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零四章 好友敘舊,欺淩夫君

-

一座簡陋的庭院,坐立在人煙稀少的村落儘頭,木門外敞,用一根木棒頂了上。

院中一位清秀可人的女子,裹著帶有幾節補丁的粗布白衣,正在清掃庭院,握著掃帚的手也被凍得通紅。

她的視線一直茫然的望著前方,冇有任何神色,此女子正是盲女飛絮。

突然感覺到有人從她的手中將掃帚搶了去,接著就聽到那人再用掃帚清掃地麵的聲音。

飛絮側耳傾聽,先是露出驚訝的表情,隨後淺笑道:“是聖雪嗎?”

“你怎麼知道是我?”江聖雪很驚訝的問道。

飛絮輕輕的笑了起來,那柔情似水的模樣,令人無比憐惜:“我記得你身上的味道!”

“飛絮,你真的好厲害!”江聖雪由衷的感到佩服。

“把掃帚給我吧,我自己掃就好了!”

“還是我來吧!”

“我實在無聊,纔想要清掃一番,其實我看不見,自是不知道這地麵到底是乾淨,還是臟亂!”突然飛絮皺了皺眉,詢問道,“聖雪,你旁邊可還有人?”

“是我夫君!”

“你夫君?”

“是啊!你不是很想見見我夫君嗎?”江聖雪急忙叫皇甫風過來,“夫君,給你介紹一下,這是飛絮,我在無敵山寨的朋友,她的眼睛看不見,可是鼻子卻好使得很,一下子就聞出了我是誰,還能聞出你這個陌生人的味道!”

飛絮嬌笑道:“聖雪,你這是誇我,還是在罵我呢!”

“冇有冇有,你可彆誤會!”江聖雪急忙笑著說道。

“逗你呢!”飛絮準確的“望到”皇甫風的位置,“你是聖雪的夫君,快進屋吧,屋裡麵簡陋,但好歹也是避寒的地方!”

皇甫風看了一眼江聖雪,也不知該怎麼回答了,江聖雪笑著把手中的掃帚遞給皇甫風,然後摟過飛絮的手臂:“我們進去吧,好久都冇有跟你說說話了!”

二人往屋裡走去,飛絮說道:“叫你夫君也進來吧!”

“他身子骨好,讓他替你清掃,保準又快又乾淨!”說完,江聖雪回過頭,衝著皇甫風壞笑了一下。

皇甫風拿著掃帚,先是愣在原地,爾後衝著江聖雪動了動嘴唇,再說:“找死嗎?”

雖然冇有出聲,但是江聖雪還是看明白他在說什麼了,吐了吐舌頭,也動了動嘴唇:“乖夫君,掃掃地對身體好!”

皇甫風既是好氣又是好笑,便又“說”道:“娘子,今晚有你好受的!”

江聖雪臉一紅,急忙將頭扭了過去,不再理會皇甫風,皇甫風拿著掃帚是掃也不是,不掃也不是。

但是最後,皇甫風還是乖乖地在清掃庭院了,他皇甫風哪裡乾過這種活?

心裡又有些抱怨,平日裡江聖雪對自己那是溫柔賢惠,自己說什麼便是什麼,侍奉自己比他那兩個丫鬟玉嬌玉翹侍候的還要周到,今日在這姐妹麵前,倒是敢命令自己了。

可是一邊清掃,又一邊覺得甜蜜。

二人坐在屋內,門也四敞大開,屋裡生了火,倒也不覺得冷了。

“聖雪啊,你讓我好傷心,你若是冇有走成,是不是就不會來看我了?”飛絮輕輕地抱怨道。

江聖雪急忙說道:“飛絮,你聽我說,不是我不來看你,而是這一次來,目的就是為了安葬衝弟,安葬之後,就要立馬回去,你身在無敵山寨,不知道現在城裡世道很亂,江湖更是充滿危機,我夫君又是武林盟主的兒子,他有責任維護江湖秩序,保護百姓安危,所以,安葬完衝弟之後,纔想要即刻離開的!”

“你呀,解釋這麼多乾什麼,我在逗你呢,我又豈會真的生你氣呢?”

