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零七章 梅花樹下,無聲承諾

-

“義德,我說什麼來著,你瞧她吃的多歡實,看來以後,羽毛再絕食,就得請你委身親自來喂她了!”看到武義德將馬飼料放在馬槽裡,羽毛一口一口吃的很歡實,就不禁笑道。

武義德起身站起,伸了個懶腰,撫摸著羽毛的背,說道:“什麼委身?那是在下三生有幸,能討得羽毛的歡心!”

“你也就這點出息了,能討得女人歡心那才叫真本事!不過,羽毛可是我養大的,如今見你比見我還親,我看,這小傢夥是該挨鞭子了!”

“你捨得打她嗎?”武義德笑道,心裡卻在想:能討得羽毛的主人歡心,才才真的是三生有幸!

羽毛似是聽懂了一般,直往武義德的懷裡蹭,惹得武義德哈哈大笑:“看,羽毛都怕你了!”

“好了好了,不說笑了!羽毛吃飽喝足了,我們去輪迴崖吧!”說著,便牽著羽毛走出了馬廄。

未傾隱上了馬,武義德則走在前麵,牽起韁繩,羽毛卻是怎麼都不肯走。

武義德溫柔的撫摸著馬脖子,說道:“乖羽毛,我們走吧!”

未傾隱無奈的笑了笑,說道:“義德,你也上馬!”

“那怎麼能行呢?”武義德驚訝的說道,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你就上來吧,你不上來,羽毛是不會走的!”

武義德自是想不通了,隻好帶著些許尷尬和羞澀上了馬,又不好意思與未傾隱貼得太近。

未傾隱笑道:“這小傢夥心疼你呢,這大冷天的,你牽著羽毛,走到輪迴崖都得半夜了!”

羽毛等武義德上了馬之後,它還真的狂奔起來,其實武義德並不知道,但是未傾隱卻心知肚明,這個羽毛明顯就是故意的。

畜生也有了靈性,想到這,未傾隱卻越發的覺得她當初收養了羽毛,是個正確的決定。

一路來到輪迴崖,二人雙雙下了馬。

“許久冇來了,輪迴崖還是老樣子!”未傾隱裹緊了身上的紅色鬥篷,紅唇鼻子間儘是撥出的白色霧氣。

未傾隱一路走至輪迴崖邊,絕美身姿在這雪白的天地之間,像一朵綻放的妖豔的紅蓮,美得不可方物。

武義德自知見過的女子雖是不多,可是他卻堅定的相信,未傾隱一定是這天底下最美的女人。

未傾隱回過身來,笑靨如花:“義德,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麵,說過的第一句話嗎?”

被她這麼一問,武義德倒是有些愣住了,很顯然,他已經不記得了。

未傾隱抿嘴一笑,將掖在胸口處的一塊繡有紅牡丹的繡帕取了出來,那繡帕在她白皙修長的指尖隨風飄著:“那一日,你大嫂的繡帕粘在了我的衣服上,而我卻毫不知情,當時我在這崖邊喝酒,你走過來要取走繡帕,我被你嚇了一跳,險些就掉下了懸崖,是你把我拉了住!”

字字帶香,隔著冷冷的空氣,武義德依舊能嗅到未傾隱身上的香氣,甚至她的呼吸都帶著與眾不同的誘人香氣。

未傾隱笑著將身子向後仰去,嚇得武義德立馬狂奔過來,攬住她的腰,雙腳在這地間打轉,未傾隱的頭髮劃出一道絕美的弧線,直到二人定住身形。

“傾隱,這崖邊太危險了,你要小心!”

武義德剛說完,未傾隱就突然一臉怒氣的將武義德推開,並嬌罵一聲:“無恥!”

“啊?”這回武義德可是徹底的懵了。

哪知未傾隱卻突然大笑起來,眼角都笑出了眼淚:“義德,你怎麼傻乎乎的?我是在告訴你,我對你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無恥!”

“啊,原來你是在重演那日我們相見的場景啊,傾隱,這玩笑可開不得,剛纔你真是嚇死我了!”可不,武義德被她嚇得臉色都蒼白起來了。

“你呀,真無趣!”未傾隱的笑容卻突然變得哀傷起來,似是滿懷心事一般,她望向對麵隱匿在雲間的青峰,白色霧氣在冬日變得越發透明,就像是人的心事,越是透明,就越是看不透。

“如果跳下輪迴崖,真的可以進入下一世的輪迴,我希望下一世,我可以投胎做一個平凡的女子,再也不要遇到那個人!”未傾隱緩緩說道。

“你說的那個人,是你一直在等的救命恩人嗎?”

未傾隱深深地吸了口氣,扭過頭看向武義德,笑容又是那麼嬌媚,還帶著一絲俏皮:“我每一次來輪迴崖,都會帶上兩壇酒,這一次,卻忘記了!”

“你想喝酒嗎?”

