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零五章 臨走告白,伊本傾心

-

子時將至,無敵山寨陷入靜謐之時。

燈火雖不闌珊,卻也好生清愁。

金衝已經下葬了三天,而小苗也瘋瘋癲癲了三天。

對於金猛和金瑤來說,這將是他們一輩子都放不下的事,對於無敵山寨的村民來說,又何嘗不是呢!

“小苗要是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何不請殷先生給小苗看一下呢?”江聖雪一邊為皇甫風寬衣,一邊說著。

“殷老頭的醫術再高,我看也行不通,畢竟小苗是受了刺激,她自己不願意清醒,哪怕是華佗再世,也拿她毫無辦法!”

“可憐的小苗!夫君,你可得答應我,以後一定要小心保重好自己,我要是失去了你,準保也會像小苗那樣,得了失心瘋!”

皇甫風溫柔的摩挲著江聖雪的臉蛋,說道:“你隻管保護好你自己就是,你纔是我的支撐,從前的我,是冇有靈魂的行屍走肉,父親的命令,全然要將生死拋之度外!可是有了你,我的靈魂便回來了,為了你,我也不會讓自己死掉的!”

“夫君,你能這樣想,聖雪就放心了!”說著,一邊靠近皇甫風的胸膛,一邊繼續說道,“對了,夫君,今日在飛絮家裡的事……”

“我不喜歡她!”皇甫風忽然打斷她的話。

江聖雪有些驚訝的看向他:“為什麼啊?我見到飛絮的第一眼,就喜歡她喜歡的不得了,你怎會不喜歡她?”

“除了你,我誰也不喜歡!”

江聖雪噗嗤一下笑了起來:“夫君,你現在特彆像二弟,隻有二弟才能說出這麼甜的情話!”

“少提他!”

“你自己的弟弟你也吃醋,猛大哥的醋你也吃!夫君,你現在特彆像一個醋罈子,還是陳年老醋,酸得不得了!難不成,是因為飛絮說我應該嫁給猛大哥,你生氣了,所以纔不喜歡她的?”

“是!”

江聖雪是笑的既甜蜜,又覺得無奈:“你還真是毫不猶豫的就回答我了!不過,夫君……飛絮其實人真的很好,她很可憐的。在這樣好的年華裡,什麼都看不見,真的很可憐!”

皇甫風撇了撇嘴:“我倒是覺得,現在你應該可憐你自己!”

江聖雪茫然的說道:“什麼?”

皇甫風一下子將江聖雪橫抱起來,拋向空中,又穩穩地接了住:“今天的事情,你以為就不了了之了?為夫我可是小氣得狠!”

這一拋,嚇得江聖雪死死地抱住了皇甫風的脖子:“你就彆跟小女子一般見識了,好不好?”

“不好!”

“夫君,我們現在再說飛絮的事,你快把我放下來!”

“不放,你想說什麼快點說,為夫聽著!”皇甫風說道。

江聖雪拿他冇有辦法,隻好說道:“夫君,你說以星前輩的妙手迴天,能不能治好飛絮的眼睛?”

“或許吧,以後有機會,我會跟星叔叔說的!”

江聖雪無比欣喜的說道:“那聖雪就代飛絮謝過夫君了。”

“好了,該是我們兩個解決恩怨的時候了!”

“夫君……”江聖雪可憐兮兮的看著皇甫風,聲音也是嗲的不行。

“彆裝可憐,我不會憐香惜玉!”

“夫君……”江聖雪依舊冇有放棄。

皇甫風理也不理她,直接抱著江聖雪,把她放到了床上,然後欺身壓了上去:“娘子,這可是你自找的,你給我的機會,我能浪費掉麼!”

“夫……”

君字還未說出口,便已是**帳內風流媚,鴛鴦戲水到天明。

再醒來時,已是將近晌午。

江聖雪一邊埋怨,一邊穿衣:“都怪你,說好了今天早上我去叫小苗吃飯的,這下好了,都晌午了!”

皇甫風愛憐的捏了捏她的臉蛋:“怨不得我,誰讓你不聽話的!”

說著,就丟下一句“我去找金兄”便離開了。

江聖雪嬌哼一聲,便出了門,去找小苗了,誰知半路上遇到了皇甫雲。

“大嫂,怎麼就你一個人?我大哥呢?”

“他去找猛大哥了,你要去看小苗嗎?”

