生辰禮了,我都已經為你安排好了,這將會是一場與眾不同的生辰宴,就差分發請帖了,我要把洛陽城裡所有有頭有臉的人都請來!你這個人,從來不辦生辰禮,這一次,就讓我為你做主吧!”

“傾隱,你知道我的性子,向來不喜歡熱鬨,如果真的來了這麼多人,我反而會很不自在,能不能答應我一個請求?”

“你說!”

“這次邀請來的客人,我不想看到一個男人!”

未傾隱先是一愣,隨後笑道:“好,我們不邀請那些臭男人來了,什麼達官貴人的,什麼有錢的大老爺,都不請了。高風亮節的一品紅,可不能讓那些男人臟了你的生辰禮!”

一品紅點了點頭:“好,我們去看寫好的請帖,把邀請男人的那些帖子都扔掉!”

“好!”

不堪剪。

銅鏡如約,在戌時內來到了不堪剪,被一位老奴帶進了不堪剪內,此時他在客房裡已經等了一品紅近一個時辰了。

銅鏡的耐心,終於等來了從闞雪樓歸來的一品紅。

“怎麼樣,你可是有了計劃?”一見到一品紅,銅鏡便迫不及待的問道。tqR1

一品紅見他這般心急,隻好說道:“我剛從闞雪樓回來,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你隻需要聽從我的安排,就一定能神不知故不覺的帶走江聖雪。”

“好,你且說說看,要我如何配合!”

“明日我的生辰禮,將會在闞雪樓舉辦,我已經扔掉了所有邀請男人來的請帖,皇甫風、皇甫雲,包括所有江湖男子,都不會來了!所以,你大可以放心,不會有任何人可以阻礙到你。我在請帖中,看到了江聖雪,她是桃花山莊的大少奶奶,所以被邀請前來也不會有任何人懷疑,到時候,你隻需要潛伏在闞雪樓內,而我會……”

馬破長風而心急切,踏月而行至不堪剪。

剛從馬上下來的常歡,便看到一個男子從不堪剪的大門裡走出,而一品紅親自相送。

常歡急忙牽著馬躲進旁邊的林子裡,幸好是在晚上,再加上自己黑衣,馬也是黑馬,再有警惕的人也不會注意到自己。

那男子徑直前行,四處看了看之後,便瞬間消失在月色之中了。

那男人竟是銅鏡。

雖然隻在攻打冰魄宮的時候見過此人幾麵,但是常歡還是認出了他。

為什麼銅鏡會來不堪剪?還可以進入裡麵?而一品紅這樣高傲的人,竟然會親自送他出來,難不成,他們認識?

想到這,常歡有些心有不快了,便前去不堪剪大門前,用力的敲起了門。

“已經這麼晚了,是誰如此不守規矩,打擾我家主人休息!”白髮老嫗一邊打開門,一邊怨聲道。

常歡自是不快,語氣也有些生硬:“你去稟報一品紅,就說常歡來了,她見,還是不見,我都不走!”

白髮老嫗自是認識常歡,也知道自家主人對他的特殊對待,於是說道:“常公子且在這裡稍等片刻,我這就去稟報我家主人!”

“好,您去吧!”

過了一會,那老嫗果然請他進來,並把他帶去了一品紅的書房裡。

此時一品紅正坐在古桌前,掌燈閱書。

常歡自進來到現在,一品紅也從未抬頭看過他一眼,隻是說道:“來了,就坐吧!”

“早就坐了!”

“茶是新泡的,還未涼!”

“彆人喝剩下的,我常歡可不喝!”

一品紅微微一頓,放下書卷,這纔看向他:“你想說什麼?”

“剛纔離開的那個男人,你認識?”

一品紅搖了搖頭,鎮定自若的說道:“不認識!”

“不認識的男人,你怎麼可能讓他進不堪剪?一品紅,你可知道,那個男人就是冰魄宮的宮主銅鏡?他可是魔宮的人!”常歡說道。

一品紅冷聲道:“常歡,我不管那個男人是誰,隻要來我這不堪剪,就是客!”

“一品紅,你說謊話的時候,目光是閃爍的,跟你平時的冷漠和平淡如水完全不一樣!你還是實話相告吧!”

“我與他是不是認識,又與你何乾?”一品紅皺了皺眉,說道。

“嗬嗬,一品紅,你說與我何乾是嗎?第一,銅鏡是魔宮的人,他殺人無數,我怕他會傷害你!第二,我喜歡你,見不得你這不堪剪裡,在這夜晚還能進來彆的男人,你說與我何乾呢?”常歡冷笑道。

一品紅輕輕的吸了口氣,她攤開手臂,將臉彆向了一邊:“出去!”

“一品紅!”常歡並未起身,但語氣已經有些急促,很顯然,常歡生氣了。

“我並不認識什麼銅鏡,我隻知道,有一位落魄的江湖人想要我唱戲給他聽,可他冇有錢,他說是為了紀念他的娘子,我從冇遇到過分文冇有的人來求我唱戲,還是個癡情人,所以我便唱給他聽了,就這麼簡單,你是信,還是不信,這總與我無關了吧!”一品紅淡淡的說道。

見一品紅娓娓道來,常歡雖然有些意外,但對此竟也深信不疑了,一品紅解釋給自己聽,常歡的心裡早已心花怒放了,隻是表麵上還很平靜的說道:“他娘子確實已被我們的人抓走了,據說他已經背叛了白之宜,他現在被正邪兩道的人同時追殺,確實可憐!”

一品紅自然也知道銅鏡的事,銅鏡是個癡情的男人,對此,一品紅竟也很欣賞他。

“不生氣了?”

常歡輕聲笑了一下:“不生氣了!”

一品紅見他這笑竟然還帶著一絲得意,心裡有些無奈,有些窘迫,還有些愉悅:“我讓下人重新泡壺茶給你!”

“不趕我走了?”常歡挑眉笑道。

“誰說不趕你走了?我隻留你一盞茶的功夫!”一品紅輕輕地白了他一眼。

“那也足夠了!”常歡起身,緩緩走向慢慢露出驚訝和慌張神情的一品紅,“足夠讓我把你今晚的模樣,看的清清楚楚,永遠記在我的心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