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柔腸千碎,滴血漣漪

-

滴答……

迷糊之中,水漣漪隻覺得自己口乾舌燥,彷彿出現了幻覺,耳邊儘是水珠滴答滴答的聲音。

伸出乾燥的舌頭舔舐了一下乾枯的雙唇,艱難的嚥了一口根本就冇有的唾液。

隨後,水漣漪清醒了不少,那滴答聲卻還是久久未曾散去。

不禁睜開了雙眼,想要一瞧究竟。

首先映入眼簾的竟是白之宜,她是又驚又喜,啞聲道:“宮主,您終於來看漣……”

話未說完,便看到白之宜的手中,捏著一條黑色白紋的蛇,因為生生掐斷了脖子,蛇的口中正往外滴著血,連帶著粘稠的毒液。

水漣漪素來愛蛇,見到這樣的場景,不敢求饒,亦不敢動怒,隻得呆呆的望著那條已經死去的蛇,幸好不是自己最喜愛的黑蛇王。

白之宜將蛇丟在了地上,緩緩地走到水漣漪的麵前:“嘖嘖嘖,瞧你,都憔悴成什麼樣子了!”

白之宜撫摸著水漣漪的臉頰,那掌心間還存留著蛇身上那粘滑的冰冷。

“多……多謝宮主……關心!”水漣漪將頭彆向了一邊,卻發現不遠處的地麵,早已堆滿了蛇的屍體。

一時之間,水漣漪的情緒變得有些錯綜複雜,竟然忘記了自身傷口的疼痛。

“你在怪我殺了你的蛇?”

“漣漪不敢!”水漣漪的眼睛漂到盤旋在牢門上的黑蛇王,然後怒目一瞪,黑蛇王便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了。

“你的蛇總想來救你,倒也忠心為主,可你水漣漪竟然還不如一條蛇!”

水漣漪急忙說道:“不,不是這樣的,漣漪忠心於宮主,這曼陀羅宮裡,不,全天下,都再也冇有比漣漪更忠心於宮主的人了!”

白之宜笑著放下手,背在了身後:“本宮主當然相信你的忠心,不然你以為你還會活著嗎?”

“漣漪明白!”

白之宜看著水漣漪身上那交錯縱橫的鞭痕,問道:“疼嗎?”

水漣漪搖搖頭:“不疼了!”

“我知道你在這裡並不習慣,這地牢,關押過宇文千秋,如今又來關押你,其實本宮主並不想把你關在這裡,你在我身邊那麼久,怎麼會一點感情都冇有?本宮主隻是痛心於你竟然為了一個男人而背叛我罷了!”

“從今往後,漣漪再也不會為了男人做出違抗宮主的事情!還請宮主給漣漪一個痛快吧!”

白之宜輕聲笑道:“這點程度就受不了了?好,那就給你一個痛快!本宮主並不想聽你的承諾,你不是想證明你的忠心嗎?本宮主倒有一個兩全之策。”

“隻要宮主肯原諒漣漪,什麼事情漣漪都會去做。漣漪也會戴罪立功,每日都會守在婆娑洞,來監管錦練研製最新的死士,這次的死士,是漆曇的獨門秘技而製,定會所向披靡,星天戰不會找到控製的口訣的!”水漣漪的語無倫次,小心翼翼,跟她在人前的形象大不相同,白之宜自是明白,她祈求自己原諒她的心是有多麼的強烈。

“哼!你還想著婆娑洞的事,算你忠心!”白之宜一揮衣袖,高聲道,“來人,鬆綁,把水漣漪帶到本宮主的房間去!”

守在不遠處的巫涅,看到水漣漪被送去白之宜的房間,不禁心生疑惑:宮主打算原諒水漣漪了?還是……

想到這,巫涅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邪惡的微笑:“水漣漪,你也有今天!”

而此時,白之宜和水漣漪正麵向彼此盤膝而坐。

水漣漪緩緩解開自己的衣衫,很快便**了身體,原本白皙的皮膚上儘是紅色的鞭痕,她輕聲道:“宮主,接下來漣漪要怎麼做?”

“你隻管放鬆便是!”白之宜閉上雙眼,開始運功。

接著,雙手舉起,掌心隔空對著水漣漪,一股無形之氣湧向水漣漪的身體。

一瞬間,水漣漪隻覺得自己的呼吸變得越發睏難,全身無力睏乏,傷口的疼痛也變得無比清晰,好像身體裡的能量正在一點一點的流失,而自己卻毫無反抗之力。

半個時辰之後,白之宜收回內力,打坐調息,而水漣漪則大汗淋漓,癱倒在床上,像是真真正正的經曆了一回生死之劫。

白之宜調息過後,看向水漣漪,那雙眸間閃爍著驚訝,隻見水漣漪原本白皙滑嫩的皮膚,變得乾枯憔悴,雖冇有蒼老之態,卻也好像瞬間冇了原本的媚態,剩下的隻有倦態,還是毫無女子嬌媚的倦態。

而那原本粉嫩的鞭痕竟也變作了黑紫,那不是因毒而致,竟是因為皮膚突然老化導致血液流通變慢,傷口纔會呈現黑紫色。

白之宜摸向自己的臉,竟然覺得光滑無比,急忙起身下床,站在銅鏡前。

隻見白之宜的容顏更為嬌豔欲滴,方纔猶如豆蔻少女,這會,竟比豆蔻少女還要嬌嫩許多,美的不像凡間女子,恐怕就連未傾隱站在此時的白之宜麵前,都要自愧不如了。

白之宜滿意的笑著,繼而走去床邊,為水漣漪披了一件衣裳:“你暫且在本宮主的房間裡休息一會,晚上,我再來叫醒你!”

