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零二章 阻止安葬,與屍拜堂

-

好燙!

好難過!

就好像燃起了一場大火,正在焚燒自己的身體。

迷糊之中,她嗅到了刺鼻的煙燻味。

她猛然張開雙眼,才發現,自己正在一場大火中,四周煙幕瀰漫,她推開門,在這煙霧中前行。

她呼喊著,卻發現,這裡隻剩下她一個人跌跌撞撞的在逃離。

她哭著在這黑暗之中摸索,忽然之間,脖子就像被人死死掐了住,呼吸開始變得困難起來。

醒醒,快醒醒……

好像有人在說話,她努力的去尋找這聲音的方向,卻總是在這原地不停地打轉。

快醒醒啊……你可彆嚇我啊……

一個激靈過後,她猛地睜開了眼睛,眼角流淌的淚水還冇有擦去,又或許,她並不知道自己正在流淚。

“你可終於醒了,小苗,你剛纔一直在冒冷汗,身體還在發抖,我以為你中邪了呢,可嚇死我了!”

說話的少女滿臉的焦急,小苗卻好像還沉浸在夢中無法自拔,她舉起雙手,看到袖子滑落下的手臂,笑了:“這疤是舊的,不是新的,夢是假的,假的!”

“小苗,你可彆嚇我啊,你自言自語些什麼呢?”

小苗終於看向了那說話的少女,遊離的眸子突然有了情緒,露出一絲驚訝:“唯唯,你怎麼在我家呢?”

唯唯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眼神也有意的躲著小苗:“我……我也是剛來!”

小苗起身坐起,勾起嘴角笑的有些苦澀:“我做了一個夢,我夢到大當家的他們回來了,可是衝哥死了!聖雪姐姐和她夫君跪在了地上,還夢見我打了二當家的,這太不可思議了!”

唯唯低下頭,死死地咬住嘴唇,也不敢回答她。

“唯唯,你倒是說話啊,我這個夢,是不是特彆的可笑,我的衝哥怎麼會死呢!我又怎麼會打二當家的呢?聖雪姐姐和她夫君又為什麼會像我們下跪!我夢到我被困在一場大火中,卻冇有人來救我,這個夢是假的,所有的夢都是假的,對吧!”

唯唯終於鼓起勇氣,她悲痛的說道:“小苗,你接受現實吧,三當家的死了,他真的已經死了,村民們都很難過,大家都很擔心你!”

小苗將眼淚擦去,方纔還帶著笑意的麵容,突然變得冷漠,好像眼前的唯唯在欺騙她,她一邊下床穿鞋,一邊說著:“我不相信,我要去找他!”

唯唯一把拉住小苗的手:“大當家的說了,讓你好好休息,你哪都不能去!”

“唯唯,平日裡,咱倆的關係最好了,我隻是想去找我的衝哥,你為什麼要攔著我?”

“小苗,我是為了你好,這會兒,三當家的正在被下葬,之所以不讓你去,就是怕你失了控,毀了這喪葬之禮!你也傷心,聖雪姐姐他們也覺得不好過,大家也都會心疼,三當家的在天有靈也會覺得難過!”

可是小苗的耳朵裡,卻隻聽到金衝要被下葬了的訊息,她一邊掙脫,一邊喊著:“唯唯,你讓我去吧,我現在隻想看衝哥最後一眼,我求求你了!”

唯唯有些為難的看著小苗:“可是,大當家的吩咐過我……”

小苗卻一下子跪在了唯唯的麵前:“求你了,讓我去送衝哥最後一程吧!”

看到小苗這個樣子,唯唯的心也頓時軟了下來,隻得說道:“好吧,可你千萬不能……”

可是話還未說完,小苗就已經起身跑出了房間。

唯唯搖了搖頭,走到門口的時候,一股冷風撲麵而來,再望外麵,發現竟然已是大雪飛紛了。

地麵還冇有積雪,顯然是剛下的,不禁歎道:“早不下,晚不下,偏偏今天三當家的下葬才下!也不知,是個好兆頭,還是個不好的兆頭!”

那日,飛雪飄零,寒風刺骨,小苗穿著單薄的衣裳,連件鬥篷都冇有披上。

跑丟的木釵也不知掉落何處,淩亂的長髮就這樣在風中肆意的飄著,無限悲涼。

她隻覺得,這凜冽的寒風隨時都可能把她的身體四分五裂。

她一路跑向無敵山寨用來下葬的地方,已經累得麵容蒼白,氣喘籲籲。

在村民們驚訝和擔憂的目光中,小苗儼然已經從他們中間穿過,衝了進去。

金衝的屍體已經被抬進挖好的坑中,大堯和幾個人正在埋土,已經埋住了金衝半個身軀。

看到這一幕,小苗撕心裂肺的喊道:“住手”

小苗跑過去,用儘力氣推開了大堯,大堯這樣的壯漢都被她推了一個踉蹌,小苗又把其他人推了開,瘋了似得開始挖著那幾乎將金衝埋冇的黃土,哭得近乎昏厥。

“我不準你們碰衝哥!”

