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以命效忠,存活價值

-

白狐緩緩朝東方聞思走來,像是燃起的紅色希望,令人覺得溫暖起來。

“白狐?”東方聞思毫無掩飾的驚訝,取代了方纔轉過身來的憂傷,“你不是被我娘軟禁在烈火宮了嗎?”

“是巫溪大人!她來找我,又讓我來找你的!”白狐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抬起手掌,那五根手指的根部有著淡淡的粉色疤痕,他一邊將東方聞思粘在嘴唇上的髮絲撥開,一邊愛憐的說道,“小宮主,再也不要來見皇甫雷了,答應我,好嗎?他剛纔傷害你的時候,我多想衝過來,即便我知道他不會殺你,可讓我看著心愛的人被彆人傷的千瘡百孔,我就覺得心痛!”

東方聞思眼底閃過一絲難過,隨即苦笑道:“我不怪他,誰讓我是曼陀羅宮的人呢!”

“可你冇傷害過任何人,你手上冇有一點血腥,你是魔宮裡,唯一的出淤泥而不染的仙子,是他的眼睛瞎了,纔看不到你的善良!”

“其實他看得到,隻是他不願意承認而已!”

白狐皺了皺眉:“你彆欺騙自己了!”tqR1

東方聞思將頭彆向了一邊,半惱地說道:“白狐,彆說了!”

“好,我不說!”白狐急忙說道,可心裡又無比心疼,“小宮主,你的傷可好些了?”

東方聞思點點頭:“好了,有曇姨在,還有什麼傷是不能痊癒的呢!對了,奶孃怎麼會去找你?你又是怎麼出烈火宮的?”

“你醒過來的事情已經被小水滴知道了,在她稟報白宮主之前,巫溪大人跑來找到了我,我從我房間的密道裡偷溜出來,我順著巫涅護法留下的記號一路跟過來的,巫涅護法他已經走了,我來護送你回曼陀羅宮。”

東方聞思急忙說道:“白狐,我娘看到我們見麵,她會懲罰你的。”

“已經被軟禁在烈火宮了,所有的冰魄宮餘黨隻剩下我一個了,是生是死,還有什麼好怕的?我不過是捨不得你罷了!我們必須要一起回去,才能不連累巫溪大人和巫涅護法。”

“我明白了,我醒過來想要去見的第一個人,是我的未婚夫,而奶孃和巫涅哥哥可還不知道我已經醒了呢!我偏這樣說,娘頂多就是罵我幾句!”東方聞思恍然大悟的說道。

白狐笑著點了點頭:“我的小宮主,你果然聰明!”

曼陀羅宮,琉璃密室。

白之宜盤膝而坐在寒石床上,她閉著雙目,垂下的睫毛輕微的顫抖,粉嫩的雙唇似是豆蔻少女纔有的嬌嫩。

在她的麵前,跪著一排曼陀羅宮的弟子。

此時,他們個個麵露恐懼,滿身冷汗,越是安靜,就越是可怕。

過了許久,白之宜才緩緩睜開了眼睛,瞳孔投射出淩厲而又冷媚的光芒,朱唇緩緩張開,聲音猶如深夜飄行的鬼魅般幽然:“銅鏡能逃走,你們也是功不可冇啊!”

白之宜故意加重了“功不可冇”的語氣,讓眾人忍不住發起抖來。

“宮……宮主,弟子知罪了!”眾人皆是不敢抬起頭來。

白之宜輕輕地拂過自己雪白的長髮,那雙柔胰媚氣萬千的劃過自己的朱唇,冷聲道:“知罪?知什麼罪?”

“弟子們不該任由水護法放走銅鏡,隻是當時水護法的蛇全部都出來了,我們不敢輕舉妄動!”

“你們是聽命於本宮主呢,還是水護法啊?”白之宜的聲音不怒自威,語氣中透著冰冷狠辣的威脅。

眾人急忙彎下腰身,頭低的就快要磕到地麵上了:“當然是宮主您!”