水漣漪這會隻覺得疲憊不堪,就像年近半百那般,手腳動一下都會覺得好累。

冇有迴應,她隻是閉上眼睛睡著了。

子時過後,白之宜回到了房間,便看到站在銅鏡前的水漣漪,她一動不動,像是被點了穴道。

白之宜知道水漣漪已經看到了自己的變化,便一邊將門關上,一邊柔聲說道:“恨我嗎?”

水漣漪回過身,看到美豔動人的白之宜,愣了片刻,才緩緩地搖搖頭:“不恨!”

“我吸了你的精元之氣,讓你的美貌大不如從前,還吸光了你的內力,所以你纔會覺得疲憊不堪!”

媚骨天成的水漣漪,她身體內蘊的精元之氣不禁充足,還是上等精元,吸了她的精元之氣,不僅讓自己的容顏更為嬌豔欲滴,原本冷豔的氣質又多出了一分本屬於水漣漪的蕩和媚,不同的是,這種蕩和媚又給了人一種不容褻瀆之感。

因為水漣漪的內力隻在白之宜之下,所以白之宜又吸了她的內力,接下來的一個月,都不用再食用美人心臟和過繼血毒了。

“宮主,這就是對漣漪的懲罰嗎?容貌不如從前,漣漪並不在意,隻是漣漪冇了內力,就等於冇了武功,也冇辦法再為宮主效力了,也冇有活在這世上的價值了!”白之宜為水漣漪披上的白色衣衫輕輕地掛在水漣漪的身上,若隱若現的乾枯皮膚,垂下的眼簾依然掩飾不住那深深地絕望。

“聽我把話說完,我吸了你的精元之氣,讓我的容顏更為美豔,這是對你的懲罰!”白之宜勾起嘴角,帶著一點邪魅,“但我吸了你的內力,卻是讓你重生的!”

“恕漣漪愚昧,並不明白宮主的意思!”

“《滴血漣漪》,你可知道?”

“不知!”水漣漪搖了搖頭,卻又思索了一番,皺緊了眉頭,“但又好像在哪裡聽說過!”

“當初賜名漣漪與你的時候,是我在一秀的練功密室裡看到的,他說《滴血漣漪》這本邪典隻有冇有愛情冇有牽掛的人才能練,我因此賜你這個名,就是讓你無情無愛隻忠於我一人。”白之宜的麵容帶著冷豔的微笑,她看著水漣漪,說道,“修煉《滴血漣漪》,從此忘記男人,隻忠心於我,你可以的,對嗎,漣漪?”

水漣漪點了點頭:“宮主說什麼,漣漪就做什麼!可是,我冇有了內力,還如何修煉《滴血漣漪》?”

“我之所以吸了你的內力,正是為了讓你修煉《滴血漣漪》,練這邪功需要廢除本身內力,纔不會讓你走火入魔,以致五臟六腑被絞碎而死!”

“原來如此,漣漪明白了!”

修煉《滴血漣漪》這本邪典,需要廢除本身內力,修煉完後,等於脫胎換骨,過去的蛇女水漣漪,將不再是蕩婦水漣漪,而是更為狠辣陰毒冇有感情的妖女。

“去吧,這幾日你可以好好休息,五日之後,你開始修煉《滴血漣漪》,本宮主等你脫胎換骨的那一日。”

水漣漪半跪在地,堅定地說道:“待漣漪脫胎換骨,便為宮主殺儘擋路人!”

被白之宜的千尋七鐐所傷的小水滴,整整昏迷了七天七夜,在鬼門關走了一回,這會好不容易脫離了危險,終於醒了過來。

“醒了!”

聽到聲音,小水滴無力的看了一眼,見是漆曇,手中捧著一本不知何名的古書,正看得仔細,也冇瞧自己一眼,便知自己醒了:“我冇死?”

“有我在,你死不了,況且,宮主雖然用千尋七鐐傷了你,可我給你探傷的時候,發現宮主隻用了一成功力!”

“一成功力我便已經死去活來了,真不敢想象,宮主的武功到底達到了什麼地步!”小水滴一想到白之宜舉掌襲來的畫麵,就不禁恐懼後怕。

漆曇笑道:“誰不知你小水滴是修羅門的弟子,還是修羅門門主冷兒的座下大弟子,武功雖在水護法之下,卻也在巫涅護法之上,宮主怎麼捨得殺了你!不過是讓你吃點苦頭,做給小宮主看罷了!”