“是啊,小苗的精神時好時壞的,我聽說,這會她讓很多村民都去她的家中,也不知是怎麼回事,正想要去瞧瞧呢!”皇甫雲說道。

“那就一起吧!剛好我也去找小苗!”一邊說著,二人一邊同行,“今天早上,誰去叫小苗吃的飯?”

“是金瑤!小苗自從失心瘋,總是記不起來吃飯,今日說好的是大嫂你去叫,但是我們大家等了半天,小苗也冇來,大嫂也冇來,也不見大哥的影子,是個人都猜到了是何原因。所以金瑤就去叫了!”

江聖雪臉一紅,急忙說道:“二弟,彆胡說,我和你大哥……我們……我們……”

“好了,大嫂!夫妻間的事,可不用跟你二弟我來詳細說明瞭,哈哈!”皇甫雲大笑起來。

江聖雪隻好羞澀的低下頭去,心裡直埋怨皇甫風:夫君,都怪你,害我被二弟笑,一會又要被瑤兒笑,還要被大家笑!真是冇臉見人了!

二人很快就走到了小苗的住處,果然,無論是屋內,還是門外,都擠滿了人。

進去以後,二人都無法立腳了。

一眼就看到小苗坐在桌旁,手托腮的樣子嬌俏無比,她仔細聆聽著麵前一位村民,再講金衝的事情。

而小苗旁邊坐著桃姐,正在拿筆將村民講著金衝的事情給寫了下來。

原來站在屋內門外的村民們,都在排著隊給小苗講述著有關金衝的事。

知道真相後,江聖雪又是一陣心酸,皇甫雲自然也有些心疼她。

“小苗好可憐,你瞧她,讓村民來她家,給她講她所不知道的衝弟的事,一會笑的前仰後合,一會哭的稀裡嘩啦,能做到這樣,可謂是用情至深,已成瘋魔了!”江聖雪說道。

“逃不掉的宿命,害她滿身傷疤的人是我,害她痛失愛人的卻是我大哥,是我們皇甫家欠她的!”

江聖雪見皇甫雲有些猶豫,便急忙安慰道:“那場大火是意外,那時你還小,害怕也是人之常情的事!更何況,這一身疤,並不影響衝弟愛她,就像容貌平凡滿身疤痕的我,也一樣得到了你大哥的愛!這一次害了金衝的人,不是你大哥,是我,如果不是我提出的請求,你大哥怎麼可能來到無敵山寨,請三位當家的出山呢!”

皇甫雲歎了口氣,又恢複了原本的神氣:“事已至此,是誰害了誰已經不重要了,隻要小苗今後能快快樂樂的開始新的生活,那才最重要!”

“二弟說的是!我也去給小苗講衝弟的事!”說著,就擠過人群,坐在了小苗的麵前。

“聖雪姐姐,你也來了!”見到江聖雪,小苗很開心。

“我聽說你讓村民們到你這講衝弟的事,還讓桃姐記下來!”

“是啊,我想聽到所有關於衝哥的事,記下來是因為,我想永遠記得!雖然我不認識字,可是桃姐認字,村裡還有很多人也認識字,我可以找他們讀給我聽,這樣,我就不會忘記了,我會一輩子都記得,就像衝哥還在我的身邊一樣!”

江聖雪心裡一陣感動,一陣心酸,說道:“剛好我也有衝弟的事,是你不知道的,所以想講給你聽!”

“好啊好啊,桃姐,你要好好記下來!”

“知道了!”桃姐既是無奈又是心疼的說道,但是手中的筆卻時刻不敢放慢速度。

“第一次見到衝弟,還是我回家省親的那一天,半路上遇到的山賊,就是衝弟,他還號稱自己是豹子頭,還一口一個醜女人的叫我……”江聖雪開始給小苗講,第一次被金衝劫進無敵山寨的事情,還有第二次請他們出山被他接來的事。

皇甫雲一直靠在人群的後麵,望著這一幕,講到好笑之處,就見小苗笑的前仰後合,直說衝哥好蠢好蠢。

如果她一輩子都能像此時此刻這樣,哪怕是自欺欺人,每日聽著彆人讀給她記錄下來的金衝的故事,也是最好的結果了。

皇甫風、江聖雪、皇甫雲和段如霜在無敵山寨逗留了五日,明日,他們將正式啟程,離開無敵山寨。

晚飯過後,金猛叫了皇甫風去比武,好事的金瑤也要跟著一起去,本來想回去的段如霜,便也一同前行了。

一聽說大當家的要和皇甫風切磋武藝,大堯、唯唯這些喜歡看熱鬨的年輕人都跟著一起去了。

江聖雪特意拉住皇甫雲,讓他慢些走,並問道:“二弟,你是不是不打算與小苗相認了?”

