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零六章 銅鏡威脅,義德傾隱

-

冬日的禁地,雪後初晴,卻感覺不到一絲寒意,仍舊是春暖花開。

鳶尾花綻放的燦爛,在風中搖曳著身姿,像是千千萬萬個紫衣少女擺動著柔軟的腰肢那般妖豔動人。

吊床之下,擺放著兩壇酒,酒香飄香四溢,但卻仍舊無法讓那依偎的兩個人忘卻煩惱。

此時此刻,東方聞思依偎在紫魄的肩膀上,遙望著在鳶尾花田裡飛舞的紫澈,思緒飄遠。

紫魄低下頭,捏了捏東方聞思的下巴:“丫頭,不開心?”

東方聞思搖了搖頭:“不是不開心,是有些擔心!”

“小水滴和白狐都不會有事的,你無需擔心!”

“我不是擔心小水滴和白狐,我是擔心……”一想到皇甫雷在河邊對自己的決絕,東方聞思就不想再回想下去了,便轉移了話題,“紫魄哥哥,你知道嗎?無論我深陷怎樣的危險之中,哪怕我死了,隻要有你在,我就一點都不會害怕!”

“儘說些胡話,隻要我在,就不會讓你死!”紫魄溫柔的說道。

“紫魄哥哥,思兒的身邊能有你,真是太好了,隻要你不離開我,把我關在房間裡一輩子都成!”

“你捨得不去見皇甫雷?”

東方聞思嬌嗔一聲:“不要破壞氣氛嘛!”

紫魄笑了笑,甚是無奈。

東方聞思卻又歎了口氣:“桃花山莊裡的桃花,現在一定開的很燦爛,皇甫雷說,桃花山莊的不敗桃花,在冬日裡盛開的最為燦爛,好想去看看啊,我還從來冇有去過呢!”

“你想去看,我帶你去!”

“真的嗎?”東方聞思欣喜萬分,卻又低落的說道,“還是算了吧,桃花山莊一定戒備森嚴,我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混亂,更何況,皇甫雷都不想再看到我了,我還去他的家裡做什麼!”

紫魄淡淡的說道:“你這身傷,可都是拜他所賜,你不恨他,我會恨他!”

“紫魄哥哥,你彆恨他,我們其實冇有資格恨他,魔宮的人,有什麼理由去恨正義之人呢!”

紫魄笑著搖搖頭:“等你娘統一江湖的那一天,我帶你遠走天涯,隱居一處比蓬萊島還要神秘的仙境,你願意跟我走嗎?”

東方聞思既是感動,又是為難,紫魄哥哥,我真的很想跟你走,可是……那樣是不是就再也見不到皇甫雷了?

見她不說話,紫魄笑著颳了一下東方聞思的鼻子:“女大不中留!”

“嘿嘿,紫魄哥哥,我陪你喝酒吧!”

“我們說好了的,隻準聞,不準喝,我陪你!”紫魄指了指東方聞思的傷口,笑道。

東方聞思歎了口氣,噘起了嘴:“那好吧,不喝就不喝,我去找紫澈玩,你一個人在這聞酒香吧!”

東方聞思起身,衝著鳶尾花田跑了過去,跑了幾步又回過頭來:“不準偷喝!”

紫魄寵溺的笑著,如果一輩子都能看到東方聞思的笑容,看她開開心心活蹦亂跳的樣子,就算有一天冇了這曼陀羅宮,也已經無關緊要了吧!

東方聞思在鳶尾花田裡追著紫澈跑,紫澈繞著她飛來飛去,就是不讓東方聞思抓到自己,那畫麵好不快樂,卻不知,那是東方聞思最後的清純和快樂。

原來驚鴻也是白之宜的奸細,難怪我每次前去稟報,白之宜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她之所以冇有揭穿我,就是試探我們每一個為她做奸細的人。

一品紅自從知道驚鴻也跟自己一樣,是曼陀羅宮安插在江湖中的眼線時,就一直心驚膽戰的。

原來自己每一次踏進曼陀羅宮,都是在地獄裡走了一遭,一旦自己欺騙了白之宜,定會命喪當場。

一品紅無奈於自己的命運,隻要白之宜一日不死,自己就永遠都是她的一條狗,呼之即來揮之即去,想殺就殺想留就留的一條狗。

帶著這樣的心事,一品紅為自己著好戲妝,穿好戲服,準備去一官宦老爺家唱戲。

豈知,半路上被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劫了去。

直接拖進草叢裡,轎伕抬著轎子仍舊大步的往前走著,無人發覺。

一品紅一直被捂著嘴,發不出聲音,索性既不掙紮也不準備喊叫。

那人便鬆開了她,說道:“臨危不懼,不愧是一品紅!”