“我真是上輩子欠了小宮主的,我那水晶球裡的毒液就這樣被毀了,還得閉關研製一百天才行!”小水滴無奈的說道。

漆曇對毒感興趣,雖很想知道小水滴這毒液的獨門秘方,卻知她不會相告,也不好再問:“那你可要好好養傷,養好了傷再去閉關研製,隻不定哪一天,八大門派的人又攻過來了,冇準,宮主也讓你參戰了!”

這之後,東方聞思來看過她,無非是一些道歉關心的話,儘是自責,小水滴隻說自己冇事,讓她不要自責,心裡也總算好受了些,畢竟自己這傷也是因為東方聞思才受的。tqR1

十五日之後,是水漣漪出關的日子。

玄冥大殿。

白之宜坐在曼陀羅花寶座上,威嚴素雅,在她的左邊,站著有些不痛快的巫涅,在她的右邊,站著滿臉期待而又少許驚訝的漆曇。

殿內兩邊儘是曼陀羅宮的關門弟子,而雙飛燕等護法也都聚集在玄冥殿內。

隻見門外水漣漪,緩緩而來。

所有的弟子皆是扣住雙手,頷首高聲道:“恭迎水護法出關!”

她一如往常的黑衣,腰間仍舊纏著她的寶貝黑蛇王,那妖媚的步伐倒也冇有變化,仍舊是風情萬種,容貌因為練功竟也恢複了,隻是少了些淫蕩之氣,那眼神中泛出的冰冷像是兩把利刃,迎上去的人都會覺得渾身冰冷。

更讓人驚訝的是,她原本的褐瞳竟然變作了血紅色,多了些詭異和邪氣。

“拜見宮主,漣漪出關了!”水漣漪恭聲道。

“恭喜你啊,練成了《滴血漣漪》!”白之宜雅聲道。

“多謝宮主!”

白之宜瞧她雖未脫胎換骨,卻也是性情大變的神態,滿意的笑道:“本宮主再提醒你一次,練成了滴血漣漪,就必須要斷愛絕念,記住了嗎?”

我最愛的男人已經死了,所以,你們也休想得到你們愛的男人,銅鏡……星天戰……皇甫雷……

“斷愛絕念……無愛無念,如何去絕,如何去斷……”一瞬間,水漣漪竟有些迷茫了。

白之宜冷哼道:“看來你了悟的還不夠,你試著去想,被你藏在心裡久久不能遺忘的那個男人,便能明白,為何本宮主告誡你要斷愛絕唸了!”

話音剛落,水漣漪的腦海中便閃過銅鏡的臉,閃過被自己折磨卻不肯發出聲音的誘惑,閃過那日與他在浴桶之中的糾纏,突然,她覺得渾身劇痛。

攤開的雙手竟然開始腐爛,再一摸自己的臉,身體,都在蔓延式的腐爛,就連她腰間的黑蛇王都嫌棄的從她腰間離了開。

這腐爛的惡臭也令玄冥殿的所有弟子都捂住了口鼻。

雙飛燕厭惡的移開視線,巫涅也冇心情嘲笑,隻覺得這個女人倒有些可憐了,冇有愛的人,那還是人麼?

漆曇的心裡倒有些犯嘀咕:《滴血漣漪》這種邪功,為何要斷愛絕念?水護法身上的腐爛究竟是邪功與自身的充斥反應,還是被下的蠱毒邪術?

水漣漪心裡一陣劇痛,原來,修煉這種邪功,是隻要一想到摯愛,就會全身腐爛,肝腸寸斷,痛的死去活來。

難怪宮主要說斷愛絕念。

“這一回,你可算是徹底了悟了吧!”

水漣漪點了點頭,從地上艱難的站起,隻是想起一個人,便讓自己如此狼狽,在眾人麵前丟了臉,不禁懊惱和悔恨。

白之宜繼續說道:“你要記住,每一次腐爛過後,你的皮膚都會很難恢複,隻有真正平息,斷愛絕念,才能恢複最初的容貌!”

“漣漪謹記在心,再也不會存留什麼愛什麼唸了!”

所以,無論是為渡冥蕪讓自己傷的千瘡百孔的司徒仙,還是一心隻愛著琳琅的銅鏡,都不能再有牽念。

“很好,本宮主再問你最後一次,忘了銅鏡,你能做到嗎?”

“能,冇有什麼事情,是漣漪做不到的!”水漣漪堅定的說道。

白之宜滿意的笑了:“我等你實現你的諾言,待你練成滴血漣漪脫胎換骨之日,便是為本宮主殺儘擋路人之時!”

水漣漪轉身離開的一刹那,不禁笑了,笑的詭異而陰冷:這輩子,我都不會再想你了,銅鏡……不……我再想你最後一次,最後一次……

身上的每一寸皮膚都在蔓延式的腐爛,腐爛的地方流淌著惡臭的膿水,黑蛇王靜靜地蠕動在她身後,她的身體痛的發抖,但依然堅挺的優雅的走出了玄冥大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