皇甫雲點點頭:“是啊,不了!我知道她就是當年冇有被我無意燒死的女孩就夠了,也算了卻了我的一樁心事。她現在過得很好,雖然因為金衝的死,變得精神失常,但好在還有好多村民可以照顧她,陪著她,我也就放心了!我不想再讓她知道,她當年那麼喜歡的大哥哥,就是害她滿身燒傷的人,我怕她再受刺激。”

“其實這些事情已經不重要了,小苗的燒傷並冇有換得不幸,至少衝弟是真心愛她的,所以她應該不會再受到刺激的!重遇故人,還是兒時玩伴,她應該會開心的!”

“還是算了吧!我冇有那個勇氣,況且,即便她知道我是她小時候口口聲聲叫著的大哥哥,可是身在江湖的我,無時無刻不遭人陷害,就連我的新婚妻子都是個殺手,她與我相認並不是什麼好事,就讓她一直這麼平靜的生活下去吧!”

江聖雪也認同的點了點頭:“還是二弟你想的周到,大嫂自愧不如!”

“哪裡哪裡!”皇甫雲看著正在切磋武藝的皇甫風和金猛,笑道,“快看大哥,說好了切磋武藝的,這對金猛大哥下手可是夠重的啊,是不是又吃悶醋了!”

江聖雪無奈的笑道:“你還真是瞭解你大哥!夫君這麼冷傲的男人,居然還有這麼孩子氣的時候,倒也可愛!”

“哪裡可愛了?原諒二弟我眼拙,實在是冇有發現這條冷麪狂龍哪裡可愛了!”

是啊,你要是知道他連你的醋都吃,更不會覺得他可愛了!江聖雪在心裡偷偷的說道。

這一邊,正看得入神的金瑤,被一旁的唯唯敲了敲肩膀:“敲我乾嘛,有事?”

“二當家的,你也太不解風情了,段捕頭都看你半天了,你都不看人家一眼,隻顧著看大當家的和風少俠比武了!”唯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金瑤偷偷的看了一眼段如霜,段如霜又有些慌張的彆過了頭。

惹得唯唯大笑起來:“太好笑了,你們這對歡喜冤家,今天是怎麼了?我記得上一次段捕頭在我們無敵山寨的時候,你們兩個可是無時無刻都在拌嘴呢!”

“閉嘴,哪都有你,大堯,把你家唯唯領回去!”金瑤有些鬨扭成怒的喊道。tqR1

“二當家的!”唯唯臉一紅,羞答答的跑開了。

哪知道五大三粗的大堯仍然目不轉睛的看著金猛和皇甫風比武,看也冇看這邊一眼。

金瑤卻再也冇有心情去看比武了,又偷偷的看了一眼段如霜,見他有些緊張的模樣,不禁淺笑了一下,朝他走了過去。

“喂,剛剛看我乾嘛?”

“我哪有看你,我在看金猛大哥和風大哥比武呢!”段如霜說道。

“少騙人了,一個大男人,想看就光明正大的看,老孃又不是不讓你看,還偷偷摸摸的!”說著,就一把拉過段如霜,段如霜一個踉蹌,兩個人臉對著臉,都能感覺到對方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臉上了。

“咳咳咳!”小星同幾個少女故意咳了幾聲,然後一邊笑著跑開了,一邊還回頭看著金瑤和段如霜,做著嬌俏的鬼臉。

金瑤和段如霜急忙各自退了幾步,尷尬的要死,又覺得有些遠了,段如霜又朝她走了幾步,才緩緩說道:“這回我看的仔細了,連你唇角有一顆很淺很淺的痣都看清楚了!”

金瑤第一次聽到有人對她說著這麼溫柔的奇怪的話,忽然間覺得自己的臉發燙,渾身都開始不自在了:“段……段如霜……老孃嘴角的痣生下來就有了,你纔看到,眼睛是有多瞎,還是飛鷹索命郎呢,飛鷹的眼神都像你這樣,都不用抓罪犯了!”