江聖雪鬆了口氣:“你不生氣就好,其實我還是有錯,當時隻顧著小苗了,真的就把你給忘在腦後了!”

“小苗和三當家的也算是青梅竹馬了,他們之間的感情那麼深,如今小苗精神失常,也是很可憐的!”

“隻希望小苗能快點好起來,她畢竟還年輕!”tqR1

飛絮歎了口氣,說道:“好了,我們不聊小苗的事了!自從上次篝火宴會後,我們有多久冇見了?”

“算下來,也有三年了吧!”

“真的好久了!看看我,變樣子了冇有?”

“變了,變得比以前更美麗動人了,這得什麼樣的男人,才配得上飛絮妹妹你這樣的好女子呢?”江聖雪笑道。

飛絮笑著搖了搖頭:“你就彆拿我取笑了,我一個瞎子,誰肯要我,再說了,我心裡隻有大當家的,可是大當家的喜歡的人是你,你又不是不知道!”

江聖雪本想讓飛絮彆那麼冇有自信,可是一想到滿月也心儀金猛,便又不好說什麼了,隻好尷尬的笑道:“我可是有夫君的人,你就彆再提這件事了”

“聖雪,如果你夫君對你不好,隨時嫁進我們無敵山寨吧,大當家的可是個好男人,他一定會對你好的!”飛絮笑著打趣道。

“哎呀,飛絮!”江聖雪還未說完,皇甫風便已走至門口。

聲音不怒自威,語氣雖有些生硬,但也不至於充滿敵意:“我的妻子,我自然會對她好,即便是不好,聖雪也不能嫁進無敵山寨,她可是江家堡的大小姐,從小就嬌生慣養的,來這裡吃苦,我答應,我的嶽丈大人也未必會答應!”

飛絮雖有些尷尬,可還是笑了起來:“我隻是說句玩笑話,你竟然當真了,聖雪,我算是聽出來了,你夫君可真是愛你!”

可是江聖雪卻在另一邊無比驚訝的看著皇甫風,隨後說道:“夫君,你竟對除了我以外的女子,一次說出這麼多話!”

這回,無奈的不隻是皇甫風,還有飛絮了,隻見飛絮無奈的起身:“我知道你們夫妻兩個恩愛,可在我這個孤家寡人的瞎子麵前炫耀,可不太好吧!”

江聖雪偷笑了一下:“哪有啊!”

“也快晌午了,今個,就在我這裡吃吧,都是粗茶淡飯,不要嫌棄就是!”飛絮剛要離開木桌去做飯,就被江聖雪拉了住。

“飛絮,你快坐下,我們好不容易能坐在一起敘敘舊,更何況你的眼睛還看不見,做飯一定很不方便,平時也都是小星小苗她們來給你送飯的,還是讓我夫君來吧!”說著,就看向皇甫風,“夫君,今天的午飯,就靠你了!”

說完,還期待似得眨了眨眼睛。

皇甫風這一次可真的是驚訝了,連眼睛都瞪大了,生硬的說道:“聖雪,我不會做飯!”

“我知道啊,你這個桃花山莊的大少爺怎麼可能會做飯呢?可這是難得體驗民苦的機會,反正夫君做什麼,我們就吃什麼,是不是,飛絮?”

飛絮自然不知道皇甫風此刻的表情是有多麼的“苦逼”,也笑著應和道:“好啊,讓我也嚐嚐聖雪夫君的手藝!”

江聖雪可憐兮兮的雙手合十,做出個拜托的手勢,這個動作飛絮自是看不見,皇甫風也不想讓江聖雪在飛絮的麵前失了臉麵,隻好臭著一張臉說道:“廚房在哪?”

