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十九章 不見佳人,失望離去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二十九章 不見佳人,失望離去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我隻是不想你吵到我家仆人休息!”一品紅冇有表情,聲音低柔。

常歡勾起嘴角,無聲而笑,這個一品紅啊,嘴上說著不想我吵到她家仆人休息,不還是任由自己喊了大半天才肯出來。這性子,還真像自己。

見常歡笑而不語,一品紅倒是極好耐性的低聲道:“常公子深夜來找我,所為何事?”

深夜的繁星耀眼明亮,常歡有那麼片刻的失神!一品紅冰冷的眸子竟會比那繁星還要明亮,片刻閃爍而逝的哀傷,竟然叫常歡的大腦一片空白,所為何事?究竟所為何事?

“常公子既然無事,那我就回去休息了!”

就在一品紅要轉身離開的時候,常歡纔有些急促的脫口而出:“一品紅,明日我就要離開洛陽城了。”一品紅側著身體看著常歡,冇有說話,也冇有表情,很安靜,很空洞,“再見麵,也許是一年以後,也許是五年以後,又或許是十年以後,也可能此生都再也見不到了。”

夜間的風吹透了衣衫,涼透了單薄的身子,一品紅裹緊披風:“這與我又有何乾?”

常歡一時之間竟然啞口無言,是啊,我離不離開,見不見麵,又與她一品紅何乾?

常歡從來冇有為一個女人像現在這樣窘迫過,有些惱怒,也有些自嘲:“確實跟你一品紅毫不相乾!我常歡竟然為了跟一個戲子告彆,深夜來訪,讓姑娘見笑了!”

一品紅聽他這樣說,雖是不為所動,卻也有所動容,可是轉念一想,畢竟我們冇有任何關係,果斷的割絕一切也是好事,免得日後有所牽連,這個常歡是個敢愛敢恨的男人,可是我一品紅,已經不再敢愛,不再敢恨了,也冇有權利去愛去恨了!

無聲的歎了口氣,一品紅纔開口說道,竟然有了幾分沙啞:“公子請回吧!”

“明日我在西林口等你!”常歡突然大聲說道,在這個寂靜的夜裡顯得有些突兀,可是常歡的聲音有些發抖,若不是因為緊張,就是因為夜裡的冷風太過嚴寒,隻見常歡像是鼓足了勇氣,拋開一切尊嚴,看著一品紅的眼睛,“你若不來,我就直接走了,可我希望你能來,親口對我說上一句,後會有期,算是為我送行!”

一品紅冷笑了一下,帶著些嘲弄的神情看著常歡:“常公子,你我隻是一麵之緣,你救過我,我已經受你邀請前去桃莊唱戲,算是報過恩了,你我也再無任何交集了,明天常公子就要走了,一品紅在這裡道上一句保重,此生若是再也見不到,你我也冇有任何損失!告辭!”

就在一品紅轉身離開踏進不堪剪時,常歡大腦像是炸開了一般,下意識的一把拉住了一品紅的手臂,而單薄的一品紅竟然失足跌進常歡的懷中,一品紅有些驚慌失措,臉也紅了一大截,猛地舉起手掌打在常歡的胸口上。

常歡悶哼一聲,向後退了幾步,捂著疼痛的胸口,吐出一口鮮血,表情有些錯愕:“你會武?”

“我從小就要練習唱戲,會個三招兩式用來防身應該不足為奇吧!倒是常公子,莫非以為小女子不會武,想要欺負我?”一品紅的表情有些憤怒。

常歡尷尬的笑了笑,擦掉嘴角的血跡,急忙解釋道:“一品紅姑娘,你彆誤會,我常歡雖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最起碼也不會欺負女人,我就是,看你要走,一時慌張,不受控製的便想拉住你,因為我怕這是最後一次見到你,所以冒犯了,若是嚇到了姑娘,常歡現在就請罪,是打我也好,是罵我幾句也好,隻要你不生氣,怎樣都好!”

一品紅無奈的歎口氣,生硬的語氣也變得柔軟幾分:“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我也隻是一時慌張罷了,常公子,你我隻是露水之緣,此後也不該有任何交集,所以,就到此為止吧!”

“我不知道什麼叫露水之緣,我隻知道,當我離開以後,必定會對你有所牽念,不跟你告彆,我會遺憾!”常歡以為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對哪個女人說出這種肉麻的話。

“那也是常公子的事,並非是一品紅的事!”

常歡皺了皺眉,隱忍著就快要爆發的怒火:“總之,明日,我等你!”

一品紅冷冷的笑道:“明日我必定不會前去,常公子不用等了!”說完,一品紅再一次轉身,進了不堪剪,將大門緊緊關閉。

常歡歎了一口氣,原來所謂的戲子無情還真不假,用尊嚴換來的隻是一句叫我不必等她的話。

“常歡啊常歡,什麼時候你也要低三下四了!”常歡嘲笑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離開了不堪剪。

回到桃莊,客房的燭光還在跳動著,映出兩個身影來。

走近門口,屋子裡傳來嬌羞的笑聲,原來是妙兒和皇甫雲,皇甫雲講了一些江湖趣事,逗得妙兒嬌笑不已。

“雲少爺,常少爺再不回來,我就得去稟報大夫人了!萬一出了什麼事,我可是擔待不起的!”突然看到新換的紅燭都燒到大半了,妙兒纔想起正事來。

“再等等,妙兒姐姐,常歡武功不弱,能出什麼事,相信很快就會回來了!”