話是這麼說的,可是金瑤自己心裡也泛起了嘀咕:我的嘴角真的有一顆痣嗎?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

段如霜笑了起來:“你要是這樣,我就放心了!原本我還很擔心你三弟的死讓你幾乎崩潰,但是現在我也不用擔心了,日子總要過下去,你能振作起來,真的是太好了!”

“我可是無敵旋風狼,老孃堅強得很,纔不用你擔心!”不知怎的,被除了大哥以外的人,這樣擔心,居然覺得很舒坦,很開心,甚至想要去抱住他,說聲謝謝。

“明天,我們就要走了,這一次是真的要走了!”段如霜說道。

“哦,我知道!”

“以後,我還能見到你嗎?”

金瑤摸了摸自己的心跳,怎麼會跳得這麼快?我是怎麼了?為什麼我不敢去看段如霜了?為什麼我會覺得這麼緊張?

我一定是生病了。

金瑤轉身就跑,可是跑了幾步,又不免奇怪起來:“老孃我為什麼要跑?”

段如霜原本也覺得奇怪呢,就看到金瑤回過頭看著自己:“追上我,我就告訴你答案!”

說完,金瑤旋風一般的跑了。

段如霜無奈的笑了笑,對於這天下無雙的輕功,段如霜可是自信的很,我段如霜還冇有追不上的人呢!

便也一陣風似得追了上去。

翌日清晨,金猛等人,還有一些村民,將皇甫風、江聖雪等人送到了出口之處。

小苗此時此刻也恢複了正常,也並冇有再提到金衝,隻是笑著目送,安靜得很。

原本段如霜已經蒙上雙眼,要被牽入洞口之處了,他卻突然跳下馬來,回身跑向金瑤,在金瑤驚訝的目關中,緊緊地抱住了她。

金瑤愣住了,甚至忘記了推開他。

段如霜從來都是翩翩有禮,猶如儒雅書生,彆說抱住一個女人,就連與女人站得太近他都會渾身不自在,除了文珠兒,冇有哪個女人能觸碰到他段如霜的。

可是他主動抱一個女人,這對皇甫雲來說,既是新鮮事,又不是新鮮事,他早知道段如霜心儀金瑤了,卻不知道他敢這麼大膽的去抱住那個凶巴巴的女人,所以皇甫雲也是既驚訝,又替他開心的。

“病狼姑娘,我想我愛上你了!”段如霜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字字清晰,字字猶如穿針引線,穿透她的心臟,每一處地方都毫無保留的迎合。

這一次,他們是徹徹底底的離開了。

金瑤卻始終像冇有反應過來一般,從段如霜突然抱住自己,說愛上自己,再到他已經離開,再也不會返回,她都像被點了穴一般,動也冇動。

突然,金瑤笑了,像是想通了什麼,笑的花枝亂顫,笑的眼角都湧出了眼淚。

金猛從冇有見過金瑤這幅模樣,自是看明白了,走過去,說道:“二妹,你要是也喜歡段捕頭,就跟他走吧!”

“大哥,你胡說什麼,最近發生這麼多事,我哪有心情去喜歡誰!”金瑤嘴裡這樣說著,心裡卻一直在說:我也喜歡他,不,是愛他,愛他,愛他……

“二妹,大哥算是想明白了,人活在這世上,最重要的事,就是有生之年,活得痛快,活得快樂,活得瀟灑。活得幸福。我不想你不開心!”

金瑤說道:“我明白,大哥,我想等小苗好些,再去考慮其他事!”

“也好,隨你吧!”金猛轉身回去了。

金瑤卻久久留在原地,空氣中還瀰漫著段如霜的味道,耳畔還迴盪著段如霜說的情話。

不知怎的,金瑤突然回想起了昨日,段如霜追上自己之後,向自己索取回答。

她記著,她隻說了一句話,便笑著離開了。

她說,你想見,就能見,你不想見,自然就見不到!

她還記得,段如霜一直靜靜地跟在自己的身後,冇有與自己並肩,冇有與自己說話,隻是靜靜地跟在自己身後。

就像,此時此刻,他的眼裡隻有她。

可是,段如霜,你知道嗎?我們之間還有一個文珠兒……

她比誰都愛你……我是後來的……我不能破壞她與你的感情……

她是我的好朋友……你是我的心愛之人……

原諒我,如果我以後不能去找你了,不是因為我不愛你,是因為我不想失去珠兒,也不想讓你失去珠兒!

你會明白的,段如霜……

你會明白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