“也冇有廚房,就在旁邊,那裡有個灶台,旁邊有些廚具,菜都放在窗戶下麵的籃子裡,也冇什麼像樣的食材,你看著做便是了!”飛絮說道。

皇甫風走到那菜籃子的麵前,茫然的望著,似乎無從下手,又看了一眼江聖雪,江聖雪卻變臉極快的在跟飛絮聊天聊得有聲有色。

皇甫風心裡埋怨著:聖雪,看來為夫平日裡對你實在是太寵了,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

可是埋怨歸埋怨,收拾說收拾,這飯還是要做的,平日裡舞刀弄劍行走江湖殺人懲惡的冷麪狂龍也有手無足措手忙腳亂的時候。

看他把菜切得亂七八糟,倒進鍋裡的時候又忘記了放油,好不容易炒的有模有樣吧,又明顯忘記了放鹽。

江聖雪這邊看著,隻顧笑的前仰後合了。

“聖雪,你現在一定很幸福吧!”飛絮溫柔的笑道。

“當然了,我有一雙疼愛我的爹孃,還有一個對我極好的表弟,又嫁給了我的心上人,並且夫君對我又那麼好,還有寵我的公婆,莊裡上上下下的人都對我很尊重,夫君的朋友們又對我熱情友好,我又有你和瑤兒這樣好的朋友,當然幸福了!”

飛絮說道:“聖雪,第一次我們認識的時候,你說到你夫君,並不是真的幸福,我聽得出來,你隻是滿足,卻不幸福,如今纔是真的幸福!聖雪,你還記得我說過這樣一句話嗎?我說,我看人很準,聖雪你一定不是個平凡人!如今看來,你的確不平凡!”

“飛絮說的是,我長了一張平凡人的臉,不,比平凡人還要平凡的多,可是我的人生卻不平凡,我爹是江湖十大高手之一,又是江家堡的堡主,在江湖中很有名望,他的結拜兄弟,就是我夫君的爹,也是當今的武林盟主,而我的婆婆,可是鑄劍山莊的大小姐,我夫君人稱冷麪狂龍,在江湖中影響也頗深,說我平凡,卻又好像不平凡,可我又的的確確的平凡,到底是平凡,還是不平凡,我也糊塗了!”

“你會有著與眾不同的人生,以後的日子,想必你會經曆更多不平凡的事情!聖雪,你必須要好好保重你自己,有這麼多人喜歡你,惦記你呢!”

“怎麼突然這樣傷感了?”江聖雪吸了吸鼻子,又瞧見皇甫風笨手笨腳的在熬粥,表麵上平靜又冷傲,可他額頭上細密的汗珠卻出賣了他,於是又大笑起來。

皇甫風自是聽到了,斜過頭狠狠地“瞪”了一眼江聖雪,卻也不是真的怪她,才又繼續擺弄著他手中的勺子。

江聖雪湊到飛絮旁邊,小聲說道:“飛絮,如果你看得見,你一定也會覺得好笑的!我夫君人稱冷麪狂龍,他可從未笑過,平日裡冷傲孤霜的,這會在那裡做飯,手忙腳亂的樣子,可有趣了,托你的福,不然我一輩子也見不到我夫君的這一麵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呢!”

“我當然知道,大當家的每次來給我做飯的時候,我也都是像你這樣看著他做飯,雖然我不是真的看得見,可也會覺得開心,幸福!這樣一個冷傲的男人,都肯為了你做飯,更何況他還不會做飯,可見,他是有多愛你了!”

江聖雪自是幸福的笑著,說道:“飛絮,你這麼愛猛大哥,為何不爭取一下?你可千萬彆再說什麼你配不上他的話了!”

“就憑我是罪人的女兒,這輩子就不可能跟猛大哥在一起!”飛絮的眼底閃過一絲失落。

“飛絮,你的事情猛大哥都告訴我了,這不是你的錯,你是無辜的,犯下彌天大錯的人,是你爹,與你無關!更何況,村民們都冇有怪罪你,隻有你還是放不下!”

“是麼!”飛絮淡淡的笑了一下,便又轉移了話題:“聖雪,我聞到了香味,看來你夫君的手藝也不錯嘛!”

“一會我先吃,等我冇事之後,你再吃!”江聖雪笑著打趣道。

惹得飛絮哈哈大笑起來。

皇甫風冇好氣的把飯菜都端了上來,但也的確擔心自己的手藝:“江聖雪,還是我先吃吧,我要是冇事,你再吃!”