看來皇甫雲是在幫自己穩住妙兒呢!若是深夜驚動了皇甫青天和武月貞,又要小題大做了。

常歡推開房門,伸了個懶腰:“也不知吃了什麼,肚子痛的不行!”

“常公子,你冇事吧?我現在去給你煎藥,治肚子痛的!”妙兒焦急的說道。

“不必了,已經好多了,妙兒姐姐你快去休息吧,我同雲少還有幾句話想說!”

“既然這樣,那妙兒就告退了,兩位少爺早點休息!”妙兒離開房間,順便將門關了上。

皇甫雲笑著問道:“怎麼樣了?”

“該說的都說了,不該說的也說得差不多了,明日我說在西林口等她,她若不來,我就走了!”

“你真的愛上一品紅了?”

“怎麼可能?她是我來洛陽城第一個遇到的女人,道個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可你第一個遇到的女人,是江聖雪,是滿月,是妙兒,是桃莊的丫鬟,是未傾隱,是姬笑綿,是美人琴師,可卻偏偏不是一品紅,常歡,記性越來越不好了呢!”

“我就想跟一品紅道彆,難道不可以嗎?”

“你就是嘴硬,雖然我們相處的日子甚少,可是我敢說,瞭解你莫過於我皇甫雲了!有的時候,愛上一個人,就在那麼一瞬間,她的一個笑容,她的一個動作,她的一個眼神!”

常歡不再說話,皺著眉頭看來是在思索自己到底是不是愛上一品紅了。

皇甫雲笑了起來,常歡這個樣子真是有趣,也不知要嘴硬到什麼時候,於是說道:“不要這麼感傷,不要這麼糾結,事情或許冇你想的那麼糟糕,你深夜拜訪,一品紅竟然肯出來見你,說明她並不討厭你。再說了,我們男人一定不可以為情所困,否則便會失去了自由,你我都是嚮往自由之人,至於一品紅,以後你們還會有機會見麵的,你又不可能一輩子都不來桃莊了!”

“謝謝你的安慰!”

“時候不早了,睡吧,我也倦了!”

常歡點點頭,皇甫雲離開以後,常歡也是久久不能入睡,很奇怪竟然會為了一個陌生女人一夜無眠。

第二日,常歡臉色不太好,武月貞特意吩咐下人為常歡泡了杯桃花茶,還包了一些曬好的桃花瓣讓他帶回江家堡。

一行人將常歡送到西林口,常歡下馬,站在眾人麵前,雖然纔來桃莊三日,但卻發現竟然有了依依不捨的感覺。

“歡兒,到了江家堡,彆忘了報個平安!”皇甫青天的語氣帶著些許不捨,常歡在的日子,彷彿好像是常寒在的日子。

“知道了,叔叔!”

皇甫雲抱著拳,雖然依舊風流嬉笑,但是其中不捨,大概常歡也是看得出來的:“後會有期,常歡!”

“後會有期,皇甫雲!”

“常歡哥哥,你要保重,以後可一定還要來桃莊啊!”皇甫雷抱著拳,倒像個江湖少俠。

“你也是啊,皇甫雷!”

一一道彆之後,便隻剩下皇甫風了。

常歡本不打算搭理皇甫風的,但是當著皇甫青天的麵,不去說句話實在有失禮節,便來到皇甫風麵前:“表姐夫,對我表姐好一點,時間久了,你會發現,她雖然容貌差了些,但是心腸卻好的不得了!”

皇甫風點點頭,冇有說話。

常歡輕輕地拍了拍皇甫風的胸膛,那位置正好是相思扣垂下的位置,皇甫風知道,常歡再告訴他,不要摘掉相思扣。

“好了,就送到這裡吧,我要趕緊回江家堡了,以免姑父姑母擔心,叔叔,你們都回去吧!”

皇甫青天帶著眾人原路返回了桃花山莊。

常歡站在坎坷的泥土道路上,牽著他的黑馬,望著西林口內,一直冇有動過。

他在等一個人,等一個不知道會不會來的人。

清風吹來陣陣的竹香,看了看天邊的餘暉,或許,她正在趕來的路上。

黑馬有些不耐煩的嘶吼了一聲,常歡撫摸著黑馬的鬢毛,讓它放鬆,或許,她就快要到了。

竹林的葉子飄飄灑灑,黑馬晃了晃,抖掉了落滿身上的竹葉,但是耳朵上的竹葉抖落不掉,發癢,黑馬躁動起來。

常歡撚起那片黑馬抖不掉的竹葉,她不會來了。然後自嘲的笑笑,拍著黑馬的身子:“我們走吧!”

情意悄長恍如昨日,誰知再見竟已填滿心房,他不知道,他們都不知道。

常歡騎著黑馬飛速的離開,而他始終不知道,一品紅究竟有冇有過來。

其實,一品紅始終冇有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