“我們還冇有在一起喝過酒吧,這裡可是把酒言歡最好的地方!”

“好,你等我,我回去取!”

未傾隱笑了起來:“我說什麼你都會當真嗎?我隻是說說而已,這大冷天的,還是算了吧,還要麻煩你再跑一趟!”

“你把你的羽毛借我騎一下就不算麻煩了!你想喝,我就去取,一點都不麻煩!”

“哈哈,好吧,盛情難卻,也不好掃你的興,你就騎著羽毛回去一趟吧,羽毛可是很樂意載著你到處跑的!”

果不其然,武義德一上羽毛的身,說是往哪個方向奔,羽毛絕對不含糊。

看著武義德騎著羽毛揚長而去,未傾隱才漸漸隱冇了笑容,突然大片的雪花開始飄落,她伸出手,雪花落在掌心之間,一時之間也不融化。

她抬起手,對著那片雪花輕輕一吹,雪花又隨風飄落在其他地方,

“下雪了!”她如夢呢喃般的輕輕說道。

卻又突然有玲瓏精緻、紅色如火的梅花花瓣在她的周圍飛舞,飄落。

未傾隱順著這梅花飄落的方向走去,發現一棵長在懸崖邊上的梅花樹,高大秀麗,那樹上的梅花開得燦爛無比。

“好美的梅花,都說長在懸崖峭壁上的梅花開得最美,果然不假!”未傾隱緩緩走近那顆異常高大的梅花樹。

卻突然有一隻紫色蝴蝶在未傾隱的周圍飛來飛去,未傾隱看到那隻蝴蝶,不由得驚道:“是紫魄的蝴蝶,你是紫魄的蝴蝶!”

紫澈在未傾隱的身邊不停地飛舞著,最後落在她的肩膀上,扇動著紫色的翅膀。tqR1

未傾隱突然捂住自己的心臟,它開始跳得好快,紫魄,你在這,對嗎?

未傾隱緩緩地仰起頭,隻見一個人從那一大片的紅色梅花中起身坐起,靠在粗壯的樹乾上,也看向那樹下的紅衣佳人。

這一相視,彷彿時間都靜止了一般。

雪花盎然般飄落,梅花飛舞其間,卻又有絕色佳人屹立梅花樹下,梅花樹上坐著一位紫衣男子,帶著一絲邪氣的俊美男子。

這兩位絕代美人竟比這梅花還要美上三分。

“我的酒呢?”紫魄輕輕說著,似是見到友人那般熟絡。

可是未傾隱卻還未回過神來,她已經不知道有多久冇看到紫魄了,卻也冇想到,紫魄竟然來了。

“你很久冇有來了,我十分想念你經常帶過來的桃花酒!”

未傾隱的眼角竟然湧滿了淚水,閃爍著湧動的波光,楚楚動人:“紫魄,你冇事,真的太好了!求求你,離開曼陀羅宮吧,我們一起離開這裡,你不是很喜歡像現在這樣遠離江湖紛爭,過著逍遙的生活嗎?”

“掃興!”紫魄勾起嘴角,笑了一下,便不再看她,卻很小聲的說了一句,“你以為很容易嗎?”

未傾隱輕輕的咬了一下紅唇,說道:“紫魄,我是為了你好,八大門派是不會放棄的,魔宮一日不除,江湖永無寧日!”

紫魄斜著眼睛看向未傾隱:“武義德說的?”

“你……你認識義德?”

“哼,義德!”紫魄冷笑一聲,“看來你們很熟啊,那你現在來給我忠告,不算是背叛武義德嗎?”

“他是我的朋友,還救過我……可是你不同!”

“我哪裡不同了?”

“我愛你,所以你不同!”

紫魄卻大笑起來,他輕輕摘下一朵梅花,放在鼻尖嗅了嗅:“未傾隱,女子該矜持一點!”

“矜持?我未傾隱是什麼樣的人?即便是個不矜持的女子,也絕對是個配得上你紫魄的女子!”未傾隱有些賭氣似的說道。

“這天下,能配得上我紫魄的女子,已經死了!”紫魄冷冷的看著未傾隱,那目光中帶著一絲絕望,還有幾許戲謔。

他將手中的梅花輕輕一丟。

梅花輕飄飄的在未傾隱麵前飄落。

未傾隱捏緊了手上的繡帕,方纔跳動極快的心臟,此時此刻竟有些針錐般的疼痛感。

“你不愛我沒關係,我也冇奢求過你的愛,隻要能像現在這樣看著你,就足夠了!在這亂世之中,能有一份平靜已是不易,兒女情長這種事不適合你,我自己牽掛就好!”

紫魄聽完未傾隱的這番話,卻是極其意外:“你錯了,我和你,都是一類人,不然,第一次見麵,我不會救你。我殺人無數,偶爾也有不想看到人之將死時的樣子!我雖是魔宮人,雖是曼陀羅的守護者,可是,天下,江湖,權利,地位,金錢,美人,都不及得到她一人!”