一品紅轉身一瞧,有些驚訝:“銅鏡?你不是被白之宜下了追殺令,你怎敢還留在這?”

銅鏡冷著臉說道:“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我為什麼要幫你的忙?你是白之宜要追殺的人,我若是幫了你,豈不是害了我自己?”

銅鏡說道:“你給白之宜做走狗,無非就是為了活下去。如果此時你不答應幫我,我也一樣會殺了你!”

“你在威脅我?”

“對,我就是在威脅你,同樣都是為了保命,你隻需要幫我一個小小的忙便可!”

一品紅想了想,說道:“我要是不幫呢?”

銅鏡一把扣住一品紅的脖子:“你是聰明人,我給你兩條路,第一條,你不幫我,我殺了你,這世上再也冇有一品紅。第二條,你幫我,我留你一條命,你還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戲子名伶。”

銅鏡一點一點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一品紅的麵容隔著厚重的油彩仍就露出一些蒼白,無奈之下,一品紅隻得點了點頭,從嗓子裡艱難的擠出三個字:“我……幫……你!”

銅鏡滿意的鬆開了一品紅:“這就對了,識時務者為俊傑,況且,這個忙,隻是一個小忙而已!”

“到底什麼忙?”

“我的妻子琳琅被皇甫青天抓起來了,你是知道的!”

琳琅當街遊行,最後被帶去了盟主堂,最後被關在哪,她也不知情,便急忙說道:“你讓我幫你救琳琅?可我並不知道她被關在哪!”

“我自是知道你並不知道琳琅被關在哪,但是有一個人,能幫我把琳琅救出來!”

“誰?”

“江聖雪!”

“江聖雪?皇甫風的妻子?”一品紅驚訝至極。

“對,你想辦法把她抓來,交給我,就算你幫我這個忙了,此後,我不會再來打擾你!”tqR1

江聖雪,她爹是江家堡堡主江池不說,夫君又是冷麪狂龍皇甫風,公婆又分彆是武林盟主皇甫青天和鑄劍山莊大小姐武月貞。

最重要的是,她是常歡的表姐,常歡很在意他這個表姐。

一品紅有些為難,若是其他人,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可是江聖雪……

“怎麼,你反悔了?”

“一定要抓走江聖雪嗎?她手無寸鐵的姑孃家,也隻是皇甫青天的兒媳婦,他的妻子武月貞,他的小兒子皇甫雷,任何一個都比江聖雪更能幫你救出琳琅吧!”

銅鏡緩緩說道:“江聖雪是一個很特彆的存在,她是江家堡和桃花山莊的紐帶,皇甫青天親自去江家堡提親,讓自己最看重的兒子,娶這樣一個貌不驚人甚至有些醜陋的女子為妻,以皇甫青天的老謀深算,絕不僅僅隻是籠絡江家堡這樣簡單。

而且成親以後,皇甫風同她感情很好,我已經暗中調查過了,自從我逃出魔宮,在這江湖中躲躲藏藏,就開始調查皇甫青天身邊的每一個人,唯有江聖雪,是我用來威脅皇甫青天最好的一顆棋子!”

聽他說完,一品紅知道自己已經改變不了銅鏡的想法了,隻得說道:“好,我幫你抓走江聖雪,但事成之後,你便要永遠從我眼前消失!”

“你放心,救出琳琅後,我們就會遠走高飛!從此江湖中,便再也冇有銅鏡和琳琅這兩個人了!”

“冇想到,你也是個癡情人!銅鏡,你為何會選擇我來幫你?在這江湖中,我一品紅隻是一個戲子,從不過問江湖事,從不接觸江湖人,你選擇我幫你,還不如威脅桃花山莊的一個下人!”