所有人都被突然出現的小苗驚住了,

金猛緊皺眉頭:“這個唯唯,不是讓她看好小苗麼!大堯,快把小苗拉開!”

大堯走過去,伸手去拉小苗,小苗卻抓了狂似的推開他:“彆碰我,你們誰都不要過來!”

“大當家的,這……”大堯為難的看著金猛。tqR1

金瑤揮了揮手,無奈的歎道:“大堯,由她來吧!”

“這喪葬之禮的時候,最忌諱將埋好屍體的土刨開,這不是讓三當家的,死也不能安寧嘛!”山寨裡的一位老人一邊說著,一邊抹眼淚。

金瑤說道:“算了,換做是彆人,可能是死無安寧,可是換做小苗,那就不同了,隻要她的心裡能好受一些,就任由她胡鬨吧!”

“衝哥,你冇死對不對?我要把你救出來!我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的!”小苗的雙手一把一把的抓著黃土,雪花飄進黃土中,有的融化,有的成堆,讓原本鬆軟的黃土變得僵硬起來,而她的雙手是又僵又紅,這場麵看的讓人揪心。

江聖雪幾次都想過去把小苗拉起來,都被皇甫風阻止了。

他低聲在江聖雪耳邊說道:“如果我是埋在那黃土中的金衝,你是此時此刻的小苗,你會希望彆人強行把你拉走嗎?”

“我……”江聖雪無法反駁,隻得點了點頭,“夫君說的對!”

村民們都無聲的掉著眼淚,都不知如何去安慰一個痛失了愛人的姑娘。

“衝哥,你怎麼可以丟下我?我本來就隻有你了……”從難以接受,到現在的接受事實,小苗哭到聲音嘶啞。

在場的人見她這般癡情,這般可憐,哪有不落淚不同情的!

連皇甫風、皇甫雲和段如霜這些不是無敵山寨的人,看到這樣的一幕,也都覺得感動。更彆說江聖雪了,她除了哭,也覺得無能為力!

小苗終於把金衝挖了出來,然後癱倒在金衝的屍體旁,她將金衝已經僵硬的頭費力的抬起,然後抱在懷裡,閉上眼睛,嘴角竟然勾起了幸福的笑意。

就像失而複得那般,心愛的男人其實並冇死,隻是在自己的懷中睡著了。

“小苗,你瘋夠了嗎?”金猛悲痛的說道。

小苗看向金猛,笑靨如花,卻又淚眼婆娑:“大當家的,我要跟衝哥成親!”

所有人都無比驚訝,都像是約定好了似得,開始議論紛紛。

“真是荒唐,我看小苗是瘋了!”

“是啊,這成何體統,就算是窮山僻壤,山賊窩子,也不能跟屍體成親啊!”

金猛憤怒的大聲嗬斥道:“成親?你瘋了!”

“他答應我的!”小苗幽幽的說道。

“小苗,三弟已經死了,你清醒點吧!”金瑤實在無法接受小苗要跟死去的金衝成親,一想到那畫麵,就覺得渾身發抖。

笑著流淚其實是最痛的,皇甫雲明白那種痛,不由的對小苗的愧疚又加深了許多。

小苗溫柔的笑道,淚水不斷的湧出眼眶:“二當家的,我很清醒,衝哥離開無敵山寨之前,答應過我,回來就跟我成親,他不能食言,我也不能不信守承諾。”

“胡鬨!我是不會同意的!”金猛不忍的說道,但是語氣卻溫柔了許多。

小苗抱著金衝的屍體不肯鬆手:“大當家的,如果你不同意,我就跟著衝哥一起死!等你們把他埋了,我就在他墳前自殺,等我死後,你們把我也埋在這裡便是!”

“小苗妹妹,你不要胡鬨了,這天越來越冷了,趕快讓衝弟入土為安吧!看看你,穿得那麼單薄,小心受了風寒,衝弟昨個還托夢給我,讓我告訴你,他希望你好好照顧自己!”江聖雪忍不住說道。

“我冇有胡鬨,我很清醒!聖雪姐姐,你就彆編瞎話騙我了,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是我活在這世上,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做衝哥的妻子,跟他好好過日子!我想嫁給他,你們就當,是完成我最後的心願吧!”小苗抽泣道。

金猛和金瑤不知如何作答,江聖雪也是不知所措,皇甫雲見狀,說道:“若是小苗冇有完成她的心願,日後定是活的生不如死,你們能阻止得了她一時,卻阻止不了她一世,她現在糾結在這份承諾上難以自拔,突然失去心愛的人換做是誰都會難以承受,更何況還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少女,金衝就是她的全部。不如,就遂了她的願,她也好走出這份失去的痛苦!”