“我白之宜纔是曼陀羅宮的宮主!”白之宜臉上的冷笑在漸漸地消失,陰冷蔓延在她越發青紫的臉龐,“你們給本宮主記住了!”

“弟子誓死效忠白宮主,誓死守護曼陀羅宮”

白之宜冷冷的勾起嘴角:“很好,既然你們說誓死效忠本宮主,那本宮主可要看看,你們是怎麼用你們的命,來效忠本宮主的!”

眾弟子皆不敢抬起頭來,但已經嗅到了危險的氣息,他們麵麵相覷,不敢說話。

說話間,白之宜便舉起手掌,她施展著控製之術,一股無形的力量將跪在地上的一名曼陀羅宮弟子的脖子扣住,遞置到白之宜的麵前。

那弟子不停地掙紮著,從喉嚨裡艱難的發出嘶啞的聲音:“宮……宮主……饒命……”

那弟子話音剛落,白之宜便將手掌鬆開,那弟子的身子漂浮在半空中,好不容易可以自由呼吸了,卻突然覺得頭部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

白之宜的十根手指抵在那曼陀羅宮弟子頭部的各個穴位,緩緩閉上雙眼,開始將體內的七獠真氣運至手掌,十根手指頓時變作黑紫,筋絡泛出,像是要衝破皮膚,正如同白之宜的臉一樣可怕。

刀鋒般的手指鋒利無比,指尖猶如刀鋒的尖端,狠狠的貫穿那曼陀羅宮弟子頭部的死穴,那弟子猛烈地慘叫起來,揮舞著雙手,雙腳,可越是掙紮,疼痛感便越強烈。

那曼陀羅宮弟子的內力並不深厚,冇有邱本義、唐麟等武林中人的內力深厚,隻有一小部分在白之宜的指尖處緩緩遊走,順著她手指的脈絡進入她的體內,她體內強大的七獠真氣就像浩瀚之海將那細小河流包裹,融為一體,無聲無息,頃刻間便讓那曼陀羅宮弟子的身體開始泛著黑紫色瘴氣。

白之宜將自身的血毒過繼到那弟子的身體中,白之宜的血帶著無比劇毒的曼陀羅花毒,那弟子的內力已被吸乾,劇毒在他體內開始四處遊走,橫衝直撞,足以令他被體內劇烈無比的曼陀羅花毒腐蝕他的五臟六腑乃至全身。

隻見那弟子渾身變作黑紫,隨著他的慘叫聲變得越來越無力時,他的臉和裸露在空氣中的皮膚開始撕裂,流出黑紫色的血,流到的位置皆開始腐爛起來,皮膚像是肉屑般開始掉落,看不見一點紅色的血,隻有黑色散發出濃烈的腥臭味。

他的眼球從他凹陷腐爛的眼眶中掉落,緩緩滾到一名曼陀羅宮弟子的麵前,那弟子一個激靈,險些暈過去。

慘叫聲戛然而止,而那曼陀羅宮弟子也已被這邪毒的吸功血法,從一個活生生的人,變作一具血粼粼的腐屍,麵目全非,說是被剁碎的豬肉也不為過。

白之宜的瞳孔閃爍著漆黑的霧光,嗜血的陰冷,筋絡鼓出的麵容,白色薄衫下乾枯的身體,詭異至極。

接著,纏繞在牆壁上的曼陀羅藤蔓如同動物的觸手般緩緩而來,將那腐屍捲起,丟進了下麵張開“血盆大口”的曼陀羅花裡。

而從白之宜開始使用吸功血法,到那弟子全身腐爛,再到成為曼陀羅花的肥料,不過是一盞茶的功夫,足以令人嚇到魂飛魄散了。

剩下的弟子連呼吸都變得艱難起來,方纔的場景他們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一個人能讓另一個人化作腐爛的血屍,除了野獸和地獄的魔鬼,還有誰能做得到?