銅鏡淡淡的說道:“因為你,也是一個特彆的存在,你雖不是江湖人,卻能出入任何地方,包括桃花山莊,大到官宦人家,小到商家老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你一品紅,但你生性淡泊冷漠,與任何人都不得交好,而隻有你這樣的人,抓走江聖雪,纔不會惹得懷疑!”

一品紅自嘲似得冷笑一聲,隨後說道,“明日還是這個時候,你再來不堪剪找我,我想好計策,再與你細說,我現在必須要去赴約唱戲了,若是遲了,可就不好了!”

“好,一言為定!”說完,銅鏡便閃身不見,消失在這月色之中了。

一品紅輕輕的歎了口氣,無限哀愁開始蔓延胸口。

這一日,武義德前往闞雪樓,去探望未傾隱。

未傾隱見武義德來了,便將他帶入七樓,自己的閨房裡。

“愣著乾什麼?坐啊!”未傾隱自顧自的坐在了梳妝檯前,從鏡子中看到武義德還站在門口,不禁笑道。

武義德有些尷尬的答應著,雖然常來未傾隱的閨房,可始終覺得自己一個男人,經常出入女兒家的閨房,容易惹人閒話,就覺得渾身不自在。

他揉了揉自己的腦袋,在茶台前坐了下來,說道:“傾隱,現在江湖不太平,失蹤少女越來越多,就連落單的江湖人都會莫名其妙的失蹤,你可要小心,到了晚上,不要一個人出去,不,是不許出去!”

“那是自然,這些事我也聽說了,到了晚上,來我這闞雪樓的客人也冇有以前多了,恨死那些殺千刀的魔宮人了!”

“你也知道是魔宮之人所為?”

“雖冇親眼見過,倒是常聽那些江湖人議論,對了,義德,你們上次攻打魔宮,損傷慘重,那魔宮之人又損傷多少呢?”未傾隱嬌媚的托著腮,扭過頭來看著武義德。

武義德一邊紅著臉,一邊極為認真的回答著:“三大魔宮已經滅掉了其一冰魄宮,烈火宮也遭到了重創,但是曼陀羅宮仍舊完好無損,他們太強了!”

“那……內個紫魄呢?是活著,還是死了……”

武義德十分驚訝的問道:“你居然知道紫魄!”

未傾隱一愣,便嬌笑道:“江湖上的人,不都說少女失蹤案的主謀就是曼陀羅宮的紫魄嗎?連衙門都束手無策,這事早已傳的滿城風雨,我又豈會不知道?”

“那個紫魄這一次並未出手,隻是現身一次,救了他們魔宮的小宮主,毫髮無損,他要是同白之宜聯手,估計半個江湖都要毀在他們手裡了!”

毫髮無損之後,未傾隱就再也冇有聽下去,她隻知道一直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傾隱,你在想什麼?”

“啊,冇有,我冇在想什麼!對了,義德,後天是我一姐妹的生辰,到時候你可要過來湊湊熱鬨,記得,帶上雲二少,還有那個常歡常公子,我那姐妹要是看到他,一定會很歡喜!”

武義德說道:“一定,一定!”

“義德,你很久冇看到羽毛了吧!那傢夥最近鬨情緒,吃不下去東西,瘦了好多!我看她挺喜歡你的,興許你去喂她,她就吃了!”

“那我們現在就去看羽毛吧,我也怪想她的!”

未傾隱笑道:“這天有些冷,羽毛不願意動,對她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等你喂她吃完食物,我們騎著她去輪迴崖吧,你還記得,我們在那裡第一次見麵的場景嗎?”

“當然記得了,你的手帕粘在我衣服上了,我一路追著你給你送手帕,當時我以為你要尋死,鬨了不少笑話!”

“是啊,我還記得你當時純情的不得了,雖然現在也是!”未傾隱大笑起來,見武義德麵紅不已,又不禁打趣道,“不過義德,有冇有喜歡的姑娘呢?若是看中了哪家的姑娘,我未傾隱去幫你說媒去,哈哈!”

未傾隱一邊逗弄著武義德,一邊推門而出。

武義德跟在她的身後,在心裡暗暗歎道:我看中的是你,你還會幫我說媒麼?

無奈的笑了笑,便跟著未傾隱一路下了樓,前往羽毛所在的馬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