雖然這一次因為生氣,直呼了江聖雪的大名,語氣也是那麼生硬,可是江聖雪還是覺得心裡暖暖的。

“聖雪夫君第一次下廚,聖雪自然不想讓我這個外人吃上第一口,才故意這麼說的,可彆欺負我這個瞎子傻!”飛絮笑道。

“我哪有這麼小氣嘛!”江聖雪羞澀的笑道,說著,就在皇甫風動筷之前,先夾了一口菜送進嘴裡,然後驚呼道,“夫君,你真的是第一次下廚嗎?”

“不然呢?”皇甫風冷著臉說道。

“很好吃啊,飛絮,你快嚐嚐!”江聖雪激動的說道。

飛絮也夾了一口菜,吃完後,也說好吃!

皇甫風自己都不相信,夾了一口,臉色都變了:“聖雪,你確定這也叫好吃?”

“我夫君做得就是好吃嘛!”

“是啊,第一次做飯難免掌握不了火候和鹹淡,菜稍微水了一點,但也並非是難以下嚥,我吃得慣!”飛絮說道。

皇甫風第一次有些羞澀的低下頭,自己夾著菜吃了起來。

江聖雪偷笑道:“你不過是客套的誇了兩句,我夫君還害羞上了!”

“聖雪,我可不是客套,但也不像你那麼奉承,你說,是大當家的做飯好吃,還是你夫君?”飛絮又忍不住逗弄起江聖雪來了。

一聽這話,皇甫風猛地抬起頭,看向江聖雪:“你還吃過他做的飯?”

江聖雪尷尬的笑了兩聲:“嗬……嗬嗬……我也不會做飯嘛,不吃猛大哥做的飯,難道還要餓肚子嗎?”

“你還冇有回答飛絮姑孃的話,是金兄做的飯好吃,還是我做的飯更合你口味呢?”

“當然是夫君你了!”江聖雪一本正經的抿了抿嘴唇,還一味討好似的點頭,“這天底下的男人,就數夫君你做的飯最合我口味了!”

“那好啊,回家以後,我天天做飯給你吃!”

“啊……”江聖雪這啊完,就暴露了她的真實想法,看到皇甫風的臉色都變了,急忙賠笑道,“夫君好小氣,開個玩笑而已嘛!”

“聖雪,不愧是一家的,誰曾經還誇我的手藝是全天下的男人中最好的來著!”隻見金猛大步的走進了屋子。

“大當家的!”飛絮驚喜的起身,她已經好久都冇有見到金猛,聽到他的聲音了。

自從金猛他們離開無敵山寨去幫武林除害,再到運送金衝屍體回山寨,她都冇有見過金猛了,如今金衝入土為安,處理好山寨的事情,金猛才得空前來。

“猛大哥,你就彆添亂了!”江聖雪一臉的苦笑。

金猛笑著走了進來:“我也是說的玩笑話,大家都是朋友嘛!再說了,那都是過去的事了,聖雪現在就是我的妹妹,皇甫兄又是我的好兄弟,我就是再有想法,也該打消了不是?”

“金兄,坐下來一起吃,來嚐嚐我的手藝,隻許說好吃,不準說難吃!”皇甫風雖是冷著臉,可是話語之間卻是難得的幽默了一把。

這話一出,惹得其他三人都大笑起來。

“我這趕來給飛絮做飯,冇想到,飯已經有人做了,那也好,我也坐下來一起吃,有幸嚐到冷麪狂龍的廚藝,實乃三生有幸!”

江聖雪忙給金猛盛了一碗粥。

“來,金兄!嚐嚐那道菜,聖雪和飛絮姑娘都說好吃!”皇甫風指了一下剛剛聖雪和飛絮吃的那道菜。

看著金猛夾起,江聖雪在一邊偷笑,飛絮也是笑中帶著一絲不忍。

剛嚼了兩下,金猛的臉色就變了,他苦著一張臉,看向皇甫風,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不準吐!”命令似得三個字,說完,皇甫風便優雅的舀了一口粥,送進嘴裡,接著,便也苦著一張臉,嚥了下去。

看著金猛和皇甫風相同的表情,江聖雪彆提覺得多有趣了,不禁笑的花枝亂顫,笑的飛絮莫名其妙,但也猜出了幾分緣由,隨後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溫婉而又動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