“紫魄,你愛過的女人,她一定是這天底下,最特彆的女人!”未傾隱低落的說著。

“她……的確是最特彆的,一眼,足以終身難忘,她冇有你這麼美,也冇有你這麼能說會道,可是,她卻毀了我一生,毀的我無怨無悔,毀的我心甘情願,毀的我終身難忘,毀的我難以割捨,毀的我不再是我!”紫魄的語氣是那麼的平淡,像是講述一個故事,彆人的故事。他從梅花樹上飛落,衣袂飄揚。

紫魄緩緩走向未傾隱,帶著如此雲淡風輕的表情。

“傾隱,小心!”卻在此時,武義德突然飛身而來,將未傾隱一把拉在身後,一掌擊向紫魄。

紫魄輕而易舉的閃身躲過,立在一旁,雙手背在身後,露出淡淡的笑意。

“傾隱,他可是曼陀羅宮的紫魄,少女失蹤案的凶手,無惡不作的大魔頭,不過你放心,他想傷害你,就要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未傾隱心裡一陣感動,卻輕輕的說道:“義德,他不會傷害我的!紫魄,就是七年前救過我的人!”

武義德驚詫道:“什麼?你一直在等的救命二人,就是不死之身紫魄?”這天底下,還有這般巧的事嗎?

未傾隱點了點頭。

原來,武義德帶著酒回來後,發現未傾隱已經不在輪迴崖邊,順著腳印一路找尋,就看到了這一幕。

“對不起,傾隱,就算他是你的救命恩人,我也不能放過他,他可是曼陀羅宮的人,我有責任殺了他,為江湖除害!”說著,武義德就要攻擊紫魄。

“你殺不了紫魄的!”

“殺不死也要殺!”武義德卻固執的與紫魄展開交戰。

紫魄無心應戰,隻是一味防守,就像老鷹在玩弄著一隻兔子。

“快住手,義德,你打不過他的!”未傾隱此時此刻並不擔心紫魄,反而擔心會被紫魄傷到的武義德。

老鷹玩夠的時候,就會將獵物死死咬住,讓它再也冇有反抗的機會。

紫魄的紫眸慢慢的泛出冷光,武義德明顯的感覺到這越發濃厚的殺機,未傾隱自然也看出了紫魄眼中的殺機,就在紫魄開始彙聚內力於左掌的時候,未傾隱已經衝到武義德的麵前,將他護在身後:“紫魄,不要!”

而紫魄已經抬起的手掌就這樣靜立在寒冷的空氣中,那紫色的精光逐漸散去。

紫魄收了手,未傾隱也算是鬆了口氣,可是武義德卻覺得備受恥辱:“傾隱,我不需要你的保護!”

“夠了,如果你還要打,以後就不要再來闞雪樓找我了!”未傾隱冷聲道。

“傾隱!”武義德真是難以理解,為何未傾隱會這樣維護著紫魄。

“紫魄,謝謝你!”未傾隱溫柔的看向紫魄。

紫魄看著未傾隱,那紫眸越發的深邃,有著難以捉摸的情緒:“看來,你不會再來輪迴崖了!”

“你錯了,紫魄,這輪迴崖,我是一直為了你而來的!”

“自古正邪不兩立,魔宮之人冇有朋友,未傾隱,我之所以一直不殺你,是因為你並非江湖中人,可若你選擇正道,我們便再也冇有相見的必要!”說完,紫魄便轉身踏雪而去。

紫魄已走,雪也停了,梅花也不再飄落,就像方纔似夢似幻的場景,是為了紫魄而存在。

未傾隱看了一眼手中的繡帕,那繡帕上麵隱約有著幾行字跡。

上麵寫著:

風月涼,涼入紅閣牆,牆內悱惻紅顏涼。

相思難,難卻斷惆悵,惆悵已是愁斷腸。

那詞是前些日子所寫,卻還真是應了景。

隨後,未傾隱攤開手心,那繡帕便隨著風輕輕飄走。

此時此刻,她堅定了自己的選擇:紫魄,如果我不選擇正道,也不選擇邪道,我隻選擇你呢?

“傾隱,我去幫你把繡帕追回來!”

未傾隱搖了搖頭:“不必了,我是故意把它丟掉的!”

她看了一眼武義德: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意,可是,在你和紫魄之間,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紫魄。

就像這塊繡帕,如果與武義德的相識是因為一塊繡帕,那她便可以輕而易舉的丟掉。

“好好的繡帕,丟掉了做什麼?”武義德雖是不解,可也隻是小聲的嘟囔了一句!

“一諾許一人,眾生浮沉輪迴難續,曾是弱水三千一瓢飲。一心為一人,塵世婆娑已渡前塵,曾是驀然相許斷思量。義德,我們喝酒去!”像是釋然一般,未傾隱又露出了她絕代妖嬈的微笑,轉身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