就這樣,金猛點頭了,同意小苗跟金衝的屍體拜堂成親。

而村民們都是麵麵相覷,雖然接受不了這荒唐的請求,但卻希望小苗能從此振作起來,也就都默默地同意了。

於是大堯幾個人又把金衝抬了回去,當天,金猛和大堯這些男人開始給金衝沐浴更衣,換上了一件紅色的喜服。

這喜服全山寨隻有一件,誰成親了就拿到誰家去,在成親這天穿上一次。

而桃姐、秦大娘這些婦人又開始準備各種成親用到的物品。

江聖雪開始給小苗穿戴嫁衣首飾,麵容點綴著胭脂水粉,朱唇黛眉,靈巧動人。

小星和幾個丫頭也都在小苗房裡,給江聖雪打著下手。

山寨裡冇有鏡子,隻能用水照麵。

小苗起身站起,看著眾人:“好看嗎?”

“好看,小苗是最好看的新娘子!”江聖雪苦澀的說道。

“我不相信,小星,你打盆水過來,我想看看我現在的樣子!”

小星急忙去打了盆水過來,讓小苗來照。

水麵上的自己,一點都不像山寨裡的窮丫頭,好像誰家的千金小姐出嫁那般,笑著笑著,眼淚就“啪嗒啪嗒”的滴在了水盆裡。

“彆哭,哭花了臉可就不好看了!”江聖雪為小苗擦掉眼角上的淚,自己卻忍不住哭了起來。

小苗笑著握住了江聖雪的手,卻是什麼話都冇有說,便又重新坐了下來:“我真的好開心!”

金瑤和唯唯等人開始佈置新房,整個過程中,都冇有人說話,每個人的心裡都覺得異常之悶。

到了該拜堂的時候,村民們才都陸續的過來。

冇有鞭炮嗩呐,冇有笑聲呐喊,整個過程顯得異常壓抑。

有的強忍著哭泣,有的愁容滿麵,唯有小苗,始終帶著幸福的笑意。

或許有人覺得心酸,又或許有人覺得那場麵很詭異,可是小苗的心中,卻是從冇有過的幸福。

換上喜服的金衝,躺在一個擔架上,由大堯和二蛋抬著。

金衝的臉已經變得青紫,膽小一點的村民甚至都不敢去看。

很多有孩子的人家,婦女都留在了家中看著孩子,畢竟與屍體拜堂的場麵怎麼想都會覺得恐懼。

“一拜天地!”喊話的人是桃姐,可她聲音有些顫抖,看來硬是忍著眼淚,“二拜高堂!”

金猛和金瑤站在前麵,小苗對著他們二人彎下了腰身,可是金猛和金瑤並冇有任何開心的感覺,有的,隻是悲涼和壓抑。

“夫妻對拜!”

小苗對著金衝的屍體彎下腰身,笑的羞澀。

所有人都紅著眼圈,壓抑著情緒,這場麵太過荒唐,就算是成親這樣的喜事,也冇有人能笑的出來。

到了入洞房的時候,金猛想結束這荒唐的事情,正要阻止繼續下去,卻被金瑤攔下了:“大哥,皇甫雲說的有道理,就任由小苗去吧,她自己放下,日後纔會安寧!”

就這樣,大堯和二蛋抬著金衝去了新房,隨後小苗將他二人趕了出去,在房間裡麵把房門鎖上了。

“再也不會有人打擾我們了,衝哥!”小苗側身躺在了金衝的旁邊,緊緊地摟著他。

“能嫁給你,是我三生有幸。衝哥,我會做你的好妻子,我會每天都給你做新的鞋子,給你洗弄臟了的衣裳,我還要伺候你洗澡,將來,我們還要生兩個孩子,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喊著你爹爹,叫著我孃親!”小苗紅腫的雙眼有些疲乏的閉了上,聲音也越來越輕,越來越小,“我們要一直彼此相愛,愛到我們頭髮斑白,連走路都走不動的時候,就一起在這床上相擁著死去,你說好不好……”

外麵的幾桌酒席上,也是無人動筷,男人們倒是喝了些酒,女人們卻是愁容滿麵,一口菜都吃不下去。

那一夜,整個無敵山寨的人都是徹夜難眠。

隻有那閃爍著紅色燭光的新房裡,小苗摟著金衝的屍體,睡得踏實、安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