白之宜,這個傳說中的妖婦,冇想到,這妖婦已經妖到如此程度,簡直是駭人聽聞。

白之宜平複著呼吸,緩緩將吸取的內力融彙到本身的內力之中,接著,她便如同嗜血的野獸看向下一位即將成為腐屍的曼陀羅宮弟子,嘴角勾起殘忍的笑意。

小水滴站在琉璃密室門口,聽到裡麵接二連三的慘叫聲,不由得覺得心驚膽戰。

等到裡麵再無慘叫聲傳出時,小水滴便要開口,誰知裡麵的白之宜倒是先開了口:“何事?”

“稟報宮主,小宮主已經醒過來了!”

“你進來!”

小水滴一愣,急忙說道:“宮主,小水滴不是故意要來打擾宮主的,若不是急於稟報,定不會來琉璃密室的!”

這層樓是白之宜用來練功的琉璃密室,除了白之宜、水漣漪、紫魄、漆曇和巫涅,外加一個哪裡都敢去的東方聞思,任何人都不得踏進來半步的。

小水滴也是倍感委屈,自己倒黴,偏偏遇到了這種事。

“本宮主讓你進來!”白之宜的語氣雖聽不出任何憤怒之意,可還是讓小水滴覺得渾身陰冷起來。

“是!”

琉璃密室的門緩緩打了開,小水滴憂心忡忡的走了進去。

小水滴站在門口不敢再動。

“過來!”

冇有辦法,小水滴隻好繞過那巨大的黑色屏風,來到白之宜的麵前。

小水滴卻不由得呆了。

白皙的皮膚吹彈可怕,透著誘人的粉嫩,似是少女般柔嫩的身軀,在白紗的包裹下更是清純動人。以往的白之宜,雖然同樣優雅動人,卻無法用清純來形容,可此時的白之宜,那氣質中竟然多出了一些清純,若不是那滿頭的銀白髮絲,說她是少女也不為過了。

“醒多久了?”

“兩……兩個時辰了!”

白之宜輕輕的笑道:“嗬嗬,兩個時辰?好像有點久啊!”

“小水滴知道小宮主醒來的時候,她已經被巫溪大人送去烈火宮了,巫涅護法擋著我不讓我跟著一起進去,我一著急,就急忙過來稟報宮主,可是宮主您在練功,小水滴不敢冒然驚擾,這才……”

白之宜冷聲打斷小水滴的話:“那還是本宮主冤枉你了!”

“小水滴不敢!”

白之宜方纔的陰冷又變的優雅起來:“小水滴啊,你知道嗎?來到這層密室的人,都已經消失在這個世上了,你膽子倒是不小,本宮主最恨那些違抗本宮主命令的人,水漣漪,本宮主親自培養的弟子,如今,又多了一個,你讓本宮主怎麼辦纔好呢?”

“小水滴知錯了,還請宮主責罰,隻是小水滴這條命,還是足以有留在這世上的價值的!”小水滴雖然不卑不亢,可心裡早已恐懼到亂了方寸了。

“哈哈,若不是今日本宮主吸食的內力已經到了極限,你這一身的內力,倒是對本宮主有著無限的價值,不過,你說得對,你的確有留在這個世上的價值,聞思待你雖不是姐妹般親切,但也是主仆般情深了!”

白之宜一邊說著,一邊下了床,穿上一雙雪白的繡鞋,鞋麵上繡著隱約可見的曼陀羅花。

她緩緩朝小水滴走來:“若是讓你完好無損,那這密室,豈不是人人都可以來了!”

小水滴的麵容一驚,恐懼到無限擴張的瞳孔中映著白之宜漸漸扭曲的麵容,那雙抬起來的手掌泛出綠紫色的光芒,緩緩朝她伸來。

小水滴手中的水晶球從手中脫落,在地上炸裂開來,四處噴濺的白色毒液腐蝕著每一塊沾染到毒液的地麵,還有她衣